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皆知季家嫡女,懦弱无能,丑颜绝世!毒医圣手穿越而来,再睁眼,光芒万丈

微爱言情2018-12-05 13:41:19

“啪!”季凌璇被人狠狠的抽了一巴掌,左脸顿时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耳朵也是阵阵嗡鸣,就连脑袋也隐隐作痛。

“张嬷嬷,给我狠狠的打,你个小贱人,你以为你装死这种小计俩能够瞒过我?”

“是!”

季凌璇眉头紧紧的蹙起,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眼皮像被巨石压住一般,沉重异常。

努力了很久,终于费劲的睁眼睛,刚一抬头,就看到两个穿着古装的妇人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眼里满是不屑与厌恶!

本来还想破口大骂的季凌璇,直接愣住,脸上尽是茫然。

什么鬼?拍古装戏啊?

“小贱人,我就知道你是装的,这就受不了了,你到是继续啊!”其中一个衣着华丽,头戴金簪的妇人睥睨着地上的季凌璇,语气恶劣不善:“小贱人,陛下的旨已经宣了,你就算是真的死了,那也得和楚王去结阴婚,我劝你还是老实点,如果运气好快速怀上楚王子嗣,就算楚王死了你也能有依靠,如若不然,你别去学你娘干些败坏勾当,下辈子也能够衣食无忧!”

听到这话,季凌璇回过神来,望向这两人,脑子里面竟然自动跳出了她们的信息。

凤冠霞披,头戴金簪,说话全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妇人是陈氏,是大燕国刑部尚书的夫人,另外一个衣着普通则是她的贴身婢女,赵嬷嬷!

而她本人,乃是刑部尚书之女……

大燕国?刑部尚书大小姐?这是什么鬼?

还有刚才这陈氏说的嫁去楚王府又是什么鬼?

“小贱人,你听清楚了没有,你最好老实些,不要再闹,不然我打断你的四肢,把你抬过去也是一样!”陈氏居高临下的看着季凌璇,那神情,仿佛季凌璇是世上最肮脏的东西一般,多看一眼都会污了眼。

片片碎碎的零散记忆开始不断的涌入,季凌璇就像一台运行超载的电脑,脑子乱得很,此时无心与陈氏计较。

“知道了!”

见季凌璇总算老实了,陈氏又警告了几句,这才带着张嬷嬷离开了,季凌璇也总算能够安心整理零碎记忆。

良久,季凌璇总算理清了一切,不消片刻,嘴角泛起一抹自嘲:“我应该死了才对!”

她不是这世界之人,而是二十一世纪一名毒师,就在刚才被自己唯一的妹妹用匕首刺穿心脏,眼含绝望和承受至亲背叛之痛,她闭上双眼,谁知一睁眼就变成了大燕国刑部尚书之女。

而原主与它同名同姓,就连出生时日也是相同,十六岁,刑部尚书长女,只是自打出生起,左半边脸颊就被黑色印记覆盖,可谓一半天使一般恶魔,所以不受宠。

原主之前也与当朝皇子寰王有过婚约,只是寰王嫌弃她相貌丑陋,千方百计想要解除婚约,终于六年前原主的母亲被曝出与人私通被处死,从而得以如愿,而后就与陈氏的女儿季凌雪订了婚。

陈氏原本只是一个小妾而已,季凌雪也只是庶女,在原主母亲死后被扶正,由庶女变成嫡女。

至于楚王……

楚王的祖上乃是燕国开国功臣,楚王亦是燕国最大的异姓王,而且爵位还是世袭。

现任楚王楚英奕,骁勇善战,乃是名副其实的战神,而且更是难得的美男子,燕国无数少女为之倾心。

只是在半月前遭到袭杀,身中剧毒,御医断言最多可活一月。

因为楚王尚未娶亲,这时皇子燕寰站出来提议,将刑部尚书之女,也就是季凌璇许配给他,传宗接代,也不枉对宗祖。

原主虽然被燕寰退婚,却一直死心塌地喜欢燕寰,知晓之后自是拒绝,遭到陈氏的连番警告,最后命令张嬷嬷对其殴打,被活生生的打死。

眼里冷光闪过,既然她机缘巧合承载了这具身体,那原主的仇,就由她报。

寰王、陈氏、季凌雪还有张嬷嬷,她一个都不放过!

