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宝藏2 第49-50章

谢家二少2018-08-15 15:29:51

第四十九章

芬妮一直看着南方进了电梯间,这才疑惑的关上门,她听懂了南方话里的意思,但心里却有些犹豫。她明白南方是在演戏给那些窃听者们看,至于他演这出戏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在现在演这出戏,却并不清楚。而且她不想利用老爸,虽然老爸经常利用她。

还有,虽然她知道刚才南方是为了防止被窃听,才那样称呼肖思思的,但是她心里还是有股说不出来的滋味,在她的眼里,肖思思可是个中国美人,特别是她穿上那身深蓝色的警服,别有一种风韵,显得英姿飒爽的。

芬妮正在胡思乱想,她的手机响了。

“老爸,”芬妮从来电号码上认出是老爸来的电话,“这么晚了,你还没有休息呀,噢,对了,巴黎现在是白天。”

“芬妮,我的宝贝。你还好吗?”克劳德的声音听起来既亲切又愉快,好象刚中了头彩似的。

“我很好,老爸。你不会又在赌场里吧?”芬妮受到老爸情绪的感染,也开起了玩笑。她知道,老爸能用这种口气和她说话,说明他暂时没有输钱,也不会给自己惹什么麻烦。

“老爸的运气不能总是这么背,我现在口袋里的钱够买一座埃菲尔铁塔的了。”

“那就省着点花吧,别忘了先把冰箱里塞满了吃的。”

“听你的,宝贝。你的事情有新进展了吗?”

“老爸,你就别操心这些事了,我自己能行的。”

“老爸不是一时糊涂和人家签了合同了吗?我怕你搞不好,老爸可就要倾家荡产了。”

“别担心,老爸。我们进展得很顺利。已经发现新的线索了。”

“能说给我听听吗?”

“老爸,你听不懂,听了也没用的。”

“小看老爸?我是局外人,说不定我还可以给你们出出主意呢。”

“好吧,老爸,是这样……”

芬妮按照南方的意图完成了打给老爸的电话,不过,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那个快乐的老爸现在是坐在皮埃尔的办公室里在给她打电话,他的口袋里已经又了无分文了,而他面前桌子上的托盘里,正放着两叠崭新的欧元。

电梯间里只有南方一个人,他迅速的清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一边注视着梯层显示器上不断减少的数字,一边思考着与肖思思的谈判对策。

肖思思坐在自己的车里,一边等候着南方,一边看刘笑从手机上发过来的信息。刘笑把这两天他搜集到的有关断道会和伯德拍卖公司,还有汪一洋的咨询公司的情况用短信发给了肖思思,短信太长,他分成了三次才发完。

肖思思白天到过雍和宫现场,询问了一些事发时在场的喇嘛和游客,越来越觉得这件事有蹊跷。她判断南方和芬妮肯定掌握了找到金刚宝藏的重要线索,才会引来这么多的苍蝇,而且南方始终对她有所隐瞒。刚才接到刘笑的短信后,她又仔细的读了几遍,越发感觉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肖思思不想再跟在南方的屁股后头,扮演一个被动的角色了,她决定直接找南方摊牌。

南方刚出电梯门,肖思思的电话就来了。

“南方,我在你家北面那栋楼的拐弯处等你,那里没有人监视。”肖思思说完,没等南方回答就把手机挂了。

南方走出楼门,向右一转,沿着路边一排高大的杨树往前走,在另一栋楼前再往左拐,便看见了肖思思的车,确切的说是看见了肖思思从开着的车门里探出来的脸和半个身子,那张脸在夜色中显得朦胧而美丽。

南方走过去,一步跨上车子,然后关上了车门。

“有必要搞得这么紧张吗?”南方问肖思思。

“我不想让他们察觉到警方已经介入进来了,”肖思思冲他露齿一笑,“保持点儿主动。”

“你说的他们?”南方问道:“都是谁?”

“我可没有义务向你汇报。”肖思思说:“不过我想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他们是谁。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保护国家的宝藏,制止跨国集团的犯罪行为。”

“怎么合作?”南方问。

“按照上次我们说好的,”肖思思说:“把你所掌握的情况告诉我。”

南方仰起头,吹了一声口哨,“然后呢?”

“然后,我们可以商量下一步的行动。”肖思思回答。

“这恐怕不太容易。”南方摇了摇头。

“为什么?”肖思思问。

“因为我还没有养成向警方汇报的习惯。”南方耸耸肩。

“南方,”肖思思严肃的说道:“我现在是以朋友的身份跟你商量,而且我们达成过协议的,你不会想坐在我们局的办公室里和我谈话吧?”

