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小说连载《大鉴定师》第九百三十六章

长春华联古玩城2018-05-19 08:54:55



    “嘿,马尔科,你还认识我吗。⊙”陈逸走到医院里,然后对着坐在病房外,低着头一脸茫然的流浪汉马尔科问道。

    马尔科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头,他的头依然是一片乱槽槽的,此时,他的眼神中充满着茫然,看到陈逸,他思索了一会,然后摇了摇头,“先生,我不知道你是谁。”

    陈逸愣了一下,然后摇头一笑,看来流浪汉的生涯,让他对一切都充满了漠然,估计也不会记得之前购买他画作的人,“马尔科,还记得你家里的那件宝贝吗。”

    经过陈逸的提醒,马尔科这才恍然大悟,“哦,先生,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哪位购买我东西的人,不过你来找我干什么,那幅画作是不能退货的,我也没钱给你。”在恍然大悟过后,马尔科充满紧张的说道。

    陈逸轻轻一笑,退货,如果马尔科知道自己那幅画的真实价值,不知道还会不会这样说,“伙计,不要紧张,我不是来退货的,我只是来看看你。”

    马尔科充满疑惑的看了看陈逸,然后朝病房里看了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先生,难道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吗,我妻子住进医院,是你做的吗。”

    “当然,马尔科,我只是想尽自己的能力,帮助你而已。”陈逸笑着说道,马尔科妻子虽然患了重病,但也没有到无药可救的地步,更何况,他还拥有着高级修复术。除了癌症修复不好。估计其他的病症。都不在话下。

    马尔科有些不知所措,他紧张搓了搓手,“先生,谢谢你,谢谢你,我一定会报答你的。”他并不怀疑陈逸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因为他是一个流浪汉,身无分文。

    “马尔科。你或许在内心疑惑我为什么帮你,那么,我就来告诉你答案,其实,你卖给我的那件东西,是一件珍贵的文物,价值非常的高,足以达到一两千万美元。”陈逸笑了笑,将事实直接告诉了马尔科。

    “先生,不会吧。这不可能。”听到陈逸的话语,马尔科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他一千欧元出售的东西,竟然价值一两千万美元。

    陈逸笑了笑,“马尔科,这是事实,你卖给我的是一幅著名艺术家,皮耶罗曼佐尼的油画,它的价值最少也能达到一千七百万美元,甚至更高。”

    马尔科握了握拳头,又松了开来,面上表情变幻不定,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他之前所拥有是一幅价值一千七百万美元,甚至更高的东西,却是以一千欧元出售了出去,对于一个流浪汉来说,一千七百万美元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从此不用再去讨饭,不用再去担心任何的问题,只要有钱,在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事情都可以做到。

    一千七百万美元,可以改变他的命运,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因为这幅画,被他出售了出去。

    足足花了五六分钟,马尔科的情绪才算稳定了下来,他缓缓吐出了一口气,望着陈逸说道:“先生,不管怎么样,这幅画已经出售给你了,那么它就是你的,在我手里,它只是一千欧元,在你手里,才变成了一千七百万美元,所以,它跟我没有一点关系,现在我只想感谢你对我的帮助。”

    听到马尔科的话语,陈逸面上露出了笑容,更有一些惊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马尔科如此的看得开,换做其他人,早就对自己大喊大叫,诬陷自己骗了他的画作。

    对于马尔科的性格,他早已鉴定的一清二楚,否则也不会直接将事实说出来,只是他没想到马尔科会这么快的从一千七百万美元的诱惑中恢复过来。

    陈逸点了点头,然后开口说道:“马尔科,没有你,我也不可能得到这样一件珍贵的文物,所以,你妻子的病,只是我对你一点微弱的帮助而已,同时,我希望你进行一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我会给你一笔不少于二十万欧元的金钱,做为对你的回报,而第二个选择,我会帮助你安排一份工作,至于报酬,则是需要看你自己的能力如何。”

    通过之前的鉴定,他知道马尔科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同时身上也有着一些技能存在,只是在失业率非常高的意大利,毫无用武之地,再加上种种因素,使得他成为了一个流浪汉般的存在。

    只不过这样一个特种兵,却是在那店主的推搡下,不敢还手,这就是社会的残酷性。

    马尔科仅仅只进行了十几秒的思考,便决定了下来,“我选第二个,只是我想知道,我会在什么地方工作,工作内容是什么。”

    陈逸笑着点了点头,“很高兴,马尔科,你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我知道你是在意大利特种部队退伍的,我们在欧洲将要建立一家分工厂,而你将会负责那里的安保管理工作,至于你能不能胜任,就要看你的表现如何,忘了告诉你,我们的公司是张益德牛肉公司。”

    “什么,张益德牛肉,就是华夏出口过来,那一种非常好吃的牛肉吗。”听到陈逸的话语,马尔科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他在市里也曾见过这一种牛肉,听别人说非常的好吃,只是那时他已经成了流浪汉,买了这一种牛肉,他和妻子要少吃几顿饭,所以一直没有去买,没想到有一天,他也能进入到张益德牛肉公司。

    看到马尔科也知道张益德牛肉,陈逸面上充满了自豪,华夏牛肉公司能做到这一点的,估计只有他们,这一切,除了靠着张益德牛肉本身的味道之外,就是靠着姜伟以及萧盛华的管理。

    “先生,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请问你在张益德公司担任什么职务?”马尔科随即问道。

    “我叫陈逸,我是张益德牛肉公司的总裁,并且占据公司百分之六十的股份。”陈逸微微一笑,十分平淡的说道。

    马尔科瞪大了眼睛,面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他本来认为这一个年轻人,也仅仅只是在张益德牛肉公司担任一个管理职务而已,没想到竟然是张益德牛肉公司的大老板,而且还占据了绝对控股权。

    “陈先生,这,这有些太不可思议了,不敢想象,你会是张益德牛肉公司的老板。”马尔科充满震惊的说道,陈逸的表现,根本不像是一个资本家,换做他们意大利的商人,根本对他这种流浪汉不屑一顾。

    陈逸笑了笑,“马尔科,这个世界上不可思议的事情很多很多,就像你手中的那一件东西一样,你之前想到过,它会价值一两千万美元吗。”

    马尔科重重的点了点头,“陈先生,我愿意到张益德欧洲分公司工作,我一定会尽全力,负责公司的安保工作。”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欧洲分公司,将会在最近一两个月筹备完成,不过地点不是在意大利,而是在德国,所以你们要做好去德国的准备。”陈逸点了点头,张益德牛肉在欧洲销售非常火爆,从马尔科的话语中就可以知道,所以,经过他和姜伟,萧盛华的商议,决定在欧洲成立分公司,专门负责欧洲方面的张益德牛肉生产销售。