目前剩下的,就是明天的婚事……

对此,季凌璇不得不连连点头,口称满意,可以打十分,嫁给一个将死之人,而且还是燕国最大的异性王,她什么都不用做,下辈子锦衣玉食,除非脑袋被驴踢才会不满。

季凌璇这边正想着往后的幸福生活,嘴角都不由勾勒轻微笑容,门外就传来细碎脚步,接着大门被粗暴打开,一对男女优雅的携手并入。

季凌璇此时并未坐起,抬头顶着满是黑色胎记的丑陋脸庞望着这对男女,意识里很快就清楚的两人身份。

男的一身紫色长袍,龙像盘身,英俊挺拔,犹如刀削般的五官,浑身弥漫与身具来的尊贵!

燕寰身边的佳人便是季凌璇同父异母的妹妹季凌雪,白晢的皮肤,精致的五官,享誉为京都第一美女。

刑部尚书共有两女,一女倾国倾城,一女丑陋无颜,还真是鲜明的对比,也被外人笑谈。

“姐姐,你怎么坐在地上!”季凌璇打量两人时,季凌雪已经轻捂小嘴,眼睛布上雾霾,声音关切的迎了上来:“地上凉,快起来,明天就要成亲了,这要是生病了,多不吉利!”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来扶季凌璇,试图将季凌璇拉起来,可是半天连季凌璇的一只手臂都没拉起来!

这力气到底是有多小,季凌璇当场翻了个白眼。

不过看季凌雪娇柔做作的样子,加上脑中记忆,常被季凌雪当做丫鬟使唤,心里满是厌恶,一甩手,挽回自己的手臂,声音冰冷:“滚开!”

季凌璇发誓,她压根就没用力气,可是季凌雪就像个陀螺一样,在原地一个旋转,然后‘华丽’的扑倒在地上,嘴里发出凄美的痛哼:“恩……好痛!”

“雪儿!”见季凌雪摔倒,燕寰急忙上前一步将其扶起,脸上满是关切:“雪儿,有没有怎么样?摔到哪里了吗?”

“寰哥哥,我没事,姐姐不是故意的,你千万不要怪她,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季凌雪轻咬下唇,身子轻微颤抖,眼睛蒙上了水雾,却又极力的忍住让其不掉下来,俨然泪下的样子,看起来委屈之极。


季凌雪嘴上虽然如此这般,但是表情和语气分明就是说季凌璇是有意的!

燕寰看得心都融了,温柔的将季凌雪拥入怀中,紧紧的将其抱住,满脸的心疼:“雪儿,你就是太善良了,这般维护那个丑陋的女儿,可是每次她都继续伤害你,说了让你不要管,你还不听,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我就这么一个姐姐,明日就要出嫁了,以后怕是再难相见,我怎么能不管她,不管她怎么对我,她毕竟是我的亲姐姐啊!”季凌雪说得是声泪俱下,一副大义炳然的样子,这让燕寰更是心疼。

而季凌雪的嘴角,同时勾起一抹坏笑,我要是不在你面前展现贤良淑德,你怎么会更心怜我呢?

听到这话,燕寰更是怜惜怀中的佳人,眼里柔情更甚,他又看向季凌璇,眼里尽是厌恶和愤怒,怒斥道:“丑女人,本王警告你,不管你怎么作做,本王都不会喜欢你,今天是最后一次,若是再让本王看到欺负雪儿之事,本王绝对轻饶不了你!”

