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族女子念佛18小时虎口脱险!

爱的储蓄罐2019-10-08 16:40:11

我叫喜兵,法名寂如,是北京通州马驹桥人。我出生在回族世家,回族主要信仰伊斯兰教,以宰杀为生,我家也不例外。因此,造下了重大的杀业。


2011年,也就是我33岁那年,我在医院检查出得了子宫癌。当时,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到北京各大妇产医院求证,结论都一样。从那天开始,我整天以泪洗面,觉得自己的末日到了。


我先生一位朋友的妻子听说了我的病情后,来到家中对我说:“大姐,听说你的病很严重。”我流着泪点点头。她说,要带我去个地方,也许还有救。我想:反正死马当作活马医吧。于是,就随她去了一位居士家里,那位居士看着我,说:“你内心不相信我们信佛的。”


我是个性格直爽的人,回敬他说。“当然,我们回族干嘛相信你们这个?”


那位居士说:“如果能让你病情转好,但是你必须照做,你愿意吗?”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愿意。”


居士说:“你回家念南无阿弥陀佛21天,之后,再看看情况。”


我说:“行。”


于是,我就回家念起了南无阿弥陀佛佛号,心情感觉轻松了很多。


就在念佛念到第十五天时候,先生接到了甘肃老家打来的电话,告知婆婆病危。我跟先生买了从北京到西安的火车票。也就是在这列火车上,我开始了一段靠佛力加持而脱险的离奇故事。


我们的座位离洗手间隔一排,对正前方看得很清楚。在火车启动后大概一小时左右,开始有卖水果、方便面及各种饮料的乘务员,推着车在过道内来回走动。当时,我正在看窗外的风景,过了一会儿,我回过头来时,忽然看到非常奇怪的一幕:凡去过厕所的人,出来后,都并不是直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而是径直走到厕所旁边一个有托盘的地方,把自己的首饰等贵重物品取下来,放在那里。刚开始,我以为是自己眼睛看花了呢。后来,继续观察,发现有个男士从厕所出来,也是同样的做法,把自己的手表摘下来,放到托盘里,然后,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我的妈呀!当时,我心里真是太恐惧了,这是在电视上才看到过的,怎么活生生地发生在眼前了?心里正想着这事时,有个给大家倒水的乘务员路过这里,嘴里说了一句:“你们这些人,不得好死。” 证明我的想法是对的,就是有人给乘客下了迷药了。过了一会儿,有个背着小包的女人,把大家摘下来的首饰等物品,全收到自己包里,向下一个车厢走去了。


这一下,我更恐惧了,正想告诉先生这个情况,先生忽然说要去抽根烟,我拉住他说:“别去!” 但他已经起身了,说一会儿就回来,我没能拉住。他刚到那里,有两个男人随他一同抽起烟来。我心想:完了,这下完了。不一会儿,先生回来了,告诉我,说他想睡觉,并让我也睡觉,我说我不困。因为内心害怕,我给那位居士发了条短信,告诉了他火车上的情况,但那位居士没有回复。我当时觉得特别无助,心想:这可怎么办呢?既然念佛能治病,对于这个事不知道念佛管不管用。我也没有别的办法,那就接着念佛吧。


于是,我拿出一把扇子,边扇扇子,边念佛号。念到半夜了,也没有一点困意,口也不渴,也不想上厕所。后来想想,这都是佛力加持啊。


到后半夜了,我回头看看,一车厢人都被迷得睡着了。这时,又看到了惊人的一幕:白天卖水果的,原来也是跟他们一伙的;他们到了小站,就大包小包地把脏物运下去,又换另一批人上来。


车厢内就剩自己没睡了,心想,这帮人不可能放过自己。果然,听到后面两个男人中有一个说:


“她是什么人啊?怎么就不睡?”


“再不睡就干掉她!” 另一个说。


我听后,内心更加害怕了,再看看我先生,睡得根本没有醒来的可能,只好继续念佛号。这时,有个男孩来到我对面坐下了,说:


“大姐,你不困吗?”


“不困。”


“那你嘴里叨咕什么呢?”


“我在念佛。”


他就大声嚷道:“她在念佛呢,难怪不睡呢!”


我知道自己的处境很危险了。这时,忽然发现这个男孩子脖子上戴着一个观世音菩萨的挂坠。不知道怎么的,我说了很多连自己都不太懂的话,我问他:


“小伙子,你也信佛?”


“不信!”


“你戴着观世音菩萨,你肯定很善良,跟观世音菩萨一样慈悲。”


“就是带着玩的。”


“可那么多挂件你不戴,偏偏戴这个,说明还是与观世音菩萨有缘啊。你看,观世音菩萨多么慈悲你!你父母把你养这么大,也是希望你成才的啊!”


这些话哪里是自己想出来的?哪里是自己在说啊?分明就是佛力的加持。


那个小伙子听后,走到后面跟一个人说:


“今晚我不干了。”


“你不干,下车老大打死你!” 另一个男的说。


“打死我也不干了!”他坚持说。


渐渐地,我有些坚持不住了,差不多快要睡着了,耳边忽然听到有个男声在对我:“你不可以睡!”于是,我努力把眼睛睁开,看到有人拿着我的包正在翻呢,把那人吓了一跳!我的包里有6千元现金,还有一张银行卡,估计先生抽烟的时候,早就招供了。我忙说:“你拿我包干什么!”他回了一句:“你的包掉下来了,我帮你放回去。”


我就这样继续念着佛号,直到火车到达西安。车厢里的旅客有的醒来了,有的还没有醒来。先生也没有醒,我拿水慢慢给他擦脸,才让他清醒了过来。但是,无论问他什么,他都不知道。


从北京到西安12个小时,期间,我念佛号没有间断,一口水也没有喝,若不是佛力加持,自己哪有这个能力?我们下车后,坐大巴回甘肃,还需要六个小时。我看到这帮人有几个也跟着我们上了大巴车。于是,我继续念佛号六个小时,直到婆婆家里。


看到处于昏迷的婆婆,我在内心里说了一句:“妈,我把您的儿子终于平安送到您面前了。” 然后,走到院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毕竟没有离开家这么远过,而且,还遇上了那些犯罪份子。


18小时的念佛,让我没有出现危险,没有破财。感恩南无阿弥陀佛的加持护佑!


在甘肃,把婆婆安葬后,我还差六天没有完成的念佛任务,在甘肃完成了。那是跪在砖地上念完这六天佛号的,终于,21天念佛圆满完成了。


我们回北京后,当天,先生就带我去了妇产医院作检查,看到彩超检查结果,大夫惊呀地问我:“你的病在哪里看好的?” 我惊喜万分地说:“佛医看好的!”


回到家里,全家人高兴地向我祝贺。感恩阿弥陀佛,我一个回族人,佛菩萨一样不离不弃地救度我。阿弥陀佛对我们不分民族、不分信仰,只要念佛,都无条件地救度。从那时,我真正地信佛了。感恩阿弥陀佛,感恩三宝。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