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连载包完结】亲爱的顾先生 乔莫晚程泽宇全文阅读 又名愿你风华如故

晓晓小说影视资源库2019-07-21 16:32:00

正文 第1章 二十四孝好老公




乔莫晚拿着七个月的b超单从医院走出来,远远地看到了老公的车。


程泽宇从车内下来,距离很远,就过来迎了上来,揽着乔莫晚的腰向车边走,“公司里有点急事儿才下班,让你一个人来产检,老婆,对不起。”


乔莫晚低眉顺眼的笑着,抚着自己凸起的肚子,唇角向上勾起,心里满满的都是甜蜜。


“那你准备怎么补偿我?”


程泽宇百依百顺地说:“老婆大人说了算。”


拉开副驾驶坐上去,却不料……车后还坐着人。


一个中年女人,烫着卷发,脸上化着妆。


程泽宇绕过车头上了车,看见乔莫晚眼中的诧异,解释道:“这是我妈一个远房亲戚罗阿姨,来城里找工作,正好你快生了,家里没人照顾,我工作又忙,刚好能照顾照顾你,我妈那边过不来,你爸妈又……”


说到这儿,程泽宇及时的止住了话。


乔莫晚也没说什么,请丈夫亲戚做保姆的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


这样过了两天,程泽宇找来的这个罗阿姨又带来一个孕妇进来。


“这是我女儿,想要在这边借住一段时间,我想太太您正好也是怀孕了……”


乔莫晚听的皱眉,这是什么逻辑。


罗阿姨说的一脸的可怜,“我丈夫走得早,我女儿找了个男朋友又是个渣,把我女儿的肚子给搞大了就不见人影了,现在都五个月大了,要打掉孩子就要引产……我女儿舍不得啊,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


“那也不行。”


乔莫晚本来就不喜欢家里住进来外人,不到不得已的时候,都绝对不会请钟点工。


现在一个保姆在家里已经影响到她和丈夫的两人世界,她也就忍了,现在连女儿也给叫过来,这分明是把她家当成是自己家了。


可能是孕期的问题,所以乔莫晚态度很坚决。


“你女儿遇见渣男我也觉得同情,我可以出钱给你女儿在附近租房子……而且,我建议你女儿打掉孩子,留着孩子对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是拖累,除非她准备跟那个渣男死磕到底。”


程泽宇劝了她两句,见没什么效果,就朝着罗阿姨使了一个眼色,抚着乔莫晚的肩膀,“好,你说不准,那就不让她住。”


这个晚上,乔莫晚的闺蜜姜一雅从国外回来,打电话给她,让她去她家里住一段时间。


乔莫晚和姜一雅是从小玩到大的闺蜜,铁打的发小,当晚,乔莫晚就让程泽宇送她去了姜一雅的家。


程泽宇扶着乔莫晚下车,揽着她的腰,低头吻在她的额头上。


姜一雅靠在门口,看着乔莫晚,“看看你夫妻俩情深的,我都羡慕嫉妒恨了。”


离开家两天,程泽宇每晚都会打电话过来,嘘寒问暖,简直是二十四孝好老公的典范。


乔莫晚挂断程泽宇的电话,忽然想到之前想要送给姜一雅的生日项链忘记拿了。


“那就不要了,反正我生日都过了。”


“不要怎么行,我都买了,不送给你我也不喜欢戴,”乔莫晚说着,就已经起身,“我回去拿。”


姜一雅拿她没办法,“我开车。”


东华公寓楼下,姜一雅停了车,在车里跟异地恋的男朋友煲电话粥,乔莫晚进去拿项链。


一进门,就闻到了扑鼻的浓浓的鸡汤味道,不禁皱了皱眉,现在她这个孕妇都不在家,只有程泽宇一个人,还煲汤……给谁喝?


乔莫晚直接上了二楼,径直走到卧室。


房门是虚掩着的,还没推开门,就听见里面激烈的喘息呻吟声!


“快……再快点……”


“松点,我都快被你榨干了……”


“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停吧,乖,我这就给你。”


男人的声音熟悉的很。


乔莫晚的手开始抖,却还是推开了门。


外面走廊上的灯光,可以将黑暗的卧室照亮。


就看见床上两个白花花的身体体,男下女上的姿势,激烈的交缠着。


躺在床上露出一脸欲仙欲死的表情的,赫然就是她的丈夫!


而坐在他身上的女人,就是前几天保姆带过来的那个……孕妇!


两人忘我的交缠着,口中说着激烈的话,程泽宇在女人的臀部拍了两下,声音显得**,刺耳!


“啊!”


罗玉红端着鸡汤走上来,一眼就看见门口站着的一个身影,吓了一跳,手中的碗一下就摔在了地上,瞬间就摔的粉碎。


这声音惊动了房间里缠绵的两人,抬头看过来,一眼就看见在门口站着的人。


程泽宇一下慌了神,“莫晚,你、你怎么回来了?”


他急忙推开身上的女人,一把捞起被子遮盖住两人还交缠着的某处,在脱身出来的时候,脸上甚至出现了**的表情。


这让乔莫晚感到恶心!


程泽宇披上衬衫,就急忙想要过来拉乔莫晚。


“晚晚,不是你想的这样……”


乔莫晚冷冷的后退一步,抽回手,“不是什么样?”


“你怀孕都七个月了,你也知道男人都有正常的生理需求,也需要排解一下自己的**……”


“呵,”乔莫晚冷笑了一声,“所以,你就上一个怀了五个月身孕的女人?程泽宇,你真他妈让我恶心!”


程泽宇脸上浮现出难堪,就在这时,身后躺在床上的女人直起身来,“我怀的是泽宇的孩子!”


