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器纹饰:清宫瓷上的八宝纹!

民间古玩交流鉴赏2019-09-09 15:35:28


精彩内容  每天如期与您分享




“八宝纹”原是流传于藏传佛教地区的八种宝物图案,藏语称“扎西达杰”, 深受藏族僧俗的喜爱。“八宝纹”又有“八吉祥”、“吉祥八宝”、“藏八仙”等多种名称,由盘长结、莲花、宝伞、法螺、 法轮、华盖、宝瓶、金鱼八种宝物构成, 简称轮、螺、伞、盖、花、瓶、鱼、长, 此纹饰图案最初源于古印度文化。在早期佛教美术中,八吉祥多出现于释迦牟尼悟道成佛的图像中,或装饰于象征释迦的双足图案中,或作为释尊悟道时诸神手中奉献的持物,其中尤以法轮、莲花及法螺出现最多。随着藏传佛教的发展, 八宝纹作为装饰图案逐渐流行与定型, 大量装饰于壁画、唐卡及各种工艺品中, 具有吉祥富贵的含义。

元 青花垂肩八吉祥缠枝花卉纹罐


八宝纹在瓷器上最早的表现形式为青花八宝,始见于元朝,如龙泉窑青瓷器、 景德镇枢府瓷器、青白瓷等等,这些青花瓷器中均可见比较多的与八宝纹饰相关的纹饰。元青花中以八宝纹样作为装饰十分普遍,其中最受欢迎的款式是将变形的莲花组合成一个圆圈,也就是俗称“八大码”的装饰风格,八宝的顺序并不固定, 缺乏规范,纹饰也相对简单。


明代,瓷器上的八宝纹样装饰愈加流行,这当中青花瓷占了很大比例,分布范围也很广。明代前期官窑带有八宝纹饰的器物相对较少见,主要继承了元代的风格,尤其以缠枝莲托八宝最为明显, 其缠枝追求典雅自然、延展流畅,富有生机,排列较为疏朗,留白得当。明代中期,从成化至隆庆,八宝纹渐为流行, 装饰范围也逐渐与佛教活动相脱离,八宝纹的形象内容并无变化,但在构图上却有所创新,不仅有明早期缠枝莲托八宝、 四季花托八宝样式,而且还出现了八种吉祥物组合的复合图形,明中期的八宝纹更加轻盈精致,追求缠枝的装饰性与曲线感,莲叶比例逐渐加大,莲枝更显纤细, 有跳跃感。另外,明成化时期,首创了斗彩缠枝莲托八宝纹,打破了明初以来青花统一的局面,丰富了纹饰的表现形式。明代后期,从万历至崇祯时期,  八宝纹形式层出不穷,既有缠枝莲托八宝和莲瓣内饰八宝,还有折枝莲托八宝、朵莲托八宝、莲花地八宝、缠枝宝相花八宝、 四季花托八宝、灵芝托八宝等,风格规整雅丽。纵观明代,八宝纹逐渐成为主流, 丰富而多彩的装饰形式,奠定了清代八宝纹样装饰发展的坚实基础。

沈阳故宫博物院藏明清瓷器三千余件,主要以明清官窑瓷器为主,且多数为清宫原藏。本文将清宫所藏八宝纹瓷器进行梳理,并将各阶段特点进行总结, 以瓷饰八宝级瓷器的鉴定。


清代时,藏传佛教被尊为国教,瓷上“八宝纹”装饰极为常见,无论是官窑还是民窑,均有大量制作。清代瓷上“八宝纹”的装饰形式多样,继承元明时期既有的纹样,并有所创新,八宝纹愈加丰满、 繁复,在排列顺序上,清代基本按轮、螺、 盖、伞、花、罐、鱼、长为序,乾隆开始, 也有不按此顺序排列的。清初传承元、明时期即有的青花八宝纹外,至康熙时期, 五彩八宝纹开始兴起,雍乾时期,粉彩八宝纹兴盛,八宝纹成为清代瓷上的主要装饰形式之一。按纹饰的发展特点, 清代瓷上八宝纹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即清早期、中期与晚期。


