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爱在公.共场合 搞..事.,该怎.么办?

运动健身大师2018-11-07 16:51:31



“你……”楚晓晓瞪大眼,手不自觉地指着姐姐的肚子。

 

“你要做小姨了,你难道忍心你的亲外甥还没有出生就被杀死了吗?”

 

楚晓菲说的可怜兮兮,在楚晓晓看来,好像自己不答应,就成了杀人凶手。

 

“就算……就算我答应了,那个……什么……也不一定会答应啊。”楚晓晓看着姐姐眼泪汪汪,心早就软,但是问题不是心软就可以解决。

 

“展煜凌一定会答应的,你大学不是都是做小学生的家教吗?你一定可以把展煜凌哄好,晓晓,虽然我们不是亲姐妹,可是我们的感情这么好,你忍心看到姐姐我打掉这个孩子吗?你不是最喜欢孩子的吗?”

 

楚晓菲的话击中楚晓晓的心,她们是十年前才在一起生活的异姓姐妹,虽然感情比不上亲姐妹,毕竟也有生活十年的情分,楚晓菲只比楚晓晓大一岁,为了方便,楚晓菲跟着自己的爸爸的姓氏,楚晓菲的母亲在嫁给楚城之后就病逝了,晓晓的爸爸五年前同时病逝,临死前交代,等到楚晓菲二十三岁的时候,一定嫁给展氏集团的次子展煜凌。

 

展煜凌虽然是次子,却是展氏集团的总裁,他已经二十八岁,即使他有着总裁的头衔,手握展氏集团实权的人,是长子展煜凉。

 

展煜凌的长相惊人的俊美,白净几近透明的皮肤,比星辰还要闪亮的眼眸,挺拔修长的身材,温柔安静的气质,可爱活泼的性格,让人见到都会喜欢上这个美男子。

 

他的身边不缺女人,围绕的都是年过四十的保姆、管家、医生、护士……

 

他长得再好看,也让人难以忘记他最致命的缺点,从十年前开始,他只有五岁孩子的智商,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无法让他的智商再提高一点。

 

楚晓菲不想嫁给展煜凌,特别是在遇到李翔之后,李翔也是富二代,英俊多金,自然要比展煜凌要好,但是根据楚城和展煜凌的父亲展蓝所签订的协议,如果楚晓菲不嫁给展煜凌,她们就要把十年以来,展家扶养楚家的账单全部还清。

 

昨天她们刚刚收到账单,也不多,就是五十万。

 

房子是租的,衣服是网购的,楚晓菲和楚晓晓属于自己的东西不多,楚城留下的十万块是最后的保命钱。

 

晓晓没有想到姐姐会提出这个要求,自己本来已经计划好在今天的毕业典礼之后就去面试好的公司工作,现在,一切都打乱了。

 

看到楚晓菲哀怜的眼神,楚晓晓心乱如麻。

 

楚晓菲眼珠一转,她知道晓晓已经心软,但是还没有下定决心,相处多年,她清楚晓晓的弱点,她牵着楚晓晓的手,按在自己的肚子上,她有意拉着晓晓的手,用力压了几下,吓到晓晓立即把手拿掉,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一不小心,自己就要成为杀人凶手了。

 

“姐姐,小心伤到孩子。”

 

“晓晓,看在孩子的份上,你就答应姐姐吧,要不我把爸爸留下来的最后十万块都给你,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躲得远远的,和李翔生下孩子,过完下半辈子,好不好,晓晓……”

 

楚晓菲拉着楚晓晓的手,就差没有跪下求饶。

 

“好好好,我答应你,唉,我一个人要钱也没有用,你要和李翔离开,手里还是有钱比较好,要是有什么意外,你也有底气,唉……”

 

楚晓晓心地善良,对金钱没有什么概念。

 

楚晓菲等的就是楚晓晓这一句,她暗中冷笑一下,抬起头迅速恢复了楚楚可怜的模样。

 

“我知道还是你这个妹妹对姐姐最好,我和李翔坐今晚的飞机离开 ,剩下的事情,就由你来办,你不会让姐姐失望的,是吗?”

