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礼

柳岸春秋2019-01-10 02:13:20


每个人的人生都不长,不过区区几十年。每个人的世界也不大,能去的地方也没多少。最终都会走向另一个世界。



葬礼是必要的。最让人无比悲怆的是起灵的那一刻。那年中秋,父亲入殓的那一刻,我们围在寿木前,一边向他老人家遗体周围轻撒米麸,一边仔细端详父亲的遗容,看他老人家最后一眼。没等盖好棺,兄弟姊妹们便忍不住嚎啕大哭,撕心裂肺的悲怆,伴着高音喇叭里低回的哀乐、街巷里的鞭炮声,白幡飘飘,纸钱飞舞,哀哭声此起彼伏,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此时,悲哀的气氛顷刻渲染到极致。

 

北方的葬礼大同小异。我也参加过一些葬礼。城市里的葬礼从医院太平间拉开序幕,到火葬场告别厅举行遗体告别仪式,进入高潮,之后到殡仪馆安放骨灰盒,或者到公墓入葬。村子里的葬礼有所不同,尤其是我们那一带,仍保持着土葬的风俗。村里办葬礼叫“过白事儿”,也叫“打发老人”,或直接说“埋人”。

 

停丧时间:给故去的老人办白事儿,一般停丧三到五天。如果年轻人故去,时间较短,有的死后第二天就入葬。如果是年长的老人,则停丧时间较长,至少三天,有的甚至停放七天或九天。一般称作“排三”、“排五”……


哪天出殡要请人看日子,查凶吉,一般时要避开大的节气,比如八月十五中秋节等。家里丧单亲,夫妻中还有一位尚健在,则要选单日子下葬;若是夫妻中的第二个,则要选双日子下葬。倘若死者高寿无疾而终,村里都叫作“喜丧”。出殡、入葬照常进行,不过少了一些悲怆的气氛。


关于死的征兆,乡下有不少说法。比如:“男怕穿靴女怕戴帽”,意思是说,男人病危临终往往从脚部开始浮肿;女人,则是先从头部开始浮肿,一旦浮肿开始蔓延,病人离开人世的日子也就很快了。比如“吃麦不吃秋,吃秋不吃麦”,意即:病入膏肓的人往往都是只吃一季粮食,熬过了秋天,也到不了第二年夏天;过了麦收时节,往往也不会熬到秋收时节。还比如,死人的那家,死前房前屋后的老鸹会突然增多;夜里经常听到夜猫子嚎叫;完事之后,就突然销声匿迹了。


为逝者更衣: 人咽气后,应该在较短的时间内,趁身体余温尚在,还软乎,赶紧将事先准备好的裝椁衣鞋袜等,为逝者穿好。更衣时,家里几个人一起忙活,一边喊着老人,慢走,穿好衣服再走!这时候,要忍住悲声,不能把眼泪滴落到逝者身体上;不能说不吉利的话。据说,如果有人说“鞋小了”那这双鞋子就怎么也穿不到逝者的脚上了。还要把逝者的眼皮由上向下拂过,让老人阖上眼,不能死不瞑目;有人扳住逝者下巴,让老人合上口。还用刚摘下来的籽棉围到老人脖子周围,固定住头部,称为“围脖”,也是让老人安息得舒服一些。边塞棉花,边口中念念有词:“爹,看花留子。”同时把少量的籽花甩到身后,且不能回头。逝者手里攥一把纸钱,口含一个银戒指,意思是让逝者带点阳间的人气,下辈子还转世为人(巨鹿方言,银和人谐音)。


停丧:在电动水晶棺(可制冷到摄氏零下20度)拉来之前,逝者灵柩停丧在正房冲门口的位置。之前,众乡亲和亲朋友好友齐上阵,很多人都来帮忙,把逝者生前用过的物品,以及屋里的桌椅板凳杂物清出屋外,墙上的书画、挂饰等全部摘下来,尤其是色彩艳丽的大红大绿的年画等。还有一项重要的事项,就是把所有供奉神灵的地方都贴上白纸,叫做“封神”。清理完毕后,支起两条长板凳,上面铺上几领高粱秸秆串好的“抱”,再铺一层谷草或稻草,一大块蓝布或黑布,逝者抬到灵床上。盖上蓝布或白布,脸上盖上黄烧纸。孝子贤孙开始在摆好的祭桌前上祭礼(饼干、糕点之类的),磕头、烧纸、烧香,燃上白色蜡烛。直到出殡起灵,那两柱香和烛火要一直烧,一直会有人操心更换,不能断了香火。


灵棚搭设:故去的老人停丧在正房居室内,孝子、女儿、儿媳在室内守灵。屋门外的院子里再搭灵堂,写着逝者的牌位,挂上老人的遗像,也要烧香、烧纸、上祭礼,点白色蜡烛。还有上供的桌子上方写着大大的“奠”白纸黑字,前面上空,长条白纸写满各种挽联,用白线绳吊在空中,迎风飘舞。隔一辈的孙子、侄子等亲属,头戴白孝帽,在外面灵堂里守丧。