“那倒是。”南方点点头,“我也不愿意看到板着面孔的美女警官。”

“那我们就算说好了,”肖思思说:“我们是朋友之间的合作。”

“我是不是可以名正言顺的叫你思思了,”南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道:“把后面警官两个字给免了,行吗?”

“算是个条件吗?”肖思思的眼睛在黑暗中闪动了一下。

“只是朋友之间的请求,”南方微笑着说:“正经的条件我还没提呢。”

“好吧,我答应。说条件吧。”肖思思似笑非笑的注视着南方。

“思…思,”南方躲开肖思思的目光,“算了,我还是叫你肖警官吧,怪别扭的。”

“算你聪明。”肖思思干脆的说道:“说吧,第一个条件是什么?”

“第一个条件,我会把我的行动告诉你,但不要问我为什么。”

“为什么?”

“你看,刚说完不要问为什么。”

“可是,我需要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我不希望警方的行动打乱我的计划,我们彼此处理问题的方式不一样,可能会造成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好吧,我答应你。”

“第二,从现在起,警方要公开介入,但是,暂时只能由你一个人出面。”

“……”肖思思差点又要问为什么,她看到南方向她竖起的手指,只好又忍住了,说道:“还有吗?”

“都同意?”南方问道。

“我同意,但是,我要向我们头儿请示一下。”

“我不管你们头儿怎么说,我只问你。”

“我同意。”

“好,那我们就有合作基础了。接下来的第一步行动,我需要你的合作。”

“要我做什么?”

“协助我们勘察园明园。”

“勘察园明园?”

“对,找到传说中的金刚宝藏。”

“采取什么手段?”

“警方如果能够协调园明园方面允许我们勘探,我就马上联系工程队,钻孔勘察。”

“这可是件大事。”肖思思看着南方的眼睛,直到她确认南方不是在开玩笑,才又继续说下去:“我要向局里汇报一下。”

“好,我等你的消息。”

 

第五十章

这两天对于松本敬二来说,是大大丰收的两天。第一大收获是得到了那张老照片,第二大收获是窃听到了金刚宝藏的全部密语,这尤其令松本兴奋不已,他为此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已经两个多小时了,两眼盯着经过反复播放录音而记录下来的那首诗,猜测着其中的含义,甚至连上野泰走进客厅都没有察觉。

“松本先生,明天我们也去园明园吗?”上野泰站在松本面前,毕恭毕敬的问道。

“明天?”松本被他的问话打断了思路,抬起头来,显得有些恼怒,“明天我们哪里也不去。”

“为什么?”上野泰不解的看着松本,这些天他已经习惯了南方和芬妮去哪里他就跟踪到哪里的行动规律。

“园明园我曾经去过几次,每次都会被毁坏的惨状所震撼。”松本似乎在回忆自己当时目睹的情景,“但是,我不认为金刚宝藏在那里。”

“可是,南方和芬妮明天要去园明园,他们不是已经确认芬妮的祖辈当年是在园明园寻找金刚宝藏的吗?”上野泰还是感到有些疑惑,不明白松本在这个节骨眼上为什么反而不相信南方的判断了。

“让他们去好了,”松本微微一笑,“我们研究我们的。我们有了照片,有了这首诗,不用再跟在他们后面亦步亦趋了。”

说来也巧,松本的这个想法竟然与卡洛的打算不谋而合。自从皮埃尔从巴黎给卡洛发来了金刚宝藏的完整密语后,卡洛就不再把全部精力放在跟踪芬妮的身上了,他把自己和怀特关在办公室里,对照着照片和诗句,利用网上和市面上能够找到的一切资料,研究金刚宝藏的藏匿地点。

“也许我们应该去园明园……咳咳……看看。”怀特喝了一口咖啡,不小心被呛的咳嗽起来。

“怀特,你去过园明园吗?”卡洛问。

“没有。”怀特摇了摇头。

“我去过。”卡洛说道:“不过,看到那些残垣断壁让人心里很不舒服,我没有想到当年我们的军队就是这样征服中央帝国的。”

“你认为金刚宝藏会在园明园吗?”怀特问。

“从这首诗中所描述的情景来看,应该就在那里。”卡洛接过怀特递过来的咖啡,“但是,园明园被毁坏的太厉害了,我担心金刚宝藏就是在那里也很难找得到。芬妮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王平安来过电话,芬妮在南方的家里,暂时没有什么动静。”怀特回答。

