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缆车与AGV

AGV网2018-06-17 08:26:57

  黄山原名“黟山”,因峰岩青黑,遥望苍黛而名。后因传说轩辕黄帝曾在此炼丹,故改名为“黄山”。黄山代表景观有“四绝三瀑”,四绝:奇松、怪石、云海、温泉;三瀑:人字瀑、百丈泉、九龙瀑。明朝旅行家徐霞客登临黄山时赞叹:“薄海内外之名山,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被后人引申为“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

  凡是去过黄山的人,除了欣赏黄山的壮美景色之外,一定还会看到另外一道风景,那就是在崎岖险峻的山路上,有一些汗流浃背的挑夫,非常辛苦地挑着一百多斤的重担,艰难地向山上走去。面对这个情况,我一直都很困惑,为什么黄山上现在早已安装了缆车,还要靠人力来搬运这些货物呢?恰巧,我近日看了一篇采访中国科学院院士、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长、南方科技大学校长、化学家和自然科学家朱清时的文章,没想到朱老也有与我一样的困惑,不过,他找到了答案。黄山管理部门的人告诉他,使用缆车运输货物的优点很多,而且价格便宜,比雇挑夫成本还低。但是如果用缆车载货物,就会影响当地农民的收入,他们就没有生存办法了,所以当地政府规定缆车不准装载货物。

  由黄山缆车,我联想到中国现在如火如荼的AGV市场,从刚刚结束的2017亚洲国际物流技术与运输系统展览会来看,参展的AGV企业数量创造了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而且通过深度采访参展企业,他们普遍反映今年的AGV销售业绩比过往都有了很大的提升,听到这样的消息,除了为我国的自动化设备取得如此好的成绩感到高兴之外,也有一些无名的担忧。

  关于AGV这个产品,我认为我国可以借鉴一下日本的做法。日本在AGV方面的起步早于我国,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就开始引进了欧美的AGV。但日本市场具备很强的转化能力,他们觉得欧美AGV过于高精尖,不太适应他们的市场需求。日本主要以高端轻工业为主,例如电子等科技产业占据了工业的半壁江山,因此日本人对AGV进行了本地化的改进,使其技术复杂程度和车体的复杂程度均得到极大的简化。简化后的AGV在日本称之为AGC(Automated Guided Cart)。Cart与Vehicle的区别还是挺大的,从单词的应用上就能感受出来,cart感觉更加亲民和低端,Vehicle则偏向于大而全的高科技。但日本人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最实用的,市场需要的东西才是最好的,这就是他们做市场的宗旨。日本研究的AGV如同日本汽车一样,追求的是简单但是功能能满足需要,成本相对低廉。

  日本多数采用简易型AGV技术后,这种类型的AGV在日本和台湾企业十分受欢迎,这两者的特征十分相似,因为地域的限制,这两个地区的工业均是轻工业,因而不需要大而全的AGV,相反简单易用又不占地方的AGC更加符合企业需求。他们不仅仅停留在AGV的简化上,更是把AGC做到极致。日本AGC企业开始把AGC模块化,开始向国外输出AGC部件,通过出口模块化的部件来开拓市场,其中一个很大的市场就是中国。

  近年来,国内的一些企业也在大规模地采用日本AGV技术。日本AGV完全结合简单的生产应用场合(一般是单一的路径,固定的流程),只是用来进行搬运,并不强调自动装卸功能,在导引方面,多采用磁带导引方式。日本的基础工业特别发达,生产企业能够为AGV配置上几乎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功能器件,使AGV的成本几乎降到了最低。

  我在上海CeMAT展会看到,我国的众多AGV厂家,根本不考虑自己的技术力量和实力,也不去认真研究市场和用户的真实需求,一开始就是追求高大上的AGV产品,似乎对简单实用的AGC不屑一顾,更多考虑的面子工程。比如说中国烟草行业早年的大规模设备升级改造,全部采用当时全世界最先进的全自动化生产和物流搬运仓储设备,全自动化立体库和AGV大规模应用于仓库与物流环节,耗费了巨大的资金,企业的形象马上变得高大上了,当然生产效率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然而,在每一个国家,作为烟酒类的暴利型行业,都必须承担很多社会的责任,其中一个就是人员就业。所以说,在中国的烟草行业率先开始大规模推广全自动化和无人化生产,是值得商榷的。

  从AGV这个行业来说,中国企业的学习能力很强,制造能力也很强,但是,由于起步较晚,目前很多的核心技术和关键的零部件还是由国外的公司牢牢把持着,价格居高不下,虽然中国的企业也很努力,但是也很难在短期内掌握甚至超过国外的先进技术。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AGV企业不妨多研究一下我们中国市场,客户的真实需求是什么,用什么样的设计方案可以为客户实实在在解决实际问题,而且最好是低成本的方案,完全没有必要一窝蜂都朝着高大上的方向发展。技术要进步,企业要发展,这是大势所趋,但是,作为一家企业,更应该脚踏实地,量力而行,拔苗助长是万万不可的。比如说,在中国,手动托盘搬运车的产量很大,价格很低,应用的企业很多,针对这种情况,开发一款可以直接牵引托盘车的简易型AGV,解决点到点之间距离超过30米的物料搬运,就应该有很好的市场空间。

  前段时间,《纽约客》杂志的一张最新封面,让很多的人忧心忡忡。在这张图片上我们看到,机器人在马路上行走,人类则瘫坐在地上行乞。如果将来人工智能可以做到无人餐厅、无人超市,但是人都失业了,谁来消费呢?随着AI时代的来临,这一幅画不禁让我们想到自己的未来——人工智能除了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却也让不少行业面临被取代的窘境。从经济学考虑,也许用无人操作的设备来取代人工是可行的,可是人类社会并不是一切都钱来主宰,如果在分析问题的时候缺乏多个维度,必然会带来很多不确定的隐患。人们参与社会工作,当然理所当然应该获得合理的劳动报酬,但是,这是人类参与社会工作的唯一目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