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的男朋友太帅,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上海头条2019-01-16 06:05:20

温暖坐在大世集团会客厅内。她紧张地低着头,细白的手指紧紧地攥着青花瓷的杯把,冷汗浸湿了手心。当门被推开的声音传来,她紧张又惶恐地抬起头来,一张绝美小脸上尽是苍白狼狈。

然而,当来人的面孔出现在她的面前时,温暖说不出内心是紧张还是失落。

总裁特助宁沂面无表情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那张一贯都是如此冷矜与漠然的脸,跟那个高高在上的人,如出一辙。

“宁秘书,霍先生怎么说?”当这句话从温暖的口中说出时,她的脑海中掠过霍天擎桀骜不驯的脸,霎时一股激流从温暖的身体激穿而过,让她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冷颤。

宁沂将手中包装精美的盒子放在温暖的面前,语调平淡,如一潭死水:“温小姐,霍先生说,只要您看了盒子里的东西就会明白需要怎么做了。”说完,他礼貌性地颔首,然后打算转身离去。

“宁…先生”温暖愣了一下,然后连忙又唤起宁沂的名字:“霍……霍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宁沂转身,看她一张梨花带雨的脸,在眼眶间打转的泪珠,宛如冬日清晨里巍颤颤的冰晶。宁沂的心跳漏了一拍,然后在心中低咒了一声,敛眉,冷声:“总裁的意思,你向来不会猜不到。”说完,他连忙推开门走了出去。

温暖凝视着桌子上的盒子,脑海中蓦然浮现出霍天擎冷峻又邪魅的脸。她纤细的身体忍不住轻颤,痛苦的记忆重回脑海,多年前被他蹂躏与玩弄的记忆又清晰的浮现在眼前。

夜晚中,他如没有感情的猎豹,残忍地玩弄着她青涩而稚嫩的身体,完全不顾她是未经人事的处子,疯狂而果断。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年,而她也不再是当年那个从东京偷渡而来的可怜女孩,已经成长为华莱集团可以独当一面的公关经理,然而想起那个男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颤抖与恐惧。

那种身体被蹂躏、心灵被践踏的感觉还清晰地笼罩在她的心头,让她想起来的时候就后颈发凉。

如果这次不是华莱集团为了争取到大世集团的一个招标项目,总裁齐羽安多次拜托自己,并且告诉她这是一次绝佳的晋升机会,温暖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再与霍天擎见面的。

当她打开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再一次奔溃地坐在了椅子上。她愣怔地看着盒子里布料少到可怜的情趣内衣,再一次肯定霍天擎即将给自己带来一场噩梦……

温暖站在酒店门外,她仰头,紧张地深呼吸,长长吐出一口气儿,感情可以处理不好,但是工作绝对要争气。想起同事背后许她花瓶的称号,她强迫自己镇定起来,握起拳头,敲了敲门。

“进来。”低沉舒缓的语调绝对是霍天擎的风格,他总是如一头悠闲卧在暗处的狼,你不会知道他什么时候会伸出自己锋利的爪牙。

光是霍天擎的声音就让温暖出了一身冷汗,背脊发凉。直到“咔嗒”一声,红外线遥控门在她面前自动开启,温暖苍白惊恐的面容展现在霍天擎的面前。

此时,他正站在客房的酒柜旁,身穿纯白棉质浴袍,高大健美的身材给人巨大的压迫感。刚刚沐浴过的黑发上水珠闪耀,熠熠生辉,他的五官绝色俊美,本该是阴柔到极致,却奇异地给人冷峻与桀骜,薄唇上挑的弧度,盛满残酷与邪肆。

“霍…霍…先生……”见到他的刹那,所有自尊全然崩溃。

温暖语气颤抖,脸色带着惊恐与仓惶。她紧张地攥着皮包的袋子,手指绞到发白。

自动门在温暖的身后关闭,两人共处的空间让温暖无比恐惧,她紧紧地贴着身后的门板,却明白无路可退。

“怎么?三年过去,你是越来越不乖了。”霍天擎晃动着指间高脚杯中的红酒,嘴角噙着一抹冷漠与残忍的笑。他缓缓走到温暖的面前,目光直射向她衣领间敞开的胸口,冷笑着说:“你竟然敢不听从我的命令?”

话音刚落,冰冷又呛人的红酒便尽数扑到了温暖的脸上。她狼狈地站在他的面前,仓惶而无处可逃,如一只可怜的待宰的羊羔。

“没…没有……”温暖害怕地替自己辩解着,然而,她话还没说完,霍天擎便伸出有力的手掌,狠狠地攫住她的脖子,将她按在门板上。他冷峻的黑眸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看着她苍白虚弱的脸在自己手掌中惊恐挣扎。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在温暖的脸上,霎时鲜红的红印在她白皙的脸上蔓延开来。她跪坐在他的脚下,一如三年前那个雨夜。

“我以为温小姐这三年间手段增长了不少呢!”霍天擎的语气中带着嘲讽:“毕竟有能力从我手中偷走情报又摆脱了ji女身份,一步步成为商界最厉害的公关经理了,现在看来还是一样的懦弱卑贱!”

