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如何善用自性潜能(3)

菩萨满满经2018-04-15 12:34:21

   点击上方蓝字轻松关注

>>   在不正经的日子里正经地读本经



1


事实上,钻石矿脉脉管是古代熔岩从地心冲上地表的管道;在熔岩往地表上冲的同时,也携带了尚未生成的钻石。这些管道中充满了名为“kimberlite”的绿色矿石;你可能必须挖出一吨绿色矿石,才能找到如铅笔顶端那块橡皮擦大小的钻石。因此,钻石之所以价格高昂,是因为它真的需要投入许多成本去开采提炼。
在地球上,钻石矿脉脉管的分布位置也是支持五大陆曾经连接在一起的证据之一,而分隔各大陆的海洋,则是大陆板块漂移之后所形成的裂隙。如众人所知,第一流的钻石矿脉脉管分布于南非,世界知名的狄毕尔(DeBeer)矿脉脉管即是一例。当时,人们在一对赤贫的波尔(Boer,波尔人,即荷裔南非人)农人狄毕尔兄弟拥有的田地中央发现了狄毕尔矿脉脉管;在同一块土地上,还有一片金柏利矿区(KimberleyMine)。
大约在1870年左右,狄毕尔兄弟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出售农地之后,狄毕尔矿脉脉管至今已经开采了数百万克拉的钻石。而狄毕尔矿场也把他的名号出借给全球知名的狄毕尔钻石联合企业(DeBeerdiamondcartel);该企业是一个拥有权势、作风强硬的组织,一百多年以来,掌控了大部分的生钻市场。
关于钻石,有一件十分有趣的事。当熔岩从地心携带尚未形成的钻石冲出地表的时候,在地表形成一个圆锥形的熔岩小丘,有如从皮肤底下冒出来的青春痘一般;那圆锥形的熔岩小丘需要历经一两百万年风吹雨打、热胀冷缩的作用,才逐渐地被侵蚀磨平到与周围地面同等的高度。
此时,未经琢磨的生钻从“蓝岩”(bluerock,或矿层)中“破岩而出”,大量涌入小溪流之中,然后随着小溪流进入河川,最后流入海洋。


2


钻石的传奇之旅


在所有的矿物之中,钻石和金拥有同等的重量,是最重的矿物之一。由于钻石比一般的石头坚硬许多,它们很容易从河底的床岩中崛起一个个小小的矿囊。不可避免地有一些钻石冲破河底床岩,随着川流进入大海。只有那些最精纯的钻石——甚至连最微细的裂隙或裂痕都没有,才能从数十亿年的旅程中留存下来。在所有发现钻石的地区之中,最为人津津乐道,最富传奇色彩的,或许是位于非洲西岸奥兰治河(OrangeRiver)流入大西洋的区域。
当钻石从钻石矿脉涌入奥兰治河,出了海洋之后,经过几个世纪强大洋流的推动,那些钻石被推上了海滩。这些如同爆米花般散落海滩的钻石,全是品质最优良、最精纯的钻石。在1908年,一群德国勘探人员发现了这批钻石。最深得我心的照片之一,就是那群德国勘探人员手脚着地地爬在那片后来称之为“禁区”(Sperrgebeitor“ForbiddenZone”)的海滩上,捡拾巨大、完美无瑕的钻石。
在南美的巴西,也有几个地区的河床布满丰富的钻石,例如靠近迪亚曼蒂纳(Diamantina)的荷昆丁霍纳河(JequitinhonhaRiver)流域;迪亚曼蒂纳是一个充满瑞士风貌、精巧雅致的小城,位于米纳斯吉拉斯州(MinasGerais)境内。然而在巴西境内,根本没有钻石矿脉,这些分布于河床的钻石从何而来?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印度西部的冲积层或河川的矿床之中。早在人们发现非洲的钻石矿床之前,印度已经出产了历史上最初几颗品质优良的大钻石,其中经典之作包括“科—依—诺尔钻石”(Koh-I-noor,献给英国维多利亚女王之后,成为英国国宝),以及欧洛芙钻石(Orloff)。
拿一张世界地图,把南美洲和印度的末端连在一起,连成大陆板块尚未漂移分离的模样——当时南美洲和印度分别连接着南非的两侧——那么蕴藏于河床矿床的钻石从何而来,就一目了然了:位于非洲底部边缘的巨大矿脉,历经了日晒雨淋等侵蚀作用之后,穿出矿层,并且在各大陆尚未漂移分离之前,散落至巴西境内的河川之中,以及印度的德干高原(DeccanPlateau)。
许多研究表明,南非巨大钻石矿脉周围土地的地质,与西伯利亚地区的地质相类似。而且正是由于美国居中搞鬼,使得苏联难以取得非洲供应的工业用钻石的那几年里,俄国杰出的地质学家伏拉狄米尔·苏伯列夫(VladimirSoblev)发现了这一事实。在苏伯列夫的带领之下,一批批的地质学家被派遣至天寒地冻的西伯利亚冻原,寻找钻石矿脉。
可惜的是,当时几乎没有可以在空中探测钻石矿脉位置的工具,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你必须得站在一个矿脉上方,才能知道底下蕴藏了钻石,而且雪上加霜的是,矿脉可能被覆盖在经过数世纪堆积而成、好几码的泥土之下。
在钻石界流传一则传说,一名女性地质学家在了无人迹的西伯利亚冻原上,四处寻找苏伯列夫梦想中的钻石矿脉;有一天,女地质学家出外打猎,看看能不能打到一些新鲜的野味,让同组的地质学家尝尝鲜,打打牙祭。
她看到远方出现了动静,一只红狐隐入灌木丛之中。她举起来福枪,用枪上的望远镜对准了那只红狐。然而,有如天助般幸运的是,她没有触动扳机。她瞥见红狐身体一侧的皮毛上沾满了青色的斑点,而那青色正是出自矿脉的钻石矿的颜色。女地质学家一路追踪至红狐栖身的洞穴,并且发现那洞穴一直延伸至一处钻石矿脉。它是俄国人发现的第一座矿脉;俄国人将这一伟大的发现命名为“和平矿场”(theMiror“Peacemine”)。


