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创新期待“绿色”

建筑观筑2019-01-11 22:47:58
↑ 点击上方“建筑观筑”关注我们



党中央、国务院提出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于2016年2月22日颁布,新建筑方针“适用、经济、绿色、美观”也在该文件中公布于众,其中“绿色”这两个字十分引人注目,当我们将这八个字表述的新建筑方针同原建筑方针—“适用、经济,在可能条件下注意美观”对照起来学习和思考时,就能更好地体察到“绿色”所蕴含的真切意义,和对今后建筑创新实践将会产生的深远影响。




新建筑方针“适用、经济、绿色、美观”是原建筑方针根基的延伸。在已进入可持续发展的新历史时期,用“绿色”这两个字来涵盖原建筑方针未曾表达的内容,既贴切又意义深远。绿色设计的目标、理论及实践,为建筑创作注入了持久恒定的驱动力,让我们对建筑创新多有前瞻期待……

20世纪50年代初,针对基本建设工程存在的铺张浪费现象,和建筑设计领域中形式主义突出的问题,通过集思广益、充分酝酿,确立了“适用、经济,在可能条件下注意美观”的14字建筑方针。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建筑实践中,这一方针的历史功绩是永驻人心的:一是以符合建筑普遍原理的“适用、经济、美观”三大基本要素为依据,将对待和处理建筑问题的基本原则,通过建筑方针的表述形式确定下来,使国家建设避免了难以估量的资源浪费和经济损失;二是将如何对待“美观”要求作为正确处理建筑设计矛盾的特殊“关切点”,给予醒目的提示,鞭策我们创作出了那些久经时间检验的优秀建筑作品。60多年来的建筑实践证明了,建筑创作中始终存在着一个规律性的尖锐问题:对美观要求掌控不好,建筑中的“美观”要素就必然成为建筑创作产生负面影响或不良后果的“麻烦因素”。

在十四字建筑方针确立60年之际,笔者在《建筑方针表述框架的含义与价值》一文中,特别提到了这样两点。

1.“‘在可能条件下注意美观’并不只是指适用和经济,而是概括了涉及建筑美观所要考量的方方面面。这样恰到好处的科学概括,就使得这一表述变成了永远的‘进行时态’—让我们能对不断发展的各种‘可能条件’作合乎时宜的进一步诠释……”

2.“在新时期十四字建筑方针当随可持续发展战略目标发展”,“可持续发展战略已成为国际建筑界的共识。我们现在经常提到的‘生态、环保、低碳、节能’等,都是为实现可持续发展战略目标而提出的策略和理念,这不仅对建筑方针中的‘适用、经济’要求产生了划时代的深远影响,而且对建筑方针中的关切点—‘在可能条件下注意美观’也产生了巨大的冲击,特别是对‘美观’这一建筑要素究竟该如何去权衡、拿捏,提出了质疑和挑战。”

在新建筑方针中,“绿色”恰好是放在原建筑方针“适用”“经济”的后面,“美观”的前面,与“在可能条件下注意”的表述相对应。显然,我们不能脱离“适用”与“经济”去搞形式主义的“绿色”;而同时,“绿色”又应是当今审视建筑“美观”不可或缺的前提之一。可见,在当今已进入可持续发展的新历史时期,用“绿色”这两个字来涵盖原建筑方针未曾表达的内容,既贴切又意义深远。在新建筑方针的表述中,之所以没有用“生态”一词,是因为科学抽象意义的“绿色”,广泛地涉及建筑设计领域中的方方面面:绿色思想、绿色文化、绿色消费、绿色理念、绿色策略、绿色营造、绿色技术、绿色材料、绿色能源等等,使我们在建筑创新实践中,能与“可持续发展”的战略目标全面对接。在大家的情感世界中,“绿色”的魅力永远意味着“春天”“生命”“和谐”与“希望”,而“绿色”又与新建筑方针中再一次提到的建筑三要素—“适用”“经济”“美观”紧密地融合在一起,这就不仅为建筑创作注入了持久恒定的驱动力,同时,也让我们对今后建筑创新的设计境界、设计思路与设计机制多有前瞻期待……