燕寰乃是当今皇子,才貌兼重,无数女子痴迷,原主也是同样如此,就算被退婚,也多次当面表示自己的心意,理所当然的让燕寰认为,这些都是季凌璇做给他看的。

“欺负!”季凌璇不惊冷笑,瞳眸深若幽谭,迸射楚冰冷无情的光芒,但是却有致命的吸引,那张丑陋不堪的黑脸,似乎也在这一刻变得光芒万丈。

乃至于两人同时被这股气势震慑,压根就没注意到季凌璇什么时候站起来,站到了两人的面前,季凌雪也跟着双脚离地,接着……

“咚!”重物落地,声音异常的响亮清脆。

“啊!”一声刺耳的女性尖叫紧跟着响起。

季凌璇并未停手,又将季凌雪提起来,甩到一旁,这才退到一边,冷冷的看着因为痛苦,脸色变得扭曲,叫的大口张开的季凌雪。

“寰王殿下可看清楚,这才是被摔痛之后会有的样子,正常摔倒,可不会有那么柔美的身姿和悦耳的声音!”季凌璇一脸戏谑。

把她当做工作来博取同情?不是不行,但是代价要准备好!

季凌雪心里大惊,担心露陷,急忙改成孱弱的呻吟,身姿调整优美,眼角两滴晶莹泪水洒下,模样楚楚可怜:“寰哥哥,人家好痛,都紫了……”

本来还有些怀疑的燕寰,再看到季凌雪这副柔弱可怜的模样之后疑惑顿消,只剩下满脸的心疼,扭头愤怒的冲着季凌璇咆哮:“丑八怪,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违逆本王的话,今日本王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说话的时候,燕寰的手已经抬起,狠狠的拍向季凌璇。

看着这巴掌,季凌璇不闪不躲,就连眼睛都未曾眨一下,反而是嘴角勾起讥笑:“寰王殿下可要想清楚,你敢打,我就敢死,要是楚王的未婚妻被人逼死的传闻传出去,也不知道天下人会怎么看待寰王殿下!”

燕国开国以来,作为开国第一功臣的楚王,民声用户极高,这代更甚,甚至就连当今陛下都有所不及,虽然说季凌璇配不上楚王,但是如今毕竟已经是楚王的未婚妻,要是真有个所以,天下人还不声讨燕寰!

如今燕寰处于争夺皇位的高峰期,岂敢拿自己的声望来开玩笑。

于是手僵在空中,眼睛迸射出暴戾危险的光芒:“你这是在威胁本王!”

正如季凌璇所说,燕寰不敢,他也不舍得拿自己的声望来开玩笑,虽然一巴掌下去解决了一时之快,却带来了更多的无患之忧。

燕国本有太子,却在五年前莫名暴毙,皇上伤心过度,时至今日,一直没有重立储君,而这正是各王表现的时机,展现自己才能的同时,在民间也是建立自己的声望,就是为了那个位置,创造出最佳的有利条件。

燕寰,正是其中之一。

而且,目前还是风头最盛的一位!

本身太子之位,是他手到擒来之物,因为他本身就是皇后嫡子,却因楚王楚英奕的一句话,让他与之失之交臂,从此与楚王和不对付,心里最痛恨之人,便是楚英奕,没有之一。

“寰王殿下果非凡人,这就听出来了。”季凌璇故作惊讶,模样十分欠扁,却刚好遏制住燕寰,虽然季凌璇可能只是嘴上说说,但是他不敢赌。

“咔咔!”

牙齿被寰王咬得直响,燕寰狠狠的瞪着季凌璇:“你得意太早了,等楚英奕一死,本王绝对不会放过你!”

楚英奕如今只有不到一个月可活,只要楚英奕一死,季凌璇立马失去屏障,他就算是把她五马分尸,也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呵呵,拭目以待,不过你牙不错!”季凌璇根本就不以为然,俨然没当回事。

而且正好,他也没打算放过燕寰。

燕寰知道季凌璇这是在嘲弄他,当下冷哼一声,心里想着日后有你哭得。

“寰哥哥……”一边季凌雪柔柔的开口,祈求的目光柔弱可怜的看着燕寰:“寰哥哥你不要怪姐姐,姐姐也不是第一次了,我好痛……寰呵呵先带我看大夫好不好!”

