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城卖花阿婆的伤 看到白兰花就买吧,也许不再有了

时尚舞台2018-07-27 12:39:14

点击▲免费看最新咨询!

主编小舞个人微信wutai-xiaowu


“栀子花、白兰花……”每到夏天,苏州街巷里弄就会响起卖花声。这是苏州独具韵味的风景,却也因安全、叫卖方式等问题引起社会讨论。花儿始终清香,但美丽的背后,是否有着些许哀愁?



清晨5点32分,第一班8路车会到达“藕巷新村”公交站台,这个时间点,曹如娥(化名)掐得很准。此时天色刚刚灰白,城市尚未苏醒,公交车报站的声音尤其冷冽。


曹如娥今年74岁,右边的眼睛已经睁不太开,顶多1米5的个头,脸上皱纹深陷,嘴里至少有3棵“钢牙”。


曹如娥,一位卖白兰花的阿婆,就这样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卖花就像讨饭一样”

东环路与干将路交叉口,最多时有4位卖花阿婆,车多危险,敲窗遭人厌,她们为何“赖”着不走?


东环路和干将路交叉路口,来往车辆很多。曹阿婆就这样站在了路口隔离带旁。她手中的托盘是钢制的,托盘上叠放着娇嫩的茉莉和白兰花,这些花儿用铁丝穿着,挂成了串儿。车辆等红灯时,曹阿婆举着托盘走近一辆辆车,敲窗,“啊要白兰花?”她用苏州话问道。


“多少钱啊?”


“白兰花3块钱一簇,再加一串茉莉花,5块钱。”


幸运的话,每次红灯期间,曹阿婆都能卖上一些花,若是这样,她就能在12点左右卖完所有的花。但有时,看到她走来,一些车主会不动声色地将开着的车窗关上,这样无声的抗拒,让她很难受。


“卖花就像讨饭一样。”她总在心里想。



除了客人的冷脸,曹如娥也总是和交警“捉迷藏”。交警上班早,远远地看见他们来了,曹阿婆总要“护”着花篮躲到角落里。有时候被逮个正着,就只能卖个老脸说说好话,表示自己会立马走;但她也听说个别不服管的阿婆,花儿被交警没收了,能让她们心疼好多天。



“以前家里种千株茉莉,能听见花开的声音”


卖花阿婆多数为虎丘长青乡人,从小是花农,家里种植茉莉花、白兰花、玳玳花





她住着的小区叫富强新苑,但阿婆们还是习惯称呼自己为长青乡人。长青乡,在虎丘山后,早在明、清时期,就普遍种植白兰花、茉莉花。


曹如娥也曾经是“职业”花农。那时,家中开辟了4、5间暖房,种着茉莉花、玳玳花、白兰花等。株数她已经记不清了,200多株?不止的。300多株?也不止。400多株,好像差不多吧。


徐阿婆在拙政园门口卖花。“一间花房大概40多平方米,搭4层,种着大概上千株茉莉花嘞!”徐阿婆年轻时卖花,现在也卖花,但卖花的境况却截然不同。“以前卖的都是自家的花,到了花期,还能听到花苞绽放的声音,啪,啪,啪。”徐阿婆回忆,以前不仅在苏州卖花,还会卖到上海、无锡、常州,“1个人能挑100多斤,带着扁担,吭哧吭哧,路上坐中巴,花都捆着堆在车顶,早上去晚上就能回。”


回忆往昔,徐阿婆不禁眼泛泪光,“大概是8年前,乡里都拆迁了,花房没了,没人收的花树就只能看着枯死,一棵棵枯死……”


(以前的长青村,现在变成了一幢幢现代化的居民楼)



“每天拿100朵花,才挣了50多块钱”


每天7点,阿婆们问“老板”拿花,有些在固定地方等,有些挨家挨户送


拆迁后,大部分阿婆住到了如今白洋湾社区的富强新苑。暖房没了,花树没人,那么她们每天卖的花从哪里来呢?前几年记者采访时,阿婆们没人能说清楚,只是说:会有老板每天送花给过来。


