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尐女体检,医生看傻!

精致妈妈手工2018-12-08 17:31:18

第1章 合谋算计

下午五点,乔念打车赶到位于云锦路8号的乔宅。一进门便看见院子里停放着一辆红色保时捷,车头还扎着彩带,不用猜,这肯定是给乔家小公主的二十岁生日礼物,想到之前乔氏传出的经济危机,乔念嘴角不由露出一丝讥诮的笑意。

走进屋,家里的几个佣人正进进出出忙碌着,为晚上乔安的生日宴做准备,张妈看见乔念赶紧迎了上来,笑道:“大小姐,你回来了!”

乔念点点头,四处张望了下,才问道:“我爸和惠姨他们呢?”

张妈没说话,只用手朝着二楼的方向指了指,乔念皱眉,这才发现楼上有吵闹声。

顺着旋梯往上走去,声音越发清晰,二楼乔安的房间门正虚掩着,乔念顺着缝隙朝里望去……

“我不管,你们骗我,你们说席先生是个三十岁有啤酒肚还秃顶的老男人,我今天见到他,他根本不是!”

乔安哭的梨花带雨,想到今天上午,学校的80周年校庆上,恒泰的老总作为特邀嘉宾压轴上台发表讲话,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男人高大英俊,魅力非凡……最关键,他会成为席家的继承者,坐拥亿万家产。

“你们为什么要把乔念嫁给他,为什么是那个私生女……却不是我!”乔安看着自己的父母满脸不甘。

“你这个傻孩子,我们这么做还不都是为了你好!”付明卉坐到女儿身边,给她擦擦眼泪,心疼的不行。

“哪里为我好了,我看我就是连那个私生女都不如!”乔安气恼的一把推开自己的母亲,付明卉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你闹够了没有!”看见自己女儿如此撒泼,乔建国再也忍不住,大声怒斥,“你年纪小,懂什么,我们还能不为着你打算!”

乔安刚想反驳,却被付明卉制止:“安安,你别闹了,妈妈也不怕告诉你,我们老乔家和席家的联姻维持不了多久!”

乔建国看了看一脸懵懂的乔安,缓缓说道:“虽然我们两家有婚约,可如今的席家我们早已高攀不起,乔念嫁过去能有什么好日子过。再说这位席先生,城府极深,他不会轻易被任何人牵制,他答应联姻,却拒绝公开,不过是孝顺席家老爷子,不想忤逆他的意思,可是这位老爷子……”

说到这里,乔建国不由的长叹一口气:“我早就跟席家私人医生打探过,老爷子活不过这两年,到时候席先生还不轻轻松松一脚踹开我们乔家!”

乔安听得目瞪口呆,倒抽了一口凉气:“爸爸,你是说……”

乔建国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你还年轻,有些事看不透爸爸不怪你,你只要知道,我跟你说的话就烂在肚子里,说出去对我们乔家没好处!”

他没有忘记乔氏刚刚解决的经济危机,仰仗的还是席家的资金。

“是啊,你乖乖的听话,将来我们肯定给你找一个人品样貌家室样样好的青年才俊,总好过以后成为豪门弃妇来的强!”付明卉赶紧附和,自己的宝贝女儿以后只能风光大嫁,哪能过无名无分的日子……

乔念站在门外,心凉了个彻底,纵然这些年面对乔家母女的欺凌和冷嘲热讽她可以做到无动于衷,可是当她亲耳听见亲生父亲对自己的算计时,对这个家还抱有的一丝念想也碎成了渣。

第2章 我结婚了

乔安的生日宴六点十八分准时进行,宾客陆续抵达,她下楼的时候已经换上一袭新款迪奥粉色礼裙,脸上妆容精致,看不出之前有哭过的痕迹,乔建国和付明卉也容光焕发,忙着招待前来赴宴的亲朋好友。

乔念端了一杯果汁和一个托盘走到靠窗边的角落里,在场的人跟她几乎都没什么交情,要不是乔建国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她都懒得回来,乔建国是个很要面子的人,即使关上门吵得天翻地覆,表面上也要做的和气一家亲。

窗外的院子里传来嬉笑声,乔念望过去,原来是乔安正一脸骄傲的跟她的几个闺蜜炫耀她的保时捷,“安安,你爸妈真疼你,我上次生日也想要一辆跑车,我爸说什么都不同意!”说话的是林思思,她的父亲是一家钢材公司老总,是乔氏的供货商之一。

“那是当然,”乔安心里得意,“只要是我想要的东西,我爸妈都会满足!”

