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嘴专访】李俊松 | 全球煤炭供需关系专题研究: 未来2-3年产出消费皆有增长,供需依然紧平衡

陆家嘴大宗商品论坛2019-07-10 06:19:17

编辑 | 陆家嘴大宗商品论坛,转载请注明出处






嘉宾介绍:


    李俊松,中泰证券研究所煤炭首席,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管理学硕士。曾任中信建投证券煤炭行业首席。2018年3月加入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2015-2017年新财富最佳分析师煤炭行业第2名。


投资要点:

亚太地区主导全球煤炭产出与消费。(1)全球煤炭资源储量主要集中在亚太地区、欧洲及欧亚大陆、北美地区,煤炭产出消费活动也主要集中在上述地区,其中70%发生在亚太地区;(2)国际动力煤出口主要看印尼、澳大利亚和俄罗斯等,合计占比80%;(3)国际炼焦煤出口主要看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和俄罗斯等,其中澳洲一家独大;(4)中国、欧盟、印度和日韩台是全球煤炭最主要进口国(或地区)。

国际煤价走低时,煤炭巨头资本开支普遍下滑严重。通过分析表明,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美国、俄罗斯等国家煤炭龙头企业资本开支高峰普遍集中在2011-2012年,而后随着煤价一路下跌而下滑严重,考虑投产周期,未来2-3年主产国煤炭较难实现大幅增长。我们认为,以澳大利亚、印尼、俄罗斯、南非、加拿大等为代表的主要煤炭出口国未来2-3年产量将实现年均1.0%-3.0%的小幅度增长。

印度煤炭进口将减弱,发达国家淘汰核能利好煤炭,亚洲新兴经济体煤电需求旺盛。(1)印度:随着资本开支大幅投入,印度本土煤炭产量预计可持续增长,或超过消费量的增速,动力煤进口预计继续收缩,但炼焦煤进口仍然保持一定的增长;(2)欧盟:德国等国家“去核”行动,可能使得高性价比的煤炭迎来复兴机会,预计该地区煤炭产量将略有小幅增长,煤炭进口需求小幅上升;(3)日本:“福岛”事件后核反应堆重启进展很慢,国内电厂迫切需要寻找替代能源,一些燃煤电厂已纳入规划建设之中,预计未来煤炭进口稳中有升;(4)韩国:受益于核反应堆关闭以及新燃煤机组投产,预计未来动力煤进口能保持一定增速;(5)以越南、菲律宾等为代表的东南亚国家煤电建设如火如荼,未来该地区煤炭缺口或将加剧。

中国煤炭进出口:2018年预计进口2.5-3.0亿吨。中国动力煤(包括褐煤)进口主要来自印尼、澳大利亚和俄罗斯,炼焦煤主要来自澳大利亚和蒙古,近两年蒙古和俄罗