季凌雪心里对季凌璇恨得要死,她希望燕寰能够狠狠的打她,但是注定没有希望了,还不如给燕寰找个台阶下,也好展示自己贤良淑德的一面。

“好,本王这就带你去!“燕寰立马跑过去温柔的扶住季凌雪,两人情意浓浓的对望了良久,这才依偎往外走,临走之际两人都不忘给季凌璇抛一个狠毒的‘媚眼’,确实被季凌璇直接忽略了,心想这古代人一个比一个会装!

两人刚走到门口,先前离开的张嬷嬷去而复返,张嬷嬷手里端着个木质托盘,上面有一碗红糖水,似是滋补,可季凌璇知道,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张嬷嬷见季凌雪和燕寰一起从季凌璇的房间里出来,丝毫不惊讶,毕竟这样的事情,时常发生。

对燕寰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张嬷嬷平笑着说道:“寰王殿下,老爷书房有请,说是有要事相商!”

燕寰还没有表态,季凌雪顿时眼睛骤亮,心里兴奋起来……

季凌雪眼里满是兴奋的光芒,只要燕寰去和父亲谈事,她就不用再装温柔善良,也能让张嬷嬷狠狠的教训季凌璇报刚才的仇了。

虽说半个月之后,楚王身死,燕寰同样不会放过季凌璇,但是自己动手,让季凌璇跪在自己脚下求饶,才能有真正报仇的快感。

“寰哥哥你先去吧,正事重要,等会儿我和张嬷嬷一起离开便可!”燕寰刚要开口,季凌雪就已经‘很识大体’的开口说道,只是带了些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急迫。

燕寰略微犹豫便应声下来,简单交代两句就先走了。

燕寰走后,季凌雪身子骨也不柔弱了,脸上也不在一副小鸟依人,而是挂满了阴冷望向了房间里面:“张嬷嬷,刚才这个丑女人打我,你替我好好教训她!”

季凌雪压根就不怕季凌璇拿死来威胁她,即便季凌璇真的死了,只要封住下人的嘴,对外宣称季凌璇与其母一样语气私通,担心被楚王发现自寻短见了,也只有燕寰那种百般顾忌的人才会上这种当。

“小姐说什么,这小贱人竟然敢对您出手!”张嬷嬷顿时惊呼,似乎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幕,更没想到当着寰王的面,季凌雪同样被打了,当下有些心疼。

随即,张嬷嬷收回自己的情绪,脸色阴森的低声说道:“小姐,老奴这就帮你报仇,定要这小贱人痛苦不堪!”

“不过小姐不可心急,再动手之前,让她将这补品先行喝下!”张嬷嬷阴险的低头看了一眼盘子里面的红糖水。

季凌雪点头,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自己母亲送来的,肯定是有害无益。

两人一起步入房间,就看到季凌璇此时正坐在铜镜前梳妆。

季凌雪走到季凌璇身后,端详着铜镜里面都自己花容月貌,再看看季凌璇那丑陋的模样,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透过铜镜,季凌雪讥诮的看着季凌璇,语气轻蔑:“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这么丑还敢找镜子!”

人家季凌璇压根就没搭理她,仿佛她是空气一般!只是端详着铜镜中的脸。

姣好的五官,如果没有这块黑斑,这张脸肯定倾国倾城。

刚才季凌璇也检查过了,这黑斑并不是天生的,而且后天毒素形成的,只要将毒素排出就可复原。

这对于她这个毒师来说,可谓轻而易举,只是毒素积压得太久,需要的时间有些长。

对这结果,季凌璇自然喜不胜收,毕竟女人嘛!谁不希望自己美美的。

被季凌璇无视,季凌雪很气愤,她伸手将铜镜扒开,怒声道:“你个丑八怪,听不见本小姐的话是吧,这么快就忘了以前教你的规矩,还不赶紧跪到本小姐的面前回话!”

