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宗真是太有智慧了,用香,别再说是外国人的专利!

香域2019-01-16 04:33:15

偶然在知乎上看到一个问题——为什么国内使用香薰产品(香薰机,无火香薰,香薰炉/灯,香薰蜡烛等)的人群这么少?

下面排名第一的答案里,回答的有些耐人寻味,其中说到中国人相对于外国人来说没有用香的传统。

真的时这样吗?你们是不是也有一样的疑惑呢?


香薰真的是外国人的专利吗?今天就和大家科普一下,中国用香的文化。


中国人用香历史可以分为三种类型:风香、雅香和颂香。


“风香”即平民的生活用香,比如驱逐蚊虫瘴疠、辟秽去疾等,以简单的物质效用为主;

“雅香”兼有物质效用和精神追求,比如屈原在诗篇中大量使用香草,既反映当时用香习俗,又隐喻美好的品德以及忠心的贤臣;

“颂香”即祭祀焚香,从古代盛大的燔烧祭祀,到现在祭祖、敬神、礼佛的上香仪式,都着重于精神追求。


男女传情之物



香囊是中国传统的定情信物,恋爱中的女子往往会送情郎香囊以表衷情。


先秦时,年轻人见父母长辈,要佩戴编织香囊以示敬意,据《礼记·内则》记载:“子事父母,左右佩用;……衿缨,以适父母舅姑。”香囊是生活用品之一,却也正因人之必需,而逐渐演绎成世人表情达意的一个道具。


在曹雪芹的著作《红楼梦》中,黛玉曾送给宝玉一个香囊,后来误会他送给了别人,赌气把正做的一个给剪了,却不知宝玉已将它贴身佩戴,小女儿情态跃然纸上。



药用



香做为药用的起源极早,在经典中,就有以牛头旃檀作为药用的记载。


在北宋沈括的《梦溪笔谈》卷九,曾记载苏合香丸可用来治病:“此药本出禁中,祥符中尝赐近臣。”北宋真宗曾经把苏合香丸炮制而成的苏合香酒,赐给王文正太尉,因为此酒“极能调五脏,却腹中诸疾。每冒寒夙兴,则饮一杯。”宋真宗将苏合香丸数篚赐给近臣,使得苏合香丸在当时非常盛行。此外,在中国的金创药及去瘀化脓等方剂中,乳香、麝香及没药等,都是非常重要的成份。


在宋代,也有将香药调入饮食而作成香药果子、香药糖水,并调龙脑、麝香入“龙凰茶园”中。而制作名贵的墨锭,也常调入龙脑、麝香。在《武林旧事》卷六中,也有以沈香水饮用的记载。



宴会



古代在宴会及庆典中,香也是不可缺乏的场景。


据史料记载,东晋巨富石崇家的厕所“常有十余婢侍列,皆有容色,置甲煎粉,沉香汁,有如厕者,皆易新衣而出,客多羞脱衣。”(《晋书•王敦传》)参加宴会的宾客吃饱喝足后上“洗手间”,发现男厕所内有十多个玉骨冰肌的少女袒胸露臂,每人手里捧着一个托盘,第一个托盘盛着锦衣华服,供客人更衣用;第二个托盘盛着沉香兰麝等名贵香料;第三个托盘盛着高级洗漱用品;第四个托盘盛着高级护肤化妆品。


在中国南宋官府的宴会中,香更是不可缺少的。如春宴、乡会、文武官考试及第后的“同年宴”,以及祝寿等宴会,细节繁琐,因此官府特别差拨“四司六局”的人员专司。在《梦梁录》卷十九中说,“六局”之中就有所谓的“香药局”,掌管“龙涎、沈脑、清和、清福异香、香叠、香炉、香球”及“装香簇细灰”等事务,专司香的使用。



