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大宗商品质押融资诉讼风险的四点建议 法务圈

天同诉讼圈2019-01-17 03:55:40

去年夏天,受国务院国资委相关部门委托,天同律师事务所开展了有关“融资性贸易法律风险防控”的专题调研,现已形成十余万字的《融资性贸易法律风险防控及管理》专题报告,并于12月顺利通过了国务院国资委专家组的课题审议。目前已经在十余家重点大型国有企业开展了相关的专题培训活动。


天同诉讼圈(tiantongsusong)近期已分次重点介绍融资性贸易中常见的各类业务模式,本期将主要从银行的角度解析为什么“质押监管”等融资模式不再受到银行的青睐,甚至是退出了大宗商品贸融业务。与往期文章“一文彻底读懂动产(大宗商品)质押的风险及其防控”对照阅读,更有收获。


文/广州商品清算中心机构部 广州商品清算中心股份有限公司

来源/微信公众号 贸易金融(trade_finance)



从深发展银行1998年在广东首创货物质押业务,并在2002年系统性提出并推广供应链金融理念及贸易融资产品组合以来,中国供应链金融迅速崛起,成为国内贸易金融的中坚力量,各家金融机构竞相角逐。据相关研究报告预测,到2020年,我国供应链金融的市场规模可达14.98万亿元左右。


然而,作为舶来品的供应链金融,在中国也遇到了水土不服。2012年,上海爆发了上千起重复质押、空单质押等钢贸融资违约案件,2014年,青岛港曝出铜、铝融资仓单重复质押事件,青岛的18家中资商业银行集体卷入其中,该案主角德诚矿业及其关联公司骗贷金额就超过160亿元。


陆续爆发的融资骗贷案件使得大宗商品贸融信用体系坍塌,银行等金融机构“谈钢色变”、“谈仓单色变”,集体退出了大宗商品贸融业务,贸易融资遭遇“一刀切”的尴尬局面,原本健康的融资需求也无法得到满足,极大得阻碍了商品流通市场的规范发展和信用体系的建设。


国内大宗商品贸易融资走入死胡同的根本原因在于信用体系的坍塌。


一是仓储机构管理水平参差不齐,内部人员与贸易商串谋开立虚假仓单,且质押品在库内是经常被移动的,银行或其委托的第三方监管机构无法辨识,质押物很难做到特定化;


二是银行之间信息不对称。由于动产质押融资没有进行统一登记,银行无法知道某张仓单是否有在其他银行做过质押融资。


三是银行一般委托第三方对仓储机构进行监管,但这种监管往往流于形式,甚至监管方与仓储方内部工作人员勾结串谋。


四是银行缺乏对钢贸商贷款资金流向的监管手段。实际上,很多骗贷案件中,贸易商的融资并未进行真实的贸易,而是用于股市、房地产或者高利贷等高风险投资。


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对于银行来说,传统的贸融风控手段过于强调核心企业的担保能力以及直接授信主体的财务状况,而忽视了商品流通与融资依附的生态体系,导致授信准入门槛高,融资成本也居高不下。另外,银行传统信贷繁琐的手续、冗长的审批也已经无法满足中小贸易商对小额、快速放款、短期资金的灵活需求,导致即使授信批下来,也无法真正落地,客户体验不好。这意味着,在大宗商品市场进入互联网时代的当下,银行的传统融资体系难以切入这个扁平化、线上化的全新业态。


然而,巨大的市场需求仍然存在,中小贸易商不得不求助于作为“二银行”——大型流通商的“托盘融资”。“二银行”大多数是资信实力强大的国企尤其是央企,它们由于具有一定的政府背书信用,往往能从银行拿到充裕的低成本融资,其成本一般在基准利率附近。


“二银行”的出现,实际上是大宗商品融资供需严重不匹配、信用体系坍塌的畸形产物。


一方面,由于托盘商的介入,贸易链条被拉长,融资成本也被抬高。以钢贸融资为例,大多数钢贸商从“二银行”手里拿到的资金成本在月息1%-1.5%;