乔莫晚一下睁大了眼睛,脑中一片空白。


怪不得,前些天非要给她找保姆,保姆又要带着怀了孕的女儿住到家里来,甚至……还编造了一个凄惨的情感故事!


罗玉红一把拉住了乔莫晚,“乔小姐,我们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乔莫晚眯起眼睛看面前的中年妇女。


开诚布公这种词儿都用上了,呵。


其实,第一眼看她就觉得不对劲了,一个从乡下来的村妇,怎么可能又是烫头发又是化妆?


五分钟之后,程泽宇和那个怀着五个月身孕的女人从楼梯上下来,女人脚下踩空了,哎呀一声,程泽宇急忙伸手去扶她,眼神之中流露出关切,“露露,怎么样?” 


 

第2章小三养胎


罗露露含羞带怯的摇了摇头,“没有,就是……腰有点酸。”


在座的都是成年人,只要是经人事的,又怎么会不明白,罗露露口中说的“腰酸”是什么意思!


乔莫晚的指甲扣进掌心里,疼痛丝丝入扣,才给自己勉强找回了一丝冷静。


她将眼底的湿意逼回心里,倔强的抬头,看向面前这样一对母女,“你想要跟我谈什么?”


罗玉红端过来一个托盘,放了几杯水,依次放在桌上,才坐了下来,“让我女儿在这里养胎。”


乔莫晚冷笑了一声:“做梦吧!”


罗露露声音悲切地扑过来:“莫晚姐姐,我一直都很喜欢你,我……我愿意将我的孩子生出来送给你抚养,只求你……不要赶我出去。”


“你脸大么?”乔莫晚猛然甩开罗露露,“想要孩子我不会自己生么?”


罗露露哭的声泪俱下,程泽宇心疼的拍着她的背。


她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浴袍,带子在腰间松松的系着,露出脖颈上的青紫吻痕,昭示着刚才那一场情事的激烈程度!


看在乔莫晚的眼里,简直就是一种讽刺!


就在这时,乔莫晚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直接接通了电话,是已经和男朋友煲过电话粥的姜一雅。


“怎么还不出来,我等的黄花菜都要凉了。”


乔莫晚掐着自己的大腿,逼迫自己在听到闺蜜的声音,可以抑制住内心的委屈痛处,“我……在处理我老公在外面养的小三。”


姜一雅本来就是一个暴脾气,一听这句话,挂了电话就杀了进来。


明晃晃的灯光下,自然,一眼就看见了靠在程泽宇肩上的那正哭的梨花带雨的女人。


姜一雅一把抓着罗露露的领口,抬手左右开弓就甩了两个巴掌。


罗露露猝不及防下被甩了两个巴掌,白皙的皮肤一下就红肿了起来。


“特么的我姜一雅这辈子最恶心的就是小三,看你长得一副狐媚模样,专门干的就是这种勾引有妇之夫的下贱勾当!”


拉扯之间,姜一雅看见了罗露露身上的吻痕,直接一推,“真恶心。”


“啊!”


罗露露向后踉跄了一下,差点就要摔在地上,幸好是程泽宇在后面,眼疾手快的将罗露露给搂在了怀里。


“姜一雅!你这是干什么?”


姜一雅冷笑了一声,“我想要干什么,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想要干什么?在外面养小三,小三还怀孕了?你对得起莫晚么?莫晚为了你,连工作都辞了!安心的在家里当全职主妇,伺候你伺候你们一大家子,你就是这么回报她的?”


程泽宇躲闪了一下目光,脸上浮现了一丝愧疚。


罗玉红知道现在乔莫晚有人撑腰,如果现在继续争执下去,肯定是讨不到一点好处,急忙跑过来,在自己女儿的腰上掐了一下。


罗露露眼珠一转,哎呀了一声,弯腰捂着自己的小腹。


程泽宇慌了,“怎么了?”


罗露露将身体的重量全都靠在程泽宇身上,“我……肚子疼。”


罗玉红大声说:“不好了,快点送医院,应该是动了胎气了!”


程泽宇一听,直接就将罗露露给打横抱了起来,就连拖鞋都没有顾得上换下来,就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


纷乱的脚步声远去,空旷的客厅里又重新恢复了寂静。


乔莫晚始终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动不动,眼睛盯着放在自己面前的一杯水。


姜一雅走过去,直接将乔莫晚揽过来,“想哭就哭吧,现在没有别人了。”


她了解自己的闺蜜。


在敌人面前,永远都是刀枪不入的姿态。


乔莫晚的眼泪这才忍不住,汹涌的流出来,划过脸庞,呜咽声从喉咙里渗出来,“一雅,怎么能这样……他怎么能这样呢,我对他不好么……”


姜一雅叹了一声。


或许,就是对他太好了。


本来还和乔莫晚打趣,说她有个二十四孝好老公,却没有想到,刚刚说出口的话,就打脸了。


“那你现在要……怎么办?”


等到乔莫晚哭的够了,姜一雅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来,从桌上抽出纸巾来给她擦眼泪。


乔莫晚抬起头来,一双哭的红肿的眼睛里含着一抹坚毅,“离婚。”


听见乔莫晚的话,姜一雅心里还是唏嘘了一下。


“你能这样想,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姜一雅端起乔莫晚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口水,接着说,“男人犯的错误,有的可以原谅,有些不能,出轨就是不能原谅的,要不然以后你心里一直都有这么一个刺。”


今晚乔莫晚的心情低沉,姜一雅便留下来陪她睡。


乔莫晚给姜一雅安排了客房,她去主卧里拿东西,一推开门,就有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窜入了鼻孔,她没忍住,低头就呕了起来,伴随着眼泪,涩涩的咸。


就在这时,从客房那边传来了砰的一声巨响。


乔莫晚吓了一跳,扶着肚子走过去,敲了敲浴室的门,“一雅,你没事吧?”