孝衣穿戴:逝者儿子、儿媳,即孝子,头戴一条长长的白布打结的长孝,遮住整个头部,甩到身后,两个尾端不能是齐的,要错开,参差不齐。裤子还要在脚腕上部用细长白布条扎住。女儿则是除了要头戴孝条,还要身穿孝衣,称之为“重孝”,老人们人称孝子贤孙的孝装为“丑孝”。其他亲属只带白孝帽,,在室外灵堂守孝即可。


吊孝:亲戚吊孝,要哭到屋内灵堂里,有关系亲近者,还需瞻仰一下逝者遗容,抚棺痛哭一番。有亲戚关系的,来吊孝,要上祭礼,买些烧纸、冥币、糕点之类的。朋友和乡邻要拿着“供享儿”(比如一些小饼干和白幛子)前来吊孝。吊孝的来了,在灵堂外哭丧,而守灵的孝子贤孙在灵堂内跪地而哭,作为回应,男宾来男士跪哭回应,女眷来吊孝,女儿、儿媳陪哭回应。如此三番,来一个吊孝的就哭一阵儿,一天下来,总要翻过来吊过去哭上个无数回。旁边陪灵的亲朋也会劝止痛哭不止的儿女。


旧时祭品分四种,一是“三牲祭”:猪头、鱼、公鸡;二是“三滴水”:供菜四大碗、四小碗、四个碟子;三是“白头祭”:馒头;四是“刀番祭”;一斤猪肉。现今,近亲关系主要以猪头、“三滴水”为祭品。一般关系是糕点为祭品。友好、同事吊丧,一般只送挽幛,挽幛均取蓝色、黑色或咖啡色,不用白色。


守灵:家里老了人,放置在灵堂,要有孝子贤孙们日夜守候,叫做守灵。主要是夜里值班,接济着换香火,香火是不能断的。守灵的一般除了孝子贤孙,就是老人生前好友,或者子女的生前好友。为父亲守灵的,除了我们子女,还有两个女婿,尽心尽力服侍,尽心尽力守夜。还有几个老父亲生前好友,非要守老朋友最后几夜。我的儿时好友也不远千里赶回来,为老父守夜。


纸扎:主要是一个白幡,也叫“招魂幡”。老人死后,要放置在头部,是灵魂寄存之地。其他的主要是糊满白纸花纸条子的车马,是死者魂魄骑乘的工具。剩下的就是一些象征性的用具,比如纸质的冰箱、彩电、小轿车等等。日常烧用的金银元宝和冥币是不能少的,有的冥币仿真度很高,不但色彩鲜艳,而且手感凹凸。据说有人在晚上当真钱拣。还有手巧的,扎一些摇钱树之类的,选一根分叉的柳枝,糊上手工制作的白纸花、金元宝、银元宝等好看的饰物,摆到灵堂前,等出殡后,和白幡一起插到坟头上。


出殡:是葬礼的高潮,有的地区是在晌午后,我们那一带则是在上午11左右。起灵时,孝子贤孙从灵堂哭出来,看逝者最后一眼,为他撒下米麸,整容盖棺。由长子举着缨缨幡,时刻一到,领丧的高喊:“起灵了!孝子磕头喽!”,顿时,哀乐响起,鞭炮二踢脚燃放,纸钱飞舞,撕心裂肺的哀哭声四起……过去灵柩不用车载,而是放在临时绑扎的类似担架的丧具上,俗称“舆”,由村里乡亲助丧者肩抬。灵柩前后是嚎丧的男女孝子。灵柩前面拴一条灵布。男孝子一手扶拉灵布,一手拄哭丧棒拉灵。长孙肩扛柳灵幡排头,长子紧依棺木排在最后,女孝子步行跟在灵柩之后,女婿端纸元宝行于侧。送殡至村口。孝子面向灵柩燃香、焚化纸锞,跪地磕头,停止哭泣,谓“祭止”。


领丧的事先用烧纸卷好香火,引领着送葬的队伍,来到大街上,随着领丧的高呼一声“孝子磕头!”——“啪!”地一声,举幡的长子用力摔碎那只盛着麸子的青瓦,哭声顿起。孝子贤孙,由旁系亲属架着,在棺材前哭丧送葬,女眷则是跟在棺材后面送葬。送葬的队伍一路呜咽,从村街上绕行一周,再走出村子,踏上祖坟墓地。据说,是为了让死者再走一遍生前常走的路,再看看他生活过的地方。送葬的队伍在街里走走停停,每逢街口、路口、拐弯、桥头,都要掉转头磕头,冲着老人灵柩和遗像哭丧。街道两旁围满了前来送葬的乡亲,有很多人跟着掉眼泪,也有的专门看孝子们谁哭得最痛,谁是假哭,只哭不掉眼泪。心肠软的,自然也两眼通红、鼻子酸酸地陪着掉眼泪,缅怀逝者生前的好。


寄埋:按旧俗,夫在,妇先亡,不能入祖坟。少亡者也不能入坟,都得先行寄埋别处。我前娘和和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在邢台大地震中被砸死,就是寄埋在村北,等父亲去世后,起干骨重新入殓,与父亲合葬到村西南的祖坟。