薰衣



早在西汉就记载着以焚香来薰衣的风俗,衣冠芳馥更是东晋南朝士大夫所盛行的。在唐代时,由于外来的香输入量大,薰衣的风气更是盛行。


在《宋史》中记载,宋代有一个叫梅询的人,在晨起时必定焚香两炉来薰香衣服,穿上之后再刻意摆型袖子,使满室浓香,当时人称之为“梅香”。北宋徽宗时蔡京招待访客,也曾焚香数十两,香云从别室飘出,蒙蒙满座,来访的宾客衣冠都沾上芳馥的气习,数日不散。



用香木建筑



除了生活中常见的燃香、薰香之外,香木也被运用于建筑上。


中国唐朝的沉香亭是用沉香木建成的。“沉香亭”是古代长安兴庆宫里的一组园林式建筑,是供唐明皇和杨贵妃夏天纳凉避暑的地方。现在西安也有一个沉香亭,那是后来修建的,属于晚清风格。传说李白曾在沉香亭醉酒写下《清平调》词三首。


而中国满清皇室在承德的夏宫中,其梁柱与墙壁都是西洋杉所制造,而且刻意不上漆,让木材的芳香能够直接渗入空气中。


回教清真寺的建筑也常用玫瑰露和麝香混合在灰泥中,当中午太阳一照射,温度升高时,香气就会发散出来。



考场焚香案



在中国多样的用香的文化中,还有一个特殊的场合会焚香,就是在考场设香案。


在唐代及宋代,于礼部贡院试进士日,都要设香案于阶前,先由主司与举人对拜,再开始考试。


宋朝欧阳修就曾作一首七言律诗“礼部贡院阅进士就试”来描写这种情景:“紫案焚香暖吹轻,广庭春晓席群英,无晔战士御枚勇,下笔春蚕食叶声。乡里献贤先德行,朝廷列爵待公卿,自惭衰病心神耗,赖有群公鉴裁精。”


欧阳修在另外一首诗中又写道:“焚香礼进士,彻幕待经生。”也说明了考进士时以焚香待之的礼遇。


宗教供养



佛教的供养是以饮食等各种用品供养、法、僧三宝。常见的供品有香、花、饮食等。其中涂香代表清净义,能清净一切染垢秽,及燥热烦恼;而以香供佛,则代表生除灭一切生死烦恼,得到清净自在。


除了供佛之外,供养经典也应以种种妙香清净庄严。在《大通方广忏悔灭罪庄严成佛经》卷一中说,若欲受持读诵是经,当净洗浴,着清净衣服,净持坊舍,以悬缯幡盖,庄严室内,烧种种妙香、旃檀香、末香、种种涂香、礼拜,如是六时,从初一日,乃至七日,日日中间,读诵是经,正心正忆,正念正观,正思惟,正思议,正受持,正用行,正教化。



祭祀祈拜



中国古代,有很多用香来祭祀及举行典礼用香的记载,例如祭天地、祖先、亲耕礼等。北宋仁宗庆历年间,由于河南开封地区发生早灾,仁宗就在西太乙宫焚香祝祷求雨,仪式中曾焚烧龙脑香十七斤。此外如南宋淳熙三年(公元一一七六年)皇太后圣诞,从十天以前,皇后、皇太子、太子妃以下至各级官员,及宫内人吏都要依序进香贺寿。



中国人对香的喜爱及运用之广泛,由此可见一斑。千年的用香历史怎可视而不见,中国的香文化更是博大精深,切不可因为历史经济原因盲目认为中国没有用香传统,把老祖宗智慧都给弄丢了。



今天说到了用香传统,就为大家推荐一款中国沉香文化博物馆交易中心的用香产品——沉香精油。

沉香精油

海南沉香精油、柬埔寨沉香精油

※关注公众号“香域”咨询客服人员可购买



图片:网络部    文字:青洲文化整编  

香文化委员会的业务范围:

开展香文化领域,学术交流,国际合作,培训咨询,引导制定行业相关标准;搭建行业交流、服务平台,及其他香文化领域的相关工作。

中国沉香文化博物馆 交易中心

保利拍卖沉香指定鉴定评估中心

总策划:广东青洲文化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