这话听得其他几个人都是一脸羡慕嫉妒恨,乔安在家里娇生惯养,在外面也喜欢被人拥戴,她的这几个闺蜜虽说都是有钱人,但是家底都不如她。

“可是我听说你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就没有这个待遇了。”乔安的同学李倩八卦的笑道,她们几个一起玩的都知道乔念只比乔安大一岁,之前可没听说乔家帮她过生日。

听到有人提起乔念,乔安不由阴了脸,只冷冷哼道:“这就是嫡庶的区别!”

说完示威似得看向窗户这边,原来她早就看到了乔念。

可惜乔念只觉得无聊,大清早就灭忙了,还嫡庶之分,回敬了一个不屑的笑容,然后淡漠的转身。

抬头看了眼墙上的吊钟,已经快七点,来乔家看了两场好戏也算是不虚此行,乔念正想着自行退场,却不想在门口的地方被人拦住了去路。

“乔小姐,好长时间没见到你了!”拦住乔念的是一只戴着硕大金戒指的手,上面隐隐约约已经出现了老年斑。

乔念顺着这只手望去,一个肥头大耳五十多岁的男人正笑眯眯的看着她,眼神中是毫不掩饰的觊觎。

“刘总!”乔念退后一步,礼貌的问候。

“哎呀,难得乔小姐还记得我!”男人不禁喜形于色,更加肆无忌惮的打探她。

眼前的女孩皮肤很白,一件简单的鹅黄色碎花连衣裙更衬的她年轻朝气,最勾人的是那双乌黑的翦水秋瞳,看一眼过目难忘。

乔念被他看得发毛,她怎么可能不认识,刘德海是靠做房地产发家的土豪暴发户,也是乔建国生意上的合伙人,自从在乔家见过她一次,便对她流露出不轨之心,付明卉知道后居然故意多次安排他来家里,刘德海原配去年病逝,有意再娶……

他的年纪比乔建国还大,想到这里,乔念只觉得一阵恶心。

“乔小姐,我前段时间去迪拜旅游给你带了很多珠宝,不如下次你去我家……”

“对不起,我结婚了!”乔念冷冷打断,脸上已经多了一丝不耐烦。

“啪!”刘总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手上的酒杯应声落地,“你说什么?”

他的声音很大,再加上杯子破碎的声音,大家都朝他们看过来,乔建国见势头不对,立刻走过来,问道:“这是怎么了!”

顺势吩咐佣人过来打扫,又将两人带出了屋外。

“没什么,爸,只不过我告诉刘总我已经结婚了,他很震惊。”乔念看着他笑道,一脸无害,“对了,我先走一步,我老公还在家等我!”

见她要走,刘德海似乎刚从震惊中缓过神,想要去追,却被乔建国拦住,他顿时恼羞成怒,“乔总,上次的工程我给你们放水,你才能拿到标!你夫人可是答应过我……怎么现在想要过河拆桥吗!”

“刘总,有话好说……”乔建国头大,想要让乔念帮忙说几句,才发现她已经走远了。

第3章 洗眼睛

离开乔家,天色已晚,乔念长长舒了一口气,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坐进去,前往颐园。

路上听见手机响,从包里拿出来一看,原来是夏冰发来的微信,夏冰是她的大学室友,两人关系很要好。

点开一看,居然是个花痴流口水的表情。

夏冰:席先生真的太帅了!你今天早上没来学校参加周年庆真是亏大了!

乔念一头黑线,想到今天乔安也被迷的不清,再想想自己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的情形,明显自己比他们定力都高。

于是回了句:除了犯花痴,有正事没?(抠鼻表情)。

夏冰:当然有!女汉子,恭喜你,这学期获得一等奖学金(撒花)。

乔念:(两眼冒人民币表情)。

夏冰:小财迷……

乔念看着手机,嘴角不自觉莞尔,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颐园,收了手机付钱下车,乔念走进一栋两层欧式别墅,这是她结婚三个月以来的新住所。

进了屋,李嫂正在厨房里忙,见她回来,赶紧出来,问道:“太太你回来了,吃过晚饭了没有?”

李嫂是席家老宅那边来的佣人,为人很亲和,对乔念也比较客气。

“吃过了!”乔念朝她笑道,晚上乔家的晚宴是自助形式的,她吃了一点牛肉和点心。

“那就好,先生也回来了,听徐助理说,晚上的应酬喝了不少酒,我煮了一碗参汤,已经好了,你帮我端上去给他吧!”李嫂说完又进了厨房。

乔念顿了顿,席莫庭也回来了?

还来不及多想,李嫂已经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着个托盘,叮嘱道:“小心,有点烫!”