 

楚晓晓可以说不吗?

 

展家的大宅,站在门口的喷泉前面,楚晓晓一眼就认出了喷泉里的雕塑正是希腊神话里的爱神,楚晓晓还以为展家是本地出名的富豪,家里一定是金碧辉煌,没有想到还有这么浪漫的地方,真是难得。

 

过于入神的结果 ,是被叫了二十几声才醒过来,等到被领进展家的大宅,她才知道,什么是差距。

 

一袭高级定制的西装,稳重暗沉的领带被钻石领带夹整齐地夹在暗蓝色的衬衫,领口是价值过千的袖口,两条修长的腿交叉,优雅坐在单人顶级布艺沙发里的正是被称为冷面男神的展家大少爷,展煜凉。

 

身为外貌协会的忠实成员,楚晓晓绝对立刻马上立即承认,在亲眼见到展煜凉的一瞬间,她的心没有被小鹿狠狠地撞了一下,太帅了。

 

两道精致墨黑的浓眉,黄金比例的五官,深邃的眼神,小麦色的肌肤……这是天神下凡了吗?

 

她颤抖着声音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就在眼里要飘出粉红色的泡泡的时候,展煜凉的声音狠狠地击碎了她的幻象,那是比零下十度还要冰凉的声音。

 

特别是他不屑一顾的眼神扫过自己,楚晓晓才记得自己的穿着实在是太……白色的娃娃图案棉麻T恤,黑色暗花裙裤,脚上一对白色的球鞋连展煜凉那对价值过万的皮鞋一个零头都赶不上。

 

“你要和我弟弟结婚?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楚小姐!”展煜凉干净透明的眸子冷冷地扫过楚晓晓身上,楚晓晓头皮发麻,但是想到已经离开的楚晓菲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她只能硬着头皮上。

 

“我知道当年你父亲和我父亲签这个这个协议……”晓晓说不下去了,当年的事情,她也只是知道一点,具体情况她一无所知。

 

“我的父亲已经死了十年,要是你想和他谈谈,我没有意见。”展煜凉说话和他名字一样,语气冰凉,他全身散发出若有若无的薄荷的冰凉气息。

 

楚晓晓咬住下唇,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不是笨蛋,年年都拿奖学金,怎么看到这个展煜凉说话就吞吞吐吐,一定是因为自己代替楚晓菲觉得心虚。

 

“怎么样?楚小姐,你要是想改变协议,就先和我父亲谈谈,毕竟,这是他和你父亲签订的协议。”

 

展煜凉看都不看晓晓一眼,又举起报纸,分开自己和晓晓的距离。

 

晓晓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她总不能对展煜凌坦白,因为自己的姐姐私奔了,只能由自己来代替成为展煜凌的妻子。展煜凉也没有追问为什么结婚的对象从楚晓菲变成了楚晓晓,他对过程没有兴趣,他只在乎结果。

 

“大少爷,二少爷他又不肯吃粥了,他已经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要是再不吃东西……”

 

一个端着托盘的中年妇人出现在展煜凉面前,她手里的托盘盛着一堆的碎瓷片。

 

“还是这么任性,他要买的玩具要从美国寄回来,最快也要明天,这点时间都等不了,就让他饿肚子。“展煜凉的眼眸冰凉,看了一眼托盘的碎瓷片,说话漫不经心。

 

“但是二少爷哭了一天了,嗓子都哑了,再这样下去,他明天出席不了公司的年终会议……”那个中年妇人显然不是一般人,能顶着展煜凉那张比石头还要冷硬的脸说下去。

 

展煜凉的瞳孔收缩,想起明天的年终会议,如果展煜凌无法出席,就会动摇股东的信心,明天,展煜凌一定要出现。

 