“莫晚,疼死我了……”


乔莫晚被姜一雅这种有气无力的声音给吓了一跳,急忙推开门跑进来,一眼就看见披着浴袍倒在光滑的地砖上的闺蜜,捂着小腹,蜷缩着身子。


乔莫晚现在挺着七个月的大肚子,根本就下蹲不方便,“一雅,你怎么了?你哪里疼?”


她扶着墙,勉强蹲下身来,想要扶起姜一雅,触手却摸到了一手的鲜血!


乔莫晚一下就吓傻了。


“一雅!”


姜一雅被自己的小腹疼的一阵一阵的痉挛,“打……急救电话……”


十分钟后,乔莫晚跟着急救医护人员上了救护车。


女护士在给躺在救护车担架床上的姜一雅检查,“怎么……你这是药流啊,怎么不去医院呢?一个月以内的孩子是可以药流,只是在家里自己做,多危险啊。”


姜一雅已经疼的昏过去了,乔莫晚一下睁大了眼睛,“什么?药流?她怀孕了!”


女护士点了点头:“对啊,你不知道么?”


乔莫晚脑中一片空白。 




第3章生下死胎的就是她


怎么可能……药流?


她忽然想到……就在今晚,她撞见那一对狗男女,罗玉红跟她摊牌之后,端上来放在自己面前的那一杯水!


脑子里嗡嗡乱响!


急救医护人员还是很迅速的,来到医院,不过半个小时,就已经帮姜一雅清了药流没有流干净的淤血,血检已经出来了。


乔莫晚看着拿在手里的孕检单,赫然写着孕期4周!


如果不是姜一雅喝了那一杯水,而是自己……那么,现在躺在病床上,生下一个死胎的人,就是她!


她愣怔的站在走廊上,身后忽然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熟悉到两个小时之前,还和她打过电话,还在她的耳边嘘寒问暖过!


程泽宇扶着罗露露,“现在好多了么?我已经让医生给开了一间vip的病房,咱们现在就过去。”


一旁有一个护士夸赞的说:“太太,你老公对你可真好。”


罗露露靠在程泽宇的身上,脸上带着娇羞的笑,手指扶着程泽宇的胸膛。


乔莫晚紧紧地攥着手掌心,扣的生疼,直接走到两人的面前,直接绕过医生,就给了后面罗玉红一个巴掌。


罗玉红根本就没有看见乔莫晚,等到前面的医生闪开之后猛然看见,已经来不及躲过去了。


“你敢打我?”


小护士急忙说了一句:“你怎么乱打人啊?”


乔莫晚凄然一笑,“刚才急诊病房里送进来一个被药流的女人,你刚才不是还指责为什么要药流,其实,我闺蜜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怀孕了!是这个恶毒的女人,在我喝水的水杯里下了堕胎药!你说,这个巴掌,我该不该替我闺蜜打回去?”


周围看热闹的人一下就都瞪大了眼睛,看着罗玉红指指点点。


“没看出来啊,这么恶毒,是后妈吧?”


“肯定是小三扶正,这年头,孩子能牵扯上的,不都是小三情妇。”


“对啊,比正室还要猖狂。”


罗玉红的脸红一片白一片的,“你别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往你喝的水里面下堕胎药了?要是真的下了堕胎药,你怎么现在还好好地站着?”


“呵,”乔莫晚冷笑了一声,“好啊,你不信,那咱们就从家里把水杯拿过来检验一下,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堕胎药?你敢么?”


罗玉红一下子哑了。


乔莫晚趁着这个时候,走到程泽宇面前,“老公,我这么辛苦的怀着身孕,怀着你们程家的孩子,你就在外面包养小三,还准备将她扶正,你对得起我么?”


站在走廊上看热闹的人的目光,一下就都转移到程泽宇身上!


当然,还有他怀中揽着的那个娇滴滴的孕妇!


“卧槽,这男人也太渣了吧!”


“就是啊,老婆这么漂亮,还给他生儿育女,还包养了那么一个小三!”


“那小三长得真丑,和正妻一比,根本就是上不了台面嘛,也不知道这男人是不是眼睛糊了屎了。”


“这种渣男,不离婚,留着过年么?”


乔莫晚笑着看了一眼周围的陌生人,转向程泽宇:“我们离婚。”


程泽宇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莫晚,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家谈,现在在外面,影响不好……”


“你也知道影响不好么?”乔莫晚冷冷的笑了一声,“那你跟这个怀孕五个月的小三在我的婚床上滚床单的时候怎么不说影响不好?你带着小三登堂入室的时候怎么不觉得影响不好?你让这个恶毒的女人在我的水杯里下堕胎药的时候,怎么不说影响不好?!”


她说的声嘶力竭,嗓音都沙哑了。


如果不是姜一雅误喝了那杯水,乔莫晚的确是准备在家里协议离婚的,不会把这件事情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给捅出来。


她给他留面子,就算是离婚,都还是顾念着这两年的夫妻之情。


可是,她是亲眼看见姜一雅下身流出的血水,染红了自己的手指!


才孕期四周啊!


甚至姜一雅都不知道那孩子的存在!


她说着说着,眼眶里,泪水一下就汹涌的流了出来,模糊了面前男人的身影,只能听见他的声音:“都是你的臆想吧!罗阿姨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程泽宇向前走了两步,顿下脚步,“……我不会离婚。”


乔莫晚被程泽宇的这句话彻底点燃了怒火,她狠狠地抹了一把眼角的眼泪,朝着那人的背影大喊。


“程泽宇,等着收我的律师函吧!我他妈要是做不到让你净身出户,乔莫晚三个字就倒过来写!”


