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记忆】洗澡那些事儿

文化宁海2019-10-17 13:33:00


“ 若我会见到你,会是怎样的表情;若曾与你相知,又该如何传颂你......”



粉红浴罩

“红,过来洗澡了。”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冬季里的每周中午,母亲在煤气灶上烧开热水,把一只只热水瓶灌得满满的,展开粉红色半透明的塑料浴罩,用一头插着弯钩的长棍,将浴罩顶部的钩子与天花板上生牢的钩子挂好,从床底下抽出可容一人打坐的大木盆,冲入两热水瓶滚烫滚烫的热水,热蒸汽瞬间弥漫上升。母亲边掺冷水,边用她那白晰温润的手调和着。


展开的粉红浴罩,极像当今的圆形简易蚊帐。


这边,我脱了厚厚的棉衣棉裤、毛衣毛裤,缩着身子快速钻进浴罩,待热汽钻进全身,每个毛孔舒张开来,再脱了小小的内衣扔出。我用硫磺皂涂得全身起了层层泡沫儿,使劲搓出一周来养壮的黝黑长条痒虫。搓痒虫是最累人的活儿,发油的背部,总是搓不干净,搓了一半,手臂酸得不行。


“妈妈,给我换盆水。”我大喊道。

第一盆洗澡水是不堪入目的,母亲拉出倒掉,换上第二盆热水让我过清一下。这时特别享受,红这小丫头静静地泡着,害羞地发现她已长成小姑娘了,头发浓密,肌肤白嫩,指甲透明,胸前长出两朵小花苞。


那时候,洗澡是一项大工程,不像现代家家有淋浴房、大浴霸,水龙头一拧,热水散花,哗哗不断。母亲需不断地烧热水、调冷水、换热水,然后倒脏水,待我们三姐妹及我父亲洗好,才轮到她洗,整整忙碌一下午,晚上还得洗换下来的一堆衣服。


母亲将粉红浴罩清洗晾干,细细地折好,等待下一次的浴中重生。洗澡是一件奢侈事,一到周五晚上,痒虫爬上身,奇痒难忍,三姐妹相互挠背,母亲买了一根挠背竹爪,大家抢着用,笑成一团。


曾经的粉红浴罩,如今不知去哪了?曾经的欢声笑语,如同水蒸汽般,袅袅从心底升起,慢慢散开,萦绕在心头,不经意地想起。



大众澡堂

钻进浴罩里洗澡,不能尽兴。


那一年,我大妹奶娘的大女儿珍,正当二十芳龄,在宁海布厂上班。她买了一大沓布厂澡堂的浴票,每周未会邀上我们三姐妹去大澡堂沐浴。我平生第一次去的大众澡堂就是宁海布厂澡堂。 


当年欣欣向荣的宁海布厂坐落在跃龙山脚的大溪旁,厂里工人上千,年轻佳丽居多。记得布厂澡堂是分内外两大间的,外间靠壁安放着两排上下格的木箱衣橱,或上锁,或半开,中央摆放着一条条长木櫈,散堆着各式衣服、毛巾、香皂,有坐着、站着穿衣脱衣的各式女人。我们各自抢到箱子,将穿着钥匙的橡皮筋套在手腕上。


撩开澡堂里间那个厚重的棉布帘,迎面扑来排山倒海般难于抵挡的热浪,喘气会觉得特别闷。透过热气腾腾的迷雾,哇,好大的空间,足有百多平方米,一排排狭长小窗户横装在墙壁上上角,一只只水龙头高高挂起,张着嘴直冲水束(那时没有散花龙头),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条晃荡着的赤裸裸的S形女人胴体,白晰闪亮。第一次面对这场景,胆小害羞的我脸庞发烫,心速加快,做贼般地将目光怯怯收回。 


我还不习惯光着稚嫩的身子大模大样地跑到外间穿衣服,于是就将放着干净内衣的塑料袋拿进去,挂在水龙头里边,洗的时候尽量背对着人,水束直冲在身上微微生疼,水花乱溅。偷眼瞄见左边两姑娘说说笑笑互相搓背,右边一女子弯腰低头揉她浓密长发,隐约传来小女孩的哭闹声,偶尔闪过中年发富女人、年老干瘪婆婆的白影。


我边洗边想,澡堂应该装些遮挡物,哪怕一条布帘也可以啊。不过,这水龙头的哗哗用得惬意,比起钻在浴罩木盆里爽快多了,不用担心水冷了水不够了,尽情地洗半小时、一小时,谁来管你也。

