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景、灯光秀、穹顶泳池……钱塘江边“大金球”邀你入住,约吗?

杭州钱江新城管委会2018-10-19 17:35:50

当80多幢高楼在市民中心周围拔地而起,当杭州洲际酒店迎来B20全球盛会,当钱塘江金融港湾沿江拉开序幕……杭州真正从西湖时代迈入钱塘江时代,钱江新城已然成为拥江发展的桥头堡,成为杭州的城市新中心。

 




杭州除了西湖,还有什么?

 

答案毋庸置疑,经历B20杭州峰会后,这颗“大金球”闪耀世界,它便是杭州洲际酒店。

 

日月同辉,冉冉升起。见证杭州精彩的同时,“大金球”也渐渐成为这座城市的新地标。



“大金球”即将迎来自己的七岁生日。在它陪伴我们的2555天里,或许你仅是路过,或许你住过这里,或许你曾在这里奋斗,但你真的了解它吗?


作为“大金球”的建设者,就由我们来为你揭秘它曾邂逅过的故事。

1

大咖揭秘你不知道的“大金球”


当你站在“大金球”前,可能你会像我们一样,只想到三个字——“高大上”。

 

确实,要成为一座城市的地标,高大上是最基本的。但漫步“大金球”,我们感受到的高大上来自里里外外。对于杭州这座城市而言,“大金球”开启了杭州现代城市建筑美学的新篇章。


△ 左为Carlos Ott  右为杭州洲际酒店总经理李国雄


全球顶尖建筑师Carlos Ott,是“日月同辉”的设计者,他的作品遍布全球。


在Carlos Ott眼里,杭州大剧院如同一弯新月,杭州洲际酒店则是活泼升腾的太阳,“日月同辉”代表杭州的过去和未来。



作为国内最大的钢结构球型建筑,“大金球”主体由13米高椭圆形裙房和直径85米的球体组成,共有18层,外表面金碧辉煌的幕墙,采用一万多块规格不同的蜂窝板。


每层幕墙由三分之一的蜂窝板和三分之二的玻璃组成,实现了两者完美结合,使你在任何位置都可透过玻璃眺望窗外美景。



看到这里,也许你不免想问,晚上“大金球”表面有变幻莫测的灯光秀,为何白天却看不到一个灯泡?


“原因就在于外立面上建造了创意凹槽,通过喷涂与外立面相匹配的颜色,将灯泡隐藏得比较深,就算你离得很近,肉眼也很难看到。”钱江新城管委会高级工程师陈松说,整个钱江新城灯光秀全部都采用这样的设计。



与外表面相比,杭州洲际酒店的内部设计将创意发挥到极致,凸显钱塘江大气开放的精神。


球体内部设有高达85米的穹顶,白天阳光从透明的圆形屋顶散落下来,夜晚灯光又如同黑夜中闪亮的星星;每层房间均环绕穹顶布置,保证你把内部风光都尽收眼底。



穹顶上设有巨型泳池,为游泳者提供仰望星空的乐趣;就连踩在脚下的地毯也大有寓意,一点一点的水滴,象征钱江浪潮。


不仅仅在设计上,漫步“大金球”内,你要稍稍留意的话,都能找到名人名家的足迹。



在钱潮厅内,一副气势磅礴的《钱江秋潮图》格外惹眼,作者杜巽师从潘天寿,是当下顶尖的国画大家,作品广为美国、英国、法国等海内外博物馆收藏。


位于一楼的杭州厅,是杭州洲际酒店的招牌区域,这个面积达2000平方米的无柱式宴会厅,去年曾召开过B20峰会。



“杭州厅既与钱塘江相协调,也与金球圆的特性相呼应,比如走道上的波浪板有圆形水滴,顶上的水晶灯也是圆的。”


杭州厅的设计者陈涛,承担过人民大会堂浙江厅、西子国宾馆宴会厅等知名项目的设计。



他强调,顶部创意“编排”了黑色钛金板,在119盏交错水晶灯的折射下,使顶部空间看起来被放大,令宴会厅有了包容韵味,彰显大国风范。

2

B20标准服务每场接待会议

 

这几天,杭州洲际酒店正在承办2017年《浙商》年会等一系列会议,把会议放在这里办,已成为众多中外企业的时髦。究其原因,不仅是因为环境的高大上,更是这里的服务沿用了B20标准。


△ 杭州洲际酒店宴会总监王浩


B20标准到底严格到什么程度?