乔莫晚气息有点喘的不匀,靠在墙面上,扶着肚子,静静地吸气。


回头就看见,在身后站着一个身长腿长的男人,穿着一身手工定制的西装,凝着一双黑眸正在看着她。


乔莫晚皱了皱眉,“看什么看?”


这男人忽然就勾了勾唇,“看你长得好看。”


乔莫晚:“……”


她很有自知之明,怀孕七个多月了,体重涨了三十斤,原本一张瓜子脸都圆了,这个时候说她好看,骗鬼呢。


她冷冷一笑:“觉得长得好看,就调戏一个已婚的孕妇?真是三观炸裂。”


男人眼角向上微微扬起,薄唇一掀,“刚才你不是已经放话要离婚了么?难道你要否认自己的魅力,离婚了非要当黄脸婆没人要?那我可以收回刚才的话。”


乔莫晚觉得自己气的肝儿疼。


就在这时,医生办公室里走出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贺西珏,”眼光在乔莫晚身上扫了一眼,“来一趟医院也不忘了泡妞。”


“没,”贺西珏直起身来,“帮被抛弃的失婚孕妇找自信心了。”


乔莫晚:“……”


等到那男人和穿白大褂的医生上了电梯,乔莫晚才后知后觉的骂了一句。


“渣男!下三滥!男人怎么都这么渣呢!这世界上就没有一个好男人了么!”


有的。


她以为……有的。


在和程泽宇恋爱到结婚,甚至在今天晚上之前,她都觉得自己的老公是这世上最好的男人! 



第4章订下娃娃亲吧


可是现在……


现实将一切美好都撕碎了丢在她的脸上肆意踩踏。


乔莫晚扶着墙,缓缓地蹲下去,七个月的肚子很大了,她承受不住,膝盖跪在地上,额头抵着墙面,沉默无声的哭泣,大滴大滴的眼泪砸在大理石的地板上,不一会儿,就堆积了一小滩水渍。


走廊上的人,越来越少。


来来往往,都只是专注着自己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一个看见半跪着泣不成声的孕妇。


不知过了多久,乔莫晚才动了动发麻的膝盖,扶着一边的公共座椅站了起来,随意的掸了一下衣服上的灰,挺直脊背,背影笔直的走向病房。


…………


姜一雅怀孕的这件事情,乔莫晚第二天找了一个她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时间,才告诉了她。


“孩子流了?”


“……嗯。你放心,你受的罪,我一定会从小三母女身上帮你讨回来。”


乔莫晚觉得有点难以启齿,毕竟,这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只是,她却没有想到,姜一雅却并没有表现出极度哀伤的情绪,而是缓缓地松了一口气。


“莫晚,”姜一雅拉着乔莫晚,小声说,“那孩子……不是徐浩然的。”


乔莫晚:“……”


徐浩然是姜一雅的男朋友,而现在,姜一雅怀的并不是徐浩然的孩子?!


乔莫晚还没有来得及听姜一雅的解释,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是婆婆苏美芸的电话。


“你现在在哪?”


乔莫晚说:“我在医院,我一个朋友生病了,所以我……”


“你朋友住院了管你什么事?你别忘了你现在是有肚子的人,医院里面到处都是肉眼看不见的病菌,万一染给我孙子怎么办?你现在马上给我回来。”苏美芸说着,停了一下,“你就在医院门口等着,我让司机去接你。”


婆婆也是很有修养的,从来都没有这样急切过。


乔莫晚有些狐疑,“妈,出什么事儿了么?”


“没有,你快点回来吧。”


可是,等回到了家,乔莫晚走在玄关换鞋,抬头就看见在客厅里坐着的三人,脸色一下僵住了。


在客厅里,坐着的正是苏美芸,罗玉红和罗露露三人!


苏美芸听见门口响了一声,“莫晚,快点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罗阿姨,这是罗阿姨的女儿,露露。”


乔莫晚缓缓地走过去,周身都散发着凌寒,“哦,原来真的是认识呢。”


苏美芸听见儿媳的话有些阴阳怪气的,“你罗阿姨跟我以前在一个美容会所遇见的,兴趣相投。”


罗露露主动笑着看向乔莫晚,“姐姐好。”


乔莫晚冷笑了一声,“这么大个妹妹,我可是不敢当。”


“怎么说话呢,”苏美芸瞪了乔莫晚一眼,“你去给泽宇打个电话,让她晚上回这儿吃饭。”


“叫我去打电话?多不合适啊,”乔莫晚扫了一眼小三母女,“妈,这个电话叫罗小姐去打,不更合适么?”


罗玉红急忙插嘴:“露露和泽宇认识,私下里也有过联系。”


乔莫晚心里冷笑。


程泽宇接到电话就赶了回来,看见餐桌上坐着的罗玉红和罗露露,皱了眉,难道是母亲知道了?


苏美芸让保姆给程泽宇搬过来一把椅子,刚好就放在乔莫晚和罗露露中间。


“我们几个喝红酒,这两个孕妇就喝点果汁吧。”


罗玉红给乔莫晚递过来一杯果汁,乔莫晚没有接。


一时间有点尴尬。


“莫晚,怎么回事?就是这么对待长辈的么?”


乔莫晚这才接了,笑了笑,“万一罗阿姨这么心善的人,一个好心给我的果汁里面下点堕胎药,”她直接将玻璃杯里的果汁倒在了餐桌旁的垃圾桶里,“我可是一口都不敢喝呢。”


罗玉红的脸一下就白了。


苏美芸将手中的筷子狠狠放下,“乔莫晚,你今天吃了枪药了么?怎么说话句句带刺儿,给我好好说话!”