乔念点点头,接过手,慢慢往楼上走去。

李嫂看着她的背影,眼神里有些期盼,她挺喜欢这个小太太的,人长得漂亮,还有礼貌,可惜她和自己家少爷没什么感情基础,刚结婚不到一个月席莫庭就去美国谈一个项目合作,昨天刚回来,今天又是满满的行程,两人见面的次数加起来都屈指可数。

乔念走到二楼的书房前,刚准备敲门,却发现门一推就开了,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扑面而来。

穿着白衬衫的男人正坐在窗边的真皮沙发上看文件,胸前散开了几颗扣子看起来有些慵懒不羁。

“李嫂给你炖了汤,趁热喝吧!”乔念走到他面前说道,这个男人的气场很强大,每次靠近他都会有些紧张。

席莫庭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掐灭手里的烟,伸手去拿那碗汤。

乔念看见他的手修长干净,挽起袖子的腕上带着名贵的钢表,彰显他商业人士的魅力,热气氤氲下,他眉眼俊朗,鼻子英挺……

这让她联想到刘德海,心里有了一丝庆幸,她突然有些感谢席莫庭,幸好是他,否则不可想象。

“你在看什么?”席莫庭将空碗放回去的时候,看见乔念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男人的声音喑哑低沉,乔念笑了笑,也没怎么考虑就脱口而出:“我在洗眼睛!”

席莫庭抬头,微黄的灯光下,身着黄色碎花裙的女孩肤若凝脂,一双乌黑的眼睛微微下垂,眼波清纯还带着一丝风情。

“这是变相的夸奖吗?现在的女孩都这么会恭维人!”他点了一支烟,姿态优雅,口气有些揶揄。

乔念没想到他听懂了她的话,淡蓝色的烟雾在她眼前弥漫,她眨眨眼,耳根有些发热,缓缓说道:“我只恭维过你一个人!”

说完看向那双深邃的眼睛,这其实需要莫大的勇气,因为这双眼睛似乎能洞察她内心的所有想法。

第4章 找个靠山

从书房出来后,乔念回了自己的卧室,对门是席莫庭的卧室,来这里第一天的时候,李嫂就给她单独布置了这个房间,想想也知道这是谁的意思。

联想到今天在乔家听到的对话,也许席莫庭是真的不打算跟她发生任何瓜葛,以便以后轻松摆脱乔家,再将她完璧归赵!

乔念一时间觉得胸口郁闷,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皮球,被人踢来踢去,而下一次会被踢去哪,也许是万劫不复的地狱……

想到这里,乔念不由握紧了掌心,她必须抓住眼前这根救命稻草!

第二天是周日,乔念一大早起来去了市中医院,推开一间病房的门,她看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歪着身子正艰难的够地上的暖水瓶。

“外婆!”乔念快步走上前,将她扶好,轻轻的责怪道:“不是说了,要喝水让护工给你倒吗?”

说着给她倒了一杯水,四下看了看,却没发现护工的影子。

“我给她放了一天假!”老太太知道外孙女要问,就先解释道,“孙阿婆的孙子病了,发高烧,实在走不开!”

“您就会为别人着想,苦了自己!”乔念无奈,拉着她的手坐到床边。

她从小由外婆抚养长大,直到15岁那年被乔家人接走,三年前,外婆从江南赶来看她,小住几天,却不想在她陪外婆逛街的时候,一辆面包车闯红灯向他们撞来,外婆为了保护她,将她推开,自己却被撞成了重伤。

三年来大大小小的手术做了一堆,将原本身体健康的老人折磨的伤痕累累,乔念抚了抚她皮肤松弛的手背,心里充满自责,她欠外婆太多,一辈子也还不清!

像是看穿了女孩的心思,老太太宽慰道:“我天天睡这里,有吃有喝,还有人伺候,一点也不苦!”

乔念弯唇朝她笑了笑,转身拿了一个橘子剥好皮,递给她,看老人吃的满足,她只暗暗下定决心,将来一定会让她过上好日子。

因为护工不在,乔念不放心,在医院陪了老人一天,一直到晚上老人睡着了才离开。

走出医院的时候已经华灯初上,乔念在门口的站台搭了一辆公交车回学校,明天是周一,学校还有一周课就放暑假了,下半年她将成为一名大四学生。

回到B大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乔念走到宿舍楼下,看到香樟树下站着一个高大的黑影,手里还抱着一个篮球,这种身形加装备一看就知道是顾南。

“你可算回来了!”顾南从树影里走出来,身上穿着9号球衣,带着护腕的手臂精瘦有力,乍一看很像流川枫。

“我说你大晚上的,不回自己宿舍,站在女生宿舍楼下偷窥什么呀!”乔念忍不住调侃他。

“你说什么呢!”顾南弯曲食指钉在乔念的脑门上。

乔念揉了揉额头,笑了起来,谁让他们是最佳损友。

“又去医院看你外婆了?”两人并肩走在学校的林荫道上,顾南转头问道。

以前他和乔念还有她外婆是邻居,后来乔念被接到了B市,他家搬了家,所幸他在几年后考上了B大音乐系。

乔念点点头:“陪了她一天!”

