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安红萝卜:红遍半个地球背后的窘困

商汇2018-12-05 16:24:51
近4万亩的种植面积,相当于14个鼓浪屿,年出口量破10万吨,翔安红萝卜已成为我国冬春季红萝卜最大出口基地,出口占全国90%以上。主要销往东南亚、韩国、日本、中东、俄罗斯、加拿大、欧盟、美国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
产业集群 10万就业
“富美乡村”是翔安区发展建设的目标,红萝卜种植业成为了这一富一美的关键点。每年的1月到5月,翔安大大小小的公路上,经常看见各种货车满满堆着鼓鼓的麻袋,细心一点就会发现里面装着红萝卜,它们正被运往翔安各个蔬果冷冻厂进行分拣包装。
历史上从属于同安的翔安远离市中心。20世纪60年代,开始“旱改水”,扩大水稻种植面积,逐步改变境内以地瓜为主食的粮食结构,变缺粮区为余粮区。口有余粮之后,翔安人民开始试种多种蔬果,大葱、花生、火龙果,直至摸索出经济效益最好的红萝卜,占据第一主打地位。
“翔安就是厦门的农业大国。”厦门华普果蔬冷冻厂总经理康朝辉说到翔安的红萝卜基地引以为豪,“2011年11月,翔安出口红萝卜质量安全示范区通过国家质检总局考核验收,是全国唯一的出口红萝卜质量安全示范区。产品好就能卖出好价格,翔安区红萝卜价格高出其他区域20%~30% ,平均增收4.5万元/hm ,增收过亿元。”
目前,翔安共有4000多个红萝卜种植户,300多家红萝卜收购商,在丰收时节大约有10万人在红萝卜产业链上忙忙碌碌。
翔安红萝卜销往全国每个省份,翔安不少物流中介机构因此而兴。依托厦门港口,来往厦门的物流货车不绝于途。聪明的翔安人,做起了两头的中介,“农业不是暴利行业,而且一年就忙那几个月,运作自己的物流公司不太现实。刚好,我们也发现很多货车将货物拉到厦门后都是空车回场,泉州、漳州的物流需求也大,很多时候空载货车也会经过厦门,我们就从中搭建一个平台,两头牵线搭桥,赚个中介费。”从事物流中介的翔安宋先生告诉《商汇》记者,对货车司机来说运输蔬果可以免掉过路费,中途再多拉一趟红萝卜变成一件美差。而对红萝卜商家而言,因为是顺路带货,一吨红萝卜从厦门运往广东只需运费100元,相比之前的包车运输节省了近3倍的费用。
从事纸箱行业的吴先生,早些年主要为翔安香业供应纸箱,这些年他也承接红萝卜纸箱订单。“红萝卜是食品,对纸箱的要求比较高,但是需求量比香业更大,这些年工厂供应红萝卜纸箱反而比较香业的多。”吴先生一年为翔安红萝卜供应二三十万只纸箱,这块的收入成为了他一年的主要经济来源。
翔安许厝村虽然小,但是因为全村超过一半的人从事红萝卜种植行业,这个小村庄也因此有3户人家专门制作进叉托盘。“红萝卜到了收购商那里都是按吨进进出出,不可能像从农田拉回来的一样用麻袋装,都是用叉车一个个货架装卸。出口的要求很高,不仅红萝卜需要药检,包装的纸箱、承重的这个木架托盘都得检验。”林先生坦言,供给出口的进叉托盘总是比较费心力,连一点泥土都留不得。但是同时他也表示,自己只有初中文化又没兴趣从事农业,因为翔安红萝卜产业的发展,他开始运输木材,钉钉货架,一家生活安稳倒也知足。
每年从一月到五月,翔安很多中老年人就到蔬果厂包装、清洗红萝卜,大家邻里乡亲一边工作一边偶尔聊个家常。“我五十七岁了,儿女都在外面。我就趁这个时候打打零工,还能和这些乡邻作伴,也给自己赚点零花钱,多好!”在东坑村的一家蔬果冷冻厂,洪婆婆笑嘻嘻地告诉记者,自己年纪也大,腰酸腿疼毛病多,重活做不来了,这种动动手指头的事情她轻车熟路。