生态水产圆屋。设计功能着眼于为植物和鱼类增长繁殖提供场所;圆屋为钢结构;为适应天气变化,在圆周墙面和顶面采用了可旋转的玻璃和遮阳板,气温高时遮阳板面旋转移动适时覆盖;两层表皮在冬季时起保温作用;养鱼池布置在圆屋中央,植物托盘位于内壁四周,鱼类排泄物为植物肥料;室内管道以保温材料填充,可调节白天室温;通过精密设计,太阳能电池阵组成的太阳跟综系统和可持续系统能为室内动植物成长提供足够的能量,可用于生产有机食品。

北京动物园水禽馆。这是一座供热带和亚热带水禽栖息和科普展陈的复合展馆,在项目筹划阶段便确立了可持续设计的目标—在有限的经费内,建造以“零能零碳”为努力方向的微能耗示范建筑。这一创意,与融入该动物园水禽岛环境的小生态系统的设计理念高度契合:在充分利用原生态景观植被的同时,从建筑材料、结构的选择,到建造方式的考虑,都体现了尽可能减少碳排放,以实现全生命周期碳平衡的绿色设计原则。该作品获得2014 WA中国建筑奖之一的设计实验奖。


绿色设计目标将激励建筑创新设计境界的提升,促使我们向子孙万代可持续共享建筑资源的功利观转变,站在中国建筑价值创造的新高度上,重新审视“建筑创作如何继承传统”这个老问题,以前瞻眼光和淡定心态,持之以恒地在实践中积累绿色建筑价值创造及其设计谋略的新经验……

十几年过去了,通过对“建筑乱象”的反思与分析,我开始领悟到了新建筑方针所蕴含的拨乱反正之力,进而也认清了创新思维应回到“建造初心”的那些道理:建筑创新是为了向社会提供更加适宜的物质消费与精神消费的建筑产品,正是由于我们对这种消费所采取的态度、方式和标准,都需要依靠几经转化的各种资源成本作为持久支撑,因而合理地约束建筑消费的诸多欲望,制导建筑创作中的各种行为,向可持续共享建筑资源的功利观转变,让绿色设计目标融合于建筑创新实践之中—这些都已成为我们必须严肃面对的抉择。要达到这样一种高远的设计境界是极不容易的,有时甚至会让自己产生要“脱胎换骨”似的心理压力,这是因为,只有当我们将“绿色设计目标”真正深潜在自己“理性”的脑海里,并渗透于自己“情感”的血脉中时,我们才能在建筑创新价值的取向中,增强对“绿色意义”的关注程度,才能由此而引发出从未有过的那些“新悟”和“新得”。

过去,由于我们所处社会环境和时代背景不同,对建筑价值创造中继承传统的认知,主要还是着重于从建筑艺术形态方面,去探求“中”与“新”“形似”与“神似”“形式美”与“艺术美”等相互关联的问题。无疑,这是我们认识中国当代与未来建筑价值创造所不可缺少的。首先还是应该从“无形”之处着眼:从根儿上真正重视学习和借鉴蕴藏于我国儒家、道家、佛教等精神文化领域中的可持续生存观念与生存法则,以及我国传统建筑、民居建筑中所深刻体现的原生态绿色思想。

在绿色设计目标激励下建筑创新境界的提升,将使我们在走出潜意识中“模式化演绎”阴影的同时,以前瞻眼光和淡定心态,持之以恒地去摸索和积累绿色建筑价值创造及其设计谋略的新感受与新经验。我们将会越来越看好那些注重内涵、整合得体、效益丰惠,且于平实中多见绿色设计创意与绿色审美情趣的建筑作品。这些作品不论设计标准如何,建筑规模怎样,都能以其贴近生活、彰显人性、崇尚自然的“真善美”品格,从而陶冶人们“于返璞归真中寻惬意”“在亲合温馨中品人生”的建筑审美情怀。