“灌他吃下去。“展煜凌的口气严厉,毫无商量的余地。

 

“这……二少爷的力气不小……”中年妇人犯愁了,这个办法不是第一次行不通,展煜凌的力气可以扳倒好几个人,他可以咬紧牙关,就算麻醉药都没有用。

 

“让我试试吧。”楚晓晓在一边听懂了他们的对话,她想到了一个主意。

 

“你……”展煜凉几乎忘记了楚晓晓的存在,斜眼看着楚晓晓,展煜凌的眼神充满讥讽。

 

“哄小孩子而已,我最拿手了,你让我试试,你也没有损失,不是吗?要是展煜凌能吃下东西,获益的,还是你。”

 

楚晓晓很聪明,说中了展煜凉的心事。

 

“去厨房拿粥给她端上去,带她上去。”展煜凉对中年妇女说了一句,后者立即去厨房端来一碗温度刚好入口的粥品。

 

楚晓晓看着手里的粥品,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虽然粥品看起来很清淡,但是楚晓晓闻一下就知道用了很多上等的材料,瑶柱、鸡肉、干蚝……她正好没有吃午饭,要是展煜凌不想吃,她倒是很乐意帮展煜凌这个忙。

 

“小姐,我是管家张嫂,我不知道你是谁,既然大少爷同意你劝二少爷,你要小心点,二少爷现在心情不好,说话要顺着他。”

 

张嫂带着楚晓晓来到一个房间前停住,推开房门,指了指房间里面,房间里亮着起码超过十盏的灯,晓晓可以清楚地看到房间里面的布置。

 

房顶布置成天蓝色的天幕,蓝天里飘着几朵白云,还有,五彩六色的气球,墙上挂满各种卡通人物的画像。

 

整个房间都是玩具,火车、手枪、积木……满地都是,楚晓晓看到在玩具中间坐着一个抱膝而坐的人,他背对着门口,不用说也知道是展煜凌。

 

“我不吃,我就是不吃,我要拉车车玩具。”听到声音,展煜凌站起来,转过身,叉着腰,指着张嫂说道。

 

要不是楚晓晓亲眼见到,她还不敢相信,这个长相俊逸儒雅,身材修长的人,竟然是只有五岁智商的展煜凌。真是太可惜了,长得如此美貌,居然是一个孩子。

 

“二少爷,玩具明天就到,你先和这个……”张嫂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怎么介绍楚晓晓。

 

“你先和我这个姐姐玩一会,玩具很快就到了,好不好?”

 

楚晓晓大学期间做家教都是选择和小学生打交道,也帮别人带过小孩,哄小孩简直是小菜一碟。

 

展煜凌半歪着脑袋,看着楚晓晓,楚晓晓心里一动,把托盘放在张嫂的手上,她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根棍子,开始表演小魔术。

 

其实都是一些骗小孩的魔术,手抖一抖,棍子就办成了一束绢花,再把绢花一收,就变出一捧糖果。

 

展煜凌看的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等到看到楚晓晓手里的糖果,他的眼睛亮了起来。

 

“我要吃,我要吃……”

 

楚晓晓等着展煜凌的手就要碰到自己的一瞬间,把手收回,放在背后。

 

“你要吃,就先把粥吃了,要是你不吃粥,糖果就会长着翅膀,飞走啦。”

 

楚晓晓的手再伸出,手里已经什么都没有。

 

展煜凌的嘴扁扁,好像要哭出来一样,他本身长得极为俊美,就连委屈起来的模样都是好看的,楚晓晓看到心里都酸了,顺手拿出一颗糖果。

 

“你吃一口,姐姐就给你一个,好不好?”