“尽七”(我们程:排七),即葬后第一个七天,每个七天子女都要到坟头哭祭一次,一直到七个七日结束。按旧俗,“五七”前的各个七有不同的祭食要求,即:一七馍馍、二七糕、三七面条、四七火烧、五七水饺。“五七”最为讲究,其夜鸡叫前上坟祭哀,并做五色旗、小伞,称“五阎王”过伞。尽七(满七个七日),可脱去重孝,至此就算办完丧事了。


现在,习俗放宽,也可以三天为一期,或五天为一期,逢“七”的日子要顺延推后,每到一期头上,孝子贤孙们要带上祭品,上坟烧纸。一期纸,亲戚朋友也有不少要去,帮着添坟、圆坟,带个7岁的小孩子和筛箩,看老人的回应。烧完纸,拿个细筛子放到孩子眼前,问:你爷爷干什么?——在吃供享儿呢……掀开坟前事先盖好的一块白布,刚才筛过的细沙土上,往往可以看到一些印记,有的像个字,有的像花纹图案。那天我们也看见了一条弯弯曲曲的痕迹,很像一条龙。单亲先逝去的,烧到六期纸极为:“尽期纸”。若是双亲去世,则要烧完七期纸,方为尽期。


烧百日纸——初丧起满100天,在家里进行祭奠,并焚化灵牌,叫作“烧百日纸”。若百日内有惊蛰和清明两节,则必须在节前举行。此后,每逢清明、十月一,都要为亲人烧纸祭奠。


服忌——居丧期间,丧家必须严守若干禁忌,叫作“服忌”。比如,不得参加娱乐活动,不得充当娶送客,不得戴首饰,不得穿红挂绿等等。第一年春节,家里有老人去世的大门不贴对联或者要贴白纸黑字对联,禁放烟火爆竹,不开门拜年。有的地方第二年贴蓝对联、第三年贴黄对联,春节头5天,孝子不出门拜节,亲友也不到丧家拜年。

  

送死厚于奉生,逝者成为道具。一个丧礼下来,往往孝子精疲力竭,身心的疲惫。其实这些仪式都是演给活人看的。近年来村里成立了红白事理事会,将从前的礼仪和标准统一了起来,去掉了一些繁文缛节。统一组织,谁家跟谁家的标准不能相差太多。这样挺好。


记得小时候,办丧事的人家要从邻村聘请吹鼓手,在大门口支个摊子,摆上几盘子酒菜,一见有来吊孝的便开始吹吹打打,唢呐声声,调子高亢、哀怨、悲凉。门口内过道里挂着一面小牛皮鼓, 吊孝的人从外面哭着进来,小鼓一敲,告知里面的孝子贤孙开始哭丧。上祭礼的把白幛子和“供享儿”放在托盘里,由托盘的引领到灵堂里哭丧、烧纸、上香、磕头。村里兴闹女婿,女婿家里来吊孝,不拿出个几十块钱烟钱糖钱,是进不了灵堂的。往往要闹一番,让女婿家“出点血”才可以。还有的人家晚上请乡亲们看一场电影。记得看得最多的是《李天宝吊孝》、《梁山伯与祝英台》等,悲剧居多。有时候也演《朝阳沟》、《铁弓缘》之类的。

 

  “人死如虎,虎死如羊。”童年时代遇见谁家过白事儿,真是不敢往跟前走。绕着走过那道胡同,到胡同口,还忍不住看看那满身纸花和碎毛毛的送死人的车马,心里瘆瘆的,好像人一死会变成比老虎还可怕的鬼魂,面目狰狞,那近处还有阎王爷派来的黑白无常在那家门口等着……倒是那些上了岁数的人似乎对死不在意,还不时地唠叨今个死、明个埋呀的。记得过去曾有个怪老头,叫“秃四淘”,也不知是眼疾还是先天遗传的一对红眼睛,经常翻着眼皮,吹胡子瞪眼吓唬小孩子们,他家老人曾经在大门洞里悬口棺材,神秘而恐惧,常令孩子们不寒而栗。他还跟小孩们说,晚上在棺材里睡……让一群小屁孩听起来毛骨悚然、魂飞魄散,平时不敢靠近他家。


其实,父亲是位无神论者,从小告诉我们,这个世上没有什么妖魔鬼神,不用自己吓唬自己。早在去年写好的遗书里,就说,不要厚葬,不要买太好的棺材,死了也不要哭,都没用。还拿出自己画好的坟谱,给我们讲坟头的走向,如何排葬等等。那时,他已经感觉出来自己的日子不久了。


生老病死,自然规律,人人迟早都要面对。“过白事儿”总要办,一方面为寄托生者哀思,一方面为了显示死者的哀荣。从生到死,谓之一生。“赤条条来,赤条条去”,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原本如此。留下的是亲人的怀念,带走的是坎坷、匆忙的一生。 




柳岸春秋

liu-an chun qiu

乡土丨游记丨杂文丨诗歌丨摄影



..................

推荐阅读往期选粹


☞《乡间秋色》《记忆中的老物件:土炕》《父爱九节》《牛棚记忆》《秋分》《露从今夜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