    “在意大利,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只是害怕我妻子的病,会耽误到公司的工作。”马尔科看着病房,叹了口气。

    陈逸拍了拍他的肩膀,“马尔科,相信你的妻子一定会尽快好起来的,能允许我进去探望她吗。”

    “陈先生,这是我们的荣幸,请。”马尔科连忙打开了病房门,将陈逸请了进去。

    整个病房一切都是医院里最好的,这正是陈逸的要求,既然帮了,自然要帮到最好。

    此时此刻,马尔科的妻子正十分虚弱的躺在病床上,面上挂着呼吸机,意识还是清醒的,“雅安娜,这是来自华夏的陈逸先生,是他帮助了我们,还让我去他的公司工作。”

    听到马尔科的话语,躺在病床上的雅安娜虚弱的朝着陈逸挥了挥手,嘴唇微微动了一下,吐出了两个字,“谢谢。”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马尔科,是他帮了我的大忙。”陈逸笑着摆了摆手,轻声说道,然后在她的身上用了一次鉴定术,看着鉴定结果,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凝重,这雅安娜所患上的疾病非常的多,正是由于营养不良和病情长期得不到治疗而导致的。

    好在这些病并不是很重,需要的是长期的治疗和休养,不过对于高级修复术来说,这些病都不是任何的问题,以他的修复术等级而言,完全修复好雅安娜身上的病症,仅仅需要五次就可以了。

    陈逸当然不会直接修复五次,他会修复二三次,让她的病情恢复一半,然后就可以视情况,转到德国的医院继续进行休养。

    在病房里呆了不到五分钟,陈逸便和马尔科走了出来,在走出来之前,他使用了一次高级修复术,相信会让处在痛苦中的雅安娜舒服一些。(未完待续!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陈逸得到曼佐尼无色油画的消息,渐渐的被传播了出去,顿时,让整个意大利艺术界为之震惊。

    所有听到的人,都是有些不敢相信,曼佐尼创作的无色系列,现在也只有几幅画知道下落,其中一幅还被拿到了拍卖会上,以高价成交,另外三幅则是珍藏在知名博物馆中,普通人根本难得一见,至于其他的根本毫无踪迹,而现在,竟然有人又得到了一幅。

    而且在这个消息中,还说明了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的奥尼院长以及保罗副院长,都已经看到了这幅画,并且进行过仔细的研究鉴定,确定为皮耶罗曼佐尼后期创作的无色系列画作。

    对于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的两位院长,很多人都是十分的信任,同时也无比的激动,曼佐尼后期创作的无色系列画作,这更是难得一见,所有得知消息的人,在此时此刻,都沸腾了起来。

    很多意大利艺术界的人,通过自己的关系,向奥尼院长以及保罗院长打听这幅画的消息和它的主人信息,以便于为接下来的购买,做好准备。

    通过这些意大利艺术界的人,在佛罗伦萨出现曼∵佐尼无色油画的消息,也是渐渐在欧洲传播开来,很多听到消息的艺术家,都是充满着不敢置信。

    曼佐尼虽然十分的年轻,但是他的名气,在艺术圈子里,却不亚于一些著名的艺术家。

    特别是他的无色系列,突破了油画的界限,被很多人认为是对战后时期最具革命性和意义最深远的艺术贡献之一。

    凡是有一定资本和水平的艺术家。都知道在那一次拍卖会上的激烈情形。现场许多人都在激烈的争抢。争抢着那幅无色油画的拥有权。

    那些油画,基本都是曼佐尼早期的作品,而这幅如果真的是后期作品,代表着它的艺术性更加成熟,代表着它的收藏意义更加的大,所有人都希望自己的收藏室里,能够拥有这样一幅著名艺术家的油画,那样。绝对会让所有人为之羡慕。

    在很多人通过一些渠道,得知了这幅油画是被一个华夏人得到时,都是充满了震惊,他们之前根本无法想到,这样一幅艺术著名艺术家的作品,会被一个华夏人得到。

    不过,这更加让他们松了口气,在他们的意识中,只要给的钱多,相信这名华夏人一定会出售的。

    许多人也是通过一些渠道。得到了这幅油画的照片,上面那皮耶罗曼佐尼的签名。非常的清晰,与其真实的笔迹一模一样,而且这幅油画的褶皱更加的完美,更加的简洁,干净,他们顿时产生了强烈的拥有。

    他们纷纷利用自己的关系,与保罗院长进行联系,表达了有意购买这幅油画的意愿,有的人直接出了一个高达亿元的价格。

    只不过,对于这些人的一些购买请求,保罗院长询问陈逸过后,直接回绝,说这幅油画不会出售。

    这让一些艺术家为之愤怒不已,他们的内心有着强烈的占有,特别是对于这样一幅极为有名的画作。

    而在之时,意大利的一些电视广播媒体,也对陈逸得到油画进行了一些报道,并且在电视上在电视上放出了他们得到的照片。

    根据他们得到的消息,这一幅油画,其实是一名华夏人在佛罗伦萨的古玩市场淘到的,并且在此之前,这名华夏人已经淘到了许多有价值的古玩,同时在华夏,他也是一位著名的古玩鉴定师。

    意大利媒体的报道,也是十分的中肯,现在华夏交流团正在意大利做文化交流,他们也不敢太过于放肆。

    而通过这次的报道,一些占有强烈的艺术家,慢慢打听出了陈逸得到这件油画的真正过程,同时用重金收买了那位油画店主。

    那位油画店主,在看过了新闻之后,早已处在了无比的后悔之中,一名华夏人,在古玩市场淘到了一幅无色画作,上面没有色彩,只有褶皱,这跟他几天前所遇到的事情简直是一模一样。

    他甚至连想死的心都有了,一幅价值一千多万,接过二千万美元的油画,竟然被他这样给赶了出去,他的内心无数次的幻想,如果是他自己得到了这幅油画,命运会得到多么大的改变。

    不用再死死的守着这一间小小的油画店,出售了这幅油画,他转眼间就将成为千万富豪。

    由于陈逸的名气,他在之前没有任何的举动,可是经过了一些富豪的承诺之后,他通过一些媒体,对陈逸得到油画的过程进行了一些诬蔑,说陈逸欺骗了那名流浪汉,以极低的价格,骗取了这幅油画,所以,陈逸是一个骗子,一个巨大的骗子。