 

楚晓晓柔声说道,她说话极为轻柔缓慢,似乎带着某种催眠的力量。

 

展煜凌看着楚晓晓手里的糖果,猛地点头,主动从张嫂的手里抢过粥碗,一口接着一口地吃起来,他吃一口,楚晓晓就拿出一颗糖果放在他的眼前,等到展煜凌吃完粥,楚晓晓的糖果也分完了。

 

“你看,姐姐很守信用,对吧?”楚晓晓微笑着对展煜凌说道。

 

展煜凌把糖果全部抱在怀里,抬起头,对着楚晓晓也是一笑,如同孩子一般纯真无邪,让晓晓想起春天里初绽的娇嫩的花朵,美好,美丽。

 

“要吃吗?姐姐给你剥……”楚晓晓从展煜凌的怀里拿过一颗糖果,正想剥开糖纸,展煜凌却一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双手垂落下来,糖果撒了一地。

 

“他怎么了?”楚晓晓大惊失色,想扶起展煜凌,自己的力气只能扶起他的头,很快他的身子又靠在了她的身上。

 

“小姐,不用担心,二少爷一向都是这样,吃饱了就会很快睡着,辛苦你了。”张嫂在一旁笑盈盈地说道,能让展煜凌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吃下东西?,张嫂对楚晓晓简直就是刮目相看。

“原来是这样,吓死我,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既然他睡着了,张嫂,麻烦你帮帮忙,扶他睡下来,好吗?”

 

展煜凌身高一米八三,足足比楚晓晓的一米六高出二十三厘米,他的体重自然也比楚晓晓多出很多,楚晓晓渐渐觉得自己的身上多了一座大山。

 

张嫂尝试着从楚晓晓的身上扶住展煜凌,让他躺在床上,一连三次,都失败了,展煜凌的手拉着楚晓晓的衣角,一移动他,他就挥手打掉。

 

“小姐,真是不好意思,二少爷昨晚闹了一晚都没有睡觉,现在大概是太累了,要是随便移动他,他醒了,又要闹了……”

 

张嫂领教过展煜凌没有睡饱觉的场面,她还不想破坏此刻难得的宁静。

 

“算了,我也没事,就让他睡吧,睡到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

 

楚晓晓看着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的展煜凌,呼吸均匀,面色红润,精致的五官让他看起来好像沉睡的王子。

 

可惜自己不是公主,楚晓晓皱皱鼻子,呆坐着实在是无聊,她开始经常会做的事情。

 

胡思乱想。

 

要是展煜凌真的是王子,也轮不到自己在这里。自己以后真的要面对这个长相大人,智商孩子的人吗?自己埋头苦读和拼命打工,初恋都不知道在哪个星系,就这样,把自己嫁给这个孩子?自己以后是不是要多点进修魔术这个技术?还是以后逛街的地点要从百货公司改成玩具城?

 

楚晓晓的眼睛慢慢闭上,想的太多,肚子太饿,她也忍不住,睡着了。

 

她的头,倒在展煜凌的头上,也睡着了。

 

张嫂旋开门球,关掉多余的灯光,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就好像,从来都是这样。

 

脑袋一阵剧痛,楚晓晓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她见到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吓到立即坐了起来。

 

展煜凉正坐在自己的对面,自己身上是一身真丝的睡衣。

 

“我对你没有兴趣,你身上的衣服是张嫂帮你换的,你已经睡了十个小时二十三分钟,我给你二十分钟,请你吃完早餐换好衣服。我在楼下等你。”

 

展煜凉说完,把一套衣服朝楚晓晓头上扔过去,正好落在晓晓的头上。

 

不再说话,展煜凉砰地一声关上房门。

 

晓晓环视周围陌生的环境,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决定暂时按照展煜凉的话去做。

 

“楚小姐,昨晚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还不知道要怎么哄二少爷吃粥,我看到二少爷靠着你睡太辛苦了,就让人把他搬上床了,今天早上,二少爷醒了就要找你,我哄了好久才说服他吃了早餐,不过要是他吃完早餐你还没有出现,他又会发脾气了,楚小姐,你……能快点吗?”