“哦,”乔莫晚吃了一口莲藕,“妈,您刚才也说了,这里是有两个孕妇,我怀的是个男孩,不巧的是,罗小姐怀的是个女孩儿,妈,您和罗阿姨关系又这么好,不如,定下娃娃亲吧?”


罗露露的脸色一变。


“乔莫晚!”


程泽宇忽然吼了一声,让苏美芸都吓了一跳。


乔莫晚有些委屈的努了努嘴,“你吼我干什么?现在男女比例这么失衡,我都怕我的儿子将来娶不上老婆,现在罗小姐这样漂亮,生个女儿肯定也是顶尖的漂亮,配你的基因生出来的儿子,绰绰有余了吧。”


程泽宇看着乔莫晚带笑的面庞,虽然因为怀孕,脸圆润了不少,可是一双眼睛却清零干净的好似琉璃珠子,里面没有一丝笑意,满满的都是嘲讽。


她是故意的!


苏美芸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倒是可以,泽宇,你觉得怎么样?”


程泽宇脸色铁青,没说话。


乔莫晚只管低着头吃菜。


“不可以!”


罗露露小小的个子忽然爆发出来的一声尖叫,乔莫晚吓的手腕一抖,刚刚夹的萝卜丝掉在了盘子里。


苏美芸拧着眉瞪着罗露露,“你这是什么意思?觉得我苏美芸的孙子,配不上你的女儿?”


“不是的,”罗露露一双眼睛饱含了泪水,摇着头,眼泪滑落下来,“芸姨,不是的,是因为……”


乔莫晚不禁啧啧唇。


三秒之内就能哭出来,这演技……说没受过专业科班的训练,她都不信。


“那是怎么回事?”


罗露露忽然站起身来,走到苏美芸的面前,泪眼婆娑,嘴唇抖动着。


而下一秒,她忽然做出一个惊人的举动!


她直接跪下了!


“露露!”


乔莫晚:“……”


这扑通一声,听在耳朵里,乔莫晚都替罗露露膝盖疼,为了演戏,也是豁出去了。


苏美芸都愣了一下,虽然说四十多岁也经历过大风大浪,到底是被吓了一跳,“你……你这是干什么?玉红,快点把你女儿给扶起来!”


罗玉红没动,声音却是带了几分颤抖,“她做错了事,就该这么跪着。” 



第5章鬼迷心窍


乔莫晚噗的笑了出来。


不过,这个时候,没有人注意乔莫晚的笑。


程泽宇眉心紧紧地皱着,走到母亲的面前,也跪了下来,“妈,不是露露的错,是我的错。”


苏美芸彻底蒙了。


这是怎么回事?


片刻之后,苏美芸就冷静了下来,站起身来走到沙发前面坐下来,“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程泽宇低着头,抓住罗露露的手,“妈,露露怀的……是我的孩子。”


罗露露哭的声泪俱下,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芸姨,我……我错了……都是我的错,你不要怪泽宇。”


程泽宇与罗露露的手指改为十指相扣,“是我的错,是我有一次同学聚会喝醉了,把露露给强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


震惊过后,苏美芸也渐渐地平复下内心的强烈波动,平静地问。


罗露露只是哭,程泽宇嗓音艰涩的开口:“……半年前。”


苏美芸靠在沙发扶手上,揉了揉太阳穴,目光向乔莫晚看过来。


乔莫晚此时只觉得可笑。


为自己,也为程泽宇。


既然早在半年前,他就劈腿罗露露了,她却一直沉浸在他带给她的甜言蜜语的无微照顾之中,如果不是因为这次请保姆,她还被蒙在鼓里!


罗露露忽然哭着向乔莫晚跪着走过来,抓住她的衣角,“姐姐,求你原谅我!”


“原谅你?”乔莫晚眼中没有一点笑意,“你脸这么大,这几天带着你这个当保姆的妈在我面前频繁刷脸就算了,这么有自知之明,那以死明志吧,我就原谅你。”


“乔莫晚!”


乔莫晚心疼的滴血,她的丈夫为了一个小三,已经怒火燃烧到极致的边缘了……


她直接向后退了一步,将罗露露攥着她衣角的手给拉开。


却不料只是这样一个轻轻的动作,罗露露一下摔在地上,哎哟了一声,捂着自己的肚子。


“露露!”


就连罗玉红都慌了,狠狠地瞪着乔莫晚“本来昨天晚上医生就说动了胎气,现在被你这么一推,孩子都快要保不住了!你的心怎么就这么恶毒呢!”


罗露露躺在地上抽搐着,依然不忘了用可怜的眼神看着乔莫晚,“姐姐,我……我错了,但是我是真的喜欢泽宇的……求你……成全我们。”


程泽宇不等罗露露说完,已经将她抱了起来,叫管家:“备车!”


一片兵荒马乱之后,客厅里,只留下站在原地的乔莫晚,和坐在沙发上的婆婆苏美芸。


“莫晚,你过来坐。”


乔莫晚动了动手指,扶着肚子缓缓地走过去,沉重的身子,使她的步子缓慢。


“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办?”


