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到骨子里的男人,才会有这种表现.

每晚悦读2018-11-07 15:15:15

这是给你们写的原创小说,有关于爱,有关于拥有和失去,有关于找寻,有关于回忆与失忆。

忘记第一章的朋友请戳链接:人,一旦动了真情...

第一章:梁河溪鱼(下)

老方头伸手接过镜子,看到自己的模样惊地站了起来:“啊!这......这是我?”镜子是他年轻时候的模样,剑目星眉、顾盼生辉,看起来比崔晏还俊俏几分。 


老方头是街坊们对他的称呼,他姓方名宗旭,字阮之,家里原本也是书香门第,后来父亲方琅因病去世,家里从此落魄。母亲崔霖在父亲过世后一个月被舅舅接回清河县,从此杳无音信。留下他和方宗朝、方焓兄妹三人。 


“40年前没能给你们家的梁河溪鱼终归是用在了你身上啊,你母亲知道了不知会怎么想。”柔娘看着呆愣站着的方宗旭感叹道。“她辛辛苦苦想让你像普通凡人一样慢慢长大经历生老病死,眼看再过个三年五载你就能再入轮回,这次破了封印你就当做是再活一回吧,也不知道能维持多久。” 


柔娘说了一长串话也不看方宗旭的反应就看着对面的崔晏笑道:“说起来啊,你得叫他一声表叔。” 


崔晏看着眉目之间与姑姑崔霖十分肖像的方宗旭顿时明白过来,心里对着这个才见面不到一个时辰的人生出了好感。他朝着方宗旭微微一笑,旁边的煜九顿时就坐不住了:“哎,你这个女人不要乱说,他一介凡胎怎会是我家少爷的表叔,你......”没等他说完,崔晏按了按他的肩膀沉声道:“不要咋咋呼呼和小姑娘似的,好歹你也快30了,仔细看一看,他是凡人吗?”煜九顿时脸红了,低下头默不作声,右眼的长疤都红了几分。


方宗旭看了看脸红的煜九、面无表情的崔晏、笑容满面的柔娘,拿起镜子又看了一眼镜子的里的自己心里的疑团越滚越大了。柔娘起身把方宗旭手中的镜子抽走放回自己的袖子里,踱步走到窗前把临溪的四扇窗关上后小步跑到了后厨,托盘端上了四道菜,仍旧是崔晏之前点的那四道──清炒芦蒿、酱烧蹄膀、凉拌翡翠藕、梁河溪鱼。


看到菜端上来方宗旭猛地想起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不由脸一红,他习惯性地想摸摸自己的长须结果摸了一空,触手的是滑嫩年轻的肌肤。“之前多有冒犯,这顿饭菜由我请两位,还请原谅我之前的鲁莽。”他对崔晏说。“我们清河崔氏不差这点钱,你省省吧,这碗梁河溪鱼也不是刚刚那一碗了,全喝了也没用!”煜九照例对方宗旭冷嘲热讽。方宗旭满脸尴尬,煜九得意的努了努嘴,崔晏看他那嚣张样抬手就给了煜九一个毛栗子,力道不小,煜九顿时气焰全消,一张糙脸又红了。“少爷,给我留点面子啊。”


“好了,别闹了,这顿我请,毕竟你们三个从今天开始就是我店里的伙计了,以后还请各位多多关照。我以茶代酒先干为敬,快些吃菜吧,雨天我的精神头不太好,不想多说话了,你们吃完饭就请自便,明早带上行李来店里。”话一说完,柔娘就起身往后厨走去。


“没...没下..雨啊”没等煜九说完,窗外忽然狂风大作,豆大的雨滴在窗上,天色立马暗了下来,柔娘瘦削的身影在拐角处一闪而过。她刚刚喝过的茶盏倒扣在桌面上,杯底一字也无。


柔娘上了二楼卧室,刚把外衣解下还没脱鞋子就身子一歪倒在了床上,昏睡过去的前一秒她的心里在想:早知不该说这么多的话了。


雨越下越大,店门外的梁河溪水位暴涨,不消多时就没过了码头的第一层台阶,此时水上各船皆已靠岸,仅有一艘小船在疾风疾雨中前行,船头挂了一盏红灯笼,灯笼上一个“荣”字在黄昏的天色里闪着诡异的光芒。此刻要是有行人路过看见,心里一定讶异:如此大风大雨,这盏纸红灯笼怎么不湿不灭。


船在靠近柔娘店门旁的码头停下,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从船帘里伸了出来,轻轻取下挂在船头的红灯笼,里面人的面容也渐渐显露,一张比琼花还煞白的脸,低着头看不清五官,黑色长发黑色斗篷的男子在雨中朝着柔娘的店缓缓独行,他走的每一步都比以往走向她时坚定。雨继续下,他的全身已透湿,唯独那一盏灯笼仿佛被什么东西隔绝保护起来,仍亮着光。 


他推开店门,对着里面道:“我来送名字了。”


未完待续,请点赞后阅读下一章。


(p.s:你想看什么类型的原创故事,留言告诉我。还有关于标题的问题,上一章有读者吐槽说我文不对题,但是啊,如果我直接就写《第一章:梁河溪鱼(下)》你会不会点进来?所以啊,非常苦恼,希望你们留言告诉我。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