“叫他们继续监视。”卡洛说道。

其实不用卡洛吩咐,从昨天开始,王平安就已经在非常忠实的执行着怀特交给他的监视任务,而正是他的监视结果,最终让卡洛和怀特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园明园上来。

南方的家所在的楼房正对面和两侧,耸立着几栋高层住宅,连同南方他们的这栋楼,组成了一组高层住宅群,和不远处那些五十年代建设的显得很陈旧的斜顶砖楼形成了很大的反差。小区里新旧对比,不太协调,全靠着各个楼群之间连绵不断的林蔭路和草坪才将整个小区融为一体。

夜幕下,小区里宁静安祥,路上行人稀少,偶尔能看到一个溜狗或者被狗溜的人在跟着狗步履匆匆的前进。王平安和周强两个人趁着夜色,在南方家正对面楼房的顶层平台上,架起了一架观测天文用的高倍望远镜,两个人轮流守着望远镜,居高临下的观察着南方家的几扇宽大的窗子。

南方的家里除了卧室关着灯,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以外,客厅和书房的窗帘都没有拉上,房间里灯火通明,一目了然,屋里的主人显然还没有休息。

王平安把望远镜对准了南方家书房里桌子上摊开的两张地图,他仔细的辨认了一会儿,小声的读出了地图上方的标题:“园明园游览图,园明园全景复原图。”

“他们在研究园明园?”坐在旁边水泥地上的周强站起来,凑到望远镜前观看。

“对,园明园。”王平安边说边掏手机,“我得给怀特先生打个电话,告诉他这个情况。”

“他们不会是想去园明园参观吧?”周强抱着望远镜边看边怀疑的问。

“要是去旅游参观,不会花这么大精力,用这么长时间研究地图。”王平安提醒周强,“你没发现吗?他们还把两张地图对照着看。”

“是呵,”周强点点头,眼睛依然没有离开望远镜,“这不象去旅游,倒象是在研究作战计划。”

王平安已经打通了怀特的手机,向怀特汇报了发现的情况。怀特在电话里对他的工作很是赞赏表扬了一番,并命令他们继续监视,必要时可以增派人手支援。

王平安受到了怀特的表扬,本来有些疲倦的感觉一扫而空,精神百倍的走到望远镜前,准备继续执行他的观察任务。

周强从望远镜前直起身子,一边给王平安腾出位置,一边伸了个懒腰说:“我有点饿了,要是有碗拉面就好了。”

“你去楼下买两碗上来,我也有点饿了。”王平安边说边眼睛不离望远镜的观看着。

周强转过身向楼梯口走去,他刚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

“平安,你看。”周强用手指着旁边的一栋高楼的楼顶让王平安看。

王平安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在那栋高楼的楼顶上,隐约有一点火光在晃动。

“那是什么?”王平安疑惑的问。

“好像是有人。”周强不敢肯定。

王平安把望远镜调转了方向,对准旁边的楼顶望过去。在黑暗的夜色中,他分辨出几个人影和架在楼边上的一只高倍望远镜。刚才那点火光是那几个人吸烟时点燃的打火机的火苗。

“他们也在监视!”王平安惊讶的抬起头看着周强。

“他们?他们是谁?”周强急忙把脑袋伸到望远镜的观察镜前,“我看见了,他们是在监视南方的家!”

“奇怪了,会是谁呢?”王平安下意识的又转着脑袋向周围其它几栋高楼上望去。

其实,在这个平静而又特殊的夜晚,监视南方家的并不止王平安他们和旁边楼顶上的那几个黑影,而芬妮对此却毫无察觉,她一边等着南方回来,一边用南方的电脑在上网。

有邮件来了,芬妮下意识的点了一下鼠标,电脑的屏幕上显示出一行字:“下一步你准备去园明园吗?”

芬妮被这句话吓了一跳,仿佛觉得书房里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看。她转头四顾,书桌上园明园的全景复原图仍然摊开着,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色调古老而又引人注目,手握军刀的曾曾曾祖父从照片上凝视着她,胡须微微翘起,似乎要告诉她宝藏的秘密所在。

但是,书房里没有别人,只有她自己。

芬妮抬起头看着窗子,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走到窗前,向窗外张望了一下,随手把窗帘拉严了。然后她急匆匆的走出书房,依次把客厅和餐厅的窗帘都拉上。

芬妮又走到卧室,打开灯,检查了一遍卧室里的窗帘,心里得意的想,今天晚上我占领这张床,看他怎么办。芬妮看着主卧室里舒适而又宽大的木床,想起南方那种东方人惯有的羞涩与保守,不由得笑了。

