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初恋

青铜薯片的故事小屋2019-10-08 16:52:29


01

 

昨天我没回家,我骗老婆说公司里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出差两天。其实,我只是偷偷的见我的初恋女友林楚楚去了。

那一晚,我把我的初恋给睡了。

一大早,我就被哗哗的淋浴声所吵醒,睡眼朦胧的在床边摸了摸,却只摸得了一手柔香的寂寞。

我疲倦的倒在床上,心里一阵疑惑。自己明明已经实现了年少之时,那肮脏却纯粹的愿望。怎么反倒凭空生出一种莫名的羞耻感呢?

就在这时,床头柜上的电话突然震动了起来,我急忙起身接通电话。

“喂。”

“在哪呢?”

电话那边的人,正是我的结发妻子美琴。我们家里的规矩是,当她询问我位置的时候,我必须要不假思索的迅速回答,否则她就要跟我视频通话。

“在……酒店。”

“哪里的酒店?叫什么名字?”

“你大清早的,审犯人呢?”

“啪!”对方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我心里一惊,这下糟了,她估计马上就要跟我视频通话了。

我连滚带爬的从床上翻了下来,将楚楚的鞋子衣服一股脑扔进了衣柜里面。楚楚似乎也听到了动静,裸着身子从浴室里探出头来,问道:“默默,你醒了?”

我急忙伸手关上了浴室的灯光,又把楚楚推进漆黑的浴室。隔着门说道:“我要跟别人视频,你先在里面忍一下,不要出声。”

浴室里的楚楚就这样陷入了沉默,没再说一句话。

我惴惴不安的坐在床边,握着电话,手心开始渗出汗水来。可是足足等了十分钟之久,视频一直没有打过来。

直到楚楚光着身子,从漆黑的浴室里走到我面前,我才回过神来。

哦,对了。和楚楚交往时,我忘记告诉她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我已经结婚了。

 

02

 

我出生于某北方小镇,高考考入了H市的一所三流大学。毕业后在H市远郊找到一份工厂制单的工作。

有时,我总会感慨上帝的不公,因为他老人家总是眷顾长得帅的人。

就比如我吧,一个毫无背景的三流大学毕业生,工作不到两年,竟然成了销售部的经理。

其原因,不过是因为我得到了老板独生女儿的垂青。就这样,我成为了老板家的上门女婿。

如今29岁的我,已经不愁吃穿,有车有房,还有一个爱我的妻子,以及一个乖巧的女儿。

上帝还真是不公平呢。

我爱我的老婆,我爱我的家庭。

但是,顺风顺水衣食无忧的生活,让我心底的欲望渐渐膨胀起来。在一连串奇妙的邂逅下,我见到了我初中时候暗恋的女孩,林楚楚。

初恋的青涩回忆,像是一剂甜美而迷幻的催情药。在其作用之下,我丧失了最后的理性,不可救药的冲破了婚姻最后的底线。

事到临头,我能做的只有向楚楚坦白一切。

“就当一切都是场梦吧,梦醒了,我们还是好朋友。”我对楚楚说道。

林楚楚在我脸上留下了一记响亮的耳光,随后摔门而去。

我捂着脸,心里却暗自得意。一巴掌换一夜春梦,这波不亏。

可惜,我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十几分钟过后,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发来信息的是林楚楚,她发给了我一张照片,那是一张她与我在床上相互依偎的照片。下面还附带了一句话:我要毁掉你的一切。

 

03

 

初中时候,我是班级里面女生缘最好的男孩。究其原因,除了我年龄最小,容易引起女孩怜惜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恐怕还是因为我的长相出众吧。

不过,这种长处往往会招致其他人莫名的嫉妒和报复。最初的一年里,我经常会受到同班男同学的骚扰和欺辱。好在,后来我结识了班长幕山。

幕山是我一生的朋友。无论是在我孤立无援的时候为我出头,还是毕业之后为我介绍工作。他总能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挺身而出,替我出谋划策。

所以,事发之后,我就习惯性的将电话打给了他,希望他能再帮我渡过难关。

哦,对了。幕山是我岳父的司机。我最初得以来到这家工厂,就是凭借他的引荐。

两个小时之后,幕山果然来到了我的房间。

他递给我一支烟,听我把整件事情讲述了一遍。幕山是一个异常沉稳的男人,是那种哪怕有人将手枪顶在他的脑门上,他也只会报以冷冷一笑的那种人。

不过,今天他似乎真的被我惹恼了。

“陈默,你就是个人渣”幕山双手插着裤兜,冷冷的看着我。

我愣住了,却不敢反驳,因为我知道这件事情,我做的的确不对。

“山哥,我知道我做的事不地道,但是事已至此,你总不能看着小弟我家破人亡吧。那个林楚楚,临走时扬言要毁掉我,这不是敲诈嘛!”