 胡志明市“树的房子”院落。武仲义建筑事务所在胡志明市设计了由5栋“树盆”式混凝土住宅组成的花园院落,被称之为“树的房子”上面,都覆盖了能让树木繁茂生长、水土不会流失的厚厚土层。为减少碳排放并最大限度地降低成本(总投资15.6万美元),该项目按就地取材原则建造。总体设计创意是针对绿化率低下而重建居民与自然之间的亲合联系。


绿色设计理论将引导建筑创新设计思路的拓展,激励我们消除形式主义的“求变追新”对创作心理的负面影响,努力探索可持续发展的“创优出新”之路,寻求与具体建筑任务尽相契合的绿色设计创意与思路,并在建筑形态表达中鲜明展示其绿色文化内涵和它别开生面的建筑美学特征……

新八字建筑方针中的“绿色”,传递了一般建筑设计向绿色建筑设计持续努力的信息。让绿色建筑逐渐由“实验性”“科研性”向着“普适性”“生产性”的方向努力,这是在我国经济建设转型的大背景下,建筑可持续发展进程中水到渠成的结果。国内有学者对“生态建筑、绿色建筑在可持续发展中的定位”进行分析后认为,生态建筑反映了可持续发展建筑的宏观层面,而绿色建筑则反映了可持续发展建筑的微观层面。在这里,我想提出的不同意见是,“绿色”本已具有协调“人、建筑、环境、社会”之间复杂关系的深层意义,我们研究和探索已久的“生态建筑”和“生态建筑学”,其中包括被视为生态设计外延的气候设计、环保设计、仿生设计等实践与理论,原本都是与建筑领域中的“绿色”目标殊途同归的,都可归属于“绿色建筑”和“绿色建筑学”这个宏大范畴。从这个认识基点出发,进一步深入研究和不断完善“绿色建筑学”理论系统是颇有意义、极有价值的。2008年出版的全国一级注册建筑师继续教育指定用书(之六)—《绿色建筑》,虽然是按教材要求来编著的,但全书六章丰厚内容所展示的基本理论构架,已为“绿色建筑学”理论系统的建立奠定了基础。刘先觉先生等著《生态建筑学》在第8章《绿色建筑理论》的论述中明确指出,认识绿色建筑“应具有五个方面的基本观点:即绿色建筑的系统观、绿色建筑的生态观、绿色建筑的时空观、绿色建筑的经济观及绿色建筑的社会观。”可以说,这样清晰、明了的理论表达,能让我们从宏观上把握住绿色设计理论的真谛,进而使绿色设计理论更好地引导建筑创新思路的拓展,激励我们消除形式主义的“求变追新”对创作心理的负面影响,努力探索可持续发展的“创优出新”之路—寻求与具体建筑任务尽相契合的绿色设计创意与思路,并在建筑形态表达中鲜明展示其绿色文化内涵和它别开生面的建筑美学特征……

