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秋拍极品瓷器大PK!王者为谁?

易拍全球2019-06-24 08:49:21

瓷器对决,王者之战,两天后即将在香江打响!先问大家一句,都选好心仪宝贝了吗?别忘啦,易拍全球专属拍卖管家现已奔赴香港,有需要各大拍行预展现场拍品细节图,以及开拍现场第一时间出价状况的亲们,快快电联她们吧 400-111-8258


话说瓷器向来即为香港本土拍卖市场的重中之重,也是全球藏家竞相纷争的重镇。是次秋拍,各大拍行也是联袂将焦点和明星拍品都布阵在了瓷器品类。下面,我们边欣赏边猜猜看,这波极品瓷器最终谁会艳压群芳,勇夺拍场之冠?



1号选手

高深莫测型

来源:苏富比香港



在苏富比2017秋拍目录上,这件备受瞩目汝窑天青釉洗与其他14件宋瓷精品并列在“乐从堂宋瓷粹珍”的介绍页中。然,唯有这件汝窑天青釉洗的估价栏是一片空白。


这正如千年前,宋徽宗随手对苍天一指:“雨过天晴云破处,这般颜色作将来”,到底是几个意思?匠人们百思不得解?直到最后偶然烧成了传说中的绝世汝窑,并以歌词的形式,深深影响了唱着“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却也还是不大知道“汝窑”的新一代。但今秋有眼福了:




这件汝窑天青釉洗的来头也是非同寻常,它原为台北鸿禧美术馆旧藏,2000年被台湾大企业家、大收藏家曹兴诚买走。收藏17年后再次拍卖,曹兴诚打趣表示是由于拍卖行的“督促”:“拍卖行常跟我说,藏品要小心,没处理好,将来小孩子会打官司。”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示,曹兴诚此举意在整理自己的藏品。此外,台湾多地震,瓷器保存也充满风险。


曹兴诚于90年代进入收藏领域,收藏门类包罗万象:从商周青铜器、唐代铜镜、唐三彩以及彩绘雕塑到宋清瓷器,佛像、当代艺术等等一应俱全,以至于曹兴诚的家一度被称作“小故宫”。


行方也明确表示,此件汝窑天青釉洗,是目前私人收藏中保存最好,品相最佳的一件,并且包括此件在内,全世界也有且仅有4件。2012年,另一件私人收藏的汝窑天青釉葵花洗曾拍出以2.0786亿港币的天价,业界估计,此次“乐从堂”汝窑天青釉洗的落槌价将轻松过亿


看完以上,来,行家们,都来推测看,这件宝物最终是过亿还是过几个亿啊?今秋香港拍场之王会是她吗?不妨放眼整个拍场再来下赌注呢?




2号选手

寓意吉祥型

来源:苏富比香港



同为2017香港秋拍明星拍品,此件明宣德青花缠枝托八吉祥合盌,目前最高估价达5500万港币。据考,其特殊器型可能是因有特别用途,具体用途也是谜呢。行方确定的是,目前全世界现存完整的明青花合盌只剩4件。绝世青花,来细品一番吧:



从递藏来看,它曾先后为中国瓷器收藏名家仇焱之及赵从衍递藏,并售于香港艺术品拍卖史上最为人称道的两场拍卖会。


仇焱之(1910-1980 年)乃最受尊崇之华人古董商及鉴藏家之一仇炎之最为人称道的是上世纪50年代,在香港以1000港币捡漏购得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仇炎之过世后,这只鸡缸杯也被拍卖,并屡创拍卖纪录。2014年,此杯以超过2.8亿的天价被刘益谦购得,掀起中国艺术品拍卖高潮。


一代船王赵从衍(1912-1999年)长年专注于搜藏中国艺术,并以书画、瓷器、玉器为重心,1978年曾于香港艺术馆展出其珍藏百件明清瓷器。深知仇氏收藏质精稀珍,赵氏亦为拍卖会的主要竞投者之一,藉此建立典藏。1987年香港苏富比为赵从衍家族收藏举办拍卖专场,场面之盛,业界惊叹。


此宣德青花缠枝托八吉祥合盌三十年来绝迹艺术市场,如今重现,难能可贵。再加上承接春拍宣德青花鱼藻纹菱口大盌之佳绩,势必也将成为拍场争夺重点。


3号选手

颜值爆表型

来源:嘉德香港


如单论颜值,香港今次大拍的“一姐”非她莫属!其名为青白瓷葵花形台盏,一组两件,是为原装,造型优美,工艺精湛,品级甚高,十分稀罕。目前可见的公开著录中,仅见两例私人收藏,但其他盏托底部稍有不同,且一托盘残损,一有小损。如此保存这般完整者,未见他者,异常珍贵。


