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唐河】—庄儿上·吃桌

唐河贴吧2018-04-15 14:24:31


一、 出发
  话说那唐河吧里是人才济济,百花争艳,文豪辈出,盘凤栖凰。这一日正是周末,晓晓在唐河吧里泡得是悠哉悠哉,不亦乐乎。突然身后鼓乐齐鸣,脚步声声。
  “ 奉天承谕,婆婆诏曰,媳妇晓晓,下乡吃桌!钦此!

那晓晓本着“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的伟大思想,低眉顺眼接了召书。但见她身着红T恤,牛仔裤,脚踏一双运动鞋,风风火火,蹦蹦跳跳,牵着女儿,出门直奔亲戚的轿车(开门时用力过猛,差点儿把门板给拽下来)

沿途田园风光暂且不表,那晓晓吹着小风好不惬意,得意忘形,又扯起破锣嗓子唱起了“春天在哪里”,与两岁半的女儿一唱一和,震得小车儿不时啰嗦一下儿。(车内众人无语,纷纷以棉球堵耳,闭目假寐。)

 转眼间,车己下了公路,拐入一条乡间小道。只见那路况惨烈,像是行星撞地球留下的直接证据。车便一跳一跳的抖擞起来,直蹦进一个绿树掩映的小村庄。

村口屹立着一所学校,上书“柳树庄小学”。要不是被亲戚们死死拉住,晓晓己从车窗跳将下去,欲召集己过星期的学生,发表演说兼开个唱,一展个人风采。

二,等待

   话不多说,言归正传。一行四人终于到达目的地,晓晓才知今天吃的桌是一个表姑女儿的回门客。入乡随俗,地点就在主人家中。


还没进门儿,一阵热气就扑面而来。只见院中垒着几个大灶,柴火锅烧得正旺,火苗儿熊熊燃烧,舔着上面摞得小山一般的蒸锅,那锅里,冒着诱人的香气。


案子上,地上,分烈着不少大盆,大筛儿,
里面放着各色择净的菜蔬,红白黄绿很是惹眼。凉盘儿己经装好,码在几个长条儿桌上。


拖着鼻涕的娃儿们,正围着那些凉盘儿咽口水。其中一个小点儿的四下一瞅,伸出黑乎乎的小手正想偷偷去抓,被一个帮忙的大妈笑骂着推到了一边儿。


看样子为时尚早,晓晓对这儿是人生地不熟的,没地儿串门儿,没人儿唠嗑儿,凄凄惨惨,冷冷清清,举目无亲,孤苦伶仃,见了乡亲怕喊错辈份儿,只有“嘿嘿”傻笑的份儿了。她领着女儿在门口看了会儿鸭子后,就进屋随便找了个位儿坐下喝茶。不坐不知道,一坐吓一跳。

晓晓伸手一量,这长条儿板凳竟然只有小半乍宽!不禁啧啧称奇:环保啊环保!这些板凳能给国家省下多少木料啊!她小心翼翼,双脚支地,这才把自个儿稳稳的搁到板凳上。

伸直了脖儿使劲儿等,眼看己经下一点了,四个压桌碟儿里连个瓜子儿都木有了,还是不见开席的意思。可怜那晓晓为了减肥早饭本来就光吃了个黄瓜,这会儿等得是俩眼发黑脑袋发晕两腿发软指甲变长。苍天啊,再不开席,这闺女儿怕是要饿哩出溜到桌底下了。


三,吃桌

眼看晓晓饿得奄奄一息气若游丝,正在这千钧一发的当儿,外面鞭炮齐鸣欢呼声声。放眼望去,只见几个壮小伙儿手捧托盘儿,迈着方步,驾着祥云,披着阳光款款而来!晓晓立马精神一振,激动万分声泪俱下,恨不得振臂高呼:“亲人啊!可算把恁给昐来了!”
菜还没摆到面前,晓晓己抄起筷子挽起袖子摆好碟子放好杯子,正欲轰轰烈烈大吃一场时,猛然被人一把抓住,滴溜出来。打眼一看,此人正是传说中的东家。“可算找着你了,这妮子,安排好的上八位儿你不坐,咋会跑到这儿了?走啊。那一桌就差你了!”不由分说,便把晓晓推到加一个房间安置下来。


晓晓定睛一看,好嘛!这里不算自个儿,只坐了四个中老年妇女。再仔细一看,桌边儿人头蹿动,天啊,晓晓差点儿没晕过去!那四个妇女竟然带了六个小孩儿!最小的坐在“坐婆”(方言谐音,那俩字儿俺不着咋写哩。)里啃手指头,最大的是个十二三岁的半大小子。除去那个吃手指的娃娃,另五个娃儿个个手捧一个自备的大碗,伸长了脖子正盯着晓晓哩!