清早期

从顺治至雍正年间,这一阶段随着制瓷业的恢复与发展,瓷上八宝纹形式愈发多样,除青花八宝外,又出现了五彩八宝、 斗彩八宝与粉彩八宝,成为粉彩八宝纹兴盛的基础。

顺治时期,天下甫定,瓷器生产还没有走上正轨,清康熙时人叶梦珠《阅世编》 记载到“顺治初,江右甫平,兵燹未息, 磁器之丑,较甚于旧,而价逾十倍。饰有八宝纹的器物尚为少见。康熙之时, 社会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瓷器上名品倍出,器型丰富,纹饰繁多,色彩艳丽, 但康熙时饰有八宝纹饰的器物并不多见, 官窑器物画工精细,构图疏朗大方,托宝的莲花为倒置的莲座状,层次清晰, 法轮的外廓似放射状的锯齿形,盘肠结及法螺、盖、伞等均有结带。

图 1  清雍正款  青花八宝高足碗


图 2  清雍正款  青花八宝高足杯


图 3  清雍正官窑  锥拱八宝绿釉盘


图 4  清雍正仿万历款  青花八宝云龙碗



雍正帝崇信佛教,此时瓷器上的八宝纹饰较康熙时要多,以日常用器为主, 也有一些供器及陈设瓷。此时的八宝纹饰较康熙时精湛,或青花、或斗彩、或暗刻, 表现手法极为丰富。雍正八宝多有飘带, 勾描细腻传神,或缠枝八宝、或莲托八宝、 或结带八宝,并首创了云托八宝。


雍正款青花八宝高足碗(图1) 高11.1、口径18.1、足径7.5厘米。碗敞口,斜腹,高圈足。碗内壁为白釉素面, 里心有团“寿”字;口外沿为青花双圈, 外壁上部绘轮、螺、伞、盖、花、罐、鱼、 长八宝纹,中下部作番莲花纹,底部有变体云头纹;高足做成有起伏的三段式, 其纹饰亦为三层,其一为旋状雷纹,其二是装饰性花卉纹,其三是变体云头纹。 青花莲托结带八宝,构图略微繁缛,但绘画极为细腻,呈现写实风格。碗勾边填色, 层次丰富,底白釉,上有“大清雍正年制” 六字三行篆书款。雍正时的缠枝莲花多为正面,叶片变形夸张,多对称。雍正朝结带八宝的艺术成就非常高,飘拂的绶带清新洒脱,纹饰的布局较莲托八宝明快。 此碗雍正时期特征十分明显,为雍正官窑器物。


雍正款青花八宝高足杯(图2) 高4.1、口径4.7、足径2.4厘米。杯敞口, 斜腹,高足,足底外撇。杯外壁饰青花莲托八宝,构图疏朗,色彩淡雅柔和,隽秀尔雅,小巧玲珑。足底有“大清雍正年制” 楷书款,缠枝莲花亦为正面,叶片对称, 层次鲜明。


雍正官窑绿釉锥拱莲托八宝纹盘(图3) 虽说锥拱工艺始于明永乐年间,但清朝的锥拱工艺得到了更好地发展。此盘,高3.4、口径15.5、足径10厘米。 敞口,浅壁,圈足露胎,胎体较厚。器里外均施绿釉,盘里为素地无纹饰,盘外壁锥拱暗刻莲托八宝图案,外壁纹饰清晰, 莲花下有莲蓬座,结带飘逸。


雍正仿万历款青花八宝云龙碗(图4) 碗敞口,深腹,圈足。碗心青花双圈内绘海水行龙,外壁主题纹饰为折枝莲托八宝,底青花双圈内有“大明万历年制” 楷书款。青花色泽灰清淡雅,不见有宣德时的黑铁斑痕。釉面莹润,白中闪青, 不见有宣德时的桔皮纹。八宝纹笔法纤细而圆柔,雍正时期特征十分明显。


