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十世班禅转世灵童的全过程

史事2019-10-22 11:54:16

关注本平台后,每天为您挖掘8篇历史史事


十世班禅 确吉坚赞

  1989年1月28日,十世班禅主持完五世至九世班禅遗体合葬灵塔祀殿开光大典后,在西藏日喀则扎什伦布寺圆寂。

  在此前一年,十世班禅在北京心情愉快地度过50大寿。后来人们回忆,当时就有了一些不祥的征兆。在寿宴上,十世班禅致答谢词,好几次讲到“我要回西藏”。他还几次把别人送来的花篮,说成是“花圈”。1989年1月9日,十世班禅离开北京去日喀则。临行前,他专程去向习仲勋同志告别。当年西藏和平解放后,历经坎坷的十世班禅从青海返藏,是时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的习仲勋组织指挥护送他进藏的。几十年来,两人结下了深厚情谊。习仲勋关心地对十世班禅说:“冬季西藏缺氧,大师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又拍拍他的肩,开玩笑道:“你这个大胖子,要劳逸结合呀。”十世班禅说:“合葬五世至九世班禅,并为灵塔祀殿开光,是我这些年来最大的一桩心愿,办完这件事,我就是死,也瞑目了。”习仲勋马上说:“大师别讲什么死不死的,佛不要你走,马克思也不要你走。”

  1989年1月22日,日喀则隆重举行了五世至九世班禅遗体合葬灵塔祀殿开光大典。6天后,晚上8点16分,十世班禅圆寂了。圆寂时呈睡佛状,面部朝东北。根据大师示寂法像,他将转世去日喀则的东北方向。

拉萨色拉寺僧人祈祷十世班禅额尔德尼转世灵童早日转世

  1989年5月14日,国务院批准成立班禅大师转世灵童寻访工作领导小组。

  1989年6月,首批由高僧组成的观湖人员来到西藏两大神湖湖畔,长时间地念经,仔细观看神湖湖水的波纹,以求得转世灵童比较明确的降生方位、属相、化身所在地的地理面貌等吉兆。有的从湖水中看到一个身穿藏北皮袍、头戴草帽的妇女,像打招呼一样,摇晃着手上一块白绸,向观湖人走来;有的看到一个穿藏装的妇女,她旁边有个男人带着一个5岁左右的男孩;还有人从湖中看到雪山下一片树林,有牦牛和一匹枣红马跑来跑去……这样的观湖活动,举行了3次。

  1994年2月24日,寻访领导小组首次派出由高僧组成的3个密访小组,分赴西藏、青海、甘肃、四川、云南五省区,寻访十世班禅圆寂以后在藏历土蛇年(1989年)、铁马年(1990年)、铁羊年(1991年)出生的灵慧、健康、五官端正的男童。

  第一次寻访,就在西藏那曲地区嘉黎县发现了灵异男童坚赞诺布。

十世班禅转世灵童坚赞诺布

  嘉黎县除了大片起伏的草坡、明亮的湖泊,还有高耸的雪山和绿色的森林。这些景色和当初寻访人员的观湖景象预示接近。

  1990年2月13日,嘉黎县一户普通家庭里,索朗扎巴和桑吉卓玛的第二个儿子出生了。桑吉卓玛的父亲是个喇嘛,认为小外孙颇具佛相,取名坚赞诺布,藏语意为“神的胜利幢”。

  坚赞诺布8个月大时,桑吉卓玛外出,将他托给县学校一位教师的保姆照管。偶然间,教师发现坚赞诺布舌上的纹路组成的是一个藏文字母,发音是“a(阿)”,它在藏传佛教中代表佛的化身。当晚,桑吉卓玛梦见白度母女神带她云游神的仙境,将坚赞诺布交给她后,飘飘飞升而去。当地一个活佛闻讯而来,认真地告诉桑吉卓玛,她的孩子可能是个大活佛转世。

  坚赞诺布刚会讲话时,来串门的客人逗他:“叫什么名字?”他竟笑眯眯地说:“我是班禅。”客人惊讶极了。

  当寻访人员根据观湖和占卦预示,寻访到嘉黎县时,很快就打听到了有灵异特征的坚赞诺布。寻访人员发现,这孩子常做出吹螺、讲经的姿势,和他哥哥在一起时,还喜欢给哥哥摸顶。

  寻访人员随便地问正和哥哥在一起玩耍的坚赞诺布:“你叫什么名字?”

