圣诞茶会的前世今生

东方茶韵2019-07-11 11:59:40

德雷克酒店,圣诞茶会上的颂歌演唱者们


芝加哥,德雷克酒店,圣诞茶会上的颂歌演唱者们。在一些时尚的酒店,圣诞茶会已成为为疲惫不堪的节日购物者们精心准备的小憩时光。不过很少有人知道,圣诞茶会的最初:其实来自于与公众酗酒的斗争。

今天,圣诞节是一个与家人或爱人相聚的时刻,而大约200年前,它还是一个在街头狂饮烂醉的好机会。


“我猜从前的圣诞节确实应该庆祝,你能喝到酩酊大醉:)”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的历史学家Erika Rappaport说。确实,对于工薪阶层的男人们来说,圣诞节是他们一年中难得的几天假期,许多人到酒吧喝酒、赌博,挥霍他们不多的薪水。经常可以看到女人冲入酒吧,用煎锅把醉醺醺的男人们打回家中。

进入禁酒运动时期,1830年代,反对公众酗酒行为的十字军们把他们的目光投向了圣诞节。Rappaport说:“他们的目标是让禁酒运动深入家庭。”


德雷克酒店,圣诞茶会上的颂歌演唱者们


禁酒组织Anti-Saloon League的口号之一


总得喝点什么。于是,禁酒主义者们决定以茶代酒,把圣诞节改造成一个茶饮的节日。在美国和英国,运动成员们举行了大量的茶会,通常安排在圣诞前夕,装点有水果的松树,张灯结彩的大厅。多达4000人的工薪和中产参入者们,一起在长桌上饮茶,听牧师和禁酒者们的演说,讲述无酒精生活的美德。


“只是想不出他们从哪同时搞那么多热水来泡茶?”Rappaport笑道。

 A Thirst for Empire


Rappaport写了关于禁酒者们的茶会,也是有着精美小点心相伴的下午茶时光。也是那个时期,下午茶开始在英国精英阶层流行。当然,传言是贝德福德公爵夫人和闺蜜们下午的小聚让下午茶风尚逐渐流行开来的。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美国和英国的大酒店也跟上了这一趋势,开始在酒店内提供优雅的下午茶服务。

德雷克酒店的茶会点心


芝加哥的德雷克酒店有1个半小时的圣诞茶会时段。德雷克的营销和公关经理Lynda Simonetti说:“足够人们在此小憩流连。”


在过去几十年,圣诞茶会的传统已经形成:在大西洋两岸的酒店,这一时段已成为圣诞季期间最好的放松时刻。


华盛顿特区,已有150年历史的威拉德洲际酒店,食品和饮料执行助理经理Jason Deville说:圣诞茶会与常规下午茶服务最大的不同是食物。

华盛顿威拉德洲际酒店大堂


“更侧重节日口味,”他说,“很多肉桂、很多肉豆蔻,甜点的变化也很大”,在三层托盘内的那些点心,比如说传统的手指三明治,会填入鱼子酱、鹅肝以及烟熏三文鱼,比常规茶点提供面包和黄油要丰富得多。

威尔德是DC最奢华的酒店之一,于2006年开始提供圣诞茶会服务。Deville说,近些年传统正在回归,常有时尚优雅的女人来逛威尔德孔雀巷(Peacock Alley),一同购物、喝茶。

华盛顿威拉德洲际酒店孔雀巷

“我认为,某种意义上来讲,酒店似乎找回了“旧世界”的感觉,正在重塑传统,回归根源。”


圣诞茶会的传统,似乎让那些在节日喧嚣中喘不过气美国人找到了一方闲适。Deville说,这是威拉德茶饮服务最繁忙的时段,芝加哥豪华的德雷克酒店也是如此。


据一直在德雷克酒店任职的Lynda Simonetti说,70年代酒店就开始提供圣诞主题茶会了。“圣诞期间,我们有数千顾客来访,仅在上个周六就有800人。”

DevilleSimonetti都说,许多圣诞茶会的客人是一家子——妈妈和女儿,姑姑和奶奶。“人们总是希望留下一些美好回忆,不是吗。”


对于Ginger Apyar Jane Hopson姐妹俩来说,参加D.C.Willard酒店的圣诞茶会,这已是她们每年的传统,“有时生活需要一些精致。”Hopson说。

Ginger Apyar 和Jane Hopson姐妹


上周三,Hopson从芝加哥登上了上午615分的航班,与她在D.C.的姐姐会面,参加他们的节日茶会。她预定了12小时后的机票回芝加哥。这是一趟长途且紧张的旅程。但是对于Hopson来说,这是值得的。


“我们很久没见了,”喝了一口红茶,从威拉德孔雀巷长青绿的点心架上取了一块南瓜司康饼,她说,“传统圣诞的美好就该如此。”


在圣诞节,茶让家庭团聚。感谢禁酒十字军,虽然他们肯定不喜欢司康饼旁的那杯香槟。

东方茶韵

长按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