洗澡一旦成了习惯,几天没洗就会不自然了,就会浑身痒痒,就会约上闺蜜萍和春,四处打听哪家工厂的澡堂哪天是对外开放的,例如西门的通用厂、东门的砖瓦厂、北门的福利厂。若能如愿,便急急地欣然赶去。


进得澡堂,那种嬉戏打闹声和互搓肩背欢娱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曾经青春发亮的身体,简单纯真的心灵,透过刹那的时光隧道,令今晚床前偷窥的我羡慕不已。 

 

进入大学澡堂时,我出落成大姑娘了。褪尽羞涩和忸怩,学会了欣赏和赞美,那个校花皮肤真白,这个系花魔鬼身材,我们的班花长发如瀑。宝玉说女人是水做的,澡堂一睥,此话不假。


水,使女人更香、更艳、更柔情。




私人浴室

九十年代初,改革开放春风猛刮,刮到了宁海城关小镇,企业转制,工人下岗,个体户、万元户兴起。那时,小型私人浴室初露端倪,离我家较近的是淮河路口的五丰浴室。


私人浴室比大众澡堂高级了那么一点点。澡堂,大概有两种,一种是老百姓经常去的那种有两间大房子构成,一间是更衣室,一间是洗浴室的那种,在这种大房子里通常能够享受到云雾缭绕集体浴的快乐;另一种是有助于吃喝享乐的洗浴中心,其间有桑拿、波斯浴、鱼疗等各种洋里洋气的洗浴方式,并为您提供修脚按摩、餐饮娱乐的服务。


浴室,相对澡堂的叫法温和一些,浴室就是“室”,玲珑小巧。一间大房子,被割成若干小间,每个小间都有更衣和洗浴两种功能,关上门你可以完成整套的洗澡活动。  


彼时,我新婚不久,家里已安装了樱花热水器,可惜家住五楼水压老低,水流老细,楼下用水,楼上热水器痿了,水忽冷忽热。有时不巧煤气钢瓶里的煤液快没了,大叫屋里人拼命摇晃钢瓶,匆匆结束浴事。


还是去浴室洗吧,洗得痛快。


我将洗发水、换洗衣物、浴巾零钱放在面盆内带去。五丰浴室的浴资五元,搓背五元一次,豪华包间带浴缸小床的一小时二十元,浴室内备有面盆、拖鞋可以自由使用,小卖部可购买肥皂、洗发水、毛巾,稍有人性化。


进女宾部一瞧,生意显然还不错,在我之前已经候了几位。我咨询了一间快洗完的,等了一刻钟光景,便可以钻进去享受了。小间大致一平方米左右,放着一条湿漉漉的木方凳子,壁上左边挂着一只上下格清漆小木箱,中央安装着毛巾挂钩、香皂托盘,水龙头也改良了,五寸的莲蓬头。


热水,被莲蓬头悉心分割成一缕缕的水线。这股连续的、细密的、像温和的雨点一样洒落的水流,是一周的热切期盼。对于水的亲近源于肌肤,我经常洗了一个小时还不肯出来,任由温水淋着、淋着,直到指尖的皮洗得只只发皱。有时会孩子气地仰头盯着天花板上布满的数不清的水珠子,坠得老长,忍着,忍着,最终“吧哒”往下滴,滴在身上凉得我打一哆嗦。  



北方澡堂

九八年,我去北京工作了一年,北方澡堂浴室与南方略有不同,水龙头脚踏式出水,沐浴时,须用一只脚一直踏着安装在地上的铁板,脚底踏酸放松了,水流立马停止,节水呗。这时,你会充分感受到浙江真是鱼米之乡、富饶之地,茂密的秀山蕴含了多少的清水呵。  


期间,管理员会非常礼貌地询问洗完了没有,搓背阿姨不时隔帘相问要不要搓背。搓背阿姨将湿毛巾拧干,缠在手上,用力搓你的全身正反面,搓得你全身发红生疼,特别脏时,搓出一条条两头细中间粗的黑泥;稍微脏的,搓出一条条细小的白泥。  


小浴室的好处多多。个人隐私如皮肤病、痘痘、胎记、伤疤等不会无遮无拦地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一个小间一个换气扇,集聚的热气会很快排出,不像在大澡堂里容易窒息;不管有多少人侯着待洗,小浴室里永远都是一个人,绝不会有人冲过来和你挤淋浴、挣水龙头;可以避免旁人洗澡的泡沫、脏水乱溅;再也不用担心有人撬走你的贵重物品。


裸露着的身体氤氲在柔软温和的水中,呈现自然的光滑水嫩,一场关于身体沐浴的仪式,郑重其事地进行着。在浴室里,那些丰满的、纤瘦的、年轻的、年老的、弹性的、松弛的、白皙的、黝黑的身体,沐浴着,享受着一个使人清洁且身心舒畅的过程。 