  坚赞诺布抬头说:“我叫班禅额尔德尼。”

  “你有寺庙吗?”

  坚赞诺布说:“有啊。是扎什伦布。”

  1994年9月,扎什伦布寺高僧嘎钦·边巴以普通人身份到桑吉卓玛家做客,发现他在观湖时所看到的藏文字母“扎”,正是索朗扎巴名字中的一个字母。嘎钦·边巴俯身看坚赞诺布,坚赞诺布竟对这位白须飘胸的高僧说:“我认识你。”用餐时,坚赞诺布拿过一个高僧的木碗说:“我也有一个这样的碗,就放在扎什伦布寺里。”

  高僧们大为惊讶,一致认为该男童是最具吉兆的候选灵童之一,有资格参加金瓶掣签。

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

  金瓶掣签

  1995年11月29日凌晨两点,天空繁星点点,地冻霜寒。当整个拉萨城还沉浸在睡梦中时,一队打着罗伞、幢幡,吹着佛乐的喇嘛,走出了班禅在拉萨的行宫雪林·多吉颇章。走在仪仗队前面的是两个年轻喇嘛,他们手上的托盘里,便是大名鼎鼎的金瓶。那是200多年前乾隆皇帝赐予西藏,专门用于认定大活佛转世灵童的。

  77岁的西藏著名高僧波米·强巴洛卓,率领众高僧和喇嘛,站在大昭寺门前,把金瓶迎奉到主殿释迦牟尼佛像前——这是唐朝文成公主从长安带进西藏的,也是现存于世的唯一一座由释迦牟尼本人开光的等身像。在释迦牟尼像前,用金瓶掣签的方式来认定大活佛转世灵童,是从乾隆皇帝时期正式设立的制度。

  凌晨5点,掣签仪式开始。在面对释迦牟尼佛像的方向,安放了一把藏式大沙发,督察金瓶掣签仪式的国务院代表、国务委员罗干,国务院特派专员、西藏自治区主席江村罗布和国务院特派专员、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一一落座。西藏党政领导坐在主殿左边,44名佛教界高僧大德坐在主殿右边。1000多名各界代表在大殿内就座,我们新闻记者也在其中。

金瓶掣签仪式严格按宗教仪轨进行

  5点20分,喇嘛的诵经声停了下来。一个藏族青年从金瓶中取出如意头的象牙签牌,放在手中的托盘里,端到江村罗布面前。江村罗布拿起用藏、汉文写有坚赞诺布、贡桑旺堆、阿旺南追3个候选灵童名单的纸条,逐一在签牌上贴好,放回托盘。接着,国务委员罗干、诸位活佛高僧、3个候选灵童的父母、自治区党政官员依次验看名签。

  最后验看名签的是叶小文。他验完签后,拿起托盘中细长的黄缎封套,将名签套上。可能黄缎封套过于细瘦,封装每支签,叶小文都用了很长时间。这期间,整座大殿寂静无声,人们的眼睛都紧张地盯着叶小文的手。

  终于,叶小文镇定地将三支名签都装进了黄缎封套。他抬起头来,神色明显轻松了许多。

  江村罗布大声宣布:“经审核,3名候选灵童的名单验签无误,请封签。”

  扎什伦布寺民管主任喇嘛·次仁接过签来,在自己额上轻轻地触碰一下,将名签装进了金瓶的签筒里。

  喇嘛·次仁念诵着祈祷经文,面对释迦牟尼佛像,举起签筒摇晃数下,我们可以清晰地听见名签在签筒中的转动声。他将签筒装进金瓶,盖上盖,取出签筒,又摇晃数下,再装进金瓶,盖上盖。他如此一连做了3次,然后一脸虔诚地捧着金瓶,供在释迦牟尼佛像前。

