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呐喊着,不要忘记我

推一个送2018-09-08 08:41:14




:雪夜杀劫

已是暮色四合时分,大地唯有一片白皑皑的积雪。除了面前这条黑色的一直向前延伸着的道路,以及远处闪烁着的几点灯光,和偶尔传来一两声爆竹声外,四周一片寂静

当然,还有王辰的靴子踩在冰碴的路面上发出的“咔支、咔支”的声音

这是一个除夕夜,也是21世纪的头一个除夕

大学毕业后,王辰在一座新兴的城市找了一份收入还算不错的工作,就是离家远了点。但是,人兜好男儿志在四方,也就没什么好抱怨的。勤勤恳恳地干了一年多,总算没有白白努力,受到上司的器重。当然,工作的量自然也不是常人可以比的。直至除夕这天才把年内的工作赶完,谁知赶不上回家的班车了。想到老妈千叮咛万嘱咐的,让过年一定回家。不得已,只好简单收拾收拾,给家里挂了个电话,离开早已空无一人的公司,一路搭顺风车往家里赶

“过了年就是本命年了,老妈肯定是买了红围巾给我做礼物了吧。”王辰想到这个就特感无奈,年纪大点的人就是迷信。让王辰更无奈的事,就是每次通电话,老妈总要唠叨他的个人问题。对于这个问题,王辰一直认为是看缘分的。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缘分没到,强求也没用。再说了,自己还没到要凑合的年纪

现在,王辰距离家大概还有二十里左右路程。可能是家家都在吃年夜饭了吧,已经有二十多分钟没有车路过了。抱着走一程是一程,总好过呆在冰天雪地里的思想,还有想到老妈肯定包好了一大盆的馅大皮薄的美味饺子等着自己回家,更加坚定了他赶路的决心

一想到饺子,肚子就感到特别的饿。唯一能够自我安慰的是,在这样的雪夜里,看路还是比较清楚的

身后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看到远远的有灯光顺着路照射过来。王辰心里一阵放松:“谢天谢地!终于又可以搭顺风车了。”这个方向肯定是向城里开的

转眼之间,汽车就到王辰的身后了。王辰转身边后退边招手,等候来车停下来

开过来的是两辆汽车,车速飞快。明亮的灯光晃迷了王辰的眼睛

车子近了,仍然没有要减速停下来的意思。王辰着急起来,过了这个村,就不一定还有这个店了。当下没有多想,向路中跨了一大步继续招手

这时,王辰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

快速接近的小汽车显然被突然出现在路中间的王辰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紧急向路的左边一打方向。因为雪天路滑,车辆在刺耳的刹车声中向右滑去。那个驾驶员的水平也不低,眼看车要翻出马路,紧急地扶正方向。车虽然没有侧翻,但仍然冲出了马路,陷入了雪地里

后面紧跟着的一辆小汽车发现前面一辆的异状,也进行了紧急制动,在超出前车三十多米的路中央才停下了车子,然后四扇车门一齐打开,各冲出一个人影来。借着积雪的反光,可以清晰地看到四个人影手里都提着一把细长的、明晃晃的刀

“大年三十晚上撞强盗了?”在王辰惊讶的注视中,那四个提刀的人一声不吭地向陷在雪地里的那辆车扑去

车陷入雪地,已经开不出来了。在徒劳地轰了几下油门之后,车内的人终于决定弃车。有的门因为被雪堵住了,只能从车窗爬出来。在四个提刀的人就要接近那辆车的时候,车上终于钻出三个人来。前面两个也是手里提刀,其中一个边迎上冲过来的四人,边喊:“东贵,我挡着,你快带小姐走!

“吴哥……

“快走!”呼喊中,吴哥已经挥刀抵挡住了领头的一个追来的人。而那个东贵则护着一个少女向来路跑来

其他三人越过一时分不出个胜负厮杀着的一对,快速接近在跑路的两个人。东贵略带颤抖的声调喊道:“小姐不要回头,快跑。老子和你们拼了。”回身扑向追近的三人

这时只听吴哥怒喝:“你是满州帮的?我们富兴会和你们无怨无仇,为什么追杀我们?