南溪温泉

分配工作第一天报到时,人事科长找我谈话,说按单位规定,大学生必须从基层做起,分到乡镇办事处去锻炼,说给我选个山青水秀、业务空闲、主任权威的好地方,最后加了一句,离温泉只有五里路呵。我一听“温泉”两字,心动了一下。宁海温泉,远近闻名,坐落在县城西北的国家级森林公园境内,被天台山和四明山环抱,桃李芳菲,溪流似锦,如同“世外桃源”。 

 
“走,泡温泉去。”生活在小镇的村民随时可以发出邀请,我提早盘账,一到下班时间立马关门吃饭,与同事们包车直奔温泉。一路上,群山环抱,峡谷幽长,阔叶乔木遮天蔽日,翠柏苍松,鸟语花香,夹带着我们一路的欢笑。  

彼时的温泉区为两排平房,二楼间间单独浴室,一楼为各式大小泡池,我与三位女同事一起包下可容四人的中等泡池。泡池由防滑小方块白瓷砖铺成,下方拧开大嘴水龙头,开口哗哗冲出热烫温泉,上方散花水龙头,用于淋浴。  


泡池简陋,硫磺味浓,“烤验”身体。我们等浴缸里50度的温泉水降至45度左右,不加冷水,摒弃香皂,漫漫浸入全身,泡上半小时,直至额头逼出颗颗汗珠,这时身上泥巴轻轻一搓即出,慢慢细细地搓,全方位无死角地搓,池面上飘起油腻的浮泥,随着水一晃一荡地粘在池壁上。


这里的温泉水采自地下层,常年恒久不变,水质极佳,含有氡、锂、锶、氟等多种矿物质和微量元素,不同于一般的硫磺泉。“温泉水滑洗凝脂”,宁海温泉胜过曾深得杨贵妃宠爱的陕西临潼华清池,入水污垢即除。洗浴后,感觉皮肤滑爽,浑身舒畅,气血通顺,心旷神怡。有一次,我陪着患有皮肤病的远方好友,待在温泉整整一周,一天三泡,结果她的皮肤还没完全痊愈,我的皮肤却光彩照人,透明饱满,白晰发亮,胜似贵妃。


如今,修建一新的温泉大酒店,开发成集旅游、疗养、度假、避暑为一体的大型度假新村。宁海南苑温泉山庄集高级客房、豪华别墅、餐饮美食、保健娱乐及会议沙龙为一体,以温泉为主题的高档度假型酒店。山庄突破千篇一律的桎梏,梅园、松园、桂园、竹园、桃园,构造出个性独具的别墅风仪。松园更是整个山庄中档次最高最尊贵的一幢别墅,拥有主人房、夫人房、孩子房及两个尊贵标准间。


我睁大眼睛,一间间地欣赏,毫不掩饰地发出没见过世面的啧啧惊叹声。孩子房,双床标准间,一观景阳台,放置着舒适创意沙发椅,可欣赏到窗外的优美风景。夫人房、尊贵套房的浴室安装超大豪华按摩冲浪浴缸。主人房,除有夫人房的一切配备外,还设有一间别致书房,配备笔墨、各种书籍及传真复印机。客厅,10米挑高落地窗,豪华窗帘,超大屏等离子电视及DVD碟片机,浪漫长夜,在此举办小型歌会舞会不亦乐乎?餐厅,可容纳八人同时用餐,亦可作为一个小型的会议室。厨房,各种烹调设备齐全,自行动手制作中西餐美食。室外温泉池,拉开门专泡后,随时闪进按摩房进行按摩。棋牌室里,铁友们披着洁白亲肤棉睡袍、棉拖鞋,斗地主、打红星,那将是一种怎样彻底放松的感觉?


雪花漫天飞舞,山川银妆素裹,木屋温泉,药池、花池、鱼池,对了,还有酒池、姜池、醋池,一应俱全。露天温泉,假山飞瀑,热汽袅袅升腾,我身着中国红梅花散印泳裙,化作一条爱慕张生的千年鲤鱼精,尽情穿梭游弋在温泉间。

岁月如梭,光阴似箭,科技发达,时代进步,唯苦逼的人儿从青年演化到中年、老年、晚年。曾经年轻烂漫、幼稚天真的我,演变成现实圆滑、左右逢源的孩子他妈。调到宁波工作后,举家全迁,打造温馨小家庭,连卧卫浴重点装修,独立宽敞沐浴房、十寸散花冷热双调整体水龙头、天然气海尔直排遥控热水器,头顶浴霸,身吹空调,我的捷儿不必像我小时候一样钻进浴罩,他天天洗涮涮。