“离婚。”


乔莫晚没有迟疑,就说出这样两个字。


“不行!”苏美芸直接阻止道。


乔莫晚惨然的笑了一下,“妈,爷爷那里,我去说。”


“不行,”苏美芸说,“离婚的事情没得商量,男人会有犯错的时候,只要你重新给他一个机会,日子还是要过的,我能看出来的,他是爱你的,就是一时鬼迷心窍了。”


乔莫晚没说话。


苏美芸握住了乔莫晚的手,“我不让你离婚,不是因为老爷子的缘故……就算是罗露露怀了孩子又怎么样?你怀的是儿子,生出来,就是我程家的接班人,她?不就是怀了一个女儿么?泽宇也是一时间被她迷了眼睛,喜欢的还是你啊,那个罗露露,根本就威胁不到你的地位。”


乔莫晚忽然笑了,唇角仿佛是绽开了一朵娇艳的花。


“那妈的意思,就好比古代的一夫多妻,不管是小妾再多,都不可能威胁的到正室的地位么?正室生下来的儿子,才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苏美芸点了点头,“你如果能这么想,那是最好不过的了。而且你之前不一直都想要一个女儿么,等到罗露露的女儿生下来,咱们就抱过来,到时候,你膝下,不就是有儿有女了么?”


“……”


乔莫晚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苏美芸会和罗玉红走得这么近。


臭味相投!


三观都扭曲的如此相似。


“妈,男人犯下的有些错误,是可以给机会的,但是,有些错误,不能原谅,男人出轨,只有零次和一百次,”她拂开苏美芸的手,扶着沙发扶手站了起来,“想到他会用碰过小三的手来碰我,我就觉得恶心。”


苏美芸冲着乔莫晚的背影喊了一声:“那你现在还怀着孕呢!离了婚,你想要你的孩子怎么办?”


乔莫晚手扶着门口的铁艺花架,“孩子……是我一个人的,我不会为了孩子,就委曲求全跟一个劈腿出轨的渣男过下去。”


等到乔莫晚离开之后,苏美芸才急忙拿出手机来,直接就拨了一个号码,“张管家,你给我把程家宅子的门堵好了!千万别让乔莫晚去见老爷子!”


…………


乔莫晚一个人如同孤魂野鬼一般,在寂寥无人的街道上踽踽独行。


去年当程泽宇牵着她的手,走进教堂宣誓的时候,她以为,这个男人会是自己一辈子的依靠,可是不过一年,她就亲口尝到了背叛的滋味。


一阵冷风吹过来,乔莫晚抹了一下脸颊,湿湿的。


农历二十三这一天,是程家老爷子的七十大寿。


乔莫晚很早就去古董市场,转悠了一整天,挑了一只上好的玉雕的佛珠,精致的包装好,拿着去了程家老宅。


宅子门口,她被管家张叔给拦住了。


乔莫晚手里拿着精致的礼盒,捧着自己的肚子,神情倨傲,“怎么,今天是爷爷的寿辰,不让我进去?你有这个胆子拦我?”


张叔有点为难,还是放乔莫晚进去了,就赶忙给苏美芸打电话:“二太太,少奶奶……我实在是拦不住啊。”


苏美芸一听,心里咒骂了一句,急忙就叫司机备车去老宅,路上给程泽宇打了一个电话:“乔莫晚要跟老爷子提离婚,你快点去老宅!”


“离婚就离婚吧,我要和露露在一起。” 


 


第6章进得去出不来


“说什么混账话!”苏美芸怒斥,“程家的产业你不想要了?还是说她肚子里的程家的第一个孙子你不想要了?你别忘了,乔莫晚手上有程家百分之十的股份!老爷子有多喜欢她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现在这个节骨眼上跟她离婚,还是因为你趁着她怀孕出轨在先,老爷子会对你的人品怎么想?还放心把公司重要的职位给你吗?!”


母亲的话,如同兜头给程泽宇浇了冷水,他一下子就清醒过来。


“我现在就过去!”


程泽宇收了线,就从病床上起身要离开。


罗露露有气无力的叫了一声:“泽宇……”


程泽宇脚步一顿,一旁的罗玉红急忙站起身来,“程少,您先走吧,这里有我照顾着露露。”


说着,罗玉红就在罗露露的手臂上掐了一下,亲自送程泽宇出了病房门。


罗露露满脸的不高兴,“妈,你怎么还把泽宇往那个贱女人身边推啊?”


“看来真是一孕傻三年!”罗玉红满脸的恨铁不成钢,“为什么程泽宇被程老爷子这样看重?不为别的,就因为乔莫晚!没了乔莫晚,程泽宇也不过就是程家那些纨绔子弟里的一个,没一丁点出彩的地方!”


罗露露这才明白过来,“那……我都已经怀了孩子,总不能一直这样见不得人吧?”


“好女儿,你再忍两三个月,”罗玉红阴测测的笑着,“等到乔莫晚生孩子的时候,到时候在产房里面做点手脚,到时候来个弃大保小,让她进的去出不来!”


……


程家老宅是民国时期的一座将军府,颇有那个年代中西结合的建筑特色。


此时正值初春,葱翠欲滴之中掩映着几幢白色的楼房,在晚霞的余晖下镀上了一层绯色,格外漂亮。


乔莫晚直接就走进了主楼,保姆张嫂笑着迎上来:“少奶奶来了。”


“爷爷呢?”


张嫂笑着说:“还在楼上呢,七十大寿嘛,下午午睡起来,就开始挑衣服了。”


“那我上去看看。”


楼上,老爷子刚刚换上了一套中山装,看起来精神矍铄。


“爷爷,您看起来真是精神!”


从身后传来一道清丽的声音,让原本板着脸沉肃的程老爷子,转过身来,眼神之中带着惊喜,“晚晚来了。”


程老爷子一直都很喜欢乔莫晚。


乔莫晚将手里的礼物盒给双手奉上,“爷爷,晚晚给您来贺寿了。”


程老爷子笑的胡子都是一抖一抖的,接过礼物盒,还佯装一脸的不高兴,“总算是来了,如果不是我这个老头子做寿,你这小丫头片子还是请不过来吧。”


乔莫晚笑着扶过程老爷子,“哪有啊,我就是家里出了点事儿,有点……脱不开身。”


程老爷子一下就听出了乔莫晚语气的异样,不禁皱了皱眉,“受委屈了?还是说,泽宇那小子欺负你了?”


