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需求淡季将至 煤价“抬头难”

前海精钢团2018-06-16 14:02:02

  冬去春来,动力煤需求将进入传统消费淡季,宏观经济风险增大更是拖累需求复苏进程,动力煤市场阶段性供应趋向宽松,价格继续走弱的概率大。


煤炭先进产能加速投产

 

2017年,随着国民经济稳中向好,煤炭需求回暖,优质产能加速释放,原煤生产恢复性增长,全年原煤产量35.2亿吨,比上年增长3.3%,是自2014年以来首次正增长。

 

2018年1—2月,全国原煤产量累计完成51628万吨,同比增长5.7%。因冬季全国出现大范围极寒天气,为了保证冬季用煤需求,缓和紧张的煤炭供需形势,大部分国有煤矿在除夕至初二实行倒休,地方煤矿在春节之后也迅速复产,保证了煤炭供应的稳定增长。

 

3月份,在重要会议期间,煤矿生产形势基本稳定。中国煤炭运销协会的旬报显示,截至3月20日,全国主要产煤省部分重点煤矿产量环比增长17.8%,同比增长10.4%。

 

  在前两年煤炭行业去产能工作取得卓越成效的基础上,2018年我国煤炭行业去产能目标下调至1.5亿吨。


与此同时,近期国家发改委核准了位于新疆、内蒙古的三个煤矿项目,建设规模合计1900万吨,总投资超过75亿元。


事实表明,2018年煤炭行业供给侧改革要从“总量性去产能”转变为“结构性去产能、系统性优产能”。

 

  此次三个获批煤矿项目都是500万吨以上的现代化大型煤矿,其中两个位于新疆的项目原本是未批先建的违规煤矿,2016年曾被叫停,在煤炭产能置换政策的支持下,才得以重启。


根据中煤协此前公布的数据,未批先建煤矿产能规模大约在7亿吨,其中70%是500万吨以上的大型煤矿,符合煤矿先进产能的要求,如果能够获得产能置换指标,这些产能投产的进程将大大加快。

 

2017年4月,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快建设煤矿产能置换工作的通知》,鼓励煤炭企业积极开展产能置换指标交易。


之后,河北、四川、江西、宁夏、山西等地都先后启动了煤炭产能置换交易,拍卖指标所得收入可以用于安置职工或计入公司利润。

 

2018年2月9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国家安监局、国家煤监局四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煤炭产置换政策加快优质产能释放促进落后产能有序退出的通知》,继续支持煤炭先进产能加快释放。


该政策主要通过提高煤矿产能置换比例,支持部分类型的煤矿产能加快退出,同时加快优质产能释放。

 

  根据国家能源局的统计,截至2017年6月底,全国已核准(审批)、开工建设煤矿产能10.53亿吨/年,其中已建成、进入联合试运转的煤矿产能3.68亿吨/年。


由于2018年煤炭去产能目标小于联合试运转煤矿产能的投放量,这意味着2018年我国在产煤矿产能将较2017年出现增长,那么2018年原煤产量大概率会继续增长,有助于稳定动力煤价格。

 

动力煤进口量有所上升

 

2017年,有关部门严格控制劣质煤进口,且禁止二类口岸经营煤炭进口业务,导致进口煤增幅收窄,全年累计进口煤炭27090万吨,同比增长6.1%。

 

2017年年底因沿海地区电厂电煤库存告急,有关部门暂时放开了煤炭进口限制,进口煤通关速度明显加快。


2018年前2个月,我国累计进口煤炭4871.4万吨,同比增长14.4%。其中,无烟煤与炼焦煤进口量同比下降,而主要用作动力煤的烟煤与褐煤的进口量同比增幅超过了总体水平。

 

  我国进口的烟煤主要来自澳洲,褐煤来自印尼。详细数据显示,2018年前2个月,我国累计进口烟煤1380万吨,同比增长18.81%;累计进口褐煤1813万吨,同比增长44%。


