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深埋于岁月 沈知夏 季凉川《大结局》

小太阳书书2018-09-26 11:05:17

第1章 扔出去


“沈知夏,出去好好生活,往前走,不要再进来,更不要回头。”


    狱警公式化的嘱咐尚还在耳边回荡,紧接着,身后监狱大门就被“砰”的一声带关,卷起滚滚烟尘,彻底隔绝了沈知夏这三年的噩梦。


    好好生活么?


    明明已是冬天,沈知夏却仍穿着入狱时的那身T恤牛仔裤,她双目空洞而又茫然的看着监狱外的世界。


    距离她入狱不过短短三年而已,可这世界却陌生得让她几乎快不认得了,这样的她,谈何好好生活。


    更何况,她现在连一个能够换衣服的地方都没有。


    沈知夏冷到唇色惨白,难不成……要回那儿么?


    可是那儿,已经不会再接纳她了。


    但她,终究是那人的妻子不是么?


    哪怕,在她入狱的那一天,就已经被强迫性的签订了离婚协议。


    还没来得及细想,沈知夏就已经用身上仅有的零钱坐上了大巴,而下车的地点,正是季家别墅。


    她并不会痴心妄想还能住在这儿,但她三年前的衣服还在这儿,她只是来将它们拿走,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应该不会再惹来那人的雷霆大怒吧。


    沈知夏站在雕花门外,还没来得及按响门铃,就有季家的佣人认出了她。


    “天,这不是少夫人吗?这么冷的天,站在外面干嘛?”


    “什么少夫人啊,早在三年前少爷就已经和她签了离婚协议书了!她可是亲手杀了少爷的母亲,这么个歹毒心肠的女人,怎么有资格做我们的少奶奶!”


    “什么?少爷的母亲是她杀的?不是说被车撞的吗?”


    “就是她开车去撞的,明明应该判死刑才对,可沈家家大业大,又只有这么一个独女,也不知道背地里用了什么办法,竟然给她减刑到三年,依我看啊,像这样的贱人,死了上万遍也不足惜。”


    “啧,算了,她好歹也坐了三年的牢,你想想监狱是什么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啊,少爷又是特地打过招呼的,说不定比死上万遍还难受呢,快离这种人远点,省得沾染了晦气。”


    种种讽刺如利刃般刺透了沈知夏的耳膜,明明早就该麻木了,可是在她听到那句“少爷可是特地打过招呼”时,心脏还是忍不住狠狠颤抖了一下。


    沈知夏心痛到窒息,刚要转身离开,别墅雕花大门却突然打开,先是两行保镖急匆匆的从里面走出,下一秒,一个俊美如天神的男人就被护送着走出。


    男人修长的手上还攥着手机,仿佛手机那端出了什么急事,他俊美的面容上满是不符他行事作风的焦急。


    不过一瞬间,他抬眸,恰恰和沈知夏的目光对上。


    季凉川!


    事到如今,沈知夏的心还是为这个名字震动,只是与三年前不同的是,早就少了少女时期的那份悸动。


    她已经不敢了。


    她再也不是每天追在他后面跑的烂漫少女,他也不是每日背着书包从她面前走过的冷漠少年,他们之间,隔了活生生的一条人命。


    他母亲的命!


    他恨她入骨,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


    果不其然,季凉川在看到沈知夏的那一瞬间,手上的骨节都仿佛暴了起来,过浓的恨意让他忍不住猛地将手上的手机朝她掷去,冷冷的斥道:“我请你们这些人来吃白饭的是不是,哪儿来的脏东西,赶紧给我扔出去!”


    说罢,他快步上车,仿佛多看沈知夏一眼都会脏了他的眼睛。


    沈知夏脸色惨白得没有一点血色,下一秒,保镖就已经冲过来架住她,这样没有尊严的姿势,将她像个垃圾一样的往外扔。


    “凉川……”


    沈知夏忍不住低喃了一声,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就是她这样微不可闻的一声,原本已经开走的豪车竟然开始倒车。


    “把她给我架到车上来!”