和他对战的人却一声不吭,手上却加紧了攻击

不会又是一出英雄救美的老桥段吧?从来就是崇尚明哲保身的王辰当然不屑这么做,而且,帮会仇杀,沾点边都是跟自己的小命过不去,王辰才没脑子进水到那个程度呢。还是用上三十六计最有名的走为上计吧

耳听东贵惨叫一声,吓得王辰腿肚子一软。原来只一个照面,东贵就被对方一刀捅在了肚子上

少女已跑到王辰面前,听到惨叫声,本能的一回头。本来就跑得跌跌撞撞的,这下好,一跤摔倒在王辰脚下,来了个五体投地

王辰本应早就撒脚丫子跑路了,就是腿肚子转筋,根本挪不动脚。毕竟这种动刀动枪的事不是每个人都能碰到的。在那个少女回头的一刹那,他看到了一张清丽的脸庞,一双惊恐的大眼睛

“既然你对我行了这么大的礼,看来不帮你也说不过去。”王辰心道。不知哪来的勇气,一把拎住少女的后领子,将人提了起来,刚才明哲保身的念头这时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看来,人长得漂亮就是占便宜,总是有人愿意做冤大头

急忙看了看四周,发现在右边不远处有一片蒙蒙胧胧的高出地面的东西,不知是树林还是小土丘。王辰不假索的拉起少女就奔出了马路

身后传来死死抱住敌人大腿的东贵嘶哑的喊声:“小姐,快跑啊……

积雪深到脚脖子处,而且又不是马路,王辰跑得很辛苦。虽然说环境对敌人也是一样的效果,但不同的是,王辰还带了一个好像刚学会走路的女孩。幸亏刚才被那两个不怕死的挡了挡,不然早被追着了。王辰心里那个窝火啊,要是能背着跑,早就背着跑了,真是的

天上开始飘起零星的雪花。王辰他们已经跑到那团东西跟前,这才看出是个呈弧形的土丘

王辰就带着少女沿着土丘边跑

转过土丘,后面的两个杀手已经近在咫尺了

王辰用力向前扯了一把少女,在她耳边低吼了句:“不要停!”自己就躲到一个大雪堆后面

少女略一迟疑,就继续沿着土丘边跑

听着脚踩在积雪上发出的“嚓、嚓”声迅速接近,王辰感到心跳加速,手心仿佛有了汗水

一个人影从雪堆后面冲出来的时候,王辰果断地用双手撑地,一个扫堂腿过去。那家伙根本没有想到跑得比兔子还快的人敢停下来偷袭,一下就被绊了个嘴啃泥,手中的刀丢出去老远

王辰直起身来,将行李包向后面的人砸去,也不管砸没砸中,自己直奔掉在地上的刀

没想到报应来的飞快,才奔出两步,就觉得左脚踝处一紧,被地上的家伙抓住了,也摔了个嘴啃泥。那把刀只差一点没抓到

强烈的疼痛刺激得王辰一个机灵,眼前的星星顿时消失殆尽。用力一蹬腿,双手用力撑地住前一扑,终于抓住了刀柄。连忙向右一滚,成仰面朝天姿势

那砍了王辰一刀的家伙正想上前砍他的脖子,没想到王辰突然转身,刀砍空,人收势不住,向王辰身上倒去。而王辰正好将手中的刀刀尖向上拿到胸前,那个家伙在惯性下立马被捅了个透心凉,吭都没吭一下就挂了

“你个BL,敢抱我大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和你有一样的爱好呢。滚一边去。”王辰用力蹬了几脚,把死尸蹬开,拄着刀想站起来,后背一阵撕心裂肺的痛,眼一黑,又一坐倒在地上