另一方面,托盘商在贸易金融方面的专业性和风控手段都有欠缺,一般都是“人情业务”,在大宗商品市场持续低迷的背景下仍然极易被卷入骗贷连环套。


要从实质上解决过去贸易融资尤其是货物质押融资的问题,实际上也并不复杂。根据市场的实际情况和当前业态的发展,做到以下四点便可从根本上改变传统货押融资的现状。


一、仓储数据透明化


即便实现仓单的信息化管理,作为仓单签发人的仓库对仓单信息仍然拥有绝对的控制力。而仓库的出入库信息和库存信息,对于外部一直是个“黑匣子”,即便降低了人为伪造仓单的风险,仓库本身的信用风险仍然存在。对此,广州商品清算中心(以下简称广清所)作为具有政府背景的第三方商品信用信息平台,通过对仓库进行严格准入并认证后,对认证仓库的底层数据做进一步复核。仓储数据通过广清所这个第三方进行公开,保证库内货物状态清晰可见,打破原有的仓储信息不对称。


二、仓单无纸化


从此前的种种风险事件中可以看到,作为货物权利凭证的仓单,是风险的集中点,虚假仓单的产生,以及同一货物重复质押的现象,背后多数都存在着伪造仓单的行为。从技术上而言,仅依赖于特定岗位签字和印鉴作为防伪手段的纸质凭证,造假成本极低,道德风险难以控制。因此,推行仓单无纸化,不仅仅是用电子仓单取代纸质仓单从而提高造假的难度,同时也意味着仓储物流公司的管理要进行信息化管理的升级,配套以科学的管理体系和严格的分岗责任制,实现仓单的生成和管理分离,杜绝人为伪造仓单的风险。


据了解,广清所对认证仓库的准入条件中,仓单无纸化便是最基本的必要条件。


三、物联网技术无人化


随着技术的发展,目前物联网技术已相当成熟,市场上已有部分仓储在进行以物联网技术代替传统人工监控的尝试。广清所方面表示,要在最大程度上降低人工管理形成的风险隐患,确保仓储数据的真实性,物联网技术的引入便是一个相当有效的手段。其与物联网公司和仓储机构联手,合作建立高度物联网化的仓库,第一阶段目标是做到仓储数据和实物的一一对应;第二阶段则是实现数据录入和盘库的无人化管理;最终将仓库打造成完全由机器人和电子系统管理及操作的“超级仓库”。


四、交易数据公开化


除去货物信息之外,贸易实质即交易信息也是货押融资中极重要的核心数据。广清所和目前市场上比较有影响力的现货平台已达成合作,将平台上形成的交易信息也引入到商品信用信息平台,在交易信息、货物信息真实透明的前提下,确保贸易融资的真实性。


小结


在上述体系中,高度信息化的智慧仓储物流是风控的最重要手段;现货平台是供应链生态的交易节点;广清所作为建立智慧仓储物流标准的第三方,同时也是资金端和资产端信息对接的节点。通过该模式,为资金方做实质风控,让大宗商品贸易链条重新建立起具有公信力的信用体系,以有效的征信体系推动整个市场的优胜劣汰、升级换代,配合大宗商品市场完成真正的供给侧改革。目前,该模式已得到以银行为代表的资金端和电商平台为代表的资产端的认可。




查看往期"法务圈"栏目关于融资性贸易的文章,可直接点击下方链接:


多人自杀、300人入狱、数百亿坏账,钢贸行业大洗牌全纪录!


全面总结“融资性贸易”纠纷的几个重要特点


《大宗商品贸易中货物单证流转的风险》


《企业贸易型融资的头等法律风险--合同性质不明》


《融资性贸易"真实性"把控十四招》


《贸易性融资真实性的三查三追踪》


精彩演讲:全面解析融资性贸易纠纷的七大模式


最高院对贸易性融资中关涉“提单”若干问题的标杆判决


大宗商品贸易中“浮动质押”的效力认定风险


《融资性贸易中向第三人交付货物的风险》


银行业诉讼研究报告:动态质押的效力及风控要点


《一文彻底读懂动产(大宗商品)质押的风险及其防控》


《走出去企业如何选择解决跨境商业争议的最佳工具》


《全面解析融资性贸易的七大交易模式(一)》


《全面解析融资性贸易的七大交易模式(二)》


《贸易型融资,仓储物流企业怎么办?》


《法官如何看待“复杂建设工程案件”中的“诉讼可视化”运用?》


《如何控制贸易型融资中“担保物”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