他的语言暴力让温暖简直摇摇欲坠,然而此刻,她依旧保持着残碎的笑容。然后缓缓解开风衣的带子,随即只穿着情趣内衣完美的身体出现在霍天擎的面前。

温暖在A城商界的圈子里以貌美肤白、身材绝佳而出名,不知有多少名流巨贾期待成为温暖的入幕之宾,如果看到此刻的景象一定会鼻血急喷。

“霍先生,我已经按您的指示去做了。”温暖没有勇气抬起头来,她僵直地站在原地,目光死死地盯着地板上灯光拉长的暗影。

“很好!”难得霍天擎冷凝的语调中出现了一丝戏谑,他如刃的目光从温暖光洁白皙的肌肤上滑过,随后,他的语气中带着残忍的冷酷:“你过来,让我看看这三年你伺候男人的本事长了多少。”

拳头悄悄握起又放下,温暖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随后平视霍天擎:“我今天来,是想与霍先生谈谈大世集团ser那个项目的招标问题。”

“招标问题?”霍天擎抱臂斜挑起嘴角,冷笑一声:“三年前,你趁我喝醉偷到我公司的情报卖给华莱集团,从而顺理成章地进入华莱成为公关经理,这笔帐我还没有找你算,你今天却来和我谈招标的问题?”

“霍先生!”他提起的旧事是温暖一辈子的痛,她的脸色苍白的可怕,她僵直着脊背:“我当时并不知道您那是商业秘密,无心之过,还请先生能够原谅。”说完,她低下了头。

“原谅?”霍天擎冷笑了一声:“你以为同样的错误我会犯两遍吗?”搁下这句冷笑,他的眼眸中射出阴鸷冷色的光芒。

“霍先生!”温暖害怕地跪在霍天擎的脚下,泪珠滚落在瓷白的脸上:“先生,请原谅我当年一念之间的过错!算我求您了!”她扬起脸来,苦苦哀求。

霍天擎执起温暖美丽到令人晕眩的脸,他冰冷的呼吸碰洒在她的脸上,四目相对,她的眼眸盈盈坠泪,然而霍天擎的语言中却没有丝毫的同情:“你这样假惺惺的表情只让我感觉到无比的厌恶,明明是人可尽夫却偏生要装出一副清纯少女的模样,你知道吗?我就要在众人面前撕掉你的伪装!”说完,霍天擎一把将温暖推倒在地面上。

“霍先生,人都会犯错,我保证那次绝对不是故意的,请不要再拿我开玩笑了。”温暖认真地解释着,抛却男人的冷酷无情,这件事对于她来说,的确心怀歉意。

“没兴趣听你说这些!”霍天擎双眉一挑,展开双臂,面容邪魅:“现在有更重要的事,你惹的火,你来灭!”

记忆里,他记得面前这个女人的身体是无比香滑与温柔的,就算事隔三年,他依旧记得她在他手指间穿梭的触感,如此动人心弦。伴随着室内灯光的跳跃,交缠的身体与暧昧的呻吟在室内开始响起……

然而,蓦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却打断了两人的好事正酣,霍天擎一脚将身上的女人踹到地上,仿佛此刻的温暖是如此厌烦的存在。

他伸手滑下接听键,彼头,苏锦珊娇嫩欲滴的声音传了过来:“擎,你在干什么?”

“在外面,你呢?”尽管他的声音还带着欲望过后的沙哑,语气却变得温柔怜惜:“你吃药了吗?今天感觉怎么样?”

“吃过了,医生说我今天表现很好!今天我自己沿着花园走了一圈呢!”苏锦珊的声音转而带了一丝祈求:“擎,你今天会回来陪我吗?”

闻言,霍天擎忍不住看了一眼正在狼狈穿衣服的温暖,他墨色的眸暗了一下,随后低声回答:“我一会儿就回去陪你。”

上流社会的圈子里,谁都知道霍天擎已经是家有娇妻。他的妻子苏锦珊是上任市长苏江雄的掌上明珠,传言她拥有堪比天仙的容貌,见过她的人都惊叹于她的美。只可惜如此漂亮的人,又曾经是A城最出色的芭蕾舞者,却在一次车祸之后双腿瘫痪。

然而,就算苏锦珊失去了双腿,霍天擎这个号称A城最热门的黄金单身汉,还是义无反顾地与她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他们两人的婚礼曾轰动了A城整个社交界,被称为盛大的世纪浪漫婚礼。