37岁的宴会总监王浩深有感触。“以物品间距为例,盘子离桌边保持两厘米,杯子与杯子保持一厘米,这是一个国宴标准。”王浩说,如此准确的间距不是靠尺子量,而是通过肉眼长期训练,间距准只是基本功,更重要的是速度。

 

去年召开的B20杭州峰会,王浩的百人团队创造了一项纪录:在35分钟内,将1200个座位的会场变成800个座位的宴会,共涉及71张圆桌、近万件餐盘、百组鲜花、近千把椅子的精准摆放。



这样的速度,比杭州市峰会筹备办要求的一个半小时提前了近一个小时,一位参会国际代表用“大卫·科波菲尔”来形容这次翻台。


保持如此高效精准的B20标准,背后是王浩团队近一年的军事化训练。“大概在2015年下半年,我们就开始准备B20峰会各项服务,每天的训练强度高达8小时,训练内容大到各国礼仪,小到酒杯摆放。”



王浩说,仅端托盘这一项,就要练“空盘、轻物件、重物件”三个阶段,直至走路保持托盘完全水平状态。


这套高规格标准还源自“巨大挑战”。在B20杭州峰会举办前两天,王浩团队接到一则临时通知:晚宴的长条主桌换成超大圆桌。


并不是换张桌子这么简单,翻台就像一盘摆好的棋,动了一子全盘皆乱。”王浩说,而在峰会举办前的一年时间里,团队都是按照长桌操练翻台,每个人、每张桌子都进行了精确定位,随着主桌改变,每个人都需要重新定位。



同时,王浩团队还面临着更糟糕的状况:杭州厅的会议区域早已被封闭,无法进入场地实地演练。


最终,根据王浩的个人经验,在酒店外广场绘制桌位图,保证了百余位服务人员有了实战演练的机会。


B20杭州峰会后,有近两百场中外重要会议在杭州厅举办,王浩团队一如既往以这套B20峰会接待标准服务每位参会者,吸引很多海外酒店纷纷前来取经。

3

已故伊朗导演阿巴斯为她四访杭州

 

“电影始于格里菲斯,止于阿巴斯。”这是法国电影大师让·吕克·戈达尔评价伊朗导演阿巴斯说的话。去年7月5日,这位电影大师在巴黎病逝,电影《杭州之恋》成未竟之作。


直至今日,每当聊起阿巴斯,37岁的杭州洲际酒店女服务员吴虞惠难掩悲伤,这位来自湖南农村的大姐,从未想过这辈子会当一回演员,更未想过会和阿巴斯成为好朋友。


△ 吴虞惠与阿巴斯(左)和他的翻译(右)在一起


2014年6月,伊朗导演阿巴斯第一次来到杭州,在杭州拍摄电影《杭州之恋》,入住在杭州洲际酒店。一次偶然瞬间,这位七旬老人被吴虞惠的细致服务打动,执意选定她为电影主角。


“当时,我不知道他是大导演,打扫卫生时,我把堆着的湿衣服手洗烘干了,他回房后,向我表示感谢,我告诉他这是我的职责,后来我走后,他就和翻译追上来,希望为我拍电影。”回想起三年前的场景,吴虞惠仍觉犹在昨日。


△ 吴虞惠


阿巴斯曾这样称赞吴虞惠,“在伊朗出发前,由于时间紧,我把未烘干的湿衣服带到杭州,吴虞惠不仅展现了服务员的感情,她更有人性关怀,非常像契诃夫笔下的人物。”

 

“那晚我下班,阿巴斯就跟着拍我了。” 吴虞惠住在江干五堡,每天下班后,都要骑半小时自行车回家,这段骑车回家的路程,被收入进阿巴斯的镜头中。


△ 拍摄电影《杭州之恋》时的场景


“他租了一辆汽车,拍我骑车回家的场面,还拍了我买菜、做饭的镜头。” 吴虞惠说,当年年底,第二次来杭州,阿巴斯还把电影初稿带给她看。


后面两次来杭州,阿巴斯一直来吴虞惠家里做客喝茶。“我给他带了湖南土特产湘莲,他送给我伊朗糕点,他很高兴。”吴虞惠笑着说。



对于现在的生活状态工作,吴虞惠很知足,她告诉记者,每当服务赢得别人点赞时,她都会想到阿巴斯,她感到很自豪。

 

或许,正是因为这份乐观和执着,让她走入了阿巴斯的眼中。



信息来源:钱江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