清中期

从乾隆至嘉庆年间,这一时期粉彩成熟,粉彩八宝纹亦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 除此之外,青花、斗彩等八宝纹异彩纷呈, 真正进入瓷上八宝纹的高峰期。乾隆帝对藏传佛教格外推崇,在全国兴建了数量众多的藏传佛教寺庙,宫中也修建了多座大小佛堂。藏传佛教在乾隆时期的流行,推动了八宝纹的极大发展。乾隆时期, 八宝纹几乎在各种器物造型上均有体现, 普通的日用器与陈设器,如盘、碗等, 而在各类宗教供器中亦颇为盛行。嘉庆时期,承袭乾隆做法,八宝纹依旧盛行, 前期仍有精品,至嘉庆后期,水平已有下滑,且缺少创新。


乾隆瓷器以精美著称,饰有八宝纹饰的器物不仅数量超过前朝,而且绘制水平高超,青花、粉彩、斗彩、颜色釉、 雕瓷中均有体现。莲托八宝或二方连续, 或四方连续,典型特征是叶片夸张变形,犹如凤尾;结带八宝的绶带较前朝更为飘逸洒脱,伞多为三层,鱼为双尾相对衔花(图5),瓶更为写实。但八宝的顺序并不固定,无规律可循。乾隆官窑一些仿明永宣器物上亦多饰以八宝纹饰, 并以八宝单独使用较为常见。

图 5  清乾隆款  粉彩八宝碗


图 6  清乾隆款  青花八宝蕃莲兽耳尊


图 7  清乾隆款  青花盉


图 8  清乾隆款  青花八宝蕃莲双耳扁瓶



清乾隆款青花八宝蕃莲兽耳尊(图6) 尊高51、口径20.2、腹径38.5、足径20.5厘米。撇口,短颈,溜肩,长腹, 腹下部渐收,底足外撇;肩部左右两侧各凸雕兽首口衔圆环耳。器腹绘四方连续缠枝莲托八宝纹,枝蔓双勾填色,穿插自如;莲花层次清晰,有深浅相背之别; 叶片变形夸张,叶脉纹络清晰;绶带飘逸洒脱。尊底有青花篆书“大清乾隆年制” 六字三行方图章款。


清乾隆款青花盉(图7) 高21.5、 腹径15.5厘米。此器物以古代传统用具盉为原形,乾隆三年唐英仿青铜器造型烧造的壶式,上部为圆状盖,撇口,束颈, 鼓腹,一侧为直流,一侧圆弧状把,腹之下另有四腿立足。盖顶有青花半圆形提纽,盖口沿处有一周青花回纹,盖面满饰青花番莲纹;盉颈部、流部、把部及四腿足均满绘缠枝花卉,肩部有一圈回纹; 腹上部为青花轮、螺、伞、盖、花、罐、 鱼、长八宝纹饰,腹下部为折枝番莲纹; 盉底部有青花篆书“大清乾隆年制”6字3行篆书款。此盉莲花硕大饱满,花叶左右双出,基本对称,八宝均有绶带,绘画精湛细腻,青花色泽淡雅纯正,为乾隆官窑中的精细之作。