幕山淡淡说道:“她一个没出嫁的女孩子,怎么好意思拿这种事情到处宣扬?放心吧,他是在吓唬你。”

我一时语塞,不知该从何说起。

幕山拍了拍我的肩膀,继续说道:“兄弟,老天爷眷顾你,但是你也不能凭自己这点运气肆意妄为。我劝你,跟美琴说清楚,求她原谅,这样别人也抓不到你的把柄,美琴是好姑娘,你别辜负了人家。”

我不再说话了,因为我已经明白,局外人是无法理解我此时的处境的。在外人眼中,我的妻子美琴是个温柔、大气、又忠于爱情的完美女人。

可是并没有人知道她人格的另外一面,是一个有着强烈占有欲,以及情感洁癖的女人。我至今都记得,新婚之夜,她在婚房里审问我过往情史的情景。

与她相处的这五年里,我在与女性交往方面一向谨小慎微,因为哪怕我与别的女人只是握个手,一旦被她看到,回家后都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的口角大战。

我之所以忍到现在,一方面是因为我贪慕她家里的钱财。另一方面是因为,我的妻子确实平日待我不薄,她不但人长得美丽,还烧的一手好菜,对孩子也非常有耐心。只要我不打翻她的醋坛子,日子还是过得比较舒服的。

所以,我绝不可能把出轨的事情告诉她,那样我的生活就彻底完蛋了,没有任何余地!

可这一次,老天爷似乎不再眷顾我了。

夜里,我回到家,推开门后,被眼前的情景彻底吓到了。因为我的妻子美琴居然和我的初恋林楚楚,并排坐在客厅里等待着我。

那一瞬间,我竟有一种想要夺门而逃的冲动。

 

04

 

“你总算回来了。”美琴无比温柔的对我说道。

我知道她在生气,只是因为有外人在家里,她不好发作而已。

“哦,中途遇到点事儿。”

“这位林小姐,可等了你好久呢,她是?

“同学,初中的同学。”我忙答道。

这时林楚楚也站了起来,婷婷袅袅的来到我面前。

“老同学,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吧?”

我一头冷汗匆忙答道:“是啊,前几天在同学聚会上不是刚见过嘛,怎么,有何贵干啊?”

“你们坐下聊吧,我去给你们倒点喝的。”

美琴,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白了我一眼,随后走进了厨房。我无奈只好和林楚楚坐进了客厅。

“说吧,你到底怎么样才罢休。”我低声说道。

林楚楚,背对着厨房,怨毒的看着我,嘴唇颤抖的说道:“我是来送照片的。”

说着就要从皮包里掏出什么东西。

我吓得魂不附体,一把将皮包压在桌子上。

可是,美琴却走了出来。端着一个托盘,将两杯热橙汁放在我们面前。

“我这几天忙得晕头转向,家里茶叶都忘了买,林小姐先喝点果汁吧。”

美琴本来还面带微笑的说着话,不过下一秒,她猛然看到,我和林楚楚竟然将手都放在那只皮包上面,笑容瞬间就僵住了。

“陈默,你这是……”

我无比的尴尬,被这两个女人逼的已经快要崩溃了。大脑飞速的旋转着,匆忙的说道:“前几天,同学聚会时候,楚楚喝多了,我跟几个哥们把她抬到酒店去住了一夜,当时我结的账,结果她今天来非要还我钱。我说不用,不用!都是同学,没必要这么外道。”

“就算是同学,欠账不还也是不好的,我这人眼里揉不得沙子,该说清的,就要说清楚。”林楚楚说道。

“哎呀,你非要这么说,那我告诉你,那天酒店poss机坏了,刷不了卡。我跟其他人一起凑的零钱,给你付的账。要不然我明天去问问他们,每个人凑了多少钱,到时候你挨个还。”我大脑已经被烧坏了,语无伦次的说道。

林楚楚不依不饶,还要再说话。我急了,一把揪起她的皮包。推着她往门外走。

“哎呀我的妹妹啊!你就别倔了,我这家里一会还来人呢,今天真是太忙了。钱的事情,回头再说!”