翔安蔬菜协会说,红萝卜产业吸纳了10万翔安人为之耕耘。华普总经理康朝辉康朝辉说:“政府工作人员也问过我整个翔安红萝卜产业到底解决了多少就业人口,但是这个问题我真没办法准确回答。那些物流行业的人来来往往,还有成千上万人从蔬果厂拿红萝卜回家清洗、削皮、切丁、切丝,以及那些包装行业的人,无数的农民渔民,还有翔安人外出包地种植红萝卜不知雇了多少人。这个产业链跨度太大,无法统计。但是很明显,在这个行业就业的很多都是那些失地失海的中老年人,单凭这一点,红萝卜产业就做了大功德。”
1993年以来,翔安红萝卜产业一直稳步发展。2008~2012年更是获得飞跃性发展;2011~2O12年产季,翔安红萝卜克服国际经济不景气及国外技术性贸易壁垒影响,实现出口l0.85万吨,产值5621.5万美元,刷新历史纪录。
去年,翔安红萝卜产业继续发力,出口加工企业达到37家,共出口红萝卜10.9吨,出口产值达到5888.3万美元。近四年,翔安出口的红萝卜产品实现进口国农残零通报。
依靠小小的一根红萝卜,翔安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农业区,创造出全国农业发展的“翔安经验”,这片土地的人民将脚下的黄土化为黄金。
翔安商人单飞全球
近4万亩的种植面积,相当于14个鼓浪屿,年出口量破10万吨,翔安红萝卜已成为我国冬春季红萝卜最大出口基地,出口占全国90%以上,2013年出口保鲜红萝卜10.9万吨,已连续四年实现进口国零农药残留通报。翔安已建成国家级的红萝卜出口质量安全示范区,主要销往东南亚、韩国、日本、中东、俄罗斯、加拿大、欧盟、美国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
成立于1993年的厦门华普果蔬冷冻厂总经理康朝辉在出口红萝卜商中算是大户。2000年前后,日本人开始到翔安收购红萝卜,他们对种植户的要求是规模化的基地种植,而这时康朝辉已经走出了厦门,到外地开始“包地”种植,实现了规模化的基地种植,这也为后来他稳定供给多国客商红萝卜夯实了基础。拿下日本客商之后,康朝辉一直主打海外市场,近几年每年两三百个货柜源源不断送往日本、韩国、中东、俄罗斯和加拿大。
厦门翔银食品有限公司的彭建书在这场走出国门的大军中,投入最多精力的则是韩国市场,“因为中日关系,日本的市场比较不稳定,公司在韩国市场的联系方面下了不少功夫。翔安红萝卜市场集中效应大,很早就有一些韩国客商来我们这里考察市场。”也就是在那时,彭建书和生意伙伴抓紧机会,通过大公司和一些商场上的朋友,一层层推荐,一个两个不断挖掘韩国的新客商。“最重要的就是我们的品质,我们都是做口碑的,由最初的两三个货柜,到现在一年10个左右的货柜,每年一千多万的单子在走韩国。”
厦门丰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许财望也是早期走出翔安承包土地的红萝卜种植户,同时他也是主动走出国门的人。
酒香也怕巷子深,虽然翔安红萝卜产业很出名,但是作为企业个体来说,国外客商并不知道翔安这些蔬果厂商。2007年成立厦门丰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后,第一件事就是让员工上网联系海外客户。在这之前,整个翔安的红萝卜企业普遍都是通过外地的商贸公司介绍联系海外客户。接触久了他们也掌握一些门道,不再通过中介做红萝卜出口生意。
许财望第一单海外客户来自东南亚国家,虽然第二年就赶上金融危机,但是因为当时许财望采用内销兼出口的经营模式,影响并不大。“技多不压身,押宝也不能只押一处。2007年一家企业向日本出口的红萝卜被查出三唑醇含量超标,翔安失去了日本的所有订单。虽然后面日本的大门又打开了,但是这两年中日关系趋于紧张,日本的生意再次不好做。这些年我们陆陆续续开发加拿大、澳大利亚及东南亚等国的客户群。”许财望表示,日本的案例让整个行业从此保持警醒,“虽然翔安现在是红萝卜生产大国,但是去年越南也开始大规模种植红萝卜,这让我们流失了一定量的订单,也在告诫我们要不断改良品种、寻找更好的出路。”