    这些艺术家在意大利有着一定的资本和实力,自然能够掌控一两家媒体,所以,很快,陈逸骗取油画的消息,在几家媒体上刊登了出来。

    而保罗院长在得到消息后,迅通知了陈逸,对于自己会被诬蔑的事情,陈逸实在没有什么意外,有些人为了得到画作,会无所不用其及的,这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之所有没有让保罗院长等人保密,就是想让这幅油画,在整个欧洲乃至于全世界出名,那样,他的华文博物馆,才能得到巨大的利益。

    随后,在保罗院长的安排下,意大利的几家大媒体,对当事人,也就是那名流浪汉马尔科,进行了采访。

    马尔科详细讲述了当时的情况,“那一间油画店的老板,才是最可恶的人,我当时去到他的店里,想要出售这幅油画,可是他没有一点要看的兴趣,将我赶了出来,而陈逸先生,却是出面帮助了我,阻止了他的驱赶。”

    “在之后,那位陈逸先生还主动提出要看我的东西,我拿出来后,他只打开了一小部分,仅仅看了一眼,就询问我要多少钱,而旁边的油画店老板,却是在嘲笑我这一幅画就是一幅劣质的垃圾品,连个色彩都没有,上面还充满着褶皱。”

    “当我说出价格后,陈逸先生直接拿出了一千欧元给我,我害怕他后悔,直接就离开了,而他当时在后面叫我了一声,我却是装做没听见,跑得更快,所以,谁是骗子,那名油画店的老板才是骗子。”

    随后,媒体记者向马尔科询问道:“那么我们在后来得知陈逸先生找到你,给了你一些补偿,你满意这个补偿吗,毕竟这幅油画是价值将近两千万美元。”

    “陈逸先生在当时喊住我的时候,似乎对这幅画作有了一定的猜测,所以,他准备在那时就给我补偿的,可是我由于害怕他后悔,所以跑了,而在后来,我的妻子重病卧床,快要离开人世时,却是被一些人主动送往了医院,并住进了最好的病房,给予了最好的治疗,后来,陈逸先生找到了我,我才知道,是他帮助了我,他给我两个选择,一个是金钱,一个是工作,我选择了后者,我非常满意,原因很简单,因为陈逸先生才是真正愿意帮助我的人。”

    说着,马尔科看了看记者,然后不屑的说道:“如果换了那些资本家,换了那一间油画店的老板,凭着他们对流浪汉的厌恶,会主动去找流浪汉进行补偿吗,不会,绝对不会,他们只担心自己得到的钱会不会少,所以,最可恶的是那名油画店老板,这幅油画本来他能够得到的,却是自己放弃了。”

    “在我手上,这幅油画只价值一千欧元,可是在陈逸先生的手中,它是无价之宝,所以,我不后悔,我很满意。”

    对马尔科的采访视频,通过意大利几家大媒体,进行了播报,在得知了这样的事实之后,许多人对那油画店老板进行了强烈的谴责,就像马尔科说的一样,他才是真正可恶的人。

    随后,陈逸向着一些媒体表示,他知道这些诬蔑是有人在背后指使的,对于这种诬蔑,他无法忍耐,所以,他将会向法院申请起诉,找出指使油画店老板的幕后真凶,同时,这些幕后指使者,将会被列为华文博物馆黑名单。

    陈逸的这个举动,让其他一些艺术家收起了心思,华文博物馆现在已经不是一家普通的博物馆里,里面有着许多珍贵的文物,甚至华夏至宝骊珠都在其中,那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东西,再加上现在这幅曼佐尼的油画,这家博物馆已然有了吸引许多人的资本,而如果因为上了黑名单,而无法去到博物馆里,在圈子里,绝对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同时,陈逸还表示,这幅油画是著名意大利艺术家皮耶罗曼佐尼的顶尖作品,所以,他不会出售,任何想要看到这幅油画的人,都可以到华夏华文博物馆中进行观看,而且在接下来几天罗马的文化交流中,除了展示华夏艺术品之外,还将展示华夏至宝骊珠所浸泡出来的甘甜之水,并且让一部分人现场品尝。(未完待续!

 



    一场关于油画骗局的闹剧,就此告一段落,而这次事件,非但没有对陈逸造成任何影响,反而增加了他在意大利的知名度,许许多多人通过这次事件,知道了陈逸的名字,知道了陈逸在华夏的巨大名气,同时,也知道了他们现在所知的张益德牛肉,就是陈逸所创办的公司。▲∴

    得知华夏至宝骊珠之水,将要在交流活动中展示,并且让一些人品尝时,刹那间,所有意大利民众都沸腾了起来,骊珠之水,通过之前的新闻,他们知道这种水十分的甘甜,味道很好,现在他们终于有机会喝到这种水了,怎能不让他们感到激动。

    在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的交流活动告一段落之后,交流团所有人员再次集合,搭乘汽车回到了罗马,他们将会在罗马进行一些文化展示活动。

    离开佛罗伦萨时,保罗院长等人前来欢送,与陈逸这几天的相处中,他真正知道了这一个年轻人的能力如何,可以说,这个年轻人的未来,绝对不可限量。

    陈逸和傅老等人朝着欢送的人群挥了挥手,然后坐上汽车,在挥手的过程中,陈逸感受到了一道灼热的目光正看着他,扭头一望,正是安娜,此时,她美丽面孔上的那一双大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他。

    看到这一幕情形,陈逸摇头一笑,看来应该让保罗院长在之后好好找这姑娘谈谈心了。

    随后,众人坐上汽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驶。众人返回了罗马的酒店。在接下来的十多天中。他们将会在罗马一个展览馆进行华夏文化的展示。

    休息一上午的时间,交流团的所有人员便赶到了展览馆,进行一些展馆的布置。

    展馆大多都是物品展示,但也有一些展馆,会有表演活动,包括现场写书绘画等等,全方面的展示华夏各项文化。

    对于这一次展示活动,意大利方面十分的重视。给予了一切的便利,现在华夏的国际地位不断提升,从各国的态度上,就看到了改变。

    陈逸也是没有例外,来到了展馆进行布置,他带了三瓶,都是装在透明的玻璃瓶子之中,而且是没有经过稀释的甘甜之水,今天将展馆布置好,明天他将会在展馆中。拿出一瓶水,让来到展馆的人进行品尝。来进一步加大骊珠的知名度。

