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跟你接吻时的小动作,暗示了他对你是不是真心...

开心妈咪范2019-01-09 13:55:19

吻得太逼真


1

 

下午两点,遇见咖啡厅里准时播放着Keren Ann的《End of May》,人们沉醉于咖啡般香醇的歌声中。

 

角落里的男子却突然盯着手表上的指针邪魅一笑,轻声倒数:“十,九,八……”

 

“一”还没说出口,只见一个身材曼妙,着火红色低胸长裙的美丽女子打开了咖啡厅的门。

 

只见她刚走到窗边位置坐下,一位服务员就端着托盘走到她身边,“小姐,这是角落里那位英俊的先生为您点的蓝山咖啡,请慢用。”

 

赵诗乐疑惑地往角落一望,四目相对,男子微微一笑,点头示意。

 

赵诗乐顿时双颊晕红,纤纤细手将垂落在脸颊旁的卷发向耳后一勾,饶有兴趣地看着男子,朱唇轻启,“有意思。”

 

她施施然起身,拿起咖啡杯走到英俊男子对面坐下。

 

“谢谢你的蓝山。”

 

“每天下午两点,你都会准时穿一身红裙出现,点一杯蓝山坐在窗边的位置上,这已经是我第十次在遇见咖啡厅见到你了,你说,这是不是缘分?”

 

梁有廷边说着边想起第一次看到她时的惊艳场景,阳光正好,一袭红裙的少女坐在窗边饮着一杯蓝山若有所思,画面美好的像五月的艳阳,灼烧着他剧烈跳动的心脏。

 

这是他第十次遇见她,他想,这就是缘分。

 

赵诗乐看着男子陷入回忆的脸庞,她如黑曜石般耀眼的美眸一怔,站起身俯下身子,青葱手指将他的下巴一挑,“是缘分的话,你要如何?想要更深入地了解我吗?”

 

梁有廷确信,她说“深入”二字时眼神是魅惑勾人的,还轻咬了下嘴唇,这是在暗示吗?

 

梁有廷垂眸,入眼就是她因俯下身子而泄露的春光,他眼眸一暗对上她的视线,右手捏着她的尖下巴,声音已有些沙哑,“如果我说想呢……”

 


2


宾馆电梯里,俊男美女吻得难舍难分,梁有廷火热的手掌不断地抚摸着赵诗乐的娇躯。


女子敏感地娇喘出声,男子眼眸更暗,离开红唇,将女子抵在电梯角落,埋下头,在女子香甜的颈间处肆意舔舐。

 

到达房间时两人的衣裳已经混乱不堪,梁有廷面色通红,仿佛刚刚喝的不是咖啡,是酒。

 

他急不可耐地扒下她的红裙子,光洁无瑕的肌肤,火辣的身材点燃了最后一丝理智,他的呼吸变得粗重,就在这时,不要命的女人还像蛇一样缠上了他的腰,眼神妖娆。

 

他再也忍不住,狠狠地撞进了女人的身子,两人一起发出了满意的叹息,眼里充斥着情欲的他不知疲倦地重复着身下的动作,紧紧地抱着女人释放自己。

 

房间里令人窒息的呻吟声和喘息声直至下午六点才渐渐消停。

 

赵诗乐躺在梁有廷怀中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存入他的手机中。

 

梁有廷怀抱娇躯,手不安分的在赵诗乐身上游走,他在她脖颈处呢喃:“你真是个妖精……”

 

赵诗乐轻笑,“你那是没见过我姐姐,我姐姐才是真正的妖精,但凡是见过她跳舞的人,没有一个不为她着迷的。”

 

“哦,是吗?那我可真想一睹你姐姐的芳容。”话刚说完,腰间就被猛的一掐,梁有廷痛呼出声。

 

“其实我跳舞也很迷人哦,你要不要看啊。”赵诗音媚眼销魂,眼睛一眨,细手轻抚上男人的胸膛。

 

“我觉得你还是在床上比较美。”说着就要将赵诗音重新压回身下。

 

赵诗音娇嗔着躲开梁有廷的手臂,翻身下床,看一眼墙上的钟,“哎呀,六点半了,我得回家了,要不然仔仔该饿坏了。”

 

“仔仔?”梁有廷眼底一瞬间冰冷,看着正在穿衣服的赵诗音。

 

她利落地穿好衣服,缓缓道:“仔仔就是我家的狗狗啊,它可乖了,明天带来给你看,明天下午两点,遇见咖啡厅,不见不散哦。”

 

说罢,朝梁有廷抛了个媚眼后才离开房间。

 

梁有廷看着离去的倩影,心中不免遗憾,本以为今晚不用去酒吧找乐子了,“算了,看我明天怎么捞回本,今晚就继续去酒吧凑合凑合吧。”

 


3


夜里九点半,美女、美酒和音乐混合的疯狂天堂——老地方酒吧里,重低音音响刺激着人们躁动的内心,他们伴着音乐放肆地舞动。

 