像许财望这样不再通过中介,而是自己联系海外客户的红萝卜企业越来越多,他们就像羽翼渐丰的雄鹰,不想再依靠他人喂食,而是选择自己扑向悬崖,或飞高飞远抑或坠落全由自己负责承担。但是很高兴的是,我们看到一群群雄鹰在蓝天上欢畅翱翔。
红萝卜深加工:日韩市场打不开 国内没市场
这两年,高端制造业在往欧美回流,劳动密集型企业也纷纷向东南亚迁移,面对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不仅仅是中国企业,翔安红萝卜企业也在思考。
根据农业部数据显示,目前脱水红萝卜粒出口前景喜人,作为高附加值的蔬菜品种,在我国蔬菜出口中的比重越来越大。随着经济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生活节奏的加快,方便食品越来越受欢迎,而作为方便食品配套的脱水红萝卜粒在国际国内贸易中的需求也在日益增加。据农业部统计,我国脱水蔬菜年出口量22万吨左右,业内人土测算,国际市场和国内市场对脱水蔬菜的年需求缺口在5万吨以上,其中脱水红萝卜粒占到40%以上。我国是世界第一大红萝卜生产国,但脱水红萝卜品种少,范围窄,整个产业发展还处在一个较低的水平,有待进一步发展壮大。
与日本、韩国以及欧洲、美洲的先进国家相比,我国脱水红萝卜设备起步低,高技术含量不足,设备更新速度慢,远远满足不了国外市场对质量的要求。脱水红萝卜企业绝大多数规模小且实力弱,没有较强竞争力的大型名牌企业,生产经营成本高,产品质量不稳定,技术水平比发达国家落后20年。
在日本,各种保健食品正在异军突起,成为食品市场上的新宠。目前,日本市场上最流行的保健食品中,红萝卜深加工制品种类最多。红萝卜食品因其营养丰富,并具有很强的防癌作用,近几年来一直独领风骚。如今,红萝卜热已扩展到面包及汤料制品。一种含百分之百红萝卜味的调味酱,目前已经取代了相当一部分番茄酱的市场。特别是红萝卜汁已扬威日本饮料市场,且能与汽水、咖啡、乌龙茶等争长短。尤其是伊藤忠公司出品的红萝卜汁,其混合菠菜、芹菜、苹果、柠檬的果蔬汁将健康与口感完美融合,最受市场追捧。该公司还向市场推出儿童用黄绿色水果蔬菜混合汁,产品中含40%蔬菜汁(红萝卜汁、菠萝汁、芹菜汁),60%果汁(苹果汁、柠檬汁),增加了果汁含量,使不喜欢蔬菜异味的儿童更喜欢饮用。
“不得不承认,翔安红萝卜目前还是粗加工的阶段,我们并没有把红萝卜的使用价值发挥透。欧美以及日本很多发达国家会对红萝卜进行深加工,制成米糊或饮品,低廉的蔬果摇身一变成为营养品高价推出市场,这点人家就比我们先进,但是他们技术成熟,资本雄厚,我们才刚起步,不得不先低头。”许财望说到翔安红萝卜的发展眉头皱了一下。
目前有一部分山东的商家在翔安收购红萝卜后制成饮料,经济效益非常可观,漳州也有企业收购了红萝卜回去加工成各类食品。从红萝卜产业最底层的种植户一直发展到现在的红萝卜出口商,许财望并不满足于他目前的发展,“我现在主要是资金问题,深加工生产投入没有五六百万做不来,对于我们这种农产品企业来说,这笔钱是大数目,贷款也没那么容易,如果能有政策扶持,翔安红萝卜产业肯定能更强更大,而不仅仅是目前这种粗加工的状态。”
深加工的无奈
“红萝卜粗加工的利润是整个红萝卜产业收益最不稳定的一环,谁都知道精加工利润最高。但是这行不是想进就进得去的。”康朝辉认为,深加工需要解决的问题,关键核心在于市场。国内市场方面,国人对红萝卜的精加工产品接受度并不高,目前北方地区所做的红萝卜精加工,主要是用于食品配料,供应方便面之类的企业,并没有打开终端市场。最早做红萝卜精加工的两家台资公司——东海和国风,一开始风风火火,现在企业都摇摇欲坠,厦门也有两家尝试了红萝卜深加工的企业,现在他们这个项目也都停掉了。
