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于勒叔叔-2(续写)

品茗茶话沧桑2018-07-06 17:23:43

我的叔叔于勒-2(续写)

Watch interesting novel



西泽岛旅行之后,父亲撕了于勒叔叔的那封“福音书”,而且要我们对于勒叔叔有关的事情闭口不谈。尤其是吃牡蛎那件事,如果有谁不小心谈起,母亲便会露出恶狠狠的表情,仿佛要吃掉谁似的喊:“不要再提那个乞丐!”所以,我们都会尽量避开那个话题。


二姐的婚姻终于还是出现了问题,姐夫和媂丽米娅•拉加德搞在一起了。她是教育部长的女儿,因为办什么事情找了姐夫,一来二去的就出了事情。母亲带着二姐张牙舞爪的到姐夫哪里闹。那段日子,家里的气氛异常的压抑,猫踢倒杯子的声音都会引起母亲破口大骂。每当这时候,我可怜的父亲总是做着那个习惯的动作,张开手掌摸摸额头,去掩饰作为一家之主却不能解决此事的沮丧。最后还是离婚了,媂丽米娅是部长的女儿,我们斗不过。


我们很快就忘记了于勒叔叔带给我们的一切幻想,包括在安古维勒附近的乡村购置一所别墅这件事情。时光又回到从前,每逢星期天我们还是会衣冠楚楚的到防波堤上去散步。父亲搀着母亲伴随着浓浓的汽油味儿在前面走的气宇轩昂。二姐自从离婚之后就变得很沉默,不太爱说话了,她在大姐的旁边默不作声的走着。看到从远方陌生国度驶回的巨轮进港,父亲也不再发出感叹了。

当我们所有人都快要忘记于勒叔叔的时候,他出现了。

 我记得那天是平安夜,天灰蒙蒙的,风吹着口哨夹着雪花从空中炫舞而下,街道上空无一人,两旁的路灯仿佛对这狂风很恐惧,弱弱的发出暗黄的光,偶尔能听到几声狗叫,但又瞬间被风声所淹没。我打开门看了几眼,风雪便趁机夺门而入。


“快把门关上,约瑟夫!”父亲穿着礼服,戴着礼帽和领结。看起来一丝不苟的装扮,我却在他裤子上发现了一块污渍。他专心致志的摆弄着圣诞树,嘴角略带弧度。

“哦,知道了,我这就关上!”我用力关上门,挡住肆无忌惮往回闯的风雪,走到炉子旁边,在小板凳上坐下。

大姐穿着新买的裙子,在镜子旁边摆弄了有几个小时了。穿上,脱下,脱下,又穿上,眼角眉梢都透露着喜悦。二姐还是很沉默,她在床头一动不动的坐着,眼睛直直的盯着远处,她在想姐夫?还是在想怎样才能斗过那个媂丽米娅?谁也不知道。

母亲从厨房里出来了,她头发蓬乱松散,围裙上有些厚厚的油渍,双手叉在腰间,左边的手上夹着一个托盘。这形象与我们散步时的形象天壤之别。:“一家子的事,总让我一个人张罗,累的腰酸背痛。菲力普,去搬桌椅。约瑟夫,你去用这托盘把热牛奶端出来,我们的晚餐要开始了!”

我们迅速的行动起来,是的!这里没有人喜欢听母亲的抱怨和唠叨。

母亲撇了一眼坐在床边的二姐:“连自己的男人都守不住,丧家犬都不如!哦!上帝!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没出息的女儿?”

听到她的话,二姐像躲避什么怪物似的跑到厨房收拾餐具。

一切就绪,餐桌上的饭菜十分丰盛。红酒烩牛肉,冷烤火鸡,鹅肝酱鲜贝,法国料理等。桌上还有两瓶红酒,想起平时吃的那些肥油汤和永远只有佐料变换的牛肉,我真的希望快点开饭。

“哦!上帝!这将是一个美好的夜晚。”父亲在胸前画着十字架。

“是啊!我亲爱的菲利普!”母亲用充满油渍的手拿起毛巾擦了擦嘴。“孩子们!晚餐开始!让我们尽情的享受吧!”

这时,门忽然开了。“哐!”的一声,所有人都吓了一条。

门口一个脏兮兮的老人,风雪肆虐着他的头发,看起来有点诡异。他脚上穿着露出指头的破棉鞋,身上的衣服既脏乱又单薄,头发花白又凌乱,两只眼睛深深地下陷,嘴唇裂开了皮。他迈出脚想往进走。

天呐!这是我的于勒叔叔啊!我心里有些欣喜。

““站住!你是谁?来我们家做什么?”父亲警惕的问道。

他切切的缩回已经伸进来的脚,站定,解释道“哥哥,菲利普!我是于勒,你的弟弟呀!你不认识我了吗?这些年我可想大家了,不过,还好……”

父亲的表情瞬间异常的紧张,惶恐。

“闭嘴!”母亲恶狠狠的瞪着他:“你这个无赖!你害的我们还不够惨吗?现在回来做什么?还想赖着我们吗?快滚!”

父亲张开手摸摸额头,走到母亲的身旁,脸上满是焦灼与恐惧。

“听我说,嫂子。”于勒叔叔缩着身子,紧了紧被风吹开的衣襟:“刚去美洲的那几年,我在美洲承包了庄园,赚了点钱。可是后来,遇到一个奸诈狡猾的英国人,说是合伙做一个酒庄的生意,然后他骗光了我所有的钱。后来……”

“够了!别说了!”母亲打断了于勒叔叔的话,显得极其愤怒不耐烦:“我早就知道你这个无赖干不成什么事!你滚吧,我们可养不起你!”

于勒叔叔伸出满是污垢的手,用脏的发亮的袖子抹了抹眼泪。然后把手伸进破烂的衣兜里,取出一踏皱巴巴的同样充满污垢的钱:“嫂子,我是来还钱的。那时候不懂事,浪费了家里很多钱,今天我来是想把欠哥哥的钱还了,然后和家人过个平安夜好好吃顿饭。我得了肺痨,日子恐怕不多了,想在最后的日子里再看看我的亲人们!”

母亲并没有因为于勒叔叔的这番话有丝毫妥协:“算你还有点良心,知道你欠了我们钱,把钱放门边上,走吧!从今以后咱们谁也不欠谁!菲利普!让这个流氓滚啊!”

“于勒,你就走吧!你走你的路,上帝会保佑你的,你就当没有我这个哥哥吧!”说着,父亲用他那戴着白色手套的手虔诚的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架。

于勒叔叔眼里含着泪水,绝望的看着父亲。父亲把头转向一边。他又看了看家里其他人一眼,然后颤巍巍的走了。

天空依然阴霾。狂风夹着雪花哭啼着,怒吼着,仿佛要吞噬了这整个世界。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我的于勒叔叔,我父亲的亲弟弟。

您以后还会见我拿出五法郎的银币给流浪汉,原因就在这个故事里了。


作者宋婷

宋婷,女,一笔墨。陕西洛南人,文学爱好者,大学本科在读,热爱艺术,喜欢看书,写作,旅游。发表过小说《凝固了的眼泪》等,写过一些读书笔记,诗歌,小说等。热爱文学,不为发表,只愿在文学的世界里寻觅大千世界里触动心灵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