图 9  清乾隆款  粉彩蕃莲八宝宝瓶


图 10  清乾隆款  粉彩多穆壶


图 11  清乾隆款  粉彩红地八宝烛台


图 12  清嘉庆款  青花八宝四足盉



清乾隆款青花八宝蕃莲双耳扁瓶 ( 图8) 高49.5、口径8.2、腹径长38、宽22.8、底足径16厘米。瓶为圆柱形细小口、颈,瓶腹为扁状圆形,颈左右两侧有卷曲状花茎双耳,瓶底部有方形圈足。 瓶口沿之下有两道青花双圈,内为回纹, 颈部和足外面均饰灵芝头状串枝花纹; 腹部两侧图案相同,腹中央有凸起圆点,上绘六角如意头形花卉图案,凸点周围有回纹、须弥纹,腹面有8瓣须弥纹,花瓣中间分绘轮、螺、伞、盖、花、罐、鱼、 长八宝纹饰,腹边缘处有两道青花双圈, 内有一周回纹;瓶底部中央有青花篆书 “大清乾隆年制”6字3行方图章款。此扁瓶的八宝纹均饰有飘逸的绶带,器形虽仿自明永宣时的抱月瓶,但纹饰具有明显的乾隆时期特征。


乾隆官窑粉彩八宝纹饰器物较为常见,多为缠枝莲托八宝。与同时期的青花纹饰一样,花叶变形夸张,构图较青花器更为繁缛。乾隆粉彩八宝纹绝大多数并非单一的八宝画面,而是与其他纹饰紧密结合,甚至在许多画面中居于非常不显眼的位置。一般法螺的形体较大, 宝伞细长以绶带束腰,华盖为三层,鱼为两条相对,口衔花朵。在八宝纹的绘制上, 借鉴西方油画绘画技巧,立体感和层次感颇为强烈。


图 13  清嘉庆款  粉彩莲台八宝一套


清乾隆款粉彩蕃莲八宝贲巴瓶(图9) 高26.5、口径3.6、腹径15.7、足径10.2厘米。此瓶又称“宝瓶”或“藏草瓶”。“贲巴”即藏语“瓶”之意。在藏传佛教中,多以银贲巴插入藏草作为佛前供器,有祥瑞如意之意,具有浓郁的藏传佛教意味。另外,受珐琅彩的影响, 清朝大部分的瓷器多为色釉装饰,其装饰繁缛,体现了当时皇帝的喜好。与此同时, 陶瓷八宝纹饰也出现在黄釉、胭脂紫地、 茄皮紫等等色釉中,八宝纹样以刻画或绘制的形式出现在器物上。此器腹部主要纹饰分上下两层,繁缛,八宝基本没有顺序, 但时代特征明显。宝伞细长以绶带束腰, 花叶变形如凤尾,底有“大清乾隆年制” 六字三行篆书款,层次清晰,色彩丰富, 堪称乾隆官窑器的代表之作。


清乾隆款粉彩多穆壶(图10) 高47、足径14.8厘米。此壶式为元代景德镇窑创烧,由蒙、藏等少数民族盛放奶茶的器皿演化而来。此件多穆壶为竹筒状器身,僧帽式盖顶,龙柄,凤流,盖顶为蹲狮纽。壶身饰有四道黄彩缠枝花卉彩箍, 分别绘有粉彩缠枝花及八宝纹饰。其布局饱满,枝蔓穿插自如,叶片夸张变形, 色彩艳丽。托八宝的莲花画法各异,或勾线填色留白,或勾线渲染,层次感极强, 八宝均饰有绶带。壶里及壶底施以绿釉, 壶底部中央为方形白地,有青花篆书“大清乾隆年制”方款。


清乾隆款 粉彩红地 八宝烛台( 图11) 高23.5、口径6.9、腹径13、足径11.5厘米。烛台为两截式,上部为烛碗和托盘,下部为高足;最上端为斜壁式插烛小碗,小而浅,下承以细长支柱,下端为较大的敞口斜壁式托盘,均为折底;托盘之下有子母口与高足相插,以稳固烛台,高足上部为凸起圆柱,下部为钟式口。 通体皆为深红色釉地,饰以粉彩八宝纹、 缠枝宝相花纹等纹饰,烛碗、托盘上下沿及高足表面饰有多道描金圈,烛碗里面为淡绿色釉,中间插口围以莲花瓣; 托盘底部为红釉素面,高足下沿为白地绘青花回纹,高足底部为淡绿色素地; 托盘外沿一侧有长条形描金框,内为白地朱红篆书“大清乾隆年制”六字横款。 该器造型优美,釉色艳丽,釉面光润, 纹饰繁缛,八宝纹中的华盖多为三层, 具有乾隆时期器物的典型风格。