  



碧水豪园

人这一生,工作和学习时,得象狂人、战士,而周末一到,得成一闲人、厨人、花人、鸟人,一张一驰,弓箭才能射得更远。虽然家里可以天天洗澡,但我还是喜欢放松一刻,去“碧水豪园”混上半天。


一辆辆车,驶进满目皆车的广场,几个身着军大衣的保安比划着规范手势,指引着车流。整幢整排大楼霓虹灯流光溢彩,正中巨大电子屏幕滚动播放着“碧水豪园”国际水会洗浴中心服务项目的优美广告,装修豪华,刺激眼球。旋转玻璃门不停地转动着,人多拥挤,时而卡滞不前。


我们一家三口进入旋转玻璃门,分头去男宾部和女宾部,脱下自家鞋子交给服务员,换上水会清一色男灰女粉的拖鞋,领到一只刻着编号的牌子,牌子上套着衣柜的钥匙。放好衣物、贵重物品后,我先将自身淋浴一下,换上墨绿色泳衣,套上墨绿色泳帽,戴上墨绿色泳镜,墨绿色既衬皮肤又显稳重。


“碧水豪园”三道游泳池,冬天恒温在38度以上,全身沉浸下去如泡温泉。相比之下,市游泳中心的水偏冷,下水瞬间令人直冒鸡皮疙瘩。与水相亲,一切烦恼灰飞烟灭,捷儿象只快乐无比的鱼儿,一会儿表演平台跳水,一会儿潜入水底捡珠子,还与孩子们比赛蝶泳,累了就浮在水面一动不动地休息。


我狗爬式折腾一小时后,起身奔向搓澡间,搓澡大妈将一次性薄塑料布垫在乳白色的软床上,间或还会询问:“您要不要按摩?选牛奶、芦荟?还是玫瑰、生姜?”牛奶加芦荟是我喜欢的味道,一股温热和香气袭来,慢慢地弥漫浸透全身。如有时间和兴趣,还可以浸入鱼池、冲浪池,浸入大木桶进行花瓣浴、牛奶浴、中药浴。


简短的按摩敲打后,赶紧钻进胜似酷暑的蒸汽室,身上的牛奶芦荟与汗水融合在一起,从额头、颈部、手臂、大腿缓缓流下,富有弹性的肌肤饱饱地痛饮一番。五分钟后,再钻进沐浴间,当然牙刷等洗刷用品、丝绸睡衣都可无偿使用,化妆间内提供化妆品、体重机等,十分体贴周到。经过一连串的泡、搓、按、蒸、淋,全身肌肤整周光滑发亮,毛孔无比舒畅。  


二楼以上,休闲天堂。套上男蓝女红丝绸睡衣,可以自由选择网吧、咖啡馆、台球、乒乓球、电影等,针对女性的服务更是琳琅满目,有经络精油按摩、修指甲、敷艾草等项目。


捷儿去网吧玩战斗游戏,一杯柠檬水、一筒冰淇淋,孩子他爸打台球,我极度放松,懒洋洋地半躺在沙发上喝咖啡。混了差不多两三个小时后,才依依不舍地下楼穿衣。  




洗浴中心

休闲多元化,宁波洗浴中心名目繁多,到处有沐浴主题酒店、精品商务水会、SPA水疗会所。市区比较高档的有皇家浴室、海之蓝国际水会、海阔天空洗浴中心、威尼斯水城等。

我家附近新开了一家中型洗浴中心,有一次前去体验,被告知只接待男宾,接待总台坐着几个黄发猩唇、低领薄衫的时尚女子,凭直觉感觉不对劲,急忙红着脸跑出来。央视曾对东莞部分酒店经营色情业的情况进行了报道,媒体曝光后,东莞公安局共出动了六千余名警力对全市所有桑拿、沐足以及卡拉OK歌舞厅等各类娱乐场所同时进行检查,发现有问题的,即时带走审查。我想,如果没有这些客人,哪有这些中心的生意,这些中心的迎合,也正是社会风气的体检。 


歌舞升平的花花世界,澡堂的变迁鱼龙混杂,澡堂那些事儿令人目不睱接、瞠目结舌。我只求在小小天地里,静看花开花落,守着一份清悠和自由,家人和朋友如沐春风,平安快乐。 




作者:飞红

编辑:西湖雨

审核:文化宁海工作室


时世变化飞快,人们似乎更加留恋那些车、马、书信皆慢的旧时光。让我们一起留住记忆里的那些美好日子吧!


欢迎投稿微信号:zcf106zc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