    至于这些人想要在后面喝到骊珠之水,除了去华夏,别无它法,因为以骊珠现在的生产度而言,也刚刚能满足国内一大部分人的需求。

    经过一下午加上晚上的一些布置,所有展馆总算全部布置完毕,在书法绘画馆中,将会展出华夏一些珍贵的书画作品,包括现代作品展,其中陈逸的几幅书画作品,是其中的重中之重。

    第二天,今天是展览馆开放的日子,每一个展览馆都会有几名意大利或英语好的华夏人担任解说员,为进入这里参观的人提供一些解答或解说。

    而意大利的民众对于这次的展览可谓是期待已久,在陈逸说了将会在展览会上展示骊珠之水,他们就在等待,他们很想尝一尝这华夏至宝所浸泡出的甘甜之水。

    在之前华夏至宝骊珠出世的时候,他们也有许多人在网上观看了骊珠布会的视频,顿时惊为天人,能够使浑浊的水变得清澈透明,而且甘甜爽口,这简直是让人不敢相信的事情。

    同样,这更加让许多人产生了好奇,而且布会上一些品尝过的人,对水的味道都是充满了惊叹,这让他们也很想尝一尝,这水究竟是什么味道,现在,终于有了机会。

    为了让所有人都能平等的得到机会,陈逸决定在分出两天时间,博物馆参观结束后,从登记的人群中抽取三十名人员,共计六十名,将在第三天给予他们每人一小杯的甘甜之水,让他们进行品尝。

    为此,陈逸也是又多拿出了两瓶甘甜之水,毕竟一瓶矿泉水的容量不过才几百毫升,让这些人能够充分品尝到味道,最少也要二十毫升左右,总不能就给别人一小口的水吧,那样太小家子气了点。

    通过新闻广播,得知了这放甘甜之水的规则后,一些准备大早上排队的人不禁叹了口气,看来想要趁早排队是没戏了,这种放方式完全是凭借运气啊。

    虽然在第一天不能尝到骊珠之水,但是许多人也想去展览馆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文化,才能筑就出这样一件宝贝,究竟是什么样的文化,才能诞生出张益德牛肉这样好吃的食品。

    展览馆开放的第一天,许许多多意大利的民众都聚集在了展览馆门前,等待着开放,他们都想要看一看这东方灿烂的文明。

    进入展览馆的人,比预计的更加的多,也让傅老等人连忙召集了其他多名人员,在现场维护秩序,并且负责讲解工作。

    在华夏书法绘画展馆,无疑是很多艺术家驻足的地方,特别是陈逸的几幅书画作品,观看的人数非常的多。

    对于陈逸,在这次曼佐尼油画事件中,他们这些艺术家算是完完全全认识了这位来自于东方的年轻艺术家,所以非常的好奇,这样一个艺术家所创作出来的书画作品,会是怎么样的。

    陈逸的书画作品,面世的非常少,基本上也就是几次拍卖会上出现过,可是这些拍卖会都是国内拍卖会,外国人很少参加,这就使得许多意大利艺术家充满好奇的来到展览馆内。

    许多艺术家对华夏文化,也是有着一定的了解的,在观看陈逸的绘画作品时,他们顿时充满了惊讶,能够明显看出旁边一些画作与陈逸之间的差距。

    而且陈逸的画作,给了他们一种十分有灵气的感觉,特别是人物画像,栩栩如生,就像是真人站在他们面前一样,让所有人都为之惊叹。

    在观看陈逸的书法时,他们同样感受到了字迹之间的灵动,特别是其中一幅行法,如同流动的水一样,让人不由自主的观看下去。

    一位对华夏书画研究至深的著名意大利艺术家在看过陈逸的这幅书法后,惊为天人,向旁边的艺术家们说道,陈逸已然不是一个普通的艺术家了,他是一位具有创新精神的伟大艺术家,因为他创造出了一个新的书法字体。

    除了书法,在画作中,同样有着与他人不一样的灵性,人物栩栩如生,植物栩栩如生,这不是普通艺术家所能做到的,这只有具备灵气的艺术家才能做到的。

    这位意大利艺术家,在意大利有着很高的名气,可以说是意大利文化的继承者,同时又十分了解华夏文化,他的话语,让现场所有艺术家都为之惊异,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让这位艺术家如此称赞的年轻人,廖廖无几,甚至都用上了伟大的艺术家这几个字。

    而在第二天,这位艺术家的话语,便出现在了意大利的一些新闻广播上,包括国内新闻网站同样刊登了这一些内容,其中陈逸在这次展览上所展示的书画作品,也一同被放上了新闻之中。

    所有人都欣赏到了陈逸的书画作品,画作栩栩如生,仿若真实,而书法,更是充满着灵动,让人真正的在字体中得到享受,得到心灵上的洗礼。

    刹那间,陈逸的书画作品,成了展览会上一个巨大的亮点,许许多多的艺术家,都赶到了这里,直奔书画馆而来,只为观看陈逸的书画作品,因为他们许多人都认识那位赞扬陈逸的著名意大利艺术家,都想要亲眼来看看,这位所谓伟大艺术家创作出来的作品。

    有一些艺术家虽然对华夏文化一无所知,但是这些作品中所蕴含的灵气,他们却是能感受到,特别是那些栩栩如生的画作,哪怕对华夏文化毫无了解,也能够看得出它们就像是真的一样。

    在华夏书画作品上,他们很少有这种感觉,这一次,他们真正的从内心感受到了震惊,怪不得那位著名的意大利艺术家,会称赞陈逸是一位有着创新精神的伟大艺术家。

    第一天的展览,就在那位著名艺术家的称赞中结束了,而让人充满兴奋的是,今天一天的进馆人数,出了预计的几倍之多,达到了一万五千人之多。

    展览结束后,在登记的人员中,陈逸随机抽取了三十名幸运的人员,在接下来,会有专人通知他们,在第三天来到展览馆,获得品尝骊珠之水的资格。

    第二天,进入展览馆的人数一下爆增了起来,达到了将近三万人,而最受欢迎的,浏览人数最多的地方,就是陈逸书画作品的地方,那位著名艺术家的称赞,使得所有人都对陈逸的书画作品产生了极大的好奇。

    得知这种情况,傅老等人是最为高兴的,陈逸的闻名,就代表着他们华夏文化的闻名。

    而陈逸则是笑了笑,没想到自己会被称为伟大的艺术家,他距离伟大的艺术家,还有很远很远的距离。(未完待续!