翔安红萝卜的主要出口国为日本和韩国,这两大市场主要是进口红萝卜到他们国家进行精加工,制成饮料、米糊、饼干。国内市场打不开,而国外客商比翔安这些农户更精明,他们很清楚深加工的利润高,这个钱他们不会给中国人赚。再者,三聚氰胺事件可谓让中国食品安全问题臭名远昭。别说食品质量检测非常严格的发达国家,就是东南亚那些小国家都怕中国食品,一篇《小心来自中国的产品》的文章在印度尼西亚几乎家户喻晓。只要西方媒体一有抨击中国食品安全的新闻报道,东南亚诸多国家很快就会相继转载、转播。
而另一方面,目前越南开始大面积种植红萝卜。越南物价低,当地的红萝卜相对中国的红萝卜具有较强的价格优势,已经有一部分客商已经转移到越南进口红萝卜。“现在我们连日韩这两个大市场都有面临失去的可能,更别说去替代他们生产红萝卜精加工制品,再出口给他们。”康朝辉认为,目前探索深加工的问题在于市场的不稳定性,资金、土地、证件倒是其次。正因为先驱们的相继倒下,华普一直没进入深加工行业。
开发市场需求难度大
习惯于饮茶的南方人深信最好的养生饮品是茶水,康朝辉自己都喝不来红萝卜汁,倒是几十年来每天都要喝好几壶的茶水。红萝卜因为是木质结构的蔬菜,口感相对较差,即使制成饮品仍旧找不到香醇的味道,这点和茶叶相比完全处于劣势。连自己的味觉都征服不了,康朝辉也没信心去打动其它消费者。“深加工的国外市场我们进不去,国内市场你要先引导这个消费概念,再推产品,这个过程对我们这种小企业来说消耗不起。”
开发客户需求的产品很难,但是从长远的经济效益看利润非常可观,打造一款满足客户需求的产品相对容易,但是利润低。不同阶段的企业选择不同的发展模式,对翔安红萝卜粗加工的厂商来说,红萝卜精加工“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大学之道,在止于至善”,修身育人,必须达到完美的境界而毫不动摇。对于一个产业,什么程度才是“至善”?就是乔布斯也只能说,苹果是目前最完美的,而不会说已经是行业顶峰,而他至死也仍在追求超乎普通人想象的更卓越的苹果。对于红萝卜产业,翔安的红萝卜企业并没有满足他们的发展状态,他们也知道发展的空间还很大,只是这次开发市场需求的成本太大,让他们不敢轻易跨越。
种子,谁的痛?
翔安区红萝卜种植户这些年尝试过种植太阳、艳阳红、坂田七寸等种子,经济效益最好属坂田七寸,于是出现了农民扎推种植单一品种红萝卜的现象。但也印证了早年专家的担忧:洋种子给中国市场带来了优质的种子资源,却没有带来国内种业急需的科研成果、管理经验等核心竞争力。而洋种子垄断蔬菜种子后产生的高价格、高风险等后果将在后期对国内种植业产生巨大影响。
2012年,数十户红萝卜种植户因为种植了假坂田七寸种子而遭受上千万的经济损失,事件引起潘然大波。2014年3月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开庭对这起销售伪劣种子案进行审理,目前这一案件仍未审判。
种植户为谁忙?
红萝卜种子问题这些年来一直是翔安红萝卜产业的一个心病,“2012年的假种子事件都算小事了,真正的大事是十多年来的种子垄断,奇货可居啊,就一家经销商,价格人家说的算,有时候甚至是有钱都没地方买。”翔安东坑村的洪培育告诉《商汇》。洪培育是一名85后的教师,没有编制,这两年他的收入都赶不上种植红萝卜的父母,“我们家在东坑村种植红萝卜的面积是最大的,父母的收入也比较可观。有时候家里也会开玩笑让我回来种红萝卜,但是也都是开玩笑而已,不说土地越来越少,就说每年八九月份全家为买红萝卜种子到处找关系,我就不可能接触这个行业。”
