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黑色大宗没迎来“金三银四”?

晴空论事2019-07-20 09:39:53

   进入3月,在高库存带动下,黑色系大宗迎来了一轮暴跌。这一周原材、成材的主力合约多数开始止跌企稳,周五更是全线飘红。

  商品迎来了春天吗?后续是趋势性的反转,还是暴跌后的技术性反弹?无疑是当前市场最为关心也讨论得最多的话题。

一、为何黑色大宗没迎来“金三银四”?

  在黑色大宗圈,有句话叫做“金三银四”。春节之后,地产、基建的工地陆续开工,终端需求释放,螺纹钢等产品的现货、期货通常会有一波涨价行情。贸易商看好年后市场进行冬储,一些资金实力弱的贸易商,还会以“托盘”的方式拆借资金囤货,在3月底还本付息。

  在2017年12月,我们曾与一些黑色产业链上的朋友交流,发现大家对市场很乐观,甚至有人认为螺纹钢主力合约能到5000。在乐观预期下,贸易商积极囤货。

  逻辑听起来似乎也没毛病。北方“2+26”城市要限产到3月15日,还有临汾、临沂和徐州等城市也加入了限产的队伍,供给会持续收缩。而需求方面,之前预期的经济回落迟迟未出现,大家好像又走到另一边开始看多经济了,不少人觉得我们给出的2018年GDP增长 6.6%预测过于悲观。

  不过短短数月,却好似从天上跌到人间。3月份的黑色大宗走势,让人始料未及

  限产季下,库存意外上升,尤其是螺纹钢的库存,成为压垮钢市的最主要因素。贸易战预期升温,又加剧了跌势,特朗普签署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当天,螺纹钢主力合约RB1805跌停。

  库存意外上升,本质上是供需关系的逆转。供给方面,2月生铁产量5861万吨,粗钢产量6982万吨,均是历史同期的新高。而2月生铁和粗钢的日均产量分别209.3万吨、249.4万吨,更是创历史新高。北方限产季对供给的制约,被大为高估了

  而与往年相比,需求则姗姗来迟。北方采暖季在限产的同时,也对道路、地产等工程的施工提出了要求,如济南暂停了不少土石方项目施工。加之其它因素,使需求延缓释放。

二、为什么我们看空商品?


  根据Mysteel的统计,钢厂+钢贸商口径的钢材库存,已连续两周去化,这给风雨之后的钢市,带来了暖意。螺纹钢短期可能因被延缓的需求集中释放、大跌后的补涨,有一定筑底反弹的空间。

  但在更长的时间中,能否出现2017年4月似的“V”型反转?需要回到供需层面,来回答这个问题。

  先来分析供给。一些看多钢市的人认为,限产效果不及预期,也就意味着采暖季结束后,增产的幅度有限。

  我们对此持不同观点。限产主要影响的是高炉,而在长流程炼钢中,高炉用于生产铁水,使用铁水生产粗钢的转炉并没有受影响。全国高炉开工率中枢从限产前的75%,下降至限产期的63%,3月15日北方采暖季限产结束后逐步回升。

  2月高炉开工率降低了12%,但日均产量仍创历史新高,废钢在其中发挥了调节作用。在转炉用铁水生产粗钢时,通常会添加废钢,钢坯与废钢的价差越大,钢厂添加废钢的动力越强。我们看到去年11月15日北方限产之后,废钢的价格持续上升,对废钢的需求在上升。

  限产结束后,高炉开工逐步恢复正常,铁水产量上升,代替了部分废钢的使用,废钢的价格从高点的2610元/吨跌到2210元/吨。

  但是不能据此低估结束限产的影响

  一是2018年以来,钢坯与废钢的价差在1100元/吨附近震荡,回到了2017年一季度的水平。在高炉开工恢复正常后,有继续添加废钢追逐利润的动力。

  二是近期成材价格下跌的同时,原材价格也在同步下跌,吨钢利润依然较为可观。根据我们的调研,部分钢厂表示吨钢利润还在600-800元。

  去年钢铁行业盈利较好,在线性外推的思维下,一些企业也给今年订了比较高的利润增速目标。春节之后钢价大跌,钢厂的预期扭转,未来还有可能加大生产,在量上增厚总利润

  根据Mysteel 3月29日公布的统计结果,这一周在社会库存加速去化的同时,钢厂库存几乎是持平的,维持在1073.4万吨,而体量最大的螺纹品种不降反升。这意味着,不能低估钢厂为追求总利润而生产放量的可能性。

  除了上述因素外,今年还有一批新的产能落地。根据Mysteel的统计,2017年前11个月,全国高炉设备制造厂家的订单量是106座,目前已经投产的有50座,还有55座在2018年6月之前投产。

  环保限产可能成为常态,但参考这次北方采暖季限产的经验,不宜高估限产的影响。一是难以出现如此大范围的同步限产,二是持续时间难以长达4个月,市场对限产的反应可能逐步钝化。

  综合上述分析,我们认为供给因素对钢价的推动,相比于2017年将大为弱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