原来的零星小雪已经变成鹅毛大雪了,纷纷扬扬的,只一眨眼的功夫两个死尸上就盖满了雪

王辰知道自己背上的伤看来是比较严重的了,又够不着背部,无法给自己止血。还有两个敌人,按刚才的情况看,解决那两个不怕死的人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自己必须尽快想好对策

王辰手脚并用,艰难地爬到刚才藏身的雪堆后面。背靠在土丘壁上,王辰喘着粗气。感觉手脚越来越无力,身子也越来越冷了,应该是流血过多吧。所幸神志还清楚,身体的知觉还在

远远的,从马路方向又转来汽车马达声。接着是刹车声,然后是嘈杂的人声

王辰不知来人是敌是友。心里对自己说:“不能就这样等死,老爸老妈还在家里等着我呢。”也许这时应该想想革命先烈的英勇事迹,想想生有轻于鸿毛,死有重于泰山什么的,可王辰此时想得就是怎样活下去。以此可以看出,王辰实在不是个有觉悟的大好青年

王辰勉强提起精神,左手拄着刀,右手在土丘壁上摸索。居然真的在右上方摸到一处突起。于是,双臂用力,背部由土壁支撑着缓缓站起

谁知异变突起,右手攀住的突出物突然向下一沉,背部的支撑也突然消失了,人在没有一点预兆的情况下,一个倒栽葱就向后倒去

眼前一片漆黑,身子在一个斜坡上滚了两圈后,又凌空滚了几下,才先着地,后脑勺撞在硬物上,意识彻底离开了身体…


 


:绝境逢生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王辰缓缓地从昏迷中醒过来

醒来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热,就像是到春秋天气,温度至少有十六七度。睁开眼,看到头顶上是一片蓝天白云,天很高,也很蓝

王辰举起手摸了摸脑袋,脑袋还是囫囵一个。“天堂就这样吗?怎么天上还有天?也许有吧,古人不是说天有三十三重么,那我是在第几重呢?”真是无法理解的事。如果不是在天堂?那就是说明自己还没死。自己不该背到下地狱吧,再说,地狱是这个样子的话,那才真的没天理了…

王辰坐起身,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边把背上砍了个大洞的冬衣脱下,开始打量起四周来

面前是一片白得耀眼的沙滩,泛着泡沫的海浪一浪接着一浪跑到沙滩上,抚摸着细细的沙土,发出“哗、哗……”的声响。远处零星地点缀着几株椰树。感觉就像是海南的海滩风景画,美得令人发指。后面是一堵高不见顶的悬崖峭壁,上面云雾缭绕。整个峭壁不是怪石嶙峋,就是滑不溜手的,一看就是不能攀爬的那种

整个沙滩就是所有的活动空间。这个空间大概有三百多米长,五十多米宽。真正是沙子的滩涂宽只有二十米多点,其他的都是草坪了。王辰所处的地方,位于沙滩的长度三分之一处,另一边对称的地方,有一座绿色的茅草屋

王辰最感兴趣的还是坐在身下的东西

那是一个直径在二点五米的圆形青色玉盘,半透明的青玉里面似乎有淡淡的气息在缓缓流动。玉盘上面阳刻着一些花纹。花纹一共是圆形的三层,最外面一层二十厘米左右宽度,刻的是看上去像八卦图案的条条杠杠。中间一层大概有三十厘米宽度,刻的什么花纹就不是王辰能看得懂的。最里面一整块刻的是一条在云海里盘旋飞腾的龙,龙头是正面的,嘴半张着,吞吐着云气。一双龙眼是用红宝石镶嵌的,宝石流光溢彩,让王辰感觉这条龙一直在盯着他看似的。整条龙刻得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王辰当然没有见过真的龙是怎样的,也不相信这世上真的有龙,但看到这个雕刻时,自然而然地就认为龙就应该是这个样了的。他曾在书上看到说,中国龙的形象是由:蛇的身,鱼的鳞,马的头,狮的鼻,虎的眼,牛的舌,鹿的角,象的牙,羊的须,鹰的爪,狗的尾组成的,看这个雕刻,八九不离十是中国龙了