霍天擎与苏锦珊青梅竹马,两人一同长大,似乎早就注定了要在一起的命运。婚后的两人,霍天擎更是将苏锦珊溺宠在心,两人的伉俪情深不知感动了多少人。

此刻,温暖攥着衣领坐在床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可恶的第三者,不,甚至对霍天擎来说她不过是发泄shou欲的通道。

霍天擎挂断电话,然后收拾凌乱的衣衫。他抿着嘴唇,面无表情。

“霍……先生……”温暖在后喏喏地说着:“招标的事情……”

“明天上午,你来凌波一色找我吧!”霍天擎一边整理衬衣袖口边的金色袖扣,一边面无表情地说。

“好的。”温暖只能低头回答。

猛然,正要起步离开的霍天擎忽然攫住温暖的下巴,四目相对,他黑色的眸如黑丝绒般诱魅深邃,深不见底。温暖鲜红的唇忍不住轻轻颤动了起来,一如清晨微风中颤抖的娇艳花瓣。

他薄情的嘴唇中吐露刀刃般锋利的话语:“温暖,你是第一个敢耍我的女人!像三年前一样远离我,不然,我这个人唯一的缺点就是记仇,所以这次你主动跑到我的面前,就要想好应付的代价!”说完,他一把甩开了温暖的脸。

剧痛以下颌为据点向整张脸蔓延,却抵不住温暖内心的恐惧。耳里传来霍天擎推门离去的声音,她的身体如泄了气的皮球瞬间瘫软了下去。

别墅门口的大灯亮了起来,一直站在窗格边眺望的苏锦珊灰暗的眼眸中染上了一层亮色。她连忙对身边的女佣说:“快把我推到梳妆台边,擎回来了,我要补妆。”

当霍天擎踏入房间,苏锦珊那张绝美出尘的脸便出现在了眼前。她果然一点不辜负媒体评价的“一千年才出现的美女”,精致五官如艺术家的雕塑,白皙的肌肤如山间瘦雪,晶莹点滴间泛着光彩缤纷,在她的面前,所有可以称之为美的东西似乎都黯然失色了。就连坐在轮椅上的腿,都变成了一种残缺的美。

可是,如果跟“她”相比呢?

“擎。”忽然,苏锦珊喊了一句,她有些诧异,擎怎么会失神。

“天冷了,你怎么还坐在窗前吹冷风?”霍天擎手中拿着一条毯子,动作轻柔地盖在苏锦珊的腿上。然后顺手拢了拢她穿在身上的毛衣。

“不冷,有你在就不冷。”苏锦珊浅笑了一下:“你能回来,我心里开心地要死。我想弹琴,推我去琴房吧!”

“天色不早了。你需要休息!”霍天擎打横将苏锦珊抱起来:“明天再弹琴吧!每天都在家,时间多的是。”

他的话却让苏锦珊环在他脖颈的手僵了一下,她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神色也黯淡了下去:“是啊,你们每天都可以出去,只有我每天留在家里。”

霍天擎将她抱回卧室,动作温柔地放在床上,帮她将被子整理好,语调轻柔:“早点休息!”说完,他就准备转身离去。

“擎。”苏锦珊忽然拉住霍天擎的手,语气哀求:“今天晚上你能不能陪我?”

她的话截住了霍天擎迈出去的腿,他的背脊停顿了下,然后侧身,语气却变得冷淡:“我还有些工作需要处理,你先睡吧。”

“我不想只做你的妹妹!”苏锦珊忽然语气激动地坐了起来,泪珠从她绝美地脸上滚落了下来,声音哽咽:“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我是你的妻子啊!”

“不要无理取闹了。”霍天擎转过脸来:“锦珊,你累了,需要休息。”

“休息,休息!我不要休息!我还想跳舞!我还要光芒!这样像个半死人的生活!我已经受不了了!苏锦珊奔溃地抱着头,绝望地哭泣着:“擎,你还不懂吗?我要的只是你,我要你陪着我。”

“锦珊。”霍天擎抱住她纤细颤抖的身体,低声安慰着:“我会治好你的腿的。你先冷静下来。”

“擎,我不是你妹妹,你娶了我,我是你妻子。”苏锦珊从他的怀中抬起脸来,泪颜楚楚地看着他:“我爱你,难道你就不可以爱我吗?难道连你也嫌弃我是个废人吗?”

“不许胡说了!”霍天擎皱眉,语气带着责备:“我已经把自己能给你的都给了,你只需要安静地在家静养,其他事情都有我来解决!”

“擎,你为什么总是要逃避问题?我知道…你只是因为可怜我才娶了我。你根本就不爱我!”