“身体有没有好点?”

“还是那样,医生说她年纪大了,个方面恢复的都慢,但是我想送她去国外看看,说不定有新的希望!”乔念自顾自的打算。

顾南停下脚步,不禁问道:“乔家愿意出这个钱?”

乔念摇了摇头,“我想他们不愿意!”

外婆现在的医药费是乔家出的,护工的工资是她自己赚的钱,付明卉这几年对她越发刻薄,想让她拿钱给外婆出国治病,估计是痴人说梦。

“我准备找个靠山!”乔念若有所思的说道。

顾南眉头紧皱,上下把她打量了好几遍:“你该不会是想打席莫庭的注意吧!”

路灯下,女孩轻浅一笑,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

第5章 讨老爷子欢心

最后一周课很少感觉过的特别快,周四的时候徐助理打来电话,说周六早上九点会去学校接她一起去看老爷子。

转眼到了周末,宿舍里空荡荡的,有两个人本来就不怎么住宿舍,在外面和男朋友同居,夏冰昨天晚上也搬出去了,她找到一份暑假实习的工作,为了方便上下班,所以在外面租了房子。

乔念八点半准时出门,本来以为还早,走到学校大门口的时候,一辆黑色宾利已经停在那里,那车她是认识的。

乔念小跑过去,拉开车门坐进去。

一边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我也是刚到!”徐助理很客气,“席总早上有一个简要会议,结束后他就直接过去了!”

他简单的跟乔念解释了一下。乔念点了点头。

没多久,他们到了一家军区疗养院,原来前不久老爷子心脏病又发作,虽然是虚惊一场,但是席家人不放心,就将他送到这家疗养院,这里的医师资源,仪器设备都是一流的,可以随时观察情况。

徐助理带她上了三楼,刚出电梯,就看见一个穿白大褂的年轻男人正站在走廊尽头和席莫庭说话,看见她过来,还饶有兴味了的打量好几眼才离开。

乔念被看得有些不自在,慢慢走过去,席莫庭站在那里,双手插在裤袋里,衬衫西裤整洁笔挺,等乔念走到他身边,他很自然的伸出一只手握住她的。

乔念只感觉心突然漏跳了半拍,男人的手很大,很温暖,她抬头看他,却只看见他轮廓很好看的侧脸。

推开病房的门,看见老爷子正闭目靠在枕头上,听见有声音,立刻睁开了眼睛。

“爷爷,我们来看你了!”席莫庭拉着乔念上前。

乔念赶紧礼貌的问候道:“爷爷,你好,我是乔念!”

之前还没什么表情的老爷子脸上一下堆满了笑,目光在两人牵着的手上转了几圈。

“你就是念丫头,可算见到你了!”他拍了拍床沿,连连说道:“快坐,快坐!”

这是乔念第一次见到席家老爷子,人很瘦,但是精神还不错。

“我早就叫这小子把你带回来给我瞧瞧,他老说什么没时间,真是委屈你了!”老爷子看着乔念说道,一边瞪了一眼席莫庭。

席莫庭也不反驳,只是看着老人的眼神一直很温和,不难看出他是真的很孝顺他的爷爷。

想到他们联姻的种种缘由,乔念想了想说道:“他最近确实很忙,没什么时间!”

“真是好孩子!”老爷子拍拍她的手,难得她这么会体谅人。

这时护士推门进来,手里捧着药和水杯,又到吃药时间了。

“我这身上不痛不痒的,每天还要吃这么多药,都要变成药罐子了!”老爷子摆摆手,表示不愿意吃药。

乔念无奈的笑了,这点居然很像她外婆。

她转头接过护士手里的托盘,示意让她来,护士立刻露出感激的微笑,可见伺候老爷子吃药真是个老大难的问题。

“爷爷,我外婆每天也要吃很多药,尽管她也很不愿意,不过为了不让我担心,她还是按时的把药都吃了!”乔念循循善诱,人们都说人老了就变成了小孩,需要人哄着。

老爷子想了想,也是,再说头次见面的孙媳妇还在,总不能让人笑话,于是乖乖的把药都吃了。

乔念从小是外婆带大的,所以跟老人沟通也能找到合适的话题,席莫庭瞬间被晾在了一边,站了一会便自己出去了。

受篇幅字数所限

想看未删减版猛戳下方阅读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