  好在晓晓的脑子还木饿坏,忙说:“来,都饿到这会儿了,大家快吃吧!”一声令下,但见那几个妇女挥着筷子瞅准盘子站起身子,以闪电般的速度往自家孩儿的碗里叨菜。


说时迟,那时快,大约就十来秒的工夫,桌上的六个凉盘儿己差不多见了底儿。剩下的,便是几根儿辣椒,葱丝之类的配菜。而可怜的晓晓,只来得及给女儿和自己抢了一个芝麻球儿!啥叫风卷残云,狼吞虎咽,一扫而光?今日才算真正领教了!晓晓感叹自个儿空活了这么多年,竟没见过这等惊心动魄的大场面儿!悲哀啊悲哀!

来不及悲哀,晓晓反应得很快,调整了战术,甩开淑女形像,发扬悍妇风格,投入了新一轮的战争。先下手为强啊!她顾不得细品菜的滋味儿,本着捞到碟儿里就是菜的原则,贯彻“稳,准,狠”的方针,竟也给自己和女儿争得了不少粮草。但见她左手持一鸡腿儿,右手夹块儿火腿肉,口中还正嚼着一口鱼肉。她身边儿的女儿,抱住一块儿板鸭啃得正香。

不知过了多久,这“三大件儿”一撤,晓晓己吃得差不多了,恢复了不少元气。

  四,见闻

  “你咋嫩能吃哩?一唠一碗,几下儿扒拉光了!也不嫌没腔!”身边儿的一个妇女正用指头捣往她娃儿的脑门儿,大声乍乎着。嚷归嚷,她还是端起烧鸡盘子,连鸡架带油汤儿一伙儿倒进了那半大小子的空碗里。
    “二丫儿!这妮子死哪儿去了?”加一妇女站到门口,一手叉腰,吼了起来。"哎!”二丫儿闻声而来,挤到桌边儿。“奶了个脚!你斗会瞎胡跑!老早哭住闹住要来吃桌,可领住你来了,你又作白!”那妇女意犹未尽,又补了两句方才作罢。

几个妇女吵吵得晓晓头蒙,在漫长的等待上汤的过程中,晓晓拉着己打了饱嗝儿的小人娃儿,上院里去透透气儿。只见院里的屋檐底下,树荫下,也支了几张桌子,男客们来枚划拳,喝得正欢。


 “五魁首啊,六六顺啊!巧七枚啊,八八发啊!” “哥俩好啊!”一小伙儿冲一老汉喊。  “亏啊亏啊!”老汉回道。


一个中年汉子正为一杯酒跟同桌争执着,只见他面红耳赤。吵得眉头青筋暴露,突然哈哈大笑,一拍大腿,举起杯子一气灌下。众人齐声叫好!

还有几个酒兴正酣的汉子,甩了布衫儿,光着膀子,跳上凳子,拍着桌子,连喝带吵,喝得不亦乐乎!大口喝酒,大块儿吃肉,那场面真是群情振奋,呼声震天,惊得树梢儿的“小串儿”扑棱棱”直飞!

   一时间,晓晓只觉得时空倒流,赶上了梁山好汉聚义的场面!  晓晓只恨自己囊中羞涩,没有银子去买数码像机,若不然,把此情此景照下来传到网上,岂不是画龙点睛,锦上添花?

后来的程序不再多言,蒸碗儿配汤,四个小座碗儿配一大盘儿馍一上,正所谓,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这个桌,算是完整的画了个句号。

五,离去
离开柳树庄的时候,晓晓呆呆的望着那个绿树如荫的村子,又莫名的生出许多不舍。今天这桌,吃得真是够味儿啊!

  这正是:
 醒木一拍惊天响,

晓晓来到柳树庄。
乡里乡亲多淳朴,
开开心开吃一场!

文丨独孤漫晓   整理编辑丨小光 小木                         

转载请备注【唐河贴吧】            

分享

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点击右上角按钮选择发送给朋友或者分享到朋友圈。

订阅

微信搜索唐河贴吧或者tanghetieba,即可查看往期的微信目录。


点击下方“阅读全文”【唐河人网APP】更多精彩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