 

张嫂把一份丰盛的早餐送进房给楚晓晓,要不是亲眼看到,她都不知道原来早餐可以这么丰盛,足足够她吃三天了,还很雅致地有一个插瓶玫瑰,花瓣上还滚动着露珠。

 

原来刚才的头痛不是做梦,是展煜凉把自己敲醒,命令自己在展煜凌吃完早餐之前出现。

 

“一定要穿这个吗?”楚晓晓看到张嫂手里拿着自己刚才从头上掉落的职业粉红套装,她不禁一阵哀叹,她最不喜欢就是那些所谓的修身套装,高跟鞋。

 

“大少爷说了,你……还是穿吧。”张嫂显然也不敢违抗展煜凉的命令。

 

楚晓晓想到最后决定自己婚姻的人是展煜凉,也知道最好还是按照他说的去办。

 

吃好穿好,楚晓晓跟着张嫂来到打听,楚晓晓发现吃惊的事情真是一件接着一件,昨晚穿着卡通休闲服的展煜凌,现在居然是一身合体的西装,头发吹整成迷死人不偿命的造型,他坐在展煜凉的身边,展煜凉同样的儒雅高贵,只是他看起来像是用千年寒冰做成的冰人,脸上的线条生硬。

 

“姐姐,姐姐,你来了。张嫂没有骗我。”展煜凌见到楚晓晓,他拍着手站了起来,一蹦一跳地跑到楚晓晓的面前,一手抓住晓晓的手,不停地左右摇晃。

 

就是这么一摇晃,刚才楚晓晓眼里所谓的俊雅温文裂成无数的碎片,晓晓再次深切地感到,这就是一个孩子,二十八岁的身躯里住着一个五岁的孩子。

 

“张嫂不会骗你,你看,姐姐不是来吗?你也不要耍脾气了,赶紧和哥哥一起回公司开会,开完会,张嫂做好吃的给你和姐姐一起吃。”

 

张嫂见到楚晓晓一时不知道怎么应对,她赶紧开口说道。

 

“好,吃完好吃的,姐姐又和我玩,你又给我变糖糖出来,我要棒棒糖。”展煜凌不住地摇晃地楚晓晓的手,笑容纯真,他长得太好看,泛着微光的乌黑头发,细腻洁白的肌肤,浓墨画成的剑眉,笑着的眼眸使他看起来就好像天使一般,洁净幼稚而又可爱的笑容,毫不违和地和他挺拔修长的身躯融合在一体。

 

他长得太好看,以至于他的一切举动都显得合理,没有丝毫的突兀。

 

“姐姐,姐姐,你答应我吧……”展煜凌见到楚晓晓只是一直盯着他看,他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继续摇晃楚晓晓的手。

 

“只要你乖乖跟哥哥回公司开会,哥哥保证,姐姐会一直陪着你。”

 

展煜凉一手握住展煜凌的手腕,声音稍微带了一点温度,面容也变得温和不少。

 

“真的?姐姐?”展煜凌眼睛一亮,看着楚晓晓。

 

楚晓晓还没有来得及点头,就看到展煜凉两道寒厉的眼神射向自己,她吞了一口唾沫。

 

“真的,姐姐会一直……陪着你。”

 

等等,一直陪着他,难道,展煜凉答应了?

 

楚晓晓惊喜交集地看向展煜凉,展煜凉一边把展煜凌的手拉开,把展煜凌交给张嫂,一边对楚晓晓说道:“等到今天的会议之后,你再来和我说。”

 

楚晓晓在电视剧里看过很多有钱人开会,口若悬河,长篇大论,配合着一堆的数据,很有成功人士的感觉,等到她自己坐在展煜凌身边参加这种所谓的大企业的高层会议,她才觉得其实电视剧完全是骗人,要不是就是展氏集团的会议文化与众不同,每个人都需要发言,每个人发言的时间不能超过100秒,整个会议下来,不到一个小时。

 

楚晓晓本来还以为会打瞌睡,没有想到,还没有听清楚怎么回事,她已经坐在展煜凉的办公室里,四面都是落地玻璃的办公室。

 