张嬷嬷急忙给季凌雪使了一个眼色,示意让季凌璇先喝下这碗补品在算账。

季凌雪这才压下要动手打季凌璇的冲动,递了一个眼色过去,张嬷嬷立马会意,快步走到季凌璇的面前,声音淡漠:

“大小姐,这是夫人特意让厨房敖的滋补身体的红糖水,让奴婢送过来给你滋补身体,怕你明天的婚礼撑不住,特命奴婢送来的!”

季凌璇看了眼张嬷嬷,将碗接过,轻微晃荡,红糖水飘起缕缕热气,季凌璇马上明白了其中的成份,一抹冰冷的弧度在嘴角勾起。

“赶快喝啊!”张嬷嬷见季凌璇不动,不耐烦的催促道:“难道还要奴婢亲自喂你不成。”

说着,张嬷嬷那显得肥硕的身躯上前一步,大有直接灌药的意思。

“哼,要不是母上大发慈悲,你个小贱人怕是一辈子喝不到这般补品,还在磨蹭什么?还不赶紧一滴不剩的喝光,将碗舔干净过去跪谢母上!”季凌雪傲慢到,脸上写尽了不耐烦。

她已经迫不及待看季凌璇喝下这碗‘补品’!

“这么好的东西,给我喝实在是浪费了,还是……”季凌璇的眼角迸现寒光,迅速起身,以迅疾之势捏住季凌雪的腮帮,强迫其张开嘴巴,直接将碗口凑了上去,咕咚几下,这碗‘补品’便全部进了季凌雪的肚子。

“咳咳咳……”季凌雪被呛得不轻,脸都涨红了,暂时无法说话,只能恨恨的盯着季凌璇,脸色狰狞扭曲。

张嬷嬷终于反应过来,脸上尽是慌乱之色,抱住季凌雪就不停的勒其肚子,又放开用力拍打季凌雪的后背:“小姐,快把那东西吐出来,这东西喝不得啊,这可如何是好!”

“嬷嬷,这么什么东西?”见张嬷嬷这又勒又拍这么大动作,季凌雪心一下子就提了上来!

张嬷嬷脸色死灰:“这……这是绝子药啊!”

说完话,张嬷嬷也是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什么!!!”季凌雪连连后退了三步,脚步踉跄,脸色瞬间变得比面粉还白,终于身体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犹如筛糠一般颤抖起来。

绝子药……

想不到竟然会是这东西!

季凌雪很清楚在这个世界,不能生子代表什么,这样的话,燕寰还愿意娶她吗?

就算愿意,她能坐稳那个位置吗?不,是能坐上那个位置吗?

“啊……”房间里爆发出一阵尖叫,季凌雪双手捂着自己的耳朵:“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模样有些癫狂,整个人都崩溃了。

毁了!

未来,就这样毁了!

如此沉重的打击,季凌雪哪里承受得住,两眼翻白,昏厥过去。

张嬷嬷又是一惊,也顾不得一旁一脸笑意的季凌璇了,抱起季凌雪就飞奔去找大夫。

季凌璇看着两人的背景,嘴角变得有些冰冷,随即俨嫣然一笑,也不知道陈氏知道绝子药被自己的女儿喝了,是什么心情!

陈氏的心情?

刚听到这个消息,就华丽丽的晕了过去,知道深夜这才醒来,肚子坐在黑漆漆的房间里面,很久!

“小贱人,别以为嫁出去就完了,这只是开始,敢害我的雪儿,我要让你生不如死!”黑暗中,陈氏阴森森的声音响起。

现在她不会要了季凌璇的命,因为她要慢慢的折磨,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婚礼是女人一生当中只有一次的大事,明天的婚礼,她要给让季凌璇终生难忘。

陈氏这边谋算着季凌璇,季凌璇同样没有闲着,夜里拿着匆匆准备的礼物,亲自给陈氏和张嬷嬷送了过去……





(您点击阅读原文后,将产生阅读记录,下次阅读只需点击本公众号右下方菜单栏“每日签到-最近阅读”,可随时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