“爷爷,是因为我……”


“爷爷,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程泽宇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将手里的礼物盒交给一旁的管家,便自然而然的笑着走过来,挽过乔莫晚的手,“怎么不等我一起过来?你这几天胎儿不太稳,医生嘱咐了要你多休息的。”


程老爷子一听,急忙就叫管家带着人下去,“待会儿他们那些人来祝寿,也别让晚晚来了,又是抽烟又是喝酒的,乌烟瘴气,别影响了胎教。”


趁此机会,程泽宇死死地搂着乔莫晚的腰将她给带了出来。


“你放开我!”


走到楼梯口,乔莫晚狠狠地甩开程泽宇的手臂,“程泽宇,你现在来讨好我有用么?我告诉你,就算是现在不跟爷爷提离婚的事情,我总会提的,你防的了我这一刻,你能防的了我每一天么?你当然不能,你还需要去好好照顾一下那位躺在医院里动了胎气的小三!”


楼梯上隐约传来交谈的声音,程泽宇吓得急忙一把就捂住了乔莫晚的嘴,直接将她给拖到了男洗手间里。


“乔莫晚,你是不是有病?你口口声声说孝顺爷爷,在爷爷的寿宴上,把我们的事情捅出来,对你有什么好处?”


乔莫晚狠狠地挣扎着,但是说到底,她一个女人的力气,还是比程泽宇要小。


程泽宇捂着她的口鼻,她几乎都已经快要喘不上气来了,眼睛瞪得很大。


“现在外面都是社会名流,离婚的事情我们回家关上门来说……想让我松开你么?那你现在就先向我保证,绝对不会今天提离婚……”


谁知道,话音还未落——“啊!”


程泽宇惨叫一声,一下甩开了乔莫晚,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背,上面一个血淋淋的牙印!


他又疼有急,甩手就给了乔莫晚一个耳光,“疯子!乔莫晚,你是狗的么?!”


乔莫晚猝不及防脑袋向后猛地撞到了墙面,耳朵里嗡了一下,她感觉到嘴角有血腥味渗出,捂着半边被打肿的脸颊,心却是在滴血。


“真没想到,程泽宇,结婚一年多,我到现在才真正认清了你的真面目。”


程泽宇也一时间怔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掌,踉跄的向后退了两步,“不,莫晚,我不是……我刚才真的不是……”


“呵,你先打了我,再给我一个糖,你觉得我乔莫晚是那种十几岁的小姑娘么?”乔莫晚冷笑了一声,“你程泽宇最在乎的就是名声,我就偏偏要在今天这种场合,将你在外面干的那些龌龊事都给曝光!”


“你敢!”


程泽宇高高的抬起手臂,乔莫晚这次,就这么看着程泽宇的手掌,“你还想给我一个巴掌么?好啊,我今天就不闪不避,我把另一边脸伸给你打,你打啊!”


程泽宇的手臂颤抖着,脸上的表情已经有些扭曲了。


“呃,那个……”


就在这时,洗手间的隔间,打开了一扇门。


“抱歉,来洗手间抽支烟,一不小心听了你们夫妻之间的……悄悄话了。”


乔莫晚看过去,逆着灯光,她微微眯了眯眼睛。 



第6章进得去出不来


“说什么混账话!”苏美芸怒斥,“程家的产业你不想要了?还是说她肚子里的程家的第一个孙子你不想要了?你别忘了,乔莫晚手上有程家百分之十的股份!老爷子有多喜欢她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现在这个节骨眼上跟她离婚,还是因为你趁着她怀孕出轨在先,老爷子会对你的人品怎么想?还放心把公司重要的职位给你吗?!”


母亲的话,如同兜头给程泽宇浇了冷水,他一下子就清醒过来。


“我现在就过去!”


程泽宇收了线,就从病床上起身要离开。


罗露露有气无力的叫了一声:“泽宇……”


程泽宇脚步一顿,一旁的罗玉红急忙站起身来,“程少,您先走吧,这里有我照顾着露露。”


说着,罗玉红就在罗露露的手臂上掐了一下,亲自送程泽宇出了病房门。


罗露露满脸的不高兴,“妈,你怎么还把泽宇往那个贱女人身边推啊?”


“看来真是一孕傻三年!”罗玉红满脸的恨铁不成钢,“为什么程泽宇被程老爷子这样看重?不为别的,就因为乔莫晚!没了乔莫晚,程泽宇也不过就是程家那些纨绔子弟里的一个,没一丁点出彩的地方!”


罗露露这才明白过来,“那……我都已经怀了孩子,总不能一直这样见不得人吧?”


“好女儿,你再忍两三个月,”罗玉红阴测测的笑着,“等到乔莫晚生孩子的时候,到时候在产房里面做点手脚,到时候来个弃大保小,让她进的去出不来!”


……


程家老宅是民国时期的一座将军府,颇有那个年代中西结合的建筑特色。


此时正值初春,葱翠欲滴之中掩映着几幢白色的楼房,在晚霞的余晖下镀上了一层绯色,格外漂亮。


乔莫晚直接就走进了主楼,保姆张嫂笑着迎上来:“少奶奶来了。”


“爷爷呢?”


张嫂笑着说:“还在楼上呢,七十大寿嘛,下午午睡起来,就开始挑衣服了。”


“那我上去看看。”


楼上,老爷子刚刚换上了一套中山装,看起来精神矍铄。


“爷爷,您看起来真是精神!”