超大的办公室,楚晓晓在心里迅速估算,要是换成自己阻住的地方,起码要五千块一个月,真是太可惜了,办公室要那么大做什么,又不是运动场。她自己现在住的地方才十平米,真是造孽。

 

“楚晓晓!”展煜凉的声音惊醒了楚晓晓。

 

“是,展先生。”楚晓晓本能地抬起头,不想抬起的力道太大,碰到了展煜凉的下巴。

 

“对……不起……”楚晓晓想站起来道歉,忘记了手里还捧着一杯奶茶,站起来的一瞬间,奶茶整个倒在展煜凉价值过万的西服上。

 

“你一向都是这么毛手手脚的吗?”展煜凉一动不动,任由奶茶在他的西服上顺延而下,他的瞳孔微微收缩,阵阵寒气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不是……我……我太紧张了,你……”楚晓晓掏出自己的手帕想给展煜凉擦干净,展煜凉往后一站,眼神冷冷地盯着楚晓晓的手帕。

 

楚晓晓不知道展煜凉的意思,只能嗫喏着:“要是需要,我可以赔你干洗的费用。”

 

“当然要赔,就从你的工资里扣,下个月开始。”

 

展煜凉脱下身上的西服外套,把一份文件扔到楚晓晓的身上。

 

楚晓晓捡起那份文件,打开一看,眼睛顿时一亮。

 

展煜凉答应了她的要求,不会追究楚晓菲任何责任,楚晓晓在签下结婚协议书的同时要签下没有日期的离婚协议书,一旦出现违反婚前协议书的任何一款条款,离婚协议书立即生效。

 

“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你只有两个选择,答应或者拒绝。”

 

楚晓晓想不没有想,立即抓去早就准备好的签字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她一口气签了十个名字,尽管她还没有看完所有的文件,不过她目前一穷二白的身价,展煜凉想卖了她也是无价无市。

 

“从明天起你就上岗。”展煜凉随便看了一眼楚晓晓的签名,把文件丢在一边。

 

“上岗?什么上岗?”楚晓晓还以为自己签好字就一切结束了,不是已经签署了离婚协议书了吗?

 

“煜凌是我们公司的总裁,我是副总裁,你成为煜凌的妻子,就成为他的代言人,总裁执行人。以后总裁要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明天……十天之后开始,上班时间你是总裁执行人,下班之后的时间,你是煜凌的保姆,你每个月的工资我会打到你的账户上。”

 

展煜凉看到楚晓晓欲哭无泪的模样,心里忽然微微一软,把期限放到十天。

 

楚晓菲不是说只要签字之后,就可以拖延时间去打工还钱就可以的吗?怎么变成总裁执行人和保姆了?总裁执行人?听起来称呼很不错。

 

“这个总裁执行人的工资……”晓晓小心地问道,这个是最关键的问题,她本来也是打算出去打工攒钱还给展家。

 

“一个月三千块。你保姆的工资抵消你在展家的吃喝住行。”展煜凉的话好像一阵寒风,把楚晓晓心头那点热乎乎的期望冰封三尺。

 

三千块,她刚刚见习成功的工作一个月是三千五百六十三块,这个好听的职位,就连外面的一个刚刚进入社会的职位都不如,身为第二职业的保姆工资?居然抵消她的吃喝住行,现在的保姆不是工资照给,包吃包住的吗?怎么到了自己的身上,就不值钱了?

 

“楚小姐,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称呼你,要是你再像现在一样失魂落魄的样子,我要考虑取消我们之间的协议。”

 

展煜凉的下巴昂起,打了一个响指。他一眼就看穿楚晓晓脸上哀伤的神情,从她的打扮就知道她的金钱观念很强,当然,正是来源于她的省吃俭用,她一天的花费不会超过二十元。

 

楚晓晓立即惊醒,自己真是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了。

 

她,已经签字了,还可以反悔吗?

 

谁有五十万可以借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