第2章 祸害遗千年


    季凉川不知怎么又改了主意,虽然眼睛里仍是对沈知夏刺骨的鄙夷和恨意,但竟然主动打开车门对保镖吩咐道。


    于是沈知夏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已经又被保镖架到了车上。


    汽车一路飞驰,最终在医院门口停下。


    沈知夏被保镖一路架着,最后在手术室门口被季凉川往医生面前冷冷一推,“RH阴性血来了,要多少就抽多少,往死里抽都无妨,但清然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们整个医院陪葬!”


    季凉川说完,拿出手帕擦拭着刚刚碰到沈知夏身体的指尖,表情冰冷嫌恶至极。


    唰!


    犹如一盆冷水从头到尾的淋下,沈知夏身体发颤的看着这个让她爱了整个最好青春年华的男人,整个身体冷了个透彻。


    她还是那么的傻,刚刚在车上的时候,还以为三年过去了,他是不是已经没那么恨她,或许,也能好好的坐下来和她谈谈。


    现在想想,简直是无稽之谈。


    怎么可能不恨呢?


    那可是杀母之仇,他恨她恨到亲手将她送进监狱,更恨她恨到一声招呼,就轻易造就了她在监狱里地狱一般的三年生活。


    更何况,安城谁人不知季凉川和顾清然青梅竹马,如果当初不是她横插一脚的话,他也许早就和他最爱的女人花开并蒂,耳鬓厮磨。


    现在,为了救顾清然而抽干她的血,也的确像是他能说得出的话。


    “季先生,顾小姐车祸严重,所需的血量大,这位小姐的身体恐怕……”医生上下打量了一下脸色惨白的沈知夏,语气充满了犹疑。


    这个女人是从哪儿来的,这么冷的天还穿得这么单薄,身形更是瘦得过分离谱,别说抽血了,估计风吹两下她都得倒下来。


    身为医生,他实在抽不下手。


    “没关系的。”沈知夏轻声打断,悲哀不知何时渗了进去,听上去竟然有些哽咽,“救人要紧,就抽我的吧,我的身体素质很好,不会有事的。”


    站在一旁的季凉川听到这话眯了眯眼。


    三年不见,这个女人还真是像脱胎变骨一样。


    曾经那样肆意张扬,无法无天的沈大小姐,他本以为,在他攥着她来抽血的时候,她会有天大的反应,哪怕掀了这个医院也不为过。


    结果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能说出这种话。


    怎么?是因为撞死他母亲而感到愧疚?还是,这又是她想出来的什么欲擒故纵的新招数?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像你这种女人,哪怕把血抽干了也不会死,又何必在这惺惺作态的作秀?”


    季凉川轻吐薄唇,一字一句都是无比伤人的利刃。


    沈知夏身形猛的一颤,仿佛动了动嘴唇想要辩解些什么,但终究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让他恨吧,她想。


    这十年来的爱意,最终就化成一句,让他去恨吧。


    最终,沈知夏不顾医生的阻拦,果真应了季凉川那句要多少就抽多少,生生抽了800ml的血给顾清然。


    但由于身体过于虚弱,在才刚刚走出手术室门口时,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病床上,右手输着液,空气里满满的消毒水味。


    全身像是散了架一样,沈知夏不过动了一下身子,就疼得让她皱起眉来。


    “你醒了?”


    病房门突然被推开,沈知夏以为是护士,下意识的抬头,疼痛的表情瞬间凝固在脸上。


第3章 故意烫伤


    来人竟然是季凉川的妹妹。


    季如霜。


    “抽了那么多的血,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呢,啧啧,没想到老天爷真是不开眼。”


    季如霜语气尖酸,手里端着一碗热汤朝她走来,“还要感谢你救了我嫂子一命,堂堂沈大小姐坐了三年牢,又被赶出沈家家门,应该也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吧。来,吃了这碗人参鸡汤,补补身体。”


    “嫂子……”沈知夏不自觉喃喃出声。


    “嫂子当然指的是清然姐姐,难不成你以为我是在说你不成?”


    季如霜嗤笑一声,看她的眼神充满了鄙夷,“当年季氏集团出现财务危机,如果不是你提出条件非要我哥哥娶你才肯注资,嫁进季家的一定是清然姐姐,现在哥哥为母亲守孝的三年期已过,下一步,自然是要将清然姐姐娶进门!”