从身后传来一道清丽的声音,让原本板着脸沉肃的程老爷子,转过身来,眼神之中带着惊喜,“晚晚来了。”


程老爷子一直都很喜欢乔莫晚。


乔莫晚将手里的礼物盒给双手奉上,“爷爷,晚晚给您来贺寿了。”


程老爷子笑的胡子都是一抖一抖的,接过礼物盒,还佯装一脸的不高兴,“总算是来了,如果不是我这个老头子做寿,你这小丫头片子还是请不过来吧。”


乔莫晚笑着扶过程老爷子,“哪有啊,我就是家里出了点事儿,有点……脱不开身。”


程老爷子一下就听出了乔莫晚语气的异样,不禁皱了皱眉,“受委屈了?还是说,泽宇那小子欺负你了?”


“爷爷,是因为我……”


“爷爷,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程泽宇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将手里的礼物盒交给一旁的管家,便自然而然的笑着走过来,挽过乔莫晚的手,“怎么不等我一起过来?你这几天胎儿不太稳,医生嘱咐了要你多休息的。”


程老爷子一听,急忙就叫管家带着人下去,“待会儿他们那些人来祝寿,也别让晚晚来了,又是抽烟又是喝酒的,乌烟瘴气,别影响了胎教。”


趁此机会,程泽宇死死地搂着乔莫晚的腰将她给带了出来。


“你放开我!”


走到楼梯口,乔莫晚狠狠地甩开程泽宇的手臂,“程泽宇,你现在来讨好我有用么?我告诉你,就算是现在不跟爷爷提离婚的事情,我总会提的,你防的了我这一刻,你能防的了我每一天么?你当然不能,你还需要去好好照顾一下那位躺在医院里动了胎气的小三!”


楼梯上隐约传来交谈的声音,程泽宇吓得急忙一把就捂住了乔莫晚的嘴,直接将她给拖到了男洗手间里。


“乔莫晚,你是不是有病?你口口声声说孝顺爷爷,在爷爷的寿宴上,把我们的事情捅出来,对你有什么好处?”


乔莫晚狠狠地挣扎着,但是说到底,她一个女人的力气,还是比程泽宇要小。


程泽宇捂着她的口鼻,她几乎都已经快要喘不上气来了,眼睛瞪得很大。


“现在外面都是社会名流,离婚的事情我们回家关上门来说……想让我松开你么?那你现在就先向我保证,绝对不会今天提离婚……”


谁知道,话音还未落——“啊!”


程泽宇惨叫一声,一下甩开了乔莫晚,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背,上面一个血淋淋的牙印!


他又疼有急,甩手就给了乔莫晚一个耳光,“疯子!乔莫晚,你是狗的么?!”


乔莫晚猝不及防脑袋向后猛地撞到了墙面,耳朵里嗡了一下,她感觉到嘴角有血腥味渗出,捂着半边被打肿的脸颊,心却是在滴血。


“真没想到,程泽宇,结婚一年多,我到现在才真正认清了你的真面目。”


程泽宇也一时间怔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掌,踉跄的向后退了两步,“不,莫晚,我不是……我刚才真的不是……”


“呵,你先打了我,再给我一个糖,你觉得我乔莫晚是那种十几岁的小姑娘么?”乔莫晚冷笑了一声,“你程泽宇最在乎的就是名声,我就偏偏要在今天这种场合,将你在外面干的那些龌龊事都给曝光!”


“你敢!”


程泽宇高高的抬起手臂,乔莫晚这次,就这么看着程泽宇的手掌,“你还想给我一个巴掌么?好啊,我今天就不闪不避,我把另一边脸伸给你打,你打啊!”


程泽宇的手臂颤抖着,脸上的表情已经有些扭曲了。


“呃,那个……”


就在这时,洗手间的隔间,打开了一扇门。


“抱歉,来洗手间抽支烟,一不小心听了你们夫妻之间的……悄悄话了。”


乔莫晚看过去,逆着灯光,她微微眯了眯眼睛。 


 


第7章有口难开


里面缓步走出来一个颀长的身影,熨帖而挺括的西装裤包裹着修长完美的双腿,声音含着缓淡的漫不经心。


对上男人看过来的眸光,乔莫晚心头突的跳了一下。


这个男人……为什么感觉有点熟悉。


冷不丁传来这样的声音,让程泽宇一下就僵住了。


竟然没有想到,男洗手间里面还有人!


那刚才他和乔莫晚之间的话,岂不是对方都听见了?


男人把烟蒂随手掐了丢在垃圾桶里,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我不光听见了,我还看见了,这算是家暴吧。”


他说着,就看了一眼乔莫晚,“这位太太,你如果想要离婚控告对方家暴的话,可以来找我,我可以出席作证,当然我本人也是律师,可以免费为你提供离婚咨询。”


男人递上来一张名片,乔莫晚看了一眼名片上的姓名:贺西珏。


程泽宇直接就将乔莫晚接过来的名片给打掉在地上,“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就是夫妻之间吵架,说什么离婚?”


他说着,就想要伸手将乔莫晚给揽过来。


乔莫晚冷笑了一声,当着程泽宇的面,蹲下身来,将地面上的名片给捡了起来,微笑着伸出手来,“贺律师,我是乔莫晚,那我们合作愉快。”


贺西珏挑了一下眉梢,伸出手来,在女人纤细柔软的手指上轻握了一下,“好,合作愉快。”


程泽宇气的不行,抬手就想要推贺西珏。


“你特么的算是……”



看全文后续章节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后台私信书名。

资源整理不易,低价有偿提供,望看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