2003年,广受翔安红萝卜种植户欢迎的种子坂田七寸(SK4~316)由厦门国贸种子进出口有限公司从日本引进,厦门某蔬菜种籽有限公司则是目前福建省唯一的经销商。对于这家蔬菜种籽公司,翔安红萝卜种植户是又爱又恨,“他是唯一经销商,但是他不直接卖给我们,他又卖给其他销售点,关系好一点的能找到经转第二手的种子,但是普遍都是三四手的种子了。价格从最开始的一罐3000元到去年一罐12000元,按一罐种子种植2亩红萝卜来算,一亩红萝卜最高的收购价格也就是16000元,扣除人工、灌溉、肥料,我们辛苦半年一亩红萝卜赚几千块,我们是为这家经销商打工啊。”翔安东坑村的老农洪先生拉着记者的手,说到激动处不时擦拭着泛红的眼眶。
今年红萝卜种植户普遍都眉开眼笑,“今年行情好,一亩都能买个一万五左右。下半年种植红萝卜的人应该会更积极,但是问题也来了,种子哪里找又是问题。”翔安洪厝村红萝卜种植户洪先生一大早就来到了厦门华普果蔬冷冻厂,“康总认识的人多,我来找他帮我想想办法。”但是康朝辉也是一脸无奈,“我自己也在找种子,但是按往常的规律,只要今年收成好,下半年种子肯定是难买,我也在想办法解决九月份的种子问题。”
这些年,厦门市政府、翔安区政府一直都在为翔安区红萝卜种植户调解坂田七寸种子问题,但是涉及到具体的市场经济行为,政府往往插不了手。而这家蔬菜种籽公司面对政府部门,以及《厦门日报》、《海峡导报》的询问,基本都以“日本公司限制供货导致种子价格飞涨”、“公司没有定价权,都是日本公司抬高了价格”来回应。
“前些年,有人设法在韩国拿到坂田七寸的经销权,但是没多久就被取消了,据说是厦门这家总经销公司和日本坂田公司的协议。没办法,国外很多大公司都这样,讲究唯一代理权、经销权,有利于他们对市场的渗透和管控。这种商家之间的合作协议初衷是为了避免价格混战,可一旦遇到唯利是图的商家,却是生产商与经销商联手坑消费者的手段。”翔安某种子经销商表示。
本土种子仍在研发
厦门市农业技术推广中心专家表示,红萝卜在国内的育种比较滞后,起步比较晚,中国农科院,天津、北京等地有在做红萝卜的育种,但是育种的材料比较少,目前材料差不多只有300多份左右。“育种材料就像我们建房子要砖头、水泥一样,建越好的房子,材料需求越多。”专家说,相比而言,国外红萝卜的育种材料都是上千份在研发。目前,日本和美国在红萝卜种子研发技术方面比较发达。
市政府和市科技局为此进行了专题论证会,将红萝卜的育种交给厦门华侨亚热带植物引种园,但是育种除了需要资源和材料等条件,同时也要气候允许,目前我市仍未研发出本土种子。
翔安红萝卜产业发展至今离不开翔安农民的勤勤恳恳、一批勇于闯荡的市场开拓者。他们从红萝卜的播种开始一直到打包运输出海,层层打通关卡,好不容易拼下这片天地。而如今,这群淳朴的农民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整个红萝卜产业链中,种植户的利润遭受种子商和深加工行业的双面挤压。他们身处最劳苦的阶层,但是所得利益却是最低。种子问题继续悬而未决,深加工无法突破,如此下去,这个翔安规模最大的产业能走多远?
一个红萝卜村的“红与黑”
翔安是厦门少数“地广人稀”的区域,人均耕地较多,尤其是下许村,全村共有农田1800多亩,人均耕地近2亩。90%的村民从事红萝卜相关产业,目前下许村是翔安区红萝卜产量最大的行政村。小小的下许村一共有13家红萝卜加工厂,由厦门丰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带领着下许村走出了一个“红萝卜村”。
从听天由命到漂洋过海闯荡出“国家级红萝卜出口质量安全示范区”,翔安农民经历的风霜三言两语道不尽。
黑色岁月:血汗换血泪