王辰虽然惊讶于玉龙雕刻得如此逼真,但是,更在意的还是用于雕刻的材料

这可是玉啊,一整块这么大的玉啊!这个东西一定是古董,就算不是古董,这么大,雕刻得这么好,拿回去想不发财也不可能。这时如果有人能看到王辰,就会发现他的眼光比屁股下的青玉还要绿,还要来得有光泽,光芒射出眼球有一尺远,像两只强光小手电

想到就做,王辰吸了吸快流到胸口的馋涎,翻身趴到地上,对玉旁边的泥土就挖起来,想把玉盘整个挖出来背走

挖了快一米深,还没有挖到底。沿四周挖了一围,情况大抵一样。这块玉石简直就是一个圆柱体,不知有多深。挥汗如雨,仅凭双手挖土,大干了近半个小时,活脱脱就像一个土拨鼠的王辰只好放弃了。就算挖出来了,自己也搬不动啊

拍了拍手上的土,王辰站起来伸了伸有点酸痛的腰,很有点泄气,刚刚的激情已经被燃烧得差不多了。天上果然不会掉馅饼,就算掉了,也不是你可以拿得动的馅饼

奇怪,自己不是被砍了一刀吗?怎么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挖了半天的土也没有感到怎么累?唯一的感觉就是肚子饿得厉害。刚才被这块玉吸引了注意力,现在才想起这茬子事儿来。当然,答案仍然是无解

王辰本也不是一个认死理,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想不通就不去想。用力呼吸了一下略带咸腥味的空气,从地上捡起破外套,王辰就向茅屋走去

因为没有发现怎样离开这个地方,只能去茅屋问问。有脚指头想想,有房子的地方就应该有人吧

走近才发现,“茅屋”不是用茅草搭建的。屋子的墙壁是一根根的青竹,屋顶用青竹叶覆盖。整个屋子看上去青翠欲滴,仿佛前一刻刚造好的样子

“请问,有人在吗?”连问两声没人答应,王辰已经走到屋子门前

茅屋没有门,也不大,只能说是斗室。除了屋子的中间有一张青竹制成的矮桌,和桌子后面的一个竹编的蒲团外,就没有任何一件家具了

王辰走进去,在蒲团上盘腿一坐,正对着大门,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主人难道出海了?”王辰寻思着

这时,鼻中闻到一股清香,原来是桌上一只竹制托盘里的东西发出来的。刚才进门的时候,王辰就看到这个托盘里的东西,那是一个紫黑色的像大桃子一样的果子。因为黑不溜秋的,王辰也没怎么注意,现在闻到这种带着甜味果香的香气,肚子就觉得真是饿得受不了了

用托盘盛的东西,应该是可以吃的吧。王辰原本也是个做事比较谨慎的人,现在适逢大变,自己这条命也算是捡来的,肚子可等不了人了。于是捧起面前的果子,自言自语道:“主人家,谢谢你的好客了。您实在是太客气了,知道我饿,把自己的果子让给我吃。”然后心安理得地吃起来

一口咬下去,顿觉满齿留芳。王辰从未吃过这种果子,果皮极薄,果肉也是紫黑色的,清脆可口,入口即化,味微酸甜,果子里没有核,汁水却极多。王辰是吃得满嘴生津,一股清净之气直下胸腹,只几口就吃了个精光,那速度,比猪八戒吃人参果慢不了多少。腹中一阵“咕噜噜”作响,接连放了几个臭屁,感到有一股暖流,从腹部生出,流遍全身,顿时觉得整个人无比的神清气爽

虽然放屁有点煞风景,幸好周围没有人。实在是有点意犹未尽啊,王辰舔了舔嘴角的汁,目光四处逡巡,希望能再找到一点吃的,最好还是这样的果子

可看来看去,除了竹子还是竹子。这家主人是属熊猫的不成?这种地方让人怎么生活?没有床,也没有灶台,到处透着一股诡异

失望地叹了口气,王辰拎了拎旁边的竹筒水壶,有水,就在竹杯里倒了一杯。反正也没有别的一事可做,等等看吧,主人来了,也许又有吃的了。王辰这是打算在这里蹭吃蹭喝,赖着不走了

