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第四章 行路

人间烟火如梦2018-06-09 09:59:48

第五章 行路



我从来都不想做一个好人,
也不想肩负人类的命运。
我只想要一个小小的家,
里面有爱我的人。


    人类总是习惯预测规律,我们探测行星彗星的运行轨迹和周期,却没办法预测自己将要发生的事情,你甚至不知道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你会经历什么。遇见熟人?摔一跤?还是突然死亡?人生总是充满了求得不得,就像,始终没有罗尼的消息。

没有任何消息。周染一直睡着,惊醒,惊醒,再睡。我常常坐在床边观察他,睡梦里的他,一定在焦灼地等待,哪怕一丝一毫的讯息。第四天,他放弃了,像是从黑寂的泥沼里挣扎出来,精疲力尽。

在周染提出离开前的这些日子里,其实父亲也在煎熬。他和我们不是同类人,和所有人都不同。怎么保护他?让他留下来?还是寻找更合适的地方?他开口,与我们而言,更像是一个解脱,但其实呢?命运之轮已经在悄悄靠近。

父亲为了替周染准备路上需要用到的东西一头扎进了工作室,而我便担下了陪伴周染的任务。

“长乐,你为什么总是看着我?”他一如既往的坐在卧室的落地窗前,痴痴地向外看着。

“我有些问题。父亲说你是智慧觉醒者,那你应该懂得很多吧。”我搬了个板凳,坐在他的身侧。

“也许吧……你想问什么?”周染转头浅浅一笑。

“你说有像地球一样的行星吗?”

“有。”

“那是不是有和我们一样的人类呢?”

“有,一定有地外智慧生物存在。”

“可他们为什么从来不来找我们?他们的家园是不是也和地球一样了?”

“他们或许已经经历,或许正在经历,或许还没有。不来找我们,只是因为他们不能。他们和我们一样,很普通。”周染重重呼了一口气,站起来,走向窗边。

“可是科幻小说上讲,外星人都很厉害啊。”我又接着问道。

“给你举个例子。如果银河系存在比人类更高阶的智慧生物,那么他们需要一颗和地球相似适合生命繁衍的星球,还需要一颗和太阳类似的中等恒星。这个星系将会比太阳系更早出现,更早稳定。”周染转身看向我。

“等一下,难道外星人就必须得和人类的需求一样吗?”

“万事万物都有规律,星球、宇宙也不例外。人类的出现,并不是偶然。”周染踱步。

“爷爷也说过,人类是宇宙之选。”我沉思了许久,周染也默默,气氛很安静,直到我开口:“然后呢?”

“如果存在这样的行星,这个星球上的智慧生物突破了人类现有的物理极限,想要更长久舒适的活下去,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控制恒星。恒星体的核聚变释放光热,让生物得以创造得以进化,那是我们生存的依靠。但宇宙中的氢是有限的,当最后一颗恒星燃尽,宇宙再次陷入黑寂,所有的一切都将归于虚无。所以如果当你能够控制核聚变,必然将游遍银河系游遍宇宙,去控制更多的恒星,让光和热消逝的慢一点。但我们已经等了很久了,并没有出现。我猜想,他们和我们一样,等待死亡等待终结。”

“那如果放弃控制恒星,直接逃离星系去寻找其他的星球呢?”我站起来走到周染身边,抬头望着他。

“理论上可以。你知道爱因斯坦-罗森桥吗?”他轻抚我的头。

Wormhole?

“是的,它连接两个不同的时空。如果我们能准确的发现它控制它,就能完成时空旅行。可是如果你找不到呢?你的飞船又能在太空里飘多久?几年?几十年?人类需要食物、空气、水、光、热……它又能承载多少,又能带走多少人类逃离地球?就算你能找到虫洞,完成洞穿,又是否能够找到心仪的家园?”

“难道父亲说的是真的,只能等,等待着死亡?他说人类的期限就要到了,就算能躲得过一时,终将被宇宙杀死。”

“你的父亲有些悲观。”周染低头,笑盈盈的,却有些严肃。

“可是你也这样说啊。我还翻到过一本书,WR104,你知道吗?如果坍塌形成黑洞,释放出伽马射线暴,击中地球,我们就完了,躲在地下都没有用。它就在银河系,离我们很近。

“傻小子,就算你能预测,也是8000光年前的它了,躲不了的。长乐,我这么说不是要你悲观,而是希望你坦然面对死亡。宇宙也是有期限的,但我相信它一样也有轮回,就像我相信人类一定有办法活的更久。”