    在第二天进入展览馆的三万人中,陈逸又随机抽出了三十名幸运的人员,并且让工作人员联系他们,让他们明天十点钟来到展馆门口。

    凡是接到电话的确,都是非常的兴奋,更有一些人还向着身边的人进行炫耀。

    只要看过骊珠布会的人,在内心都渴求着能够品尝一下华夏至宝所浸泡出来的甘甜之水,来感受布会现场那些人的舒爽。

    很荣幸,他们得到了这一次的机会,而且还是从几万人之中获得的,他们觉得,如果这水的味道很一般的话,绝不会如此的兴师动重,唯一的原因,就是这由华夏至宝浸泡的水,味道非常的美妙。

    随着开馆第三天的到来,终于到了很多人期待的时刻,在得知今天将会让这六十名幸运人员品尝骊珠之水的消息,许许多多的意大利民众都赶到了展览馆,准备来看一看,这骊珠之水的味道,究竟有没有网络上说的那么神奇。

    而此时此刻,在展览馆的门前,已然摆了一排的桌子,而这六十人,将会站在桌子旁边,来品尝华夏至宝骊珠所浸泡出来的甘甜之水。

    上午九点多钟,整个展览馆门前,便围了数千人,他们都在等待着十点钟的来到,那六十名幸运的人员,也是早早的来到了这里,生怕耽误了时间,导致自己喝不到骊珠之水。

    在众人的期待之下,陈逸和傅老等人来到了展览馆门前广场,得到了许多意大利民众的欢呼声。

    经过了曼佐尼油画事件。以及那位著名意大利艺术家的称赞之后。陈逸可以说是在意大利成了家喻户晓之人。在得知张益德牛肉也是陈逸创办的公司,他们许多人对于陈逸,都是充满了好感。

    “各位意大利以及世界各国的朋友们,欢迎你们来到此次品尝骊珠之水的现场,由于骊珠非常珍贵,我无法带到意大利,这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不过各位有时间的话。可以去到华夏,见识华夏的灿烂文化,以及那无数珍贵的宝贝,我相信你们一定会不虚此行。”陈逸在人群前方,面带笑容的说道。

    “下面,有请之前两天挑选出来的幸运观众,站在桌子后方,他们将得到品尝骊珠之水的机会。”紧接着,在陈逸的话语之下,旁边的六十名幸运人员。依次的在这一排桌子的后方站立,他们之中有男有妇。有老有少,无论年纪,肤色和性别,他们所有人面上都是露出了浓浓的期待。

    看到这六十人依次站好之后,陈逸笑了笑,“好了,现在每人将会你们放一小杯骊珠之水,让你们能够品尝到来自华夏的至宝骊珠所浸泡出来的甘甜之水。”

    一旁的工作人员拿着一个个上面有着杯子的托盘,将杯子一一放给了这六十名人员,“好,下面你们就开始品尝吧,尝一尝这遥远国度神奇的水。”看到每个人都拿到了杯子,陈逸缓缓的说道。

    此时此刻,六十名人员纷纷拿起桌子上所放的小水杯,里面的水非常的清澈,让人有着一种想要立刻品尝的**。

    他们中有一些人已然忍不住将杯子上的盖子取了下来,然后将水杯放入嘴边,小小的喝了一口,顿时,这些人的面上露出了惊叹之色,感觉到一股甘甜清香之意从口中爆出来,那种味道,让人难以忘怀,比起他们喝到的任何饮料都要好喝,他们一个个大声喊道good,good的话语,然后继续喝着剩余的水。

    而另外一些人,听到这些话语,此时也忍不住的去掉盖子,开始品尝了起来,在喝过之后,这次品尝的所有人,都没有任何犹豫的大声喊着棒极了,棒极好,太好喝了之类的话语。

    他们的内心对于这种水的味道,简直是不敢相信,甘甜爽口,味道非常的美妙,就算他们喝过的最贵的饮料,也比不上这骊珠之水。

    现场围观的群众,听到了这六十人不断的赞叹声,以及那喝水之时的享受模样,很多人都不忍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在内心深处,同样有着想要喝到这种水的**。

    他们有些难以相信,这种由华夏一颗珠子浸泡出来的水,真的有这么好喝吗,可是这六十人之中,有些是他们的朋友和亲人,他们根本不相信这些人是被收买的,这六十人用切身的体验,证明了这种水的味道真的非常的好。

    在现场的许多媒体,也是记录下了这一幕,并且有一些记者得到许可,上前对这些人进行了询问,每个人对于这种水的味道,都是赞不绝口,称赞这是世界上最好喝的水。

    喝完之后,甚至有一些人不舍的用舌头将水杯里最后一滴水都喝得干干净净,他们真正知道了网络上骊珠布会时那些人的享受,这种水的味道,真的就是让人十分的享受。

    而有一些人,知道陈逸开办了一个龙泉饮料公司的事情,纷纷上前询问什么时候会在欧洲销售这种骊珠之水,而一些记者也是将镜头对准了陈逸。

    面对着镜头,陈逸面上露出了笑容,在现场许多人期待的目光下,缓缓开口说道:“相信很多人也观看了我们所举办的骊珠布会,骊珠每天能够生产出来的水,是固定的,所以,现阶段,也只能满足于华夏内部的需求,当然,如果有朋友急切的想要品尝这种水,可以在二个月后,到华夏去,因为二个月后,就是龙泉纯净水上市的时间,各位可以一边品尝这种甘甜之水,一边观看华夏至宝的神奇,同样,也可以看到著名意大利艺术家,皮耶罗曼佐尼的无色油画。”

    听到陈逸的话语,一些人充满了失望,但也有很多人对于华夏充满了向往,在内心决定了二个月后一定要去一次华夏。

    “好了,欢迎各位观看了此次骊珠之水的展示活动,在展览馆中,还有更多的华夏文化等着你们去现,同样,在遥远的华夏国度中,灿烂的文明,神奇的宝贝,等着你们去参观。”说完之后,陈逸笑着朝众人挥了挥手。

    时间非常短暂的骊珠之水展示活动结束了,可是留在人们心中的渴望却是没有退去,本来他们对骊珠之水只有期待,当那六十人品尝过之后,他们的内心充满了想要喝到的**,只是,想要喝到这种水,就必须要到那一个神奇的国度之中。

    回到了展览馆内,傅老笑着说道:“小逸,你可是给我们国家打了个好广告,相信未来会有许多意大利人为了骊珠之水,而去到华夏。”

    “咳,既然这样,那傅老,有没有什么奖励给我啊。”陈逸咳嗽了一声,然后伸出手说道。

    傅老直接在他的手上打了一下,摇头笑着说道:“还奖励,你在意大利现了多少珍贵的古玩文物,还在乎这点奖励吗。”