    “他们的婚期就定在下个月,正好你也出狱了,怎么样,有没有空来参加?”


    季如霜说着,一步一步的走到沈知夏的面前,原本要将人参鸡汤递给她的动作突然一顿,改作抬高手来,将整晚热汤全都泼在了她的身上。


    “啊……”


    汤的热度十足,沈知夏穿的又是单薄的病服,汤液瞬间浸透了一大片皮肤,她不由得失声叫出声来,后背火辣辣的烧疼。


    “疼吗?”季如霜看着她痛竟笑出声来,慢慢凑近她,眼底的恨意已是十足,“沈知夏,知道吗?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你以为你现在还是沈家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吗?你以为你还有能力将我的未婚夫打成残废吗?还能将我母亲从坟墓里掘出来再撞一次吗?没了沈家庇护的你不过就是个垃圾,我要踩死你,比踩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你在我身上付诸的痛苦,我迟早千倍万倍的讨要回来!”


    沈知夏被泼得疼到受不了,一下又一下的倒吸着凉气。


    她早就该知道的,她曾经叫人打断了季如霜未婚夫的腿,她一直为此事耿耿于怀,此刻见她住院,又怎么会那么好心的送鸡汤来给她补身体。


    可如果说她当初用季氏集团的存亡强迫季凉川娶她的确是她错了,她撞死季母的事她也没办法解释。


    可季如霜,她已经忘记她解释过多少次,她派人将她的未婚夫打成残废,完全是事出有因。


    “季如霜,你没必要恨我,我之所以要派人去打他,只是因为……”


    “因为什么?”


    季如霜的声音陡然尖利,“你又要说你之所以找人打他,是因为他是个渣男,他背叛了我?沈知夏,你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言还要说到什么时候!撞死我母亲,又破坏我哥哥和我的幸福,像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个世上,这个世上每天死掉的人那么多,你怎么就还能活着!”


    季如霜越说越激动,抄起手上的汤碗就准备朝她的头上砸去,沈知夏自知躲闪不及,只能伸手去挡。


    可万万没想到,汤碗砸碎在地上发出剧烈的声响,沈知夏却没感受到丝毫的疼痛。


    她放下挡住自己额头的手臂,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到了,季如霜竟额头带血的站在她面前,下一秒,季凉川就推门而入。


第4章 不要脸到极致


   而看到这样的一幕,他什么都明白了。


    “沈知夏!”


    季凉川怒不可遏,伸手就掐住了沈知夏的脖子,他是疯了才会鬼使神差的转到这个病房看她死没死,更是疯了才会看到这一幕。


    这个女人,就是季家的克星,她克季家的每个人,不把他们克死就绝不罢休。


    “咳……咳……”


    季凉川是下足了狠心,沈知夏被掐得渐渐缺氧,却没说出一句为自己辩解的话,待在监狱的那三年,早就让她学会什么苦都往肚子里咽。


    更何况,季家对她的恨,实在太浓了。


    “哥!”最后还是季如霜扑过来阻止,“算了!清然姐姐就快醒了,到时候她想要见到的第一个人一定是你,我们不要和这种人计较了,都怪我不好,不该为了谢谢她救了清然姐姐,才送来一碗人参鸡汤给她补身体,结果被人好心当做驴肝肺,不仅不喝,还把碗砸到了我头上。”


    沈知夏疼得说不出话,默然的听着季如霜颠倒是非黑白。


    “沈知夏,是不是三年的牢狱之灾还不够,你非要我毁了沈氏才甘心?”季凉川松开她,一字一句犹如从喉咙里逼出来。


    “季凉川,不可以!”沈知夏闻言瞪大了眼睛,声音都在发着颤,“你当初说过,只要我和沈家断绝关系,日后再不往来,我的错就绝不会牵及沈家。”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明明入狱了,却连父母都不敢告诉,就像个孤魂野鬼一样的在外飘荡,孑然一身。


    “不可以?”季凉川冷笑,“沈知夏,你满手沾的都是我母亲的血,你以为,现如今的你,还有什么资格来跟我说不可以?”