进口动力煤数量的增加,对平抑煤价过快上涨、改善动力煤市场供需格局,起到了重要作用。

 

  根据CCI动力煤价格指数,在2017年年底国内动力煤价格非理性上涨的时候,进口煤的价格优势开始扩大;春节前夕,国内动力煤价格高位回落,内外价差收窄。


春节之后,海外动力煤价格跟随国内市场下跌,目前进口煤相比内贸煤的价格优势再一次扩大。加上进口煤通关效率提高,所以我们预计3月份进口动力煤数量将继续增加。

 

  近日有传言称,从今年3月24日开始,二类口岸将再次禁止进口煤炭。这是2017年已经实施过的限制措施,相当于保供任务结束之后,针对进口煤的限制措施恢复常态。


消息尚未得到证实,根据去年的情况,如果确定全面禁止,可能每月会影响200万吨左右的进口量。不过,由于已有前车之鉴,我们认为该因素对市场的影响力度不会很大。

 

下游电煤库存快速增加

 

  在供给端——煤矿生产和煤炭进口积极增量的同时,动力煤需求开始逐步从消费旺季向消费淡季过渡,双重改变之下,动力煤市场供需格局加速扭转,港口及下游电厂煤炭库存得到修复,市场看空情绪增强,共同促使动力煤价格大幅走低。

 

  春节以来,铁路总公司积极配合国家保供应政策,大秦线等主要运煤通道维持较高装运水平,确保产地煤炭至港口的周转顺畅,使得港口煤炭库存恢复上涨。


截至3月23日,秦皇岛港煤炭库存增至662万吨,曹妃甸港煤炭库存增至337万吨,黄骅港煤炭库存增至238.5万吨。

 

  下游电厂煤炭库存增加幅度更大。春节期间,对于沿海地区主要电厂来说,不论是实际的电煤库存数量,还是存煤可用天数,都在增加。


尤其是沿海电厂的日耗回落至50万吨/天以下,带来了存煤可用天数的快速攀升。


春节假期结束之后,沿海电厂累库速度进一步加快,2月底沿海电厂合计煤炭库存已经增至1387万吨,为近年来高位。

 

3月中下旬,配合沿海市场煤炭运价的走高,沿海电厂合计煤炭库存再度创出2014年9月以来的新高,至1463.5万吨;存煤可用天数稳定在22天左右。


这样高的库存水平给予电厂议价的底气,很快市场煤价格跌到比长协煤更便宜的价位。

 

3月初,大型煤炭企业5500大卡动力煤的月度长协价较前一月下跌18元/吨至677元/吨,年度长协价较前一月下跌2元/吨至564元/吨,当时秦皇岛港5500大卡动力煤的市场价报684元/吨。


然而,截至3月23日,秦皇岛港5500大卡动力煤的市场价已经跌至627元/吨。


最新消息称,神华集团通知客户,3月15日前离泊的动力煤参照1—15日CCI均价661元/吨结算,后半月部分参照16—31日CCI均值结算,这相当于下调了3月份长协动力煤的综合结算价格。

 

动力煤需求淡季将至

 

  尽管动力煤现货价格大幅下跌,但是下游电厂已经完成补库过程,短期内继续采购的积极性将显著下降。


终端需求的下降,很快自下而上传导至产地坑口,煤矿销售出现不畅,坑口拉煤车辆减少,部分煤矿库存有积累迹象,后续有继续降价的计划。

 

  季节性规律显示,由于冬季消费高峰结束,且水力发电量逐渐增加,接下来的4—6月,沿海电厂日耗一般持稳或下降。


所以,后续下游电厂也难以出现新的补库需求,直到夏季煤炭消费高峰到来。

 

3月以来,国内钢材期货也出现大幅下跌,因为下游开工率及需求不及预期。这对于动力煤市场也构成利空影响。


因为在取暖季结束之后,取暖用煤需求显著减少,工业用电量在动力煤总消费中的占比会大幅提高,例如钢铁、有色等高耗能行业,如果工厂复工节奏不及预期,那么市场对动力煤需求的预期将更加悲观。