不少衣着性感的妖娆女郎贴着梁有廷热舞,他邪魅一笑,搂住一个性感女子的腰,却突然瞥见不远处的座位坐着熟悉的身影。

 

他果断抛下周身的女郎,向那个今天下午给他带来无穷快乐的女人走去。

 

他走近后一看,果然是赵诗乐。

 

赵诗乐今晚穿着一件宽松的黑色牛仔外套,下身是黑色的牛仔裤,原本散开的卷发也扎成了简单的马尾,整个人显得慵懒又随性,依然美得不可方物。

 

赵诗乐淡淡地看着舞台上领舞的女生,眼里竟渐渐起了雾气,眼角滑落一滴泪。

 

梁有廷看着赵诗乐,隐隐觉得今晚的赵诗乐有点陌生,她周遭散发着闲人勿近和冰冷的气息,冷酷的神情下落下一滴泪,那滴泪竟震撼了他的心。

 

他坐到赵诗乐旁边搂住她的腰,刚想开口安慰她,就被扇了一巴掌,赵诗乐依然是淡漠的神情,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滚。”

 

被莫名扇了一巴掌的梁有廷怒火中烧,刚要抓住她的手问,头部就被重物袭击,晕了过去。

 


4


第二日,梁有廷在医院醒来,头痛欲裂,他拿起手机打通了酒吧老板的电话,询问昨晚的情况。


“你昨晚被一个美女打晕后,我就派人送你去医院,幸好没有大碍,等我回过头找她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要不要我派几个人找找……”


“好了,我知道了,我自己会解决的。”

 

挂断电话后,他若有所思,想起了赵诗乐曾经说她有个姐姐,昨晚那个清冷的女子会不会是她的姐姐?

 

他刚想给赵诗乐打电话确认就收到了赵诗乐的短信。


“两点钟来风格雨林7栋101找我,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


梁有廷到达,门开着,他迈步走进去,一只拉布拉多犬从拐角冲了出来咬住他的裤脚。

 

梁有廷一惊,两年前喝醉酒被狗咬的阴影到现在还无法消除,他急于摆脱它,便用另一只脚将它踹向一旁。

 

拉布拉多犬呜咽一声,赵诗乐连忙跑出来抱着受伤的仔仔哭出声来,赵诗乐的眼睛里瞬间迸发出仇恨的光芒。


梁有廷看着背对着他哭泣的赵诗乐,不禁无语,“不就是条狗嘛。”


“仔仔是我的亲人!它平时都很乖的,不懂今天为什么那么反常……”赵诗乐抽抽噎噎地说。


看到赵诗乐的眼泪,他突然想起昨晚的事,他跟赵诗乐说了昨晚的经过。

 

“那是我姐姐赵诗音,我姐姐自从出车祸后就不能再跳舞了,也渐渐变得不爱说话,脾气也变得很古怪。”

 

“她一直对我有敌意,嫉妒我还能跳舞。”

 

“但她昨晚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让我带着你今晚九点到老地方酒吧她经常坐的位置等她,她也许是已经知道我们俩的关系了,你陪我去吧。”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昨晚那个冷酷的女人根本不是赵诗乐,而是她姐姐——赵诗音!

 

如果说赵诗乐是五月的骄阳,那赵诗音就是初秋的寒月。

 

若是今晚能把两姐妹一起拿下,那滋味肯定不言而喻。

 

“好,那今晚九点,我们在老地方见。”

 


5


赵有廷带着足量的春药来到位置上,发现两姐妹都没来,他便点了三杯酒,往三杯酒里都下了春药。

 

“既然要玩,就玩大的。”梁有廷一想起两姐妹的火辣身材,内心躁动不已。

 

“怎么是你,赵诗乐呢?”赵诗音又是一脸冷淡,穿着一身黑衣走到位置坐下。

 

“她应该是有事耽误了,我们先喝点酒等她一会儿。”

 

赵诗音冷冷地看着他,但瞥见桌上的酒,还是拿起来喝了一口。

 

梁有廷满意一笑,也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不到五分钟,两人就满面通红,听着赵诗音的喘息声,梁有廷再也忍不住了。

 

“算了,不等诗乐了。”

 

然后他将意识渐渐模糊的赵诗音带去了最近的宾馆。

 

漆黑的房间里一室旖旎。

 

与此同时,宾馆的另一个房间里,一个神秘人在电脑前手法快速地敲打着代码……

 

清晨,赵诗乐醒来时感觉全身像散了架似的疼。

 

她坐起身,看见旁边躺着全身赤裸的梁有廷,他的左胸口处还插着父亲送她的日本短刀,她颤抖着手试探他是否还有气息。

 

她恐惧地向后瘫倒,梁有廷死了……


赵诗音去哪了?敲代码的神秘男子是谁?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精彩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