    沈知夏心头酸涩,犹如铺天盖地般的绝望都滚滚朝她袭来,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放低了姿态。


    “季先生,我请求你放过我,更放过沈家,像您这样身份高贵的人,不该和我这种卑贱的人计较。”


    沈知夏看向季如霜,“季小姐,刚才是我错了,对不起,您想要我怎样道歉,都可以。”


    说着,沈知夏忍着疼痛和眼泪走下床,看上去竟有下跪的姿势。


    尊严算什么?那犹如地狱一般的三年,早就将它磨得精光,一点也不剩了。


    她现在,惟愿保沈家平安。


    季凉川瞳孔紧缩,如果之前,他只是觉得沈知夏从监狱里出来脱胎换骨,那么现在如此卑微的对他说出这些话,做出这些动作的她,更让他觉得宛如换了一个人,辨无可辨。


    这是沈知夏吗?


    是当初那个无论做什么事都肆意飞扬,光芒四丈,引得无数贵公子趋之若鹜,却每天都只追在他身后叫他凉川哥哥的沈家大小姐,沈知夏吗?


    心头突然涌起一团火,在沈知夏正要下跪的时候,季凉川猛地踹翻了面前的长椅,“沈知夏,你可真是不要脸到极致!”


    说罢,他攥着季如霜就走,仿佛多看她一眼都会脏了他的眼睛。


    在门被带关的那一瞬,沈知夏隐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下来,她咬了咬嘴唇,伸手将她擦掉。


    没关系。


    不疼的。


    她告诉自己。


第5章 羞辱她


医院是住不下去了,饶是后背烫得再疼,她也实在也没钱交住院费,沈知夏匆匆忙忙换下了病服,就准备离开去找工作。


    可她背有案底,想要找一份明面上的工作,又谈何容易。


    足足找了一天,都一无所获,只要一听她曾经是杀人犯,无数个鄙夷且避如蛇蝎的眼神就齐刷刷的朝她射来。


    正在她走投无路,就连晚上睡在哪儿都不知道的时候,许心找到了她。


    许心曾经是她最好的朋友,但在她当初一意孤行要嫁给季凉川的时候,就跟她断绝了一切往来,沈知夏万万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她竟然会找到她。


    “后悔了吗?”许心站在她面前,冷冰冰的问她。


    沈知夏摇了摇头,当初的真相,除了她自己,第二个知道的一清二楚的人是就是许心,但如果时光能倒流,她还是会这样选择。


    “死心了吗?”许心再次问道。


    她知道,她是在问,对季凉川的爱。


    沈知夏沉默半响,而后轻轻点了点头。


    爱他……


    她已经,再也没有资格了。


    许心终于扑过来抱住她,眼泪疯了一样的流出来,全都洒在她身上。


    “最好是真的。”她一字一句,用尽全力,“沈知夏,欢迎回来。”


    沈知夏恍若隔世的回抱住她,轻轻点了点头,“好。”


    她是回来了,可却再也不是当初的她了。


    在许心的帮助下,她找到一份在夜总会当侍应生的职位。


    如果是以前,她绝对做不惯这种工作,但现在,只要是为了生存,她什么苦都可以吃,什么累都可以受,哪怕是客人刻意的刁难。


    比如此刻,在给高档包厢送酒的时候,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放了一双脚,她猝不及防被绊了一跤,托盘里的红酒尽数摔碎,整个人也一个踉跄的摔倒在地。


    “哈哈哈……”


    紧接着,包厢里顿时响起一阵哄堂的大笑。


    “快看快看,我早就说过是沈知夏吧,你们还不信!”在沈知夏强忍着疼痛挣扎着起身的时候,几乎整个包厢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聚集在了她身上。


    沈知夏一眼扫过去,就认出了这喜人安城里有名的名媛贵公子哥,而那个伸脚绊倒她的人,正是曾经追求过她,却因为滥情而被她狠狠羞辱过的宋家小少爷,宋恒。


    此刻,宋恒正嘴角噙着抹笑,意味深长的朝她走来。


    “堂堂沈氏集团的沈大小姐,花容月貌,会弹琴,会画画,据说曾经单单仅是一幅画就卖出了天价,这样的高高在上,除了季凉川,谁都不放在眼里,你说她竟然沦落到夜总会来当侍应生,又有谁会信呢?”