无聊中,看到托盘另一边有一块形状像心形,大小比大拇指指甲略大,约两毫米厚的玉制品,王辰认为这是一块玉佩,便拿起来端详。玉佩的一面雕着和外面圆形玉盘上刻的差不多的一条龙,另一面刻着两个篆体字。王辰看了半天,仍不能确定是什么字,也看不出来这块心形的玉有什么用

看看一整壶淡而无味的水也喝没了,主人还不见踪影,王辰心里就开始焦躁起来。这样干等也不是办法。王辰随手将手中的玉佩揣入兜里,拿起破外套走出茅屋

要是有一艘船的话,或许可以试试驾船绕过悬崖去看看有没有出路。结果,当然是没有船了。就这么一片沙滩,刚才早就看过了,一览无余,就是有一只螃蟹也能看清楚,别说一艘船了。想到螃蟹,王辰才发现,在这里看到的,虽然是有声有色的景物,但除了自己,竟没有一个是活物!沙滩上没有螃蟹、贝壳,海面上也没有海鸥,越看越诡异莫名,越发感到这里死寂的可怕,让王辰心里直发毛

这算什么事嘛?王辰郁闷的都快发狂了。无意间回头,看到那只圆形玉盘对上的悬崖壁上有了一个洞,距离地面有个十米左右,一条石阶紧贴着崖壁连接着洞口和地面

王辰可以肯定,在他走进这间茅屋之前,那里是没有洞,也没有阶梯。当然,现在不是追究这样细节的时候,过去看看是不是通到外面的通道才是最重要的

王辰提起兴致,撒腿就向阶梯跑去。才跑了几步,又觉得不妥。于是到沙地上留了一行字“小子王辰,偶过宝地。食桃饮茶,万望见谅!他日有缘,登门致歉。”不管这里有没有人,总不能一走了之吧?万一被涨潮的海水冲走,那就不是自己的事了

登上阶梯,来到洞前,发现其实是一扇石门,就是没有把手。思前想后,王辰认为自己当初正是从这里滚下去,摔到下面的玉盘上的

仔细看了看门和门的四周,没有发现特别的地方,但这的确是一扇门。王辰疑惑地用手推了推门。没想到,当手一触到石门,就感觉一股吸力吸住了手掌,掌心皮肤就像有无数枚细小的针在刺,身上的血液都向手掌极速涌去

王辰正想用力收回手掌的时候,石门忽然开始变得透明,然后就消失不见了,手掌也恢复了自由。王辰这时哪里还有功夫去惊诧,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总是要脱了困再说吧,连忙一步跨了出去


 


:豪门莫入


王辰一走出洞口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冷颤。里面是春光明媚,外面依然是冰天雪地。自己已经回到曾经躲避过追杀的大雪堆后面了

穿上破外套,回头再看时,根本没有洞,仍然是积雪的土丘壁。王辰恍然就像是做了一场梦,面前既没有死尸,也没有打斗过的痕迹,更别说陷在雪地里的汽车了。只有破衣服和衣服上的斑斑血迹,证明确实有事情发生过

看时间大概是上午十时左右,是个晴朗的天气,就是不知道这一时空错乱以及昏迷过去了多久,现在不知是几月几号了

现在王辰知道这个土丘是什么地方了。这是一个大致圆形的土丘,名乱石冈。《地方志》上说,乱石冈形成年代已不可考,其地乱石林立,杂草丛生,无法用于耕种,乱石无法清除,其上也不能进行建筑。久而久之,无人问津。最近,听说有人想投资将此地开发成一个休闲游乐的公园