芬妮拉窗帘的这个动作,令对面和附近几栋楼顶上蹲夜的人都同时发出了一声轻轻的惊叫,他们重点监视的那几扇窗子里的情景被窗帘彻底挡住看不见了。

王平安急忙把这个情况用手机报告给了怀特。

“南方回来了吗?”怀特问他。

“还没有。”王平安回答:“不过,现在我们只能监视楼下的大门了。”

“他回来就向我报告。”怀特吩咐完,放下电话,转过脸对卡洛说:“他们这么晚了还在研究园明园的地图,刚才南方又急匆匆的出门了,看来他们一定是在商量重大的行动。”

“你是说他们把目标锁定在园明园了?”卡洛疑惑的问道。

“我是这样想的。”怀特回答。

“南方这个人不简单,”卡洛若有所思的说:“他不会轻易就暴露出自己的行动意图的。”

“可是,刚才皮埃尔先生在视频里不是说,克劳德已经从芬妮那里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了吗?”怀特不明白卡洛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连总裁的话也不相信呢?

“消息是很确切,”卡洛若有所思的说:“可是,皮埃尔先生同时还提醒我们,他叫专家们查了一下上次流拍的那本日记的有关资料,日记的书写年代是1900年。”

“那又怎么了?”怀特不解的问,他对发生在二十世纪初的那段历史一无所知。

“园明园早在1860年就已经被烧成一片废墟了,”卡洛反问道:“40年后,芬妮的祖辈怎么还会跑到那里去寻找什么宝藏?”

“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怀特不以为然的说:“世界上有多少神秘的宝藏是堂而皇之的被供奉在皇宫大殿之上的,不是都被隐藏在大漠荒野人迹罕至的地方吗?”

“看看明天他们怎么行动就知道了。”卡洛觉得怀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他不再跟怀特争论,继续埋头研究他的诗句和照片。

与怀特的想法不同的是,松本敬二对原田报告的南方和芬妮整个晚上都在研究园明园这件事,从一开始就表示怀疑。

他认为金刚宝藏在园明园的可能性不大。他的理由很简单,园明园自从被毁坏后,就没有再受到过中国当政者的重视,无论是清朝政府、国民政府,都任其荒芜散乱,不加管理,村人流民随意穿行,甚至居住其间,已经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中国政府也是近些年才开始规划保护园明园的,搬迁占用单位和居民,清理园区,修整道路,把许多遗迹搬离了原来的地点,集中在一起,用栏杆围起来,卖票供人参观,经济气味十足,令原貌更加不可辨认。因此,园明园里即便是曾经藏匿过金刚宝藏,要么已经被焚毁,要么掩埋于地下,失去了目标,难以寻找。而且更主要的是,他也对照着窃听来的诗句反复研究了园明园的复原图,并没有找到令人完全信服的答案。

松本觉得除非能对遗址进行钻探勘察,或许还能找到一些线索,不过,那样的话,动静太大了,断道会在中国没有这个能力,南方和芬妮也没有这个能力,必须政府出面才能办得到。可是,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似乎还不知道金刚宝藏为何物呢。

不过,令松本感到意外的是,他在当天晚上窃听到南方和芬妮确实在为勘察园明园做准备,而且南方对金刚宝藏为什么会在园明园的推测和分析,让他感到确实有一定的道理。

“这太奇怪了,难道他们已经发现我们在窃听,故意释放烟雾,扰乱我们的视听?”松本反复听了几遍窃听录音后,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您是说他们在演戏给我们看?”上野泰打了个哈欠,上眼皮有点碰下眼皮了。

“南方说芬妮的曾曾曾祖父是英法联军的军官,”松本疑惑的摇摇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进入中国的时间就应该在1860年,当年英国人和法国人在园明园确实很有收获呀,难道当时他真的是在园明园寻找金刚宝藏吗?”

“我们可以向东京询问一下佐藤先生,”上野泰建议道:“请他帮忙核查芬妮那个祖辈的情况。”

“嗯。”松本觉得上野泰这个主意还算靠谱,“很好,你立即联系佐藤先生,请他核实芬妮祖辈当年进入中国的确切年代,告诉他,这很重要,务必尽快回复我们。”

“嗨。”上野泰答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南方,狡猾的对手。”松本自言自语的说道:“他这样做很可能是另有所图。”

“松本先生,”长谷从门外探头探脑的走了进来,“明天我们如何行动?”

“按兵不动。”松本回答。

“为什么?”长谷疑惑的问。

“我还没有把诗中的秘密和照片研究透。”松本回答道:“再说,还要等佐藤先生的消息。”

然而,第二天早晨,原田发来的消息却令松本大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