    “傅老,增进文化交流,让更多的人对华夏产生好奇,进而去到华夏,这不正是我们来到意大利的目的吗。”陈逸接着说道,相信经过这几天的事件,会让很多的意大利人,想要去到华夏。

    “是啊,这正是文化交流的目的。”傅老点了点头,这次的文化交流活动,因为有了陈逸,而充满了亮点,比起他们任何一次的文化交流都要成功。

    随着骊珠之水展示的结束,一些新闻媒体都在电视或网站上播报了这次骊珠之水展示的情况,让所有意大利民众,都知道了骊珠之水的味道,真的就像传说中那样的好喝,也使得更多的人,心中有了去华夏一趟的打算。

    陈逸在展示活动中,基本上也就是在骊珠之水中打打酱油而已,至于展馆中的其他活动,他并不会去参加,有着专门的人员去负责。

    现在骊珠之水结束了,他也是恢复了自由,之前只是在佛罗伦萨淘宝捡漏,这艺术之都罗马,他还没有好好的逛过呢。

    在当天下午,陈逸询问了展馆内的一些意大利人,得知了罗马附近几个古玩市场的准确位置。

    在佛罗伦萨,他一共淘到了七件价值百万的古玩文物,距离任务完成还只差三件,完成了这三件,他不仅可以获得顶级鉴定术,还能够得到使昆吾刀地图变得完整。

    如果得到了昆吾刀,这无疑可以让他的玉雕水平,更上一层楼,6子冈所雕刻出来的东西,无一不是精品,其所用的就是这一把隐藏起来,不知下落的昆吾刀。

    在来到罗马的时候,他跟随着大部队逛了罗马的一些著名景点,对于罗马的一些街道也是十分的熟悉了。

    这里保存着相当丰富的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看起来文化气氛非常的浓郁。

    陈逸慢慢走到了离展览馆最近的一个古玩市场,这里的古玩市场与佛罗伦萨相差不大,里面都是充斥着各种现代艺术品以及古代的文物古董。(未完待续!




    来到这一处古玩市场,陈逸依然按照之前的习惯,先观看,之后再使用搜宝术,毕竟他来到意大利,不是专门来寻找宝贝的,还有着了解该国文化的目的。⊙

    而在古玩市场中,无疑就是千百年文化的沉淀所在地,哪怕其中有着许多的仿制品或者是假货,也是文化气氛最浓郁的地方。

    比起华夏众多的古玩种类而言,这外国的古董种类,却是显得稀少多了。

    在华夏,除了瓷器,书画,玉器等大类文物古玩,还有着其他一些手串,佛珠之类的文玩,甚至于玩蛐蛐的葫芦,养鸟的笼子,都可以称之为古玩。

    陈逸在这古玩市场之中不断转悠着,一旦遇到了感兴趣的东西,他都会去到摊子上或店铺里进行观看鉴定,在意大利古玩市场中淘到宝贝的困难程度,要比国内古玩城更难一些。

    不过,他有着强大的搜宝术,对于别人非常困难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消耗一些能量值的事情。

    路过一个摆满家具的摊子时,陈逸忽然在货架上看到了一个很精致的盒子,上面雕刻着许多意大利文化的纹饰,看起来十分的美丽而精致。

    特别是上面还镶嵌着一些镀金和彩色装饰,看起来充满着意大利古典文化。

    以这一个盒子的大小而言,应该是装珠宝所有的,陈逸缓缓的走上前去,轻轻打开盒子一看,里面空无一物。

    他笑了笑。用了鉴定术。准备看看这盒子是什么年代的。忽然,鉴定系统提示他需要使用两次鉴定术,这让他瞪大了眼睛,仔细观看了盒子的整体,这才现,盒子的底部,似乎比普通的盒子要厚一些,难道这里面也藏了其他的东西吗。

    陈逸不动声色的用了两次鉴定术。很快,鉴定结果便出现了,第一个是木盒的鉴定信息,这也是一个老物件,有着几十件的历史了,价值在几千人民币左右。

    只不过,下面所出现的鉴定信息,让他再次瞪大了眼睛,充满了惊喜,没想到这盒子之中。真的存在着一件宝贝。

    “物品鉴定成功,信息如下。奥罗拉钻石钢笔,制作年代:距今约十年。”

    “艺术特点:钢笔是人们普遍使用的书写工具,明于十九世纪初,笔头由金属制成,书写起来圆滑而有弹性,相当流畅。”

    “此钢笔由奥罗拉公司制作而成,奥罗拉是世界上的豪华书写工具最好的制造商之一,成立于一九一九年一战结束后的意大利都灵,公司取名奥罗拉,意为曙光女神,意在表达对美好光明未来的憧憬,在十年前,为了纪念品牌诞辰,奥罗拉特别推出了两款纪念名笔,分为黑白两色,每款都镶有一千九百一十九颗戴比尔斯钻石,笔帽顶部镶嵌着一颗重达二克拉的钻石,整支笔的钻石总重量过了三十克拉。”

    “其中白钻笔由18k铂金制成,笔尖为18k白金铑处理,黑钻笔的笔身和笔尖均由18k钨金制成,两款笔通体晶莹璀璨,奢华精致而不觉繁复,此笔为白色钻笔,凸显出高洁优雅本色,这两款笔的每一款都由六位经验丰富的老技师花费六个月制成,价值极为珍贵。”

    “物品价值:奥罗拉钻石笔,镶嵌一千九百二十颗总重量过三十克拉的钻石,笔身和笔尖均由贵重金属制成,其收藏价值早已远远过了它们的书写功能,故而价值很高。”

    看着这支笔的三维图像,陈逸内心充满了惊叹,这支钢笔太美了,特别是这一款白色,看起来璀璨夺目,无比的晶莹,将钻石的美丽表达的淋漓尽致,铂金的笔身上,镶嵌着近二千颗钻石,简直是无与伦比。

    价值很高,那就是五百万到一千万人民币之间了,陈逸感叹万分,一支价值五百万以上的钢笔,它生来不是为了书写,而是为了让众人观赏。

    他实在没有想到,在这个精致的盒子中,也会隐藏着这样一支价值不菲的钢笔,以这钢笔的价值而言,就算用几万的盒子也不为过,看来外国人也像华夏人一样,将宝贝都藏在一些普通的东西之中。

    这款钢笔制作出来才仅仅十年,就出现在了这个摊子之上,想必是其主人生了什么意外吧,而且根据三维图像来看,这盒子打造的严丝合缝,而钢笔就在盒子底部木块的凹槽中存放着,在外表上,根本看不出来,里面会放有一支钢笔,当然,如果对重量非常敏感的人,就会现这盒子比普通的盒子重了一些,这自然就是钢笔的重量。