 

  不过,铁路一般会选择在这样的淡季安排道路检修。预计今年4月7日至5月1日,大秦线将进行为期25天的春季集中检修,丰沙大、北同蒲以及迁曹线也将同步进行检修。


届时,大秦线日均进车将由正常情况下的125万吨降至105万—110万吨。其中,流向环渤海港口的煤车预计每天减少1500车。国内主要煤炭运输通道检修。


钢价滑铁卢:融资库存不可承受之重

  钢市历来有“金三银四”的传统,再加上2017年钢市一路上扬,贸易商对于春节后的行情抱有格外高的期待。


然而,事与愿违。说好的“金三”行情并未能兑现,春节后钢市价格不涨反跌,导致“托盘”资源大量抛售,供应增加进一步加剧了市场跌势。

 

  分析人士表示,本月末也是季末,是市场上还钱的高峰,警惕冬储“托盘”集中兑现。


此外,从基本面上看,当前市场预期已转空,整体对未来维持偏悲观的判断,钢市“银四”行情亦不容乐观。

 

囤货钢贸商如履薄冰

 

  春节后钢市价格不涨反跌。Wind数据显示,3月26日全国各地螺纹钢HRB400 20mm均价为3774元/吨,较1月2日报价4444元/吨下跌670元/吨,跌幅达15.08%。


期货盘面上,螺纹钢期货亦走势承压。今年以来,螺纹钢期货主力1805合约先扬后抑,最新收报于3363元/吨,累计跌幅达11.36%。

 

年后螺纹钢市场先强后弱,主要因年后螺纹钢库存居高不下,终端需求启动较预期晚,市场对钢材的消化有限。


此外,美联储加息预期较强、中美贸易摩擦爆发等,进一步加剧了螺纹钢市场大幅走低,特别是在3月下旬,矛盾爆发比较集中,导致价格暴跌。

 

  螺纹钢价格大跌,对于年前加速囤货的钢贸商来说,无疑如履薄冰。钢贸商的库存中有30%都是‘融资盘’,时间节点在本月25日-31日,且月末也是季末,是还钱的高峰,届时或涉及到冬储‘托盘’的集中兑现。

 

  “融资盘”其实与“托盘”类似,都属于融资方式,具体资金周期短、利率高的特点,一般周期在3到6个月。

 

  所谓钢贸“托盘”业务,一般会涉及三方:钢厂卖方、中间贸易商、托盘方(资金提供方)。


贸易商因缺乏资金,先向托盘方提供一定比例保证金,托盘方垫资代购钢材并放在第三方仓库,约定一段时间后,贸易商加付佣金或利息的形式偿还资金,拿回货权。

 

由于年前部分贸易商对年后市场较为乐观,进行了大量‘托盘’存货,造成年后库存较高,而受需求不济及宏观方面的刺激,市场出现大幅下跌,导致‘托盘’资源大量抛售,市场低价资源涌现进一步加剧了价格下跌。

 

今年在‘金三’时节,钢材价格出现大幅下挫,对钢贸‘托盘’业务造成相当大的冲击。


由于年前钢材现货价格比较高,‘托盘’资金在高位接货,当价格大幅下跌之后,部分贸易商未必有资金补充保证金,那么,托盘资金就存在穿仓风险。

 

  “托盘”本质上是一种投机行为,属于对需求的提前透支。


由于春节后钢材需求复苏不及预期,库存居高不下,再叠加中美贸易摩擦,钢价出现崩盘式下跌。


而随着价格下跌,资金即将到期的托盘方只能以低价甩卖方式来避免损失,市场因此陷入恶性循环。


“托盘”业务由来已久


“托盘贸易,实质上是指资金不够的贸易商融资囤货的行为,其主要影响因素是资金成本和预期囤货收益。


如果钢贸商预期囤货收益高于资金成本,就会进行托盘操作。”西南期货高级研究员夏学钊说。

 