林楚楚终于被我推出门,不过在最后时刻,居然对我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怕了?这事没完呢……”

大门就这样关上了,屋子里只留下,一脸惶恐的我,和面带杀气的美琴。

 

05

 

深夜,我与妻子美琴并排平躺在床上。我知道她没有睡,我也知道她有满肚子的话想要说。

也许,她是在等我主动承认吧。

“老婆……”

“我们离婚吧。”美琴背过身去,不再理我。

“你不再爱我了?”

美琴紧了紧自己身上的被子,过了好长时间才说道:“爱你,你就骗我?”

我激动的坐了起来,两指冲天大声说道:“我陈默指天发誓,我要是骗你一句话,我就天打五雷轰!”

美琴气的也坐了起来,随手拿起枕头狠狠地砸着我,低吼着:“小点声!孩子正睡觉呢,你不要脸,我还要!”

我一把抱住美琴亲吻着她的嘴唇,可是她回应我的方式却是狠狠地咬了我一口。力气如此之大,以至于咬的我和她都满嘴是血。

“陈默!我不是傻子,你敢说你和那个林楚楚没关系?你们俩那眼神,一看就知道!”

“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结婚时候,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你的初恋,可这个林楚楚是什么东西!离婚吧,我不想跟一个骗子生活一辈子!”

我一头冷汗,美琴因为发现我跟林楚楚过去有感情,就闹成了这样。如果她知道了我婚内出轨,还不得杀了我啊!

我光着身子跪在老婆旁边,低声说道:“老婆,我发誓,我真的没骗你啊!这个林楚楚,她自己自作多情,与我没关系啊!咱们这么多年夫妻了,孩子都这么大了,你不能因为莫须有的事情,就不要我了啊,我……我冤枉啊!”

我哭天抹泪,情真意切的胡说八道着。连我自己都佩服我自己。

美琴抱着双臂,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嘴角还留着鲜血。

我们两个人这样僵持了数分钟,她终于凑过来,直直的盯着我的眼睛,问道:“你还再跟她联系吗?”

“不联系了,我再不跟她说一句话了。”

美琴一把环住我的脖子,继续说道:“你是我的男人,你只能跟我好。”

说罢,就如吸血蝙蝠一般,双唇狠狠地吮吸着我嘴唇上的伤口。我则娴熟的褪去她的睡裙,与她融为了一体。

那一晚,我真是拼尽全力去讨好美琴,因为这是我能够想到最好的赎罪方式。

 

06

 

“今晚我还要去你家,看你怎么编。”林楚楚又发来一条短信。

我像是鸵鸟一样,把头埋进了办公桌里面。巨大的恐惧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林楚楚啊,林楚楚!你这是要折磨死我啊。

经过了长久的思考,我决定要杀掉我的初恋,林楚楚。

我是一个懦弱的人,我懦弱是因为我不敢舍弃现在的生活,重新来过。所以,只有杀掉林楚楚,我才能回归原本的人生道路。

不知道为什么,当这个杀人的念头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之后,压抑在我心底的愤懑一扫而空,我开始激动的谋划起来,我要发挥我所有的才智,完成一次完美的谋杀行动!

随后,我编写了一条短信。

“楚楚,一夜夫妻百日恩。我有我的苦衷。请给我最后一次机会,我们单独见一面。我把我心底的故事讲给你听,如果你还是不原谅我,我愿意当着你的面以死谢罪。我的妻子和孩子是无辜的,请不要连累他们。”

我将短信发给了林楚楚,说实话,我不知道林楚楚究竟会怎么做。

初中毕业后,她就被父母送到了国外,我听说她在国外交往过一个男朋友,不过双方最后闹得很不愉快,林楚楚性格倔强,因为被情所伤,竟然一度想要轻生。后来回国后,精神状态也极不稳定。我想,她会看上我,大概是因为,我出现的时机非常合适吧,正好填补了他的感情缺口。

不过这种女人,在我看来就是一颗随时会引爆的炸弹,所以我必须除掉她,越早越好。

片刻后,林楚楚终于短信回复我了。

“明天晚上6点,老地方。”

 

07

 

晚上,我让幕山帮我准备一辆没登记的废品车,还有一瓶乙醚。幕山困惑道:“弄到倒是可以弄到,不过你要这些东西干嘛?”