王辰到马路上等到了一辆客运班车,原来的行李已经找不到了,幸好钱包是放在怀里的。车上根本没人,只有售票员在打盹。王辰上车付了车票钱,找个角落坐下。他可不想身上的血迹引起售票员的怀疑,要是报了警就麻烦了。自己毕竟是杀了人,别人怎样对自己都不算过分。而且,现在除了自己身上的血迹,什么都没有,见义勇为,正当防卫,说给谁听,谁信?王辰可不想在此惹是生非,所幸深色衣服上的血迹也不是很明显,所以王辰还是轻易混了过去

到达城里之后,王辰马上打的去了商店,随便买了一身衣服,把自己的破衣服里里外外换了。然后才回到位于城东的家

在此期间,王辰搞清楚了,今天是初一。也就是说,发生的意外是昨天晚上的事情,自己只是昏迷了一个晚上。还好,时间真长了,还不知道怎么编瞎话才能骗过父母呢

父母都是普普通通的人,住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小区,有一套不大的住宅。早年都是工厂里的工人,两年前双双下了岗,自家开了一片日杂百货小店,日子还算过得去。王辰还有一个刚读大学的妹妹王美,家里的经济一直没有宽裕过。在王辰工作以后,也时常寄钱回家贴补家用

王辰一打门,就有人来开门。一看,是妹妹王美。王美一见王辰就嚷嚷:“妈,哥回来了。哥,你可回来了,我们昨晚可等了你一晚。

王辰一边走进既是客厅又是餐厅的房间,一边用昨晚没车,住的小旅馆没有电话搪塞了父母的问话,蒙混了过去

既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儿子也平安的到家了,再说,也知道儿子一贯为人正派,所以,王辰的父母也就不再追问昨晚的事了。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了一顿午饭

午饭后,王美就要拉王辰去逛街。王辰知道是妹妹想“敲竹杠”,本来也无不可,加上过年也没给她带礼物,只是昨晚到今天发生了很多事,王辰只想静一静,好好的想一想。因此,还是推说自己有点累,想休息,再说大年初一的,不见得有什么商店开门,有时间一定陪她去。然后,就窝进了自己的小房间

懒散地斜靠在床头,反复把玩着从“海市蜃楼”顺手牵羊拿来的玉佩,王辰就是没有理出一个头绪来。脑子里出现次数最多的还是昨晚那个少女清秀的脸和明亮的大眼睛

不知道还有没有缘再见。王辰倒没有想要人家报答救命之恩的意思,不过美女嘛,有机会认识当然是不能放过的啦

直到王辰的思绪离开原来想要思考的范畴,开始信马由缰的时候,妹妹王美敲了敲门:“哥,外面有人找你。

奇怪在大年初一居然会有人来找自己的王辰来到门口,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相貌平平的男子,自己并不认识,刚想问是不是找错人了,来人就先开口了:“请问,是王辰王先生么?

“是的。请问你是……

来人压低音量说:“能否借一步说话?

王辰就跟来人走到房外,问:“有什么事?

“我姓罗,王先生就叫我老罗吧。我是富兴集团董事长林长富家的司机,是奉林董事长的命令来请你的。

富兴集团在本省也算颇有名气大公司,业务很广泛,只是和自己这种连小人物也算不上的人怎么可能扯上关系

“我好像不认识你们林董事长,也跟你们集团没有关系啊。”王辰疑惑地问

老罗摊摊手道:“这我就不清楚了。我只是听吩咐来请你,具体什么事上面没说,我也不好问,到了你自然会知道的。

王辰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没办法,只好走一趟了

和家里交代一声后,王辰就坐上老罗开来的汽车。二十多分钟后,汽车停在了城西郊区的一座大庄园里。车通过电动大门,看到停着的一溜各色小汽车和占地超大的别墅建筑、假山、花园、游泳池、网球场……王辰才深刻体会到怎样才算是资本家的腐朽糜烂生活,以及中国的贫富差异到了怎样一种距离

刚走到客厅门口,就碰到三个年青人,其中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子上下打量了王辰一下,问老罗道:“老罗,他就是王辰?