盏呈五瓣葵花状,芒口五出,尖唇外敞,浅腹,斜弧壁,下承喇叭状圈足。内壁出五道阳筋隔出五个花瓣,复模印、篦划出轮廓与脉络,盏心圆形开光内同样工艺装饰一朵小秋葵花。外壁压印凹痕,与内壁阳筋对应。胎薄体轻,迎光可透。玲珑秀美,娇滴可人。



盏托造型与盏相呼应,亦作五瓣葵花状。托盘浅腹,宽沿微折,模印五组折枝秋葵花纹,线条细腻,图案清晰,盘内壁出五道阳筋是为五瓣花朵。托盘中央起承台,台面边缘起线为托圈,盏足恰卧其中。台墙印刻覆莲瓣纹,突出饱满,具高浮雕效果。底承高阔的圈足,亦呈葵花式,上下呼应。足底起台,足内涩胎,中央有圆孔,与承台上下联通。足墙内见垫烧痕迹。


整器胎质细腻洁白,坚实致密,偶见黑色星点。釉色闪绿,莹润如玉。造型精妙,秀美挺拔,五瓣葵花纤柔娇媚,与滋润的釉色浑然一气,尽显宋式优雅,正可谓冰肌玉骨,明净莹澈, 一见倾心,再见倾囊也欢喜。


4号选手

出身名贵型

来源:保利香港



霁红釉又称宝石红釉、醉红釉等,是一种极为名贵的颜色釉。霁红创烧于明早期,因作为皇帝御用,并用于礼敬天地日月的名贵红釉瓷,故名"祭红"。霁红釉色深沉,釉面光润,不流釉,不脱口,不开片,无黑点、无色斑、无色斑,非常珍贵。


民间有种说法称"千窑一宝",就是说在上百炉的窑火中,才能得到一两件祭红。明永乐宣德时期,霁红烧造达到艺术高峰,但在明末失传。清代康熙、雍正时期,曾倾尽良工复烧霁红。



雍正霁红釉是在康熙郎窑基础上,经过雍正皇帝的亲自督办,以及年希尧、唐英等共同努力,终于复烧成功。据《清宫造办处活计清文件》记载,雍正七年「八月十七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月十四日郎中海望持出碎霁红瓷盘边五块。奉旨:此釉水甚厚,新烧的甚薄,不知是何原故,尔将此破瓷发给年希尧去,着伊照此破瓷釉水烧造,钦此。」可见雍正爷对此品种的重视程度。


至乾隆时期,红釉烧造技术已经十分成熟稳定,对于发色控制也达到了顶峰。其发色红艳沉着,典雅高贵,如同红酒浆汁,内蕴醉人之美。清人龚询赞美云:「官古窑成重霁红,最难全美费良工,霜天晴昼精心合,一样抟烧百不同」,谓红釉烧造不仅依靠人工,更赖气候天成,故此器实乃难得之宫廷文玩。遗憾的是,清乾隆后霁红釉的烧制再度失传。


再看此霁红釉梅瓶,小口圆唇,短颈丰肩,肩以下渐内收,近足处微撇,外底内凹成圈足,线条起伏优美,胎质细腻。整器端庄规整,胎体洁白细腻,为乾隆早期祭红釉瓷器的佳作,再加上如前所说,乾隆朝霁红釉梅瓶向来珍稀,故此拍品甚为难得。





5号选手

高冷低调雍正范

来源:匡时香港



如果雍正帝在位能更长一些,大清盛世会不会延长?从登基到离世传闻不断,四爷留下的话题不断,至今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然而,也就是这个复杂的历史人物,在艺术方面的品味和成就,却得到了后世一致赞赏。


就瓷器来说,雍正瓷器堪称乾隆开到荼蘼之前的那个短暂的神圣状态——艺术与技术完美融合后恰到好处的临界点。通过匡时此枚雍正官窑器,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争议人物对品质与美学的极致追求,与他的政治追求如此相似。



这种追求极致的精神,在雍正御制单色釉瓷器上得以最细致的展现。由此,雍正单色釉也堪称清代官窑瓷中的神品。


雍正帝的雅,是一种骨骼清奇的气质,文雅精细的品位,和一种雍容委婉的神韵。美在心性,不可方物。所以,这件紫金釉鹦鹉耳扁瓶,提身价和成交价已属多余,她一出场自带的雍正范,那种身居万人之上却骨子里刻下的纯净恬淡,谁能学得到啊?!



最后总结一句吧:以上5件宝贝或以颜值胜,或以气质出众,还有因名人加持而绝伦,可以说惊艳各自,每一件都自带王者之姿。但,放眼整个香港秋拍,她们也都还只是今次拍场上的惊鸿一瞥哦,不信,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