  从业务原理角度来看,“托盘”业务与证券、期货行业的配资类似,托盘方理论上并不承担风险,当钢价下跌超过一定幅度时,托盘资金将会以低价甩货的方式来避免损失。

 

  对于“托盘”业务产生的原因,何建辉认为,钢贸“托盘”业务的产生主要是由于金融监管趋严,中小贸易商在资金不足、资质不够的情况下,只能依托资金充沛、有议价能力的大型企业进行代购,其最初是为了缓解贸易商的资金紧张局面。


不过,随着市场投机氛围变浓,近年来托盘比例显著增大,造成价格剧烈波动。

 

  钢市“托盘”资金的形成主要受以下两方面因素影响:首先,近两年钢材价格大幅上涨,市场比较看好春节之后的行情,而贸易商自有资金比较有限,资方就与贸易商合作,“赌”春节之后的一波行情,期望着在消费旺季赚一笔“快钱”。


其次,最近两年,银行收紧对贸易商的贷款,造成贸易环节资金链紧张,且很多钢厂也不再接受某些城商行的承兑汇票,进一步加剧了这种紧张状态。因此,钢材贸易商才不得不选择与“托盘”资金合作。

 

  实际上,钢贸“托盘”业务由来已久。据何建辉介绍,近年来,由于“托盘”资金甩货导致的价格加速下跌屡见不鲜。有统计显示,2017年3-4月托盘资金比2016年同期增长100%以上。

 

  对于钢贸“托盘”比例扩大的原因,何建辉分析认为,主要是受两方面因素影响。


一方面,在供给侧改革大背景下,2016年以来钢材价格大幅上涨,产业链上下游各环节对钢价预期显著好转,由于今年春节前钢材社会库存偏低,贸易商囤货投机氛围较浓,“托盘”比例显著增大。


另一方面,在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市场资金面进一步趋紧,2018年2月M2同比增速已经下降至8.8%,贸易商在资金来源方面更加依赖托盘方。

 

  钢铁“融资盘”的保证金比例在10%-30%左右。其中,内陆地区杠杆比例并不高,杠杆比例较高的是沿海城市,如杭州、上海、乐从。

 

谨防虚假繁荣


  当前钢市库存压力仍然较大,在库存压力消化前,钢价走势都难以乐观。预计4月份钢材市场可能出现供需双升局面,钢价即使出现反弹,力度也较为有限。

 

由于目前钢材价格已出现较大幅度的下跌,而需求方面受到买涨不买跌影响,释放稍显缓慢,但需求始终存在。


一旦价格止跌企稳,被压制的终端需求就有可能被重新激活,对现货价格形成有力的支撑。不过,当前市场的预期转空,整体对未来的判断偏悲观。


且从季节性规律看,每年3月-5月价格都容易出现下跌。因此,‘银四’行情至多也就是超跌之后的反弹,不能有过高的期待。

 

在这种悲观预期下,又会对“托盘”业务带来怎样的影响?

 

如果后市托盘资源大量抛出,会造成市场大幅度的踩踏性下跌。“托盘”的保证金数量与钢市行情变化有关。


一般来说,当钢价处于上涨的时候,托盘方会比较放心,但如果钢价连续下跌,托盘方就会评估钢贸商的风险,进而要求其追加一定的保证金,若贸易商未能支付保证金,就会出现清仓割肉情况,而增加的市场供应又会进一步拖累钢价。

 

  对此,贸易商为了应对春季需求复苏适度进行冬储无可厚非,但由于投机心理而进行的“托盘”行为则非常危险。


一方面,“托盘”属于提前透支行为,会导致价格和基本面偏离,营造一种虚假繁荣;另一方面,当“托盘”资金集中甩货时,会造成价格的非理性下跌,最终受损失的还是贸易商自己。


『 免责申明:本报告内容仅供参考,不直接构成投资建议,据此入市风险自负。期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于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