图 14  清嘉庆款  粉彩胭脂水地八宝纹双耳炉


图 15  清嘉庆款  粉彩八宝碗


图 16  清道光  绿地粉彩花卉八宝大鱼缸


嘉庆官窑中,八宝纹饰的器物较多, 而且器型、纹饰均与乾隆朝相近。嘉庆官窑八宝纹饰布局较乾隆拘谨,绘画略为呆板,结带的飘拂感不强。


清嘉庆款青花八宝四足盉(图12)高20.5、足高5厘米。器型、纹饰均与乾隆青花盉(图7)相差无几,但线条纤细拘谨,如双鱼虽鳞、鳍、鳃、目齐具, 但神采不足,呆板风格十分明显。


清嘉庆款 粉彩莲台 八宝一套( 图13) 高30.1、宽11.1厘米。此八宝为上下两部分组成,上部以圆框镂雕扁形的法轮、海螺、宝伞、白盖、莲花、宝瓶、金鱼、盘肠八宝,外框施以红彩地, 上绘缠枝莲纹。下部为仰覆莲瓣五层的莲蓬座,座下为透雕的支座,雕工细腻, 造型新颖。采用剔雕、透雕等工艺方法制作而成。清代乾隆、嘉庆时均有成套烧制,传世品多有传失,成套少见,此器一套八件,保存完整,十分珍贵,底有“大清嘉庆年制”红彩篆书款。瓷塑艺术在乾隆时得到了极大的发展,特别是八宝题材的瓷塑,打破了彩绘纹饰的单调局面, 嘉庆瓷塑与乾隆朝相近,为八宝纹饰的广泛应用开辟了新途径。


清嘉庆款粉彩胭脂水地八宝纹双耳炉(图14)高15.4、口径9.2、足径2.5厘米。器腹绘有主题纹饰,宝伞如乾隆时一样,还是三层造型,但下垂的流苏毫无飘逸之感,有形无神,缺乏乾隆时变化的洒脱韵味。


清嘉庆款粉彩八宝碗(图15) 高6.1、口径10.5、足径4.3厘米。碗深腹, 圈足。外口沿饰一周回纹,三、二连续, 近足处饰红彩如意云头纹。腹部绘八宝纹饰四足,组合形式为轮螺、盖伞、花瓶、 鱼结,绘画极为细腻。底有“大清嘉庆年制”篆书款。将八宝分为四组,每组两件宝物装饰在器物上是乾隆时的创新之举, 它打破了传统的八宝纹饰为八组分割布局的界限,对道光朝有很大的影响。


图18 清光绪款


图17 清光绪款


清晚期

指从道光至清末,八宝纹在瓷器装饰上,依然因循守旧,但因工艺技术的下滑, 瓷上八宝纹失去了原有的瑰丽和庄严, 变得沉闷暗淡。


道光官窑八宝纹饰较多,以青花、 青花红彩及粉彩器较为常见,多仿乾隆、 嘉庆风格,整体器物的层次感不强,花多为团形,花叶变形,宝伞多趋于写实, 不见有束腰伞形。


清道光绿地粉彩花卉八宝大鱼缸(图16) 高47.2、口径52厘米。口微敛, 深腹,平足。缸外壁有四组纹饰构成, 主体纹饰为绿釉地,上饰缠枝花卉托八宝纹。花为正面团花形,上有左右对称的变形花叶。