    向来墙倒众人推,她已经知道了宋恒的目的,无非是羞辱她,来报当年之仇而已。


    “抱歉,打扰到你们了。”那一下摔得实在过重,沈知夏紧咬着嘴唇,转身就欲离开。


    没曾想宋恒却眼疾手快,一把就拉住她,“沈大小姐着什么急,你不是来送酒的吗?这下子酒都撒了,我们这群人喝什么啊。”


    沈知夏这才看向那一地的狼藉,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刚刚点的可是82年的拉菲……”宋恒笑了笑,“在没入狱之前,沈大小姐也是喜欢喝红酒的,这几瓶酒加起来什么价格,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了吧。”


    短短一句话,沈知夏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


第6章 钻一个


    “我不是故意的。”她立马道,“如果不是你拿脚绊我,我根本不可能……”


    “根本不可能怎么?沈大小姐,这儿可没监控,你说我用脚绊了你,可要讲证据。”宋恒顿了一下,更加好笑的看她,“更何况,就算我真的做了,那又如何。”


    沈知夏猛地抬头,是,宋恒本就是来找麻烦的,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


    “不过沈大小姐也不用紧张,本少爷今天心情好,只要你能哄得我开心,这些酒,我替你赔。”宋恒似笑非笑,“要么,你来吻我,要么……”他突然跨开步子,羞辱性的指了指自己胯下,“从我这儿钻过去,你选哪个?”


    沈知夏不可置信的看他,浑身都在发着抖,刚要说些什么,宋恒却又突然一口打断她,“等等,本少爷想了想,被一个才从牢里放出来的杀人犯吻,怎么想都觉得恶心。”


    他突然回头,看向包厢的某个角落,略带讨好似的道:“季太子爷,您说是不是啊。”


    “哈哈哈……”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而伴随着这阵如雷般的笑声,沈知夏身子开始猛烈的颤抖起来,她缓缓的抬头,在对上那一双眼眸时,整个人如置冰窖。


    季凉川!


    他也在这儿!


    在她被羞辱得体无完肤的时候,她追逐了整个青春年华的男人就高高在上的坐在不远处,微微冷笑,作壁上观。


    “怎么样,钻吧。”宋恒暗示性的拍了拍大腿,似笑非笑的催促着,“或者,沈大小姐有钱,愿意向沈家借钱?”


    “我早在三年前就和沈家断绝关系,我的一切行为都与沈家无关!”沈知夏想起当日季凉川在医院说要殃及沈家的话,立马激动道。


    宋恒挑了挑眉,没说什么,倒是包厢里的其他人纷纷开始起哄。


    “WOW!钻一个!钻一个!钻一个!”


    在场大多数人都追求过沈知夏,又无一例外的都被拒绝,现在能看到他们曾经的女神如此落魄,更能将她狠狠羞辱一番,可谓是再兴奋不过。


    一时间,整个包厢都起哄十足,每一字,每一句,每一道欢呼,都如一把利刃,生生刺透了沈知夏的耳膜。


    沈知夏定定的看着季凉川,指甲生生的陷进手心,下一秒,才缓缓的跪下身来。


    这些酒值多少钱她清楚,而她更清楚,这些钱,她赔不起。


    而这些公子哥的游戏,她更玩不起。


    如果这样,就能让这群人放过她的话,那她俯低姿态,又有何不可?


    更何况,这又能算得了什么?没有人能够比她清楚,在监狱的那三年,她究竟过的是怎样的日子。


    沈知夏低着头,故而没看到,在她俯下身子的那一刻,季如川摇晃酒杯的动作倏而顿了一下,他青筋微暴,放下酒杯就欲起身。


    可就在那一刹那,包厢的门突然被推开,走进来一个身长如玉的俊朗男人。


未完!待续……

后面尺度过大,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太阳书书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