3

冻原上的矿城


40年之后,俄国人成为钻石世界中最强大的势力之一。在北方浩瀚无垠的西伯利亚冻原内地,布满了新发现的钻石矿脉。在冻原上,有许多“矿城”,整座城市的居民都是矿工。他们居住在悬浮于永久冻土层上方的平台上;平台下方则巧妙地运用打桩的方式,把桩基深深地打进冻土之中,用以支撑平台。而空气调节装置必须持续地把刺骨的冷空气吹送至平台城镇和下方冻原之间的空隙,以防止冻原的冰雪融化,也避免平台上的城镇塌陷至半冻半融的泥泞之中。
当俄国人首度把钻石倾销至全球钻石市场之际,全世界钻石商的心头不禁涌起一阵惊恐。我在普林斯顿大学念书的时候,曾经研究过俄国的国情,再加上得自于英国伦敦附近从事研究的狄毕尔工业部门人员的协助,以及时了解俄国钻石的最新发展状况。
从1975年开始,我就对所有关于钻石的事物充满了贪恋不已的兴趣,亟欲了解关于钻石市场的每一个环节,因此我自愿把各种俄国科学期刊上关于钻石的文章翻译出来。
我们深感不安,因为我们明白,俄国人已经知道如何在实验室中制造完美无瑕的钻石。在此之前,这项技术已抢先被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neralElectric)的科学家研发出来。他们利用巨大、异乎寻常的活塞,使一小片一小片的石墨(铅笔芯)长期保持在高压状态下,同时进行加热;整个过程如同钻石在地底深处的脉管中形成一般。
幸好,利用这种方式生产一克拉生钻所需要的电量,相等于供应一个小城镇几个小时的电力;用这种方法制造钻石,比起从一吨绿色矿石中提炼钻石要昂贵许多,因此一般认为,人工生产钻石太不划算。钻石界也可以松一口气,免于完美假钻的威胁:一颗人造合成或实验室制造出来的钻石,无论在哪一方面,都和真钻一样精纯美丽。
或许俄国人已经找出一个方法,可以物美价廉地生产人造合成钻石——如果我们了解钻石矿脉的开采过程,那么这似乎是惟一的说法,可以解释为什么突然之间,大量的生钻从西伯利亚倾泻至全球钻石市场。
根据我们所知的技术,把生钻从青色矿石中释出的过程,需要大量的水。传统的做法是,利用巨大的齿轮把钻石矿压碎成特定大小的石块(往往也把难得的大钻石连带压成了小块)。
然后,把压碎的较小矿石混入水中,混成一大团软糊,散在一张覆满类似轮轴润滑油的厚厚油膏的宽桌上。同样地,由于钻石完美的原子结构之故,钻石容易粘附在覆满油脂的表面上,而其他的矿石没有这一特性。那团水和钻石矿混成的泥浆落在油脂上之后,钻石会附着在油脂上,剩余的泥水则从桌边流走。接下来,人们把那一层轮轴润滑油刮取下来,集中放在一个大容器中加热,使润滑油融成液体,如此一来,生钻就集中在容器底部了。
然而,我们知道,在北极圈的内陆地区根本无法储存如此大量的水,一旦水接触了冷空气,马上就会结冰。由于钻石是制造汽车、飞机、飞弹、坦克等产品不可或缺的零件,因此在当时,关于苏联钻石工业的详情,被列为国家机密;泄漏机密的人依法被判处死刑。

4

钻石恒久远,人却无能为力


因此,我们无法得知,在西伯利亚的冻原下,是否蕴藏了钻石矿脉;我们也无法得知,俄国人是否已经研发出一种聪明精巧的新方法,分离钻石和剩余的废矿。
大部分的钻石在X光的照射下,散发出微弱黯淡的光芒。有时候,即使只有一点点的太阳光,都能够让钻石发出萤光,因而产生了关于“蓝白”(blue-white)钻石的神话。那些被压碎的矿石被摊放在一张布满小孔的桌面上,每一个小孔下方,都有一个强力的空气喷嘴。X光一波波地扫过矿石,感应器测出发出微弱光芒的钻石,并且激活空气喷嘴,砰的一声把它射进下方收集钻石、有着玻璃托盘的特制箱槽之中。箱槽装有非常精良的锁,可以锁住托盘;一名警卫也坐在附近,保卫钻石的安全。


 


未完待续……

 

每晚八点半,邀您一起来听书!

转载授权or私聊小编请加微:nona903




— THE END —


(以上由“菩萨满满经”独家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