咸丰官窑传世品不多,就目前所见饰有八宝纹饰的瓷器来看,绘画不精,纹饰布局较为繁缛,色彩过于浓重,勾描的线条较道光器琐碎,较道光时略为浑浊。 同治官窑所饰的八宝纹饰承袭前朝传统, 其八宝的排列顺序为轮、伞、长、螺、花、 瓶、鱼、盖,绘画较咸丰朝细腻,但色彩较为浅淡。光绪官窑饰有八宝纹饰的器物较为常见,以青花和粉彩器物居多。 其主要表现形式有三种,一为缠枝莲托八宝纹,一为折枝莲花托八宝纹,一为折枝花八宝纹。且光绪粉彩八宝纹承袭同治遗风,但画面较同治复杂。


清光绪款粉彩八宝盘(图17) 高6、 口径38.5、底径25.8厘米。盘敞口,浅腹, 圈足。盘外壁绘折枝莲纹三组,盘心双圈内绘缠枝花卉,内壁绘折枝花卉与八宝纹饰。线条细腻流畅,色泽清新,绘画较为精细。底白釉,上有红彩“大清光绪年制” 楷款,一般来讲,光绪八宝纹器物多饰以如意云头纹或回纹,而同治八宝纹器物尤其是盘类器的口沿处多饰以弦纹。


清光绪款青花蕃莲八宝碗(图18)高6.3、口径14.2、足径5.1厘米。碗敞口, 深腹,圈足。外壁主要纹饰为青花蕃莲托八宝,花为正面团花形,上有左右对称的变形花叶。绘画笔法流畅,青花色泽淡雅。 八宝纹饰的色泽有深浅变化,质感较强, 勾描细腻,绶带仍沿袭前朝的对称形式。 碗近底处饰蕉叶纹,底有“大清光绪年制” 六字楷书款。


宣统官窑亦有八宝纹饰,与光绪差别不大,但宣统八宝纹饰的布局较光绪时舒展,色彩较光绪时艳丽。


八宝纹作为明清瓷器装饰的主要纹样,既在宫廷中广泛应用而为御窑厂所大量生产,又为民窑大量制作,二者在艺术审美上的区别并不大,只是官窑制作更为精致,这从一侧面反映了清代社会审美观念日益趋同的发展轨迹。八宝纹是多种文化的复合体,清代宫廷八宝纹更是代表了清代各族文化大融合的时代特征。清代最高统治者虽为满族人,但对其他多民族文化采取了包容政策,因而,具有藏传佛教色彩的八宝纹亦得以广泛应用于瓷器装饰中,成为宫廷瓷器常见的纹饰之一。 另外,清代统治者对西方外来文化采取空前包容的政策,使大批西方传教士与艺术家进入宫廷,带来丰富多样的西方艺术品,并将西方文化与艺术和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相结合,赋予八宝纹以立体感与层次感,有显著的东西合璧特色。 同时,八宝纹集合了鲜明的宫廷艺术与浓郁的民俗文化,具有鲜活的生命力。


清代八宝纹的寓意早已突破了单纯的宗教意义,而成为中国吉祥文化的一部分,充分体现着中华民族的民俗,寄托着民众对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八宝所蕴含的吉祥寓意丰富,“轮”用于体现人类聪明才智以及寰宇的演化,有生生不息的义;“螺”则成为力量与权力的体现, 代表着幸福与平安;“伞”有崇敬、光荣之意,有保护人类免受伤害的寓意;“盖” 体现勇敢和统治,有慈悲、胜利之意;“花” 即莲花,有仁慈、高尚、纯洁之意;“瓶” 则是财富的体现,有吉祥、福智圆满之意; “鱼”则是无拘无束的体现,有活泼、幸福、 避邪之意;“盘长”即“吉祥结”,是和平、 永恒的体现,有祥和、无限之寓意。


八宝纹饰在今天仍然受到大众的喜爱,明清八宝纹瓷器以独特的文化艺术魅力深受藏家青睐,更在收藏界倍受关注。



(文章源自网络  版权属原作者)


温馨说明:我们敬重和感谢原创作者,凡未具作者姓名的文章,均因无法查获作者所致,敬请原作者谅解!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或同行告知,我们将及时纠正删除。同类微信公众号转载本部发布文章,敬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