有老板?跟着曹阿婆,小8记者来到了富强新苑。这是个看起来颇现代化的小区,有超市,有休闲广场。但这里没有人跳广场舞,因为7点往后,阿婆们要等着“老板”来送花。


“喏,就那个超市旁边,你等着好了,老板等在那里。”曹阿婆指着小区门口的一块空地向记者努努嘴。曹阿婆没有继续和记者唠嗑,因为她要回家吃饭。老伴已经坐好了晚饭等她,“我白天卖花很辛苦的,所以拿花、做饭都是老伴。”曹阿婆笑道,咧开嘴,露出几颗镶着钢边的牙齿。


小区门口有个书报亭,记者过去攀谈。“对啊,好几年了,都在这里送花给那些阿婆,有好几拨人呢!”一位看起来70多岁的大爷,骑着个电瓶车,也在那里等。“你们不要采访我,卖花到处被人赶,像讨饭一样。”大爷接过记者递过去的烟,开始讲他的“血泪史”,“卖花不挣钱的啊,像我每天拿100朵花,挣50多块钱,一个月也就1500元左右。5月开始卖,卖到10月就结束……”



正说话间,他等的“老板”来了。老板是个中年阿姨,也骑着个电瓶车,后座有个保温箱。“今天拿多少朵啊?”“老样子咯!”大爷把钱递过去,女老板也不数,直接塞在口袋里。保温箱打开了,里面是若干个用花布包好的白兰花,花香不仅扑鼻,浓郁地简直“呛人”。


有5、6位阿婆、大爷围了上来。一下子,记者就被挤了出去。“现在我肯定没有时间接受采访的,我还要一家一家送花,到8、9点呢!”说话间,女老板骑上电瓶车一阵烟似的开走了。记者立刻追着车跑,跟到一户居民楼下。女老板熟练地按门铃,并对记者喊:“我有30户要送花呢!你真的跟不上的!”


而在小区门口的某楼下,近10位老人坐在那里聊天,扯着苏州话,融在一起,听不真切。“我们也在等老板!”和他们饶了好多个弯,记者才明白,他们嘴里的老板,另有其人,“有些老板的花是广东的,有些是浙江的,都不一样的!”


“我自己也卖花,顶多是个中介”


经过“老板”们的周转,广东、广西、浙江的花卖到了苏州,依然香气袭人


真的,简单的白兰花背后,故事真不少。


多次周折后,记者联系上了那位女老板。女老板姓许,自己也是卖花人,不过她不是阿婆,是阿姨。“其实在2004年,长青乡还没有拆迁,但有些人觉得种花不挣钱,就把暖房拆了改成出租屋,花少了,而且苏州本地的花有断档期。当时我自己在卖花,就有安徽的人把他们那里的花拿给我,拿到苏州卖。”许阿姨回忆,慢慢的,就有一些其他的卖花人找她拿花。


许阿姨的好日子是拆迁后来的。长青乡拆了,本地的花彻底没了,怎么办?阿婆们就都找她拿花。找的人多了,她就当“老板”当出了经验。广东有花、广西也有花,有些花儿走空运,从上海、从南京、从安微再运到苏州,最终汇集到她手里。“她们都叫我老板,其实哪是啊,只是个‘中介’罢了”许阿姨说,她现在“手下”有30几个固定的卖花阿婆。


但是,拿花的阿婆们也有自己的选择。她们知道这些“老板”不止一个,花也来自全国各地,新鲜程度、批发价格、拿货时间,她们自有考量。


从7点到7点半,“老板”们就开始在富强新苑周边“行动”。除了晚上那个点,早上5点到5点半,还有“老板”早起卖花,图个新鲜。值得一提的是,“老板”们批发给阿婆们的花都是一朵一朵的,所以拿到花后,深夜的灯下,带着老花镜串几百朵花,对于阿婆们来说,又将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文字:冷凝 摄影:钮丹鸣)整理自:城市早8点



报销车费

  1. 点击右上角关注“时尚舞台”官方微信

  2. 发送关键字【红包】

  3. 车费到手!

    快快回复关键字【红包】领取你的红包!



试你的指纹能识别吗?


△苏州时尚舞台APP 苏州人自己的生活平台△

有任何问题咨询△

时尚舞台QQ群:50854337

客服微信号:15501586347



点击阅读全文 还能免费吃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