老罗躬了躬身子,回道:“是的,崔少爷。

崔少爷用勿用置疑的口气说:“你去忙别的事吧,我会带他到林伯那里去的。

老罗略一迟疑,转身退了出去

崔少爷又上上下下打量了王辰一下,回头对另两个年青人说:“你们带他去林伯那里吧,不要冷落了人家。

感受到崔少爷的冷傲,王辰心里有点不舒服,自己这真是没事找气受来了

跟着两个人穿过一个过廊,来到最角落的一间大房子。完全不是王辰想象的是主人的书房,而是像健身房或者是练功房的地方

王辰疑惑地问已经快走到房间中间的年青人:“怎么是到这里来?

那年青人转过身来,撇了撇嘴说:“听说你从两个杀手手里救了林小姐?

“林小姐?是有这么回事。”王辰想一定是指昨晚的事了

“看不出来啊。让我来试试你是不是真的有这么能打。

“不必了。我看……”王辰话未说完,那年青人已经大喝一声,一个凌空飞踹,向王辰胸口踹来

仓促之间,王辰本能地举双臂挡在胸前。那人的力道很大,王辰被踹得站不住脚,摔了个滚地葫芦。双臂就像是断了一般,胸口憋闷得透不过气来

就在王辰以为自己会这样憋死,在地上挣扎翻滚的时候,小腹部突然奇热无比。然后这股热气上行到胸口转了一圈,胸口憋闷的感觉顿时就消失了。接着热气扩散到头部和四肢,双臂的疼痛和身体的不适马上都消失了,头脑一片清明,浑身充满了暴发力

那人原本轻蔑地看着王辰,以为他就要不行了,没想到一转眼之间,王辰又像没事人一样站了起来,不禁感到一丝惊讶

王辰一站起身就破口大骂。自己怎么这么倒霉?救了人没好处不说,还挨打,这都是什么事?王辰自认为打不过这个人,不然早上去拼命了。但不问候问候他的直系女性长辈,实在咽不下这口恶气

那人开始被骂得愣了愣,随即回过神来,对王辰又来了个飞身侧踹。似乎对自己的这一招很有信心

王辰心里那个悔啊,好汉不吃眼前亏啊,干嘛要呈口舌之快呢。随即,他发现了这个飞身侧踹和刚才的有所不同了,刚才的速度快,他根本无法反应,只能本能地抵挡。而这个速度一般,他完全可以看清那人的起势、腾空、侧身、出脚等整个动作

当然,能看清动作,就能想出合适的应对策略了。王辰向右前方踏上一步,避过对方的攻击,紧握右拳就向那人的腹部捣了一下

无法想象这一拳的力量有多大。那人被击,横着飞出十几米远,撞在墙上才滑到地上。整个人倦缩成一团,嘴角渗出鲜血来

难道自己是《新精武门》里的周星星有神力右手?王辰又惊又喜地端详着自己的右拳,也看不出异样来。背后转来拳脚风声,王辰急忙向前一窜,回头看到另一人正拿着匕首对自己刺来。当即飞起一脚,将他踢倒在地

“住手!”门口一声娇喝。只见一个面容娇好、身材高挑,看上去三十多点的女人出现在门口。一身洋红色的旗袍凸现出傲人身段。那个崔少爷也站在一旁

“夫人。”被踢倒的人爬起来恭敬地对女人施礼

“这是怎么回事?”女人问

“哦,我的手下想和王兄弟切磋切磋,没别的意思。只是有点过火了,回头我会说他们的。”崔少爷如是说

王辰冷冷地盯着崔少爷不答话

“真是胡闹!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请来的客人呢?铭贵,你是怎么约束手下的?等一下我这里事了了,你要给我一个交待。”女人教训了崔少爷几句后,对王辰说:“你就是王辰先生吧,请跟我来一下。”语气还算客气,却不容反对

王辰可不想待在这个是非之地了,跟着女人就离开了健身房。经过崔少爷身边的时候,忍不住向他比了比中指。看到崔少爷一脸的敢怒不敢言的样子,王辰心里的气才稍稍消了一点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