赎当

开化味道2019-01-16 06:39:17

     西庄余绍登是个睁眼瞎,奶奶在世时,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不得不将杨下坞四分五厘田以十块银元的低价当给本村余孝荣,言明“十年之内不准赎,十年之外才可赎”。1933年11月,被抓去当兵的余绍登从江西剿共前线逃回家后,为赎回那丘田,邀了一个“会”,筹集了十块银元。他对孝荣说:“钱凑齐了,杨下坞那丘田让我赎回家吧?”


    孝荣眼珠子转了转,掐指一算,皮笑肉不笑地说:“赎‘当’是应该的,只是十年时间还差几个月,明年到期再来赎吧。”“那好,明年就明年,您男子汉可要说话算话啊!”老实人信以为真,只好端着银元转身走了。


    第二年冬天,绍登烘着火炉,带足银元来到孝荣家,说:“我家靠那点田度日,现在已经到期了,行行好,请允许我赎了吧。”孝荣脸一沉,爱理不理地说:“嗷,到期啦?口说无凭,那我得看看字上是怎么写的。”说着,从扁桶里拿出一张折叠过的契约,装模作样地扬了扬说:“纸上明明写着‘十年之内可以赎,十年之外不准赎’。难道你忘啦?现在已经是第十一年了,不好赎啦!”


    绍登一听傻了眼,说:“去年这时候来赎,你说没有到期,今年这时候又说过期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过期作废,还是以契约为据吧。”孝荣居高临下,以势压人。绍登也是个聪明人,看他这种款式,分明是丧尽天良,有意起黑心了。


    “你这是存心欺诈、有意赖‘当’!”绍登心直口快,一语道破。


    “说什么?我欺诈你?我赖谁的当?你是不是想在太岁头上动土?”孝荣吹胡子瞪眼,作出老虎要吃人的样子。


    “动土就动土,别人怕你我不怕!”绍登血气方刚,怒不可遏,顺势将手上提着的火炉狠狠地甩了过去,不歪不斜,正好砸在对方的额头上。


    这一下问题闹大了。孝荣本是远近闻名的恶霸,无风三尺浪,有风更猖狂。他马上大喊大叫,很快纠集一班人,拿着凶器,气势汹汹地追到绍登家门口,扬言要杀人。夫人汪氏怕把事情闹大,赶快出来托海树、杏文等人说情。孝荣乘机讹诈,提出两个条件:一是叫绍登头顶托盘上的蜡烛灯,跪一步,拜一步,跪拜到孝荣家赔礼道歉;二是绍登必须拿出十块银元作为他的医疗费和精神赔偿费。这些苛刻条件,绍登当然不肯接受。孝荣不依不饶,胡搅蛮缠。最后,好说歹说,绍登被迫在原来契约上再按上一个手指印,算是同意绝卖,永不收回。


    这就是一只火炉钵,换上一个指头印。


来源: 开化新闻网 


开化味道微信公众平台运行当中,欢迎各位踊跃投稿!

一经采用,即送话费!

投稿吧!开化侬!

邮件发送:2395884516@qq.com或直接编辑发送到开化味道

主题:开化故事(小说、散文、散文诗、小品、诗歌、寓言、童话、科幻故事、议论文、说明文、记叙文、书、演讲辞、辩论辞、简章、简报、序、采访记、等)要求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