    陈逸笑了笑,这样一件送上门来的东西,他怎么能不要呢,随即,他将摊主招呼了过来,“老板,这个盒子什么价格。”

    这摊主是一位中年人,看起来十分的有精神,他走过来朝着盒子看了一眼,顿时笑着说道:“这位先生,这盒子是用高档木材做的,而且历史悠久,价格是一千五百欧元。”

    听到这个价格,陈逸摇头一笑,无论是在国外还是国内古玩市场,都是见人宰一刀啊,“这盒子达不到这么高的价格,最多五百欧元。”摊主狠,陈逸比他更加的狠,直接将价格降到了五百欧元。

    这中年人苦笑了一下,“先生,这个盒子真的是非常精致,五百欧元太少了,最少也要一千欧元。”

    “七百欧元。”陈逸又加了两百,那摊主随即说道:“八百欧元。”

    “成交。”陈逸笑了笑,从口袋里取出了钱包,抽出了八百欧元,递给了摊主,然后拿起盒子问道:“老板,能不能问你一下,这盒子你从哪里收的。”

    “这盒子是从一个大富豪家里流出来的,那位富豪在一年前犯了很重的罪行,财产全部充公了,这盒子和其他一些东西也就被里面一些人偷偷拿出来出售了。”摊主笑着收起了八百欧元,然后向着陈逸说道,这盒子他收过来的时候不过花了三百欧元而已。

    看到摊主的心理活动,陈逸笑了笑,看来这价格自己还是给的高了,不过几百欧元,换来一支价值几百万人民币的钢笔,怎么都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拿着盒子,陈逸继续在古玩市场逛着,得到了这一支钢笔,距离任务完成,只差两件古玩了,而且就这支钢笔本身而言,他十分的喜欢,钻石对于任何人的吸引力都是非常大的,更何况,这支钢笔上还镶嵌了将近二千颗钻石。

    在古玩市场中转了一会,他走到了一间画廊门口,这间画廊看起来装修的也是非常的精致,给人一种简洁大方的感觉,而且画廊的名字翻译过来也是十分的霸气,叫做米梵画廊,看起来是集米开朗基罗与梵高于一身啊。

    陈逸笑了笑,缓缓走了进去,准备看看里面有什么画作,进入画廊第一眼,便看到了一个极富现代艺术气息的雕像,为整个画廊,增加了几分艺术气息。

    这间画廊处于古玩市场的繁华地段,所以此时也是有着十多人在画廊中观看着。

    陈逸大致的看了看其中的一些油画,不禁摇了摇头,都是一些不知名的画家所画出来的,不过,每一位著名的画家,都要经过前期无人问津的阶段。

    在旁边的精品区域,他倒是看到了一些有一定名气画家的作品,这些作品的质量,倒是比他之前看的要好很多,当然,对于艺术的创新,也是十分的强烈,不怕做不到,就怕你想不到,就像曼佐尼所创作的无色系列一样,看起来其貌不扬,可是却价值过亿。

    “这位先生,这边有一些华夏绘画作品,可能你会感兴趣一些。”看到陈逸走马观花的从这些油画前走过,一旁的店主笑着对陈逸说道。

    陈逸有些惊讶,跟着店主来到了画廊一个隔间里,在这里,确实有着几十幅华夏画作,他大致看了看,有一二幅还是一位知名画家的作品。

    朝着店主点了点头,他仔细观看起这些绘画作品来,看着其中几幅华夏画作,他不禁皱了皱眉,因为在这些画作上,没有落款,倒是有着一些诗句的题识,既然有时间题识,为何不落款呢,他的心中充满了疑惑。

    当他仔细鉴赏这些画作时,面上忽然露出了惊异之色,这几幅画作的笔法和风格,他非常的熟悉,因为他与这个人呆在一块足有将近二个月,一块探讨书画,一块练习道教功法。

    这个人,就是贺文知,陈逸看着这些画作,想起了三清观玄机道长的那封信,信上贺文知说自己去了欧洲,准备游历国外,见识一下外国的文化风情,难道说贺文知来到了意大利,在这里画了几幅画留在了画廊里,可是为什么没有署名落款呢。

    有题识,却无落款,这是陈逸最为疑惑的事情,哪怕没有落款,对于贺文知非常熟悉的他,自然知道这正是贺文知所创作的画作。(未完待续!




    心中疑惑之下,陈逸仔细观看起每一幅画作,突然在一幅画作上,他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在这一幅画上,同样有着一诗句题识,只不过这诗根本就是文不对题。⊙

    这幅画的是花鸟,而文上所题的诗句却是戊戌六君子之一的谭嗣同所作的一诗,全诗如下,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此诗的名字叫做狱中题壁诗,当时谭嗣同由于戊戌变法而身陷囹圄,回往事,把自己的遭遇同汉朝的张俭和杜根相比,借着古人来表达自己心中的豪气,诗中的张俭是因为揭朝中权贵而受报复,被通缉,逃亡在外,望门投宿,很多人仰慕其名节,纷纷接纳。

    杜根因为要求垂帘听政的邓太后还政于皇帝,被命摔死,只不过因执行人手下留情,有幸逃得一死。

    这诗主要是谭嗣同钦佩他们主张正义,不畏强爆的品质,将他们引为同道。

    在临刑前,谭嗣同还高呼了一句名传天下的话语,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一幅充满生气的花鸟画作,在上面却是题了这样一谭嗣同在狱中写下的,充满豪气的诗句,实在是让人十分的费解,根本就是与画作上的花鸟没有任何的关联。

    同时还让人疑惑的就是这几幅贺文知的画作上,没有落款,这是陈逸最为疑惑的地方。

    望着这幅文不对题的画作。陈逸在心中思索着。忽然他想到了这诗创作的环境。心中不禁一沉,这诗名为狱中题壁诗,难不成贺文知被囚禁在牢狱之中了。

    花鸟画作,还有这样一文不对题的诗句,除了用以提醒他人,陈逸想不到别的可能,只是如果在意大利陷入了牢狱之灾,那么意大利方面不可能不通知华夏。更加不可能在牢狱中让贺文知作画,然后他们拿出来销售。

    只是,无论有没有牢狱之灾,贺文知现在没有自由是绝对有可能的,这些人让他作画,却是不让他在上面落款,这样就没有人知道这画的作者是谁了,也不会通过画作知道贺文知的下落,只是对于贺文知非常熟悉的陈逸来说,根本无需落款。从画作风格,就能知道这是贺文知所作。