具有绿色意义的建筑创新思路的拓展,首先还是得静下心来,从系统学习和运用绿色建筑理论系统开始。创新思路的形成总是要结合建筑工程的各种具体条件的,因而,尽管在绿色建筑理论著作中,并没有具体讲到如何寻求绿色意义的建筑创新思路问题,但从其论述的理论系统的脉络中,我们却可以寻找到引发创新思路的各种基本途径或方法。诸如:绿色建筑所应具备的各种品质;绿色建筑生命周期展示的特点;绿色建筑的实践类型;绿色建筑设计的主要模式;绿色建筑各专业所应确立的设计目标;绿色建筑评价内容的构成体系等等。从国内外设计实践来看,绿色意义的建筑创新在设计层次、设计思路、设计手法各方面所展示的差异,除了设计者的主观能动性在起主导作用之外,还因为要受到建筑任务和工程条件的牵连。但不论怎样,我们都可以真切地感受到,绿色设计目标的定位、绿色创意价值的取向、绿色科技含量的趋高,以及智能化新技术的渗入等,都会影响到绿色建筑作品别开生面的形态表达,和它外显特征中某些新鲜感的自在生成。除了本文所提到的这几个实例,作者在《慎言原创而宜在建筑审美信息的建构上施巧》一文中例举的斯洛伐克塔特拉山酒店夺标方案设计(见《建筑评论》第9辑125页),更可以说是让我们意想不到的奇妙之作。像这样出现在或大或小、或高或低的绿色建筑中的奇葩作品,都是以其“绿色创意价值”为前提、以“建筑形态有机整合”为依托的,这同那种“以玩形为手段,以视觉刺激为目的”的奇奇怪怪的建筑完全是两码事。这也说明,只有在“由表及里、去伪存真”的鉴别中,才能对创新中的建筑形态表达作出中肯的评价,同时,也只有在这样求真务实的评论氛围的呵护下,绿色意义的建筑创新思路才能在“无模式创作境界”中得到充分拓展。

米兰“城市森林”大楼。博埃里设计的“城市森林”由两栋高79m和111m的大楼组成,沿层层外墙共种植了730棵乔木、5000多株灌木、11000株草本植物。这两栋高楼等于在城市中插入了7000m2的森林,起到提供氧气、吸收二氧化碳和粉尘的作用。“城市森林”的魅力还在于一年四季奇异变化的景观效果。第二个案例将在我国贵州实现。


绿色设计实践将推动建筑创新设计机制的变革,克服惯用机制模式的滞后性,探寻“广开才路”“攻坚应对”的新运作方式,为各专业绿色设计的创新构想均有机会提升至核心创意创造条件。应克服重“视觉化”建筑价值判断中的片面性,完善“可量化”评价系统和“过程跟踪”评价机制……

针对工程的性质和特点,由独具某特长的建筑师和各专业工程师组成智库小组,从概念设计一开始就“广开才路、放开思路”,让各专业在绿色意义上的创新构想都有上升为核心创意的可能,并通过相关专业“专题应对、点穴攻关”的调查研究方式,使概念设计得以深化,并落在实处。这样一种设计运作机制的转变,好就好在能避免绿色设计核心创意只局限于主导设计型建筑师的思考范围,从而能多视角、多方位地触及到结构、设备、电气、给排水等各专业绿色设计中的新创意、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使绿色科技含量得以全面提升。诚然,“设计过程的综合”和“建筑形态的整合”仍然离不开建筑师所具有的专业技能,但这并不意味着绿色设计核心创意的寻求与确立,就只是主导设计型建筑师才能取得的“专利”,我甚至在想,在这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的其他专业设计师的名字,是不是也应该纳入“主创人”之列呢?

建筑创新机制变革中同样重要的是,要向“可量化”的理性评价方式倾斜,克服以往多从“视觉化”感性领悟去进行价值判断的片面性。

从建筑师的职业技能来看,建筑创新中的“可量化”概念,就是我们从“生活体验”中所形成的把控“各设计参数协调关系”的概念。许多老一辈建筑师作品中流露出来的严谨求实和精打细算的精神,都无不与他们对生活的丰厚体验和积累相关联,同时,也和他们勤于思考、悉心研究密不可分。戴念慈先生说得好:“除了把握环境外,建筑师研究具体的建筑没有比尺度更为重要的事了。”这一真言,道出了在严谨、精良的建筑设计中“牵牛要牵牛鼻子”的要害。由此可见,对建筑创新“可量化”的把握,除了应有深化之后的技术经济指标系统作为“设计比对”的参照,还得要借助我们基于生活体验与积累的“设计直觉”予以判断。


原文见《建筑》2018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