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坪 心平

享食家2019-10-11 08:48:10

最近的心情有点杂乱,生活中的琐碎事情看似微不足道,却总是最会折磨人的。每当面临选择,虽然我会告诉自己把心放平,不要着急,不忘初心,但每每走过现实,仍旧发现自己是多么需要修炼。


有一些时候,也想着干脆避世算了。去一个小地方,过平静又纯粹的日子。不过,那好像只能算作是无能的逃避。好吧好吧,大隐隐于市的心境是要修炼一辈子的。若不能一生逃避,起码可以逃避一时吧。


去兴坪吧,但求几日心平。




喧闹的游客退去,江上的竹筏子也都下班了,一整排地停在岸边上。山中的雾气升起来,加重了空气的厚度,和着村民们准备晚餐的炊烟,还有鼻腔里柴火燃烧的气味。


下午五点后的漓江,才是记忆中漓江的样子。




从云庐出来,穿过乡村狭窄的土路,就到了江边。


圆石滩的一边,一位老者正在维修自己的筏子,布满老茧的双手用力拧着用来固定船体的铁丝。另一边,一个村民蹲在筏子上,把身体探下去,直到几乎整个右手手臂都在江里了,然后突然就从水里拎出一只带盖子的红色塑料桶。


我们都好奇极了,凑近了去看,原来是他捕上来又养在江中的鱼虾们。John向村民买了一些江鲜,便赶紧回到云庐,他已经计划着要为我们料理一顿美味的晚餐了。






越是新鲜的食材,就越是要用简单的方法来料理。漓江水豆腐鱼汤、炸鱼配柠檬汁、盐水虾,弹性十足的鱼肉和Jayden对火红的小虾那贪婪渴望的眼神,都诉说着生活本质的简单和美好。




这样的一餐饭,坐在云庐里吃,是格外对味的。这个由几栋黄色石头房子组成的院落式酒店,在质朴中透着精致的心思。


去过了很多个“大酒店”,便开始对云庐这样,能呼吸到“主人”气息的私家精品酒店更中意些。




庭院里有漂亮的花草,室外备餐区的台子上,一瓶瓶自己腌制的辣椒红彤彤的。




房间分为两进,开放式的会客区,和私密的卧室和卫生间。温热的红枣茶和当季的兴坪橘子在木质托盘里欢迎我们的到来。




Jayden对大大的院子又好奇又兴奋,一个小人坐在椅子上拿着个橘子,一边玩一边笑得停不下来。




云庐的主人应该是个男人吧,我心里这么想。白色,灰色,Tiffany蓝是他爱的颜色,对了,还有淡淡的粉红色,他应该是有那么一点点自恋的。



置身在这个空间里,想象它从无到有的过程,也想象着空间主人的性格和气质。这是住在大酒店里不会有的乐趣。




有阳光的兴坪格外美,虽然不如夏季那般雨水丰沛,但依旧有小河流水。和John骑着自行车去镇上赶集,Jayden被爸爸背在身后,一度睡得歪七扭八。醒过来了就左看右看,被风吹得流鼻涕也兴致不减。




我觉得孩子才是最好的旅行者。他们对一切都充满好奇,不挑剔,可以不按时睡觉,不按时吃饭,只要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哪怕没有玩具,只是扶着椅子腿在餐厅里走来走去都会很快乐。每当我在旅途中有情绪,想抱怨,就会想到Jayden的眼神。


“我们在旅行哎,不是吗?旅途,原本不就应该是无法预期的吗?”他的眼睛好像在这样对我讲。




11年前,我和十几个朋友一起来到桂林。“她那时候是短头发,起码被挑染成三种不同的颜色”,至今陆小姐在回想起我们那次浩荡的旅行时,都要用这句话起头。


我们包下了西街的一个酒吧,从一楼喝到二楼,唱着歌跳着舞,直到最后把对街酒吧里的人也唱过来和我们一起举杯对饮。


那是一个喧闹的桂林,年轻充满活力,只是天黑了但不曾有真正的夜。




11年后,与John一起带着Jayden来桂林,却已因无法忍受人声鼎沸而不愿迈进西街一步。选了安静的兴坪,和隐于兴坪的云庐。


这是一个静谧的桂林,橘子红了,流水潺潺,我老了。




时隔多年,再回去一个曾经去过的城市,感受它和自己一同发生的变化。感恩岁月赐予的这些,也接受它带走的那些。


不是颓废,也不是消极,人总是脆弱的,脆弱时还会想要去一个地方,逃避一下下。简单的,完全属于自己的空间,于我而言,是可以医好很多病的。


云庐,Yun House,好像应该是飘在空中才对的,但主人却将名牌放在了地上。谢谢你,告诉我,优雅地放低自己是学会把心放平的第一步。


我想,这就是我度过了十一年的收获。








是否,你也想找个地方把心放平?


转发本文并截屏发回,

第8、58、108 ...位即获得

桂林兴坪云庐酒店免费体验券2晚

(有效期至2015年12月31日,

请在入住前至少7天和酒店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