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尸体加工厂!一位失踪女主播或被制成标本......

无奇不有2019-01-14 01:02:10

大家都很好奇那些尸体是不是真的尸体,都从哪里来的,是不是都为正常死亡。


    “生命终结,但尸体却可永久保留。”


听上去,这似乎有些不可思议,然而今天,在世界上,在中国,在大连,这却变成了现实。这项技术,就是传说中的高新技术——“生物塑化”技术。


冯·哈根斯就是这样一个专门从事生物塑化工作的公司,他们把尸体解剖、脱水、定型之后制成人体标本,进行永久性保存。想像中,这一系列的操作过程令人陌生而恐惧。之后会将制作好的标本进行展出,供人观赏。



两名身穿塑胶工作服的男子走过来,把金属盖打开。呈现在眼前的是,箱子内盛满了灰黑色的液体。里面飘浮着2块用白布包裹的东西。“这就是尸体!”一位工作人员说。



白色的包裹看不出人形。工作人员说,这些是原始的标本,首先要经过浓度为20%的福尔马林灌注,然后在福尔马林的真空包装里放置至少4个月的时间,之后才可以解剖或运输。福尔马林在此起到的作用是固定、杀菌。“这里的尸体都是德国志愿者捐赠、经过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和辽宁检验检疫局的严格检查后从国外进口的。”



150多平方米的车间里,20个解剖台一字排开。从男到女、从幼到老的遗体,正在被一群年轻人解剖和肢解。每个解剖台旁边有三四名年轻的工作人员,娴熟地使用解剖镊和解剖钳等工具,在解剖过程中,每个人都表情严肃,没有语言,只有动作。

“镊子……钳子……托盘……”他们在重复着这一系列的动作,认真地将尸体肌肉组织当中容易腐烂的脂肪物等一一剔除,暴露出来的是神经系统、肌肉,还有骨骼。“这么细心地清理一具人体标本,平均需要1500~2000个小时,相当费力。”一位正在实施解剖的女士说。


解剖工作完成后,就是进行脱水工作。该公司的脱水车间并不是很大,屋内有6个硕大的盖着盖儿的金属箱子。“解剖之后的尸体就泡在这些箱子里。”该车间的工作人员讲,他们的工作,就是把清理好的尸体进行脱水。在这之前,尸体已经被浸染了福尔马林,他们的工作就是要在低温的丙酮浸液中,用技术手段在冰冻的体液中把福尔马林排除,用丙酮进行置换。



一切的工作结束以后,在冷冻状态下,可以用锯把尸体切成3.5mm厚的切片。



人们可以通过这些切片区别受损与正常的器官,如吸烟的肺与正常肺的区别;脂肪肝与正常肝脏的区别等。



尸体除了冷冻做成切片外,就是定型了,做成各式各样的造型。走进定型车间的时候,眼前豁然开朗,仿佛走进了一个艺术品加工车间。只见在一个非常宽敞的房间内,那些已经被处理好的尸体,被塑造成各种姿势,有的坐在椅子上,单手托着下巴做思考状;有的正在奔跑中,伸出一只脚做踢球状,显得生龙活虎;还有的双脚跳跃,仿佛勇士腾空而起……



工作人员都在忙碌着,用小夹子、钢针、针头、木头等用具,把脱水的尸体一点一点地摆成造型。人体标本的肌肉,干而涩,没有一点弹性。一根根红色血管及肌肉组织清晰可见。



“生物塑化”这项技术的发明者就是冯·哈根斯,他被誉为“世界塑化之父”。这个德国人把全球最大的 “尸体加工厂” 建在了大连。


正在处理的尸体


塑化标本干燥、无味,并且可以用手触摸及抓放,这些特性使其无论在医学教育方面,还是在启迪对医学感兴趣的外行人方面都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一位技术人员说,生物塑化产品必将取代福尔马林保存的生物标本。

截至目前,人体塑化模型已完成世界巡回展览,并且已形成一种文化。其展览在德国、奥地利、瑞士、日本、英国、韩国、新加坡等国引起极大轰动。“观众通过参观了解人体结构,唤起对卫生健康的重视,从而提高了整个社会的健康水平。”



在荷兰阿姆斯特丹,观众在观看“人体世界”展览。


当天,一项名为“人体世界”的展览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拉开帷幕,展出的特殊人体标本是根据捐赠者的遗愿将其遗体进行生物塑化之后制作而成,显示出令人震撼的效果。  



常年黑衣黑帽的德国解剖学家冈瑟·冯·哈根斯用自己创造的生物塑化技术给现代解剖学带来了革新,影响了此后的医学教学。与此同时,他全球巡展多年的商业性展览“人体世界”中艺术化方式呈现的“塑化人”则持续不断地在各国受到伦理质疑。


看起来,这位被称作“死亡博士”的科学家毫无犹豫地在这条道路上走了下去,有媒体爆料说,哈根斯正在通过网络销售自己制造的生物塑型人体标本。这再次引起了轩然大波。哈根斯被人称为“死亡博士”,他的名字始终与争议和质疑相伴,而他并不以此在意。


花70万买个“塑化人”


他的网店于早年开张。在这里,一具完整的人体标本卖到了69615欧元(约合人民币约70万元),人体躯干标价为5.8万欧元(约合人民币58万元)起,脑部约2.3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3万元),这些价格不含邮资和包装费。对于预算较少的买家,网店还提供了121欧元(约合人民币1210元)一块的透明身体切片。


哈根斯的计划引起了德国宗教界的强烈愤慨,哈根斯被指责是“触犯禁忌”、“对死者不尊重”。有人批评他说:“这不是什么新的科学发现,而是在医学启蒙的伪装下捡拾人的骨头制造轰动。” 



虽然很多人对于展览所用尸体来源提出了质疑,甚至有传闻展出工艺品中,有一个开膛的孕妇,被指可能是一个失踪的女主播。但哈根斯一直坚持,所有展出的标本都来源于自愿捐赠,并称在每一场展览后,都会有人留下自愿捐赠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