  江村罗布站起来宣布:“请波米·强巴洛卓活佛掣签。”

  大殿内,上千双眼睛盯着波米活佛的手。波米活佛合十祈祷了一会儿,用手指顺时针方向轻轻拨动露出金瓶口的3支名签。然后手指一停,毫不犹豫地掣出一支签来,交给江村罗布。

  历史将铭记这一时刻——江村罗布打开封套,看了一下名签,大声宣布:“嘉黎县的坚赞诺布中签!”我看了一下手表:凌晨5点27分。此时,全场欢声雷动,整座殿堂里都是“啦加罗!”(藏语“神的意志决断了”)的欢呼声。

十一世班禅为藏民摸顶赐福

  当天下午,国务院代表、国务委员罗干,来到班禅在拉萨的行宫雪林·多吉颇章,主持十一世班禅册立典礼,宣读了国务院的正式批复。

  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

  你区1995年11月29日关于《请国务院批准经金瓶掣签认定的坚赞诺布继任为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的请示》悉。国务院特准经金瓶掣签认定的1990年2月13日(藏历第十七绕迥土蛇年12月19日)出生的西藏自治区嘉黎县坚赞诺布为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转世灵童,继任为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坐床仪式

  1995年12月8日,是经藏历算出的吉祥日子。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国务院代表李铁映赶赴西藏日喀则,照护十一世班禅坐床。

  自乾隆五十八年清政府设立金瓶掣签制度以来,七、八、九世班禅和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世达赖的转世灵童,均在中央代表主持下认定并举行坐床典礼。李铁映是自清朝乾隆皇帝为西藏制定金瓶掣签制度以来,第四位亲临西藏日喀则主持班禅坐床仪式的中央大员。

  这一天,日喀则朝霞满天,扎什伦布寺焕然一新,寺庙金顶上悬挂的吉祥彩布,在弥漫的香烟中迎风飘摆。从四世班禅以来,扎什伦布寺就是历代班禅的驻锡之地(僧侣长期驻留地,“锡”指僧侣手中的锡杖)。

  早上8点,李铁映与十一世班禅携手走进益格曲增殿。李铁映和江村罗布分别用汉、藏语宣读了国务院对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举行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坐床典礼的请示》的批复。在浑厚有力的诵经声中,侍僧把十一世班禅抱起,在一侧照护的国务院代表李铁映伸手轻轻地把十一世班禅扶坐上法床。

  接着,在日光殿举行了坐床典礼。李铁映代表国务院向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颁赠金印、金册,并颁赠了**主席j**的亲笔题字“护国利民”。

1995年12月8日,时任国务院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李铁映照护坐床。


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坐床典礼现场


十一世班禅确吉杰布


  一个多月后,十一世班禅来到北京。

  1996年1月12日,**主席j**在中南海接受了十一世班禅所率领的扎什伦布寺致谢团的拜见。十一世班禅坐在j**一侧,很懂事地稍探过身一直看着j**倾听他说话稍探过身,一直看着j**,倾听他说话。j**主席看到6岁的十一世班禅健康、可爱,十分高兴:“党和政府希望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好好学习,健康成长,继承和发扬历代班禅的爱国主义精神,做一个拥护党的领导,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社会主义,有渊博知识和佛教造诣,又具有现代科学文化知识的新一代爱国爱教的宗教领袖。”这时候,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服务员轻轻送上热手巾。站在十一世班禅座椅后的侍僧紧张起来,因为之前他们没有教过十一世班禅使用热毛巾。但班禅十分聪慧,他把毛巾拿在手里,学着j**擦了擦脸和手,毛巾还拿在手中。见j**将用过的毛巾放在了茶几上的托盘中,他也将毛巾放在了托盘里。(本文作者在西藏工作、生活了26年,曾先后任西藏人民广播电台记者、人民日报驻西藏记者、新华社西藏分社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