“从我有记忆起,我们村就是‘种田’的,家里的长辈每天起早贪黑,简单扒几口饭扛着锄头就去田里了。最早的时候,大家都是种植白萝卜、大白菜、包菜等等。种植的蔬菜都是随意性的,很少人懂得根据市场需求调整种植类目。印象中好多次田里的白萝卜直接烂在地里,没人愿意去收。辛苦大半年,结果市场价格一斤几毛钱,种植多的还要雇佣他人,导致卖出的价格比成本还低,索性就让蔬菜烂在地里。”下许村的资深农民许先生告诉《商汇》,“也有一些村民舍不得,从小种子到硕果累累倾注的心血之多自己心里最清楚,他们还是会把菜拉到镇上的菜市场去卖。我记得,曾经有个村民大清早拉了一车的菜去菜市场,蹲了一早上没卖几块钱,回来的时候就在路边把所有的菜扔了,他蹲在路边抹泪的样子,我至今记忆犹新。”
传统的农民听天由命,看天色吃饭。根据自家田地土壤的性质或者水源情况,任意播种几样蔬菜,等着几个月后的收成。经常是今年白萝卜价格卖得好,大家就蜂拥着在来年收成的田里撒下白萝卜的种子。背朝黄土面朝天的农民,一辈子和黄土打交道,淳朴得不知何谓经济规律,导致了他们经常亏损,甚至是“白做工”。
红色朝阳:红萝卜换红钞票
“70年代末就有不少人专门种植红萝卜,他们摸索出厦门的气候非常适合红萝卜的生长,尤其是翔安的砂质土壤非常适合后来坂田七寸的种植。红萝卜一般是在9月份播种,来年3月~5月收成,避开了高温,红萝卜唯一怕的就是台风,而这段时间台风也相对较少。只不过那时的种子普遍都是用太阳牌,产量和品相对比现在的坂田七寸相差好几个等级。”下许村村长许鹏飞告诉《商汇》,“从1995年开始,村里种植红萝卜的人就非常多了,那时经常有山东的企业过来收购红萝卜,有了这个大市场大家一心种植红萝卜。但是市场价格的波动比较大,每年1-5月份,大家望着朝阳,等着东边的村口驶来山东那些老板的卡车。那个时候心中始终都悬着一颗石头,总是要等到田里的红萝卜都装上车了,农民才笑得出来。”
下许村的许财望当了十几年的农民,终于在1999年决定“翻身当商人”,此时村里也已经两三个人在摸索蔬果收购这个行业。据了解,当时整个同安只有两三家做蔬果收购,而红萝卜收购主要依靠北方厂商。就像待嫁的姑娘每年等着良人出现,那种感觉并不好受。马巷菜市场人流量大,许财望以马巷菜市场为市场,开始收购红萝卜这个行业。
2003年来自日本的红萝卜种子坂田七寸落地厦门,顿时翔安的红萝卜产量奇高,卖相也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好。翔安红萝卜开始被运往国内多个大城市,虽然许财望收购了村里一半以上的红萝卜,但还是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许财望开始走出翔安,到泉州包地种植红萝卜。2005年陆陆续续有各地的商贸公司和他商谈将红萝卜运往全球各地。运作了两年,不甘为人作嫁的许财望筹办了厦门丰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自己上网找海外的客户,从此开始了内销兼出口的经营模式。
如今许财望聘用了村里一百多号人口,收购了下许村超过一半的红萝卜,让村里的农民不再有“血汗换血泪”的担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更多原创内容,敬请翻阅《商汇》最新版第14期

————————————————

厦门市民营经济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厦门总商会

闽南企业文化交流中心

《商汇》杂志

闽南第一本以闽南企业家为目标读者群的商业杂志

刊号:CN-35(Q)第2013006号

————————————————

采编中心:86-592-5392199

广告专线:86-592-5122795

发行专线:86-592-5392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