    陈逸用鉴定术鉴定了这几幅画作。鉴定出来的作者名字毫无疑问就是贺文知,只不过从画作信息中,并不能得知贺文知现在的情况。

    按照他之前的猜测,贺文知现在并没有生命危险,而且鉴定信息的画作制作时间,也是说明了这点,这几幅画作,有一幅是四天前所创作出来的,这也可以确定,贺文知真的是被囚禁了起来,现在很有可能就在罗马,而这些人囚禁贺文知,应该只是想让他不断的画画,然后他们卖到画廊里,以此来赚取钱财。

    如此的话,找到贺文知唯一的突破口,就是在画廊之中,陈逸看了看这几幅画作,然后将外面的一名工作人员叫了过来,“你们这几幅华夏画作怎么没有落款呢。”

    “先生,抱歉,这些画作拿过来时就没有落款,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了解。”工作人员带着歉意说道。

    陈逸点了点头,“那把你们老板叫过来,我想跟他交流交流。”

    很快,刚才将陈逸带到这里的店主走了进来,笑着问道:“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哦,我想知道这几幅画怎么没有落款,华夏画作一般都会有落款钤印的。”陈逸看了看这中年人,然后指着这几幅画作说道,同时用鉴定术鉴定着他的心理活动。

    “先生,我想应该是这位作者出于某些原因,不想留下名字吧,这些画作也是别人卖到画廊里的。”店主看了看这些画作,摇了摇头说道。

    根据鉴定得来的心理活动,陈逸知道了这位店主并没有说谎,于是接着问道:“那你认识卖画的人吗,我觉得这些画作质量非常不错,很想知道它们的作者是谁。”

    店主没有犹豫的摇了摇头,“这些人我并不认识,他们也没有留下联系方式,这虽然是华夏画作,但是卖给我的人,却是我们意大利人,他们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拿一二幅画来卖给我,算算时间,他们应该会在最近一两天,如果你有需要的话,在他们下次来的时候,我让他们留下联系方式,或者通知你过来。”

    通过店主的心理活动,陈逸知道这店主说的也是实话,并不认识卖画的人,不过这些人最近一两天会来到画廊,这无疑给了他一个惊喜,“老板,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他们来的时候,麻烦你立刻联系我。”

    虽然他打算最近一两天就守在画廊旁边,但是不可能每个人都鉴定一遍,让画廊老板在这些人来到时,打电话通知,是最合适的一个选择。

    “好的,没问题。”画廊店主很爽快的点了点头,记下了陈逸的电话号码。

    陈逸笑了笑,指着墙上贺文知所作的几幅画说道:“老板,多谢了,这几幅画我十分的喜欢,不知道在价格方面能不能优惠一些。”

    “先生,这几幅画作虽然没有落款,但是在就画作水平而言,在华夏也是非常高了,所以,这一幅画作的价格是五万欧元,这一幅是四万欧元……四幅画作一共是十四万欧元。”画廊店主指着贺文知的几幅画作,将价格一个个的说了出来。

    以鉴定信息的评价,这些画作大部分都在十万到五十万人民币之间,只是因为这些画作没有落款,就相当于佚名,如果有落款的话,陈逸觉得,以其中一些水平高的画作而言,达到百万毫无问题。

    毕竟贺文知十年前的画,就已然价值十万到五十万之间了,而这十年,他并没有将画作抛弃,现在解开了心结,画作水平可以说更上一层楼。

    “老板,这些画作最致命的就是没有作者的落款,在华夏绘画体系中,就相当于这幅画作不完整,一幅不完整的话,你也要这么高的价格,这四幅画作,我总共给你五万欧元,你觉得怎么样。”

    陈逸摇了摇头,毫不犹豫的将价格狠狠的砍了一大刀,很多画家都有状态好坏的时候,状态好的时候画出来的画作自然质量高,状态不好的时候,随意画出的就不好,就像是齐白石和张大千一样,所画出来的画作质量也是参差不齐,有些价值可以达到几千万,有些价值却只能达到几十万。

    只不过这种状态好坏,在陈逸身上并不会出现,他的心境已然经过了许多历练,再加上道家功法的洗礼,变得非常的平和,情绪不会有太大的波动,更何况,他还有着绘画术这一个强大的技能,所以,他画出来的每一幅画,质量都是非常的高。

    “先生,五万欧元,你这个价格太不可思议了,最少十三万欧元。”听到了陈逸直接将价格从十四万欧元,降到了五万欧元,画廊店主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说道。

    “六万欧元。”看到这种情况,陈逸又加了一万欧元,讨价还价就是这一个过程。

    贺文知的画作,还是非常值得收藏的,而且他现在去向不明,陈逸更不可能将这些画作就这样抛弃在画廊里。

    最后,这四幅画作以九万欧元成交,陈逸并没有带这么多的现金,所以拿出了银行卡进行了刷卡,然后让店主将这四幅画作包了起来,并且嘱咐了一句,那些人来到时,一定要通知他。

    与陈逸做成了九万欧元的生意,画廊店主自然满脸堆笑的答应了下来。

    随后,陈逸拿着四幅画作,离开了画廊,在门口,他回头望了望画廊,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他没有想到会在意大利的画廊中见到贺文知的画作,通过画作中的信息,以及这店主所说的内容,贺文知无疑是被囚禁了起来。

    陈逸的思绪慢慢回到了一年前,贺文知与他在三清观相识,在那一二个月间,他们常常交流绘画和书法知识,建立了极好的友谊,根据他的判断,贺文知应该是被人关起来,当做赚钱的工具了。

    想到这里,他的面色渐渐沉了下来,无论是谁,敢动他的朋友,都绝对得不到好下场。

    在国外,每年失踪的人非常的多,更何况,贺文知在国内又没有什么亲戚,或许只有他和玄机道长能够称得上贺文知的朋友,如果贺文知在国外失踪的话,那么基本上没有人会报警,而他和玄机道长又误以为贺文知正在国外游历,没有太多的时间往国内寄信。

    如果不是这次他意外来到意大利,那么等到他和玄机道长察觉到不对,恐怕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毕竟以贺文知的性子,几个月不和他们联系,也是可以理解的。

    陈逸在一开始也想过通过意大利政府方面进行寻找,以他在意大利和华夏影响力,相信一定会使得政府出面去寻找,可是这样无疑会打草惊蛇,让他们将贺文知转移,现在能够通过画廊找到这些人,是最好的一件事情。(未完待续!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删除内容或协商版权问题!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