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快乐的女人,比什么都重要

她想学堂2019-10-04 10:39:51


在破酒桶旅店大厅的喧嚣和欢笑声中,佩妮尽可能快的向穆克老板解释自己必须马上见到杰迪?卢克斯的理由,穆克老板微笑着倾听,不置可否,只是偶尔点一下头。


就在佩妮有些失望的停下来,举起杯子抿口热酒的时候,穆克老板突然拍了一下额头,然后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


“年纪大了,记性的确变得有些不行了。”穆克老板笑眯眯的解释说,“都快中午了,杰迪先生的午餐还没有送过去。学士小姐,您介意和我一起去杰迪先生的房间吗?”


佩妮当然不会介意,她感激的点了点头,看着胖老板吩咐瘦子招呼生意,然后到后厨取来一个摆满食物的大托盘,还有几个用盖碗扣住的碟子。看到托盘上泛着油光的烤鸡腿和香气四溢的烧土豆之后,佩妮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这才想到自己也还没有吃过午饭。


胖老板示意佩妮跟上自己,然后推开通往走廊的窄门,一手托着木盘,一手举着火把在前面领路。这条走廊狭窄逼仄,而且没有开透光的窗口,在火把照耀之下,墙壁上似乎有很多青苔和湿漉漉的痕迹。佩妮小心的向前走,路过几扇门之后,胖老板在走廊的尽头停下脚步,将火把插在旁边墙壁的铁架上。
“杰迪先生吩咐过,他不想被随便什么人打扰。”胖老板用有些歉意的声音解释说,然后轻轻叩了几下木门。佩妮听到门后面响起了脚步声,然后门锁发出“咔哒”一声。


门开了,杰迪?卢克斯的身影出现在佩妮面前,火把的光芒给他的脸庞镀上了一层冷峻的橙黄色光芒,让年轻女孩感到眼眶有些发热。


“穆克老板,午餐的时间到了吗?还有……佩妮学士?”杰迪的语气和表情同时露出了诧异的味道,“您来的太巧了,佩妮学士,我正想去闹市区找您,从您那里买到的安息药水还有一些,但是缓和剂已经用完了。”


佩妮挤出一声干涩的轻笑,“抱歉,杰迪先生,药水的事情可以等一下再说吗?我有一件事情必须和您谈谈。”


“当然可以,佩妮学士,请进来吧。”杰迪的心情看起来有些异乎寻常的雀跃,随后他一面接过盛着午餐的托盘,一面侧身做出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胖老板鞠了一躬,表示他还要到前面去照顾生意,如果杰迪先生有任何需要的话,都可以拉下系着铜铃的绳子通知他。等到胖老板的身影消失在门后,佩妮突然感到自己的双腿有些发软,不由自主的踉跄了一下。


“佩妮学士,您还好吧?”杰迪的表现完全像是一位彬彬有礼的年轻绅士,他扶住佩妮的胳膊,把她搀扶到椅子旁边坐好,然后又去打开窗子,让带些潮湿和鱼腥气息的新鲜空气吹进房间。


佩妮扶着桌子镇定了一下,然后从长袍里面取出了那份装帧华丽的请柬。“我必须对您说抱歉,杰迪先生,我不应该把麻烦带给我的顾客,但是我的生命受到了威胁,不得不这样做?”


杰迪的微笑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仿佛根本就不在意,他朝着那封请柬飞快的瞥了一眼,然后摇了摇头,“不要这么说,佩妮学士,一封信算得上什么麻烦?”
“如果不是麻烦的话,那些人为什么要用匕首逼着我把信送给您?”佩妮有些激动的拍了一下桌子,声音几乎算得上尖锐刺耳。


“应该道歉的是我才对,佩妮学士,他们的目标是我。”杰迪柔声安慰说,“一切都结束了,您现在绝对安全,不会再有什么麻烦了。”


佩妮发觉自己快要哭出来了。这可真奇怪,最糟糕的软弱反应为什么总是在危险过去之后出现呢?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哽咽,正要说话的时候,突然看到杰迪露齿一笑。


“哦,卷印守护者苏加德在上,我们有了位新客人。”


佩妮惊讶的转过身去,然而房门关得好好的,身后连个可疑的影子都没有。


“新客人?”她怀疑的问。


“对,不过他没敢大大方方的直接走进来,而是在角落里面窥视,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杰迪一面说着,一面抬起右手,做了一连串变幻复杂的手势。佩妮感到眼前突然暗了一下,紧接着门外传来一声讶异的低呼,然后是低沉的咒文吟唱声,一道明亮的白光刚刚闪现,就被更加深沉的黑暗所吞没了。


佩妮听到自己发出一声惊叫,“魔法师?”门外那个人再次弄出了一阵劈啪作响的声音,有什么东西爆裂开来,热浪冲击着房门,然而黑暗却依然毫不动摇。佩妮接下来听到一声含糊的咒骂,以及一连串迅速远去的脚步声。


“没有什么可看的东西了,佩妮学士。”杰迪从头至尾都是一副平静的样子,在这段时间里,他已经用优雅的动作将托盘上的食物分成两份,然后把其中一份放在佩妮的面前。“您今天中午应该还没吃东西吧?虽然菜色不一定和您的口味,但是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够请您共进午餐?”