……

这两天,我和周染聊了很多。面对我的天真懵懂,纵然他只比我大6岁,却像一个和蔼的长者,他要动身了。

“周染,我已经帮你准备好路上需要的东西。”父亲打开背包,向周染一一展示:“食物、水、笔、纸、光波指环、光能转化器、水汽收集器、定位仪、电磁脉冲枪、地下区域地图……”父亲一边介绍,一边向他描述各种装置的使用方法。我就坐在旁边看着,此时的周染,简单安静,像一个16岁的孩子,像我的哥哥,在默默接受临行前父亲的叮咛。这种气氛有点奇怪,又有些美好。我忽然希望他就这样留下来,不要走了。

父亲讲解完,收拾好背包,走到周染面前,郑重的说:“在你动身之前,我们还得替你做一个小手术,你同意吗?”周染点点头,默认了。父亲继续道:“我的妻子是一个外科医生,她会替你完成手术。”母亲端着托盘从父亲工作室里走出来,放在桌上,父亲从托盘里拿起一个圆形芯片,很小,只有指甲盖那么大。他说:“这两天,我就在做这个。这是一个脉搏追踪器,需要把它植入到你的皮下静脉附近。”周染听罢伸出右手,露出手腕。父亲却有些伤感起来:“只要你还活着,还有呼吸,我们就能找到你。”母亲接过周染的手,开始消毒:“麻醉剂是被正统军管控的药物,我拿不出来,你需要稍微忍一忍,很快就好。”

周染依旧很安静,缓缓开口:“没事儿,我的大脑能抑制痛觉神经,它会保护我的。”就这样,母亲在周染右手的手腕上割开一个一厘米的小口子,将芯片植入,缝合止血,贴上愈合绷带。事罢,所有人都愣愣的坐在椅子上,谁都没有开口,谁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种氛围有些像爷爷临走前的那个瞬间,不舍、无奈、解脱……

周染起身,拿过背包:“我该走了。”

“你有想过去哪儿吗?”

“去正统军找不到的地方。”周染很平和。

“答应我,周染,一定不要回日月都市。我知道你担心罗尼,我会继续打听的。但你,千万不要再回去。”

“放心。他好不容易把我从炼狱里救出来,回去找他才真是对他不起。”周染上前抱住父亲,又郑重的说了声谢谢。父亲将我拉近身边说:“长乐,还和上回一样,你送周染出去,现在外面已经闭灯了,你们只要别发出太大动静,应该没人发现。”他接过母亲递过来的外套和帽子,为周染穿戴上。

母亲将门微微打开,探了探:“没人,长乐,护好周染,赶紧走吧。”我还有些迟疑,周染已经拉着我跃进了黑暗。

我在前,他在后,倚靠着建筑快速而安静的移动。四周寂静,只有我与他咚咚的心跳声和湖边哨站探照灯旋转的机械声。一路顺利,我让他掩在崖壁角落,示意他停下,低声语:“这个探照灯每隔60秒转动一次,每次转动120°,它的监视范围就是这个湖,我们必须在2分钟内穿过八角星广场。一会你在前,无论怎么样你都不要管我,就一直往前跑。”周染点头。就在探照灯转向湖面右侧的瞬间,我们微屈着身子,快步穿行。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在这空旷寂寥里却显得异常明显,我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而沉闷,不觉地一个趔趄。就在探照灯要转过来打到我身上的时候,周染一把将我住,拖出监视范围。我吓得不住喘气:“谢谢你啊,周染。”他依旧不语,扶起我继续前行。

终于,又来到了城际口,与周染初次见面的地方。他静静地站在暗处,暗得仿佛看不见。他悠悠地开口:“赶紧回去吧,呆得越久你越危险。我就这么一走了之了,你还要在这里生活下去。我也得走了。”说罢他便转身要离开。“等一等。这个给你。”我跑上前叫住他。“你的身份卡?”周染诧异。“有身份卡才能使用梭形悬浮车。父亲为你在地图上标注了通道内的车辆置换中心。他说你与我长得有些相似,身份卡应该能蒙混过关。”周染将卡递回给我:“我拿走了,你用什么?”我又推回给他:“没事儿,我还小,也不出门,用不上。”他蹲下来,扶着我:“谢谢,长乐。我们有缘会再见的。”“嗯,父亲还说,让你不要慌,遇见人就把你当做我,没人知道你就是智慧觉醒者,从此以后,我的身份就是你的身份。”“还有啊,这个是我送给你的。”我从衣服口袋里抽出一张照片递给他。

周染接过照片,站起来,揉了揉我的头发。

爷爷走的时候对我说,离开的方式有很多种,别离也好,死亡也好,都是为了下一次的相见。我站在城际口,听着他的脚步渐行渐远。

下一次的相见会在何时,又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