我说:你别管了,一切与你无关。

幕山便不再废话。

第二天早上,幕山发来短信,告诉我东西已经放在了指定的地方。真是好兄弟啊,办事就是靠谱。

傍晚5点,我跟助理说,要提前下班看一场电影。助理奇怪的看着我,但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这样跟她说话,有些做作,不过毕竟我需要一些证人证明我晚上干了什么。

随后,我开着自己的车。来到了电影院。我买了一张靠后的票。走进了漆黑的影院。

在影院里面,我换上了提前准备的衣服,褐色的夹克,黑色的鸭舌帽,还有一副墨镜。随后从后门偷偷地走出了电影院。

这部电影时长为两个小时。我必须要在两小时内,赶回电影院。

一切进展的非常顺利,我离开电影院后,看到了幕山为我准备的黑车。开着这辆汽车,我来到了我和林楚楚上次约会的酒店。

我准备了一只巨大的皮箱,里面装满了冰块。提着它走进酒店的时候,似乎被保安注意到了,他走过来问我要干什么。我说,自己是附近便利店的员工,有客人在网上下单,买了冰块,让我送上去。

保安有些疑惑,所以决定陪我一起上去。就这样,我和保安来到了楚楚所在的房间。

我敲了敲门,等了半天,林楚楚才懒洋洋的打开了门。

“怎么了?”

保安刚要说话,我就急忙抢着回答道:“我是送冰块的,这保安不信,非要跟我一起上来。”

林楚楚看我那神秘兮兮的样子,冷笑一声。对保安说道:“没事了,我让他来的。”

“哦,那好吧。”说完,保安便悻悻的离开了。

我拖着行李进了屋子,林楚楚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摇晃着纤细的身躯,走进了卧室。

“瞧你搞得样子,上次怎么没这么小心翼翼呢。还真怕你家那只母老虎吃了你?”

时间紧迫,没有空跟她打嘴炮,马上从兜里掏出了乙醚,扣进了白色的纱布里面。径直走过去一把从后面堵住了她的口鼻。

林楚楚,发现不对劲,拼命地想要挣扎。可是为时已晚。我毕竟是个男人,力气要大很多。我死死的压着她的头,她只挣扎了几分钟就昏厥了过去。

随后,我急忙将他拖进了浴室,因为下一步是要用绳子将她勒死。我怕她临死前会大小便失禁,弄在酒店里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在浴室里勒死是最好的办法。

原谅我,楚楚。以后每天我都会去给你烧点纸钱纪念你的。

就在我刚把楚楚拖入浴室的时候,突然间,我感到身后好像出现了一个人影,我刚想回头,却被身后的人以同样的方式捂住了口鼻。

我两眼一黑,瞬间也失去了知觉。这屋子里,怎么会还有个人呢?

 

08

 

幕山,有条不紊的清理着现场。他脱去了陈默的衣服,将浑身赤裸的幕山和林楚楚,一起放进了浴缸里面。随后,把冰块浇在了他们的身上,并割开了两人的手腕。

没想到,就在这时,陈默居然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他有气无力的问道:“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幕山蹲在了陈默的身边,冷冷的说道:“上帝虽然眷顾你,但是魔鬼不会,因此这个世界才会平衡。”

说罢,将更大剂量的乙醚灌入了陈默的口鼻。

一切完毕,幕山找出了林楚楚的手机,将他早上与林楚楚交流的短信全部删除。并且准备好了一封林楚楚写的遗书。

这封信确实是林楚楚所写,可是写的时间却是在林楚楚刚回国的时候。当时作为班长的幕山,非常热心的开导了她一番,并收起了这封遗书,没想到此时居然派上了用场。

一切布置妥当,幕山将陈默的身份证和房卡,放在一起。又将一本《失乐园》放在床头。随后穿上了陈默的衣服。带着空空的皮箱,离开了房间。

此时,房间里只剩下了一对为爱殉情的亡命鸳鸯。

 

09

 

陈默葬礼的那天,他的妻子美琴与陈默的父母大吵了一架。最终幕山只好将美琴送出灵堂,把她带进汽车稳定一下情绪。

美琴在幕山的肩膀旁哭得泣不成声。

“我……我只是太爱他了,我没有逼死他啊!”

“美琴,你别伤心了,这一切都与你无关,是那两个狗男女不对,他们死有余辜!”

“幕山……谢谢你,在我最难的时候,只有你能理解我。”

幕山没有说话,温柔的将美琴抱在了怀里,脸上依旧无喜无悲。


(完)


喜欢这个故事,请扫码关注“青铜薯片的故事小屋”,每周都会有脑洞大开的精彩故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