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家具保养7绝技!!!

龍寳齋2019-11-07 16:49:30

保养方法一:顺应木性


人的养生讲究顺应人性,红木家具的保养也要顺应木性,也就是红木家具的“脾气。”


冬天的北方家家家户户都生有暖气,人离暖气近些很舒服,但红木家具得离暖气远些,以免因温度高而引起木材过分缩水,导致开裂。

夏天来了,经常下雨,红木家具应避免临窗摆放,以免在阴雨天气中受潮,涨坏表面,损坏榫卯。

很多红木家具还怕风,尤其是带面红木家具如桌、箱柜类等红木家具,受“干缩湿胀”的影响,在风口处吹久了容易开裂、翘曲。

红木家具不比行军床,可以使劲折腾。所以红木家具的搬动不能剧烈,必须轻拿轻放,也不能太勤,否则容易散架。

红木家具也不能老撂在一个地方,正所谓“流水不腐,户枢不蠹”。随着季节的变化,红木家具在摆放位置上要做适当的调整。如果让它总是呆在一个地方,就很容易腐朽。我常看到这样的古家具:正面和侧面精美绝伦,靠墙的那一面惨不冷睹,就好像一个绝色美人被火烧伤了半边脸,让人看了心中充满无限遗憾……

总之,对人来说,红木家具的脾气是“勤动散,久静易朽”:对天气来说,红木家具的脾气是“只可渐变,不可突变”。收藏者必须投其所好,顺应木性,才能让精美的古家具流传久远。

“顺应木性”是红木家具保养的宗旨和理念,下面再介绍一些具体的保养技巧。


保养方法二:如何防止暗面塌腰

有一种条案叫搁板条案,也叫架几案,案面很长,很厚,也很重。它的案面与案腿不是一体的,而是可拆卸的。北方俗称“一块玉”,南方叫“硬板”,流行于清末,人们一般用它来放笨重的自鸣钟或山石盆景等。

因为案面上的物品很笨重,所以案面承受的压力非常大。案面两端因有案腿之撑,所以不算吃力,但案面中间却是悬空的,时间长了会有塌腰的危险。为了避免这种现象,应该每隔一年或半年把案面翻个个儿,那样略微弯曲的案面会因为换了受力方面而还原。


保养方案三:上漆

因为南方气候湿润,为了防潮,苏作红木家具的表面基本上都擦上一层薄薄的生漆。漆刷的很薄,就显得透明,这样不但能防止水分的侵入,还不会掩盖木质自身的美观。苏作红木家具的特点是内外都上漆,里里外外都受到保护。广作红木家具也擦一层漆。上漆对一般人来说难度较大,可以请专业人士来做。京作红木家具是不上漆的,只在表面烫一层蜡。因此北方气候干燥,无须上漆,而且烫蜡之后,红木家具在使用过程中经过长期反复的摩挲,表面的蜡会渗进木材中,发生氧化,产生包浆。包浆又称“木锈”,“木锈”是借用青铜器中的术语,它在古家具中是很宝贵的,既美观又大方,又能保护红木家具。已形成包浆的家具表面不能受开水烫,也不能沾可溶性很强的液体,如汽油等,否则会损坏包浆。


保养方法四:如何保养桌面

有句俗话说的好:“冷桌子不能沏热茶。”这句话可谓顺应了木性,因为存放红木家具的环境温度不能骤冷骤热。比如,带石头面的红木家具(如桌子、屏风等)冬天不能放在室外,夏天也不能放在阳光下晒,以免开裂。

古代人用的餐桌往往保护得非常好,为什么?因为古人吃饭,喝茶不像现在的人,残羹剩饭全往桌上堆,弄的脏兮兮的。他们吃饭、喝茶都用托盘,对桌面加以保护,要是哪个丫鬟、小厮把茶水或饭羹不小心洒在了桌子上,少不了一顿训斥。

桌面上的油污,可用酒精擦拭,如果没有酒精,用高度白酒擦抹也可以,这是旧时北京大户人家常用的方法。


保养方法五:配桌套

古时候,贵重的红木家具都会配桌套,桌套大多布置成。如清代皇宫统一用蓝布做桌套,而不是缎子(一些清宫戏中常用缎子做桌布,是错误的),这主要是因为布吸水性能比缎子要好。蓝布不仅吸水,还吸尘,当时叫“阴丹士林布”。

蓝布桌套一般是深蓝的边,浅蓝的芯,或者是黑边蓝芯,用来配黑红的名贵家具,暖色调与冷色调形成鲜明对比,很有层次感。


保养方法六:保持干燥,应对换季

在四季变换明显的地区,红木家具的保养极为讲究。比如伏天过后、春秋两季等,气候由潮变干或由干变潮,应适时打开柜门、拉开抽屉,使红木家具内外同步过风,以免因一面过于干燥或过于潮湿而翘曲。

但是,在过风的时候,不能让红木家具暴露在阳光下或风口处,应置于阴凉、干燥之处。因为过度的阳光照射会损害木制红木家具的材质,造成木材开裂或翘曲,所以要尽量保证红木家具不遭受阳光照射,同时又保持其适度干燥。



保养方法七:上蜡

红木家具如果使用得上了年头,光泽就会逐渐散失,影响其美观。

遇到这种情况,可以将地板蜡、蜂蜡等在日光下或炉边考软,用使旧的皮鞋刷子反复地刷,这种方法叫“干抖蜡”。经过“干抖蜡”的处理,失去光泽的红木家具立刻“红光满面”,比女性化妆品还要有效。还可以用买来的碧丽珠或地板蜡直接上蜡。

上蜡要注意的是,要在完全清除灰尘之后进行,否则会形成蜡斑,或造成磨损产生刮痕。上蜡时,要掌握由浅入深、由点及面的原则,循序渐进,均匀上蜡。当然,最理想的还是到专业厂家去上蜡。

有一种是用核桃油来刷家具的,山西地区还有用棕榈油、花生油等。实际上这些方法都是错误的,因为木材上面刷上油脂,油脂密度大,会往里面渗,从而改变木材对光线的折射,使其润泽度变差。这种上油风气的始作俑者是家具作假者,他们用上油的方法来给家具作旧。但作为一个家具收藏者,应该坚决拒绝这种做法,上了油的家具特别容易沾染灰尘,而且常弥漫着一种“油脂捻子”味,一下子就将古典红木家具数百年凝聚的色、香、味全给破坏了。

还有一种方法是烫蜡,将蜡干抹在红木家具的表面,再用热吹风机将蜡干吹化成液体状,用棕刷刷匀后,待其冷却凝固,然后用木片或竹片将表面的浮蜡除去,最后用棕刷和布“抖净”、擦亮。这是比较专业也较有难度的方法,弄不好会将包浆搞“新”,不提倡业余者和新手贸然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