或许是那只鸡腿油亮的模样太过诱人,佩妮差点就忍不住伸手去抓了。她好不容易才遏制住失礼的冲动,把手在斗篷下面擦了又擦。“这真的是很丰盛了,杰迪先生,我接受您的邀请。”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两个人一面交谈,一面吃饭。烤鸡腿、面包片、豌豆土豆沙拉和玉米浓汤或许算不上一场筵席,不过在整个上午的担惊受怕之后,佩妮却感觉这顿饭胜过她所吃过的任何一次美味佳肴。


等到刀叉停顿下来之后,佩妮松了口气,让自己靠着椅背找到最舒适的姿态,一面啜饮着温热的蜂蜜酒,一面看着杰迪拆开请柬的丝绸封皮,仔细阅读起里面的内容来。


这份请柬上面的内容非常简单,杰迪面带微笑的阅读着,心里的情绪却不像表面那样平静。请柬的前几行字是寒暄的客套话,不过已经点出杰迪?卢克斯伪装出来的东郡贵族身份,接下来请柬直截了当的指出杰迪的另一重身份——一位见不得光的亡灵巫师,这就不得不让杰迪心中暗暗警惕起来。


在请柬的最后,提出了希望能够与杰迪?卢克斯这位亡灵巫师会面的要求,虽然请柬上并未表达出直接威胁的意思,但是从一再提到的“危险”、“恐怕”和“严格保密”之类的字眼,杰迪完全可以读到对方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


当然,直到这里,一切都还在计划之中。杰迪放下请柬,闭上眼睛默默思考了一会,然后拿过放在桌边的扭曲木杖,动作敏捷的站起身来。


“很抱歉,佩妮学士,我现在恐怕必须失陪了。”杰迪用抱歉的语气说,“我很感谢您送来的请柬,看来我必须马上去处理这件事情,不然的话……”他摇了摇头,眼底流露出一丝锐利的光芒。


一股寒意升上佩妮的心头,让她不由自主的紧紧抱住双臂。“杰迪先生……请柬上面威胁了您吗?我,我不知道,但是……”


“佩妮学士,我刚才说过,一切都过去了,不会再有人威胁您了。”杰迪从墙边的衣架上摘下外出的厚斗篷,然后将一把黑沉沉的短剑佩在了腰带上,“您现在住哪里?我送您回去吧。”


佩妮依然显得忐忑不安,她考虑了一下,脸色变幻不定,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杰迪先生,我不想就这样回去,我不想一无所知的等待命运的判决。您说一切都过去了,但是我不这么想,那些人……根本不会在意别人的性命,就在早上,闹市区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也敢杀人!”


女学士的话让杰迪挑动了一下眉峰,“佩妮学士,您可以放心回到住处,好好睡上一觉。您的不幸遭遇可以说是因为我的缘故,我保证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那么您呢?”佩妮突然提出疑问,“杰迪先生,您去赴请柬上的邀约,会不会有危险?”


“当然不,我不会遇到危险,至少这次不会。”杰迪微笑着回答说。


“那么我要和您一起去,杰迪先生,我想请柬上并没有规定您不能带上一名朋友吧?”佩妮斩钉截铁的宣布说。


杰迪的微笑顿时僵在了脸上,在他的计划之中可没有这个变数。佩妮学士只是他选择向魔法师工会传出情报的一条途径而已,这样的途径绝对不止一条,至少在响钟酒店没有被毁之前,杰迪就知道在亚留斯港有好几种弄到魔法药水的办法。


当然,始终处于魔法师工会眼线监视之下的佩妮学士,是其中最为便捷和安全的一条途径。


不过带上佩妮似乎并不会导致其他麻烦。杰迪和迪什先生已经充分讨论过这次与亚留斯港魔法师工会之间的接触,安全方面完全可以得到保障,或许还会因为女学士的加入,而让那些人感到更加疑惑不解。


“好吧,我可以带您一起去,佩妮学士,如果这样能够让您感到安心的话。”杰迪轻描淡写的点头同意,随后又补充了几句,“但是我必须提醒您,见到那些人之后,没有得到我的允许,您不能发表任何自己的意见,这样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