“你累了,早点休息吧!”霍天擎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呼唤女佣进来,吩咐她们细心照料她。

“擎,擎……”苏锦珊撕心裂肺的声音还在身后回荡着,霍天擎走到客厅,烦躁地揉着眉心,一口将杯中的冰水尽数灌入咽喉。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温暖那张苍白哀求的脸。

他低咒一声:“该死!”这个女人总是轻易能挑动他感情的神经。三年前,当他在一排搔首弄姿的女人中看见瑟瑟发抖的她时,内心那从未拨动过的琴弦却“蹦”一声断掉了。

只可惜,出乎意料的是,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小女人竟然趁他熟睡的时候偷走大世集团商业机密,卖给华莱集团,随后便摆脱ji女身份顺风顺水地成为了华莱集团的公关经理。

一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女人摆了一道,霍天擎就怒发冲冠!他暗暗咬紧牙关,攥紧拳头,既然这个女人敢再度来招惹自己,他就绝对不会放过她!

第二天,温暖站在凌波一色酒店的前台,当她对前台女服务员说出自己是与霍天擎有约。女服务员的脸上虽然依旧维持着礼貌的笑容,目光却透露出羡慕。

当温暖打开包厢的门,看见屋内坐着四个年轻的男人。上流社会的人都知道,这四个男人掌握整个A城各个行业的佼佼者。其中,坐在中央的是掌握A城金融命脉的霍天擎,在他旁边清瘦的青年,是海运船王的二公子东方黎。

在东方黎旁边的拥有一张花美颜的邪魅男子,则是掌握A城石油与通讯业的许晋阳。许晋阳旁边独斟浅酌的斯文男子,则是教育业巨头顾夜澜。

在四人的身边,跪坐着几个脸孔漂亮,身材火辣的美女。几人手中端着托盘,伺候四人抽烟喝酒。

A城公关界都知道温暖是公关能手,相信在座的几人都认识温暖。看见她进来,霍天擎平静的眸底掠过一抹惊艳,他眼见温暖穿着中规中矩的黑色套裙,连妩媚的长发都绾成了古板的发髻。

“霍先生。”温暖敛眉,心跳加快,心知今天霍肯定是要给自己好看。

“都说温小姐是A城公关界最厉害的公关,叫霍先生可是太不给我面子了。”霍天擎嘴角挑起一抹残忍的冷笑:“来,温小姐,自罚一杯!”说完,他对一个倒酒女使了一个眼色。

倒酒女连忙在高脚杯中倒了一杯橙黄色的酒。

“霍先生,我来只是想与您谈一谈招标的事情。”然而,温暖话还没说完,就被霍天擎残忍地打断了:“温小姐,难道不觉得喝了酒,兴许我会更痛快的答应你吗?”

闻言,温暖心知今天这酒是必喝不可。她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四个男人的目光都盯在她的身上。

“我还记得温小姐最擅长的不就是通过身体来得到自己想要的吗?三年前,温小姐穿得可不是这样规矩啊!我至今还记得你身穿超短裙的模样呢!”霍天擎嗤笑着说:“怎么?现在是只服务那些有钱的老板了吗?要说有钱,A城内没有比我更有钱的人了吧?如果你想要的是钱!”说完,他挥手将一把钞票扔到她的脸上。

钞票沿着温暖的脸向下滑落,纷纷扬扬地散落在地面上,引起了陪酒女的惊呼。然而,温暖却只能僵站在原地,一脸苍白,身体摇摇欲坠。

又是这种身体被羞辱、灵魂被践踏的感觉,一如三年前那个可怕的夜晚,温暖永远不会忘记。手掌在边侧攥住又松开,温暖咬着嘴唇,直到血珠滴落。她抬起脸,内心在狂躁地愤怒着,语调不由提高:“霍天擎!你够了!”

耳听到温暖开始反抗,霍天擎剑眉一挑,伴随着边侧三人的笑声,他用手指攫住温暖的下巴,强迫她的眼睛与自己对视:“豢养在家中温顺的猫竟然学会对主人伸出尖利的爪牙了?好玩……”

他的话又引起众人一阵哄笑,霍天擎的薄唇边挑起了嘲讽的冷笑。

温暖感觉自己的背后簌簌发冷,冷汗不断地从她的背上向下流淌。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哭,但是眼泪却不受控制地从眼眶间滚落而下。

“吆,还哭了呢!真是梨花一枝春带雨啊!”许晋阳的语调中带着轻薄与调笑,然后又扭头对东方黎说:“老三不是怜香惜玉的好手吗?怎么不赶快过去安慰安慰人家?如此漂亮的美人在你面前都哭成这样了,你还坐得住?”

“是呀!要不要我过去抱着安慰一番?”东方黎嘴角挑起邪魅的笑,目光不怀好意地扫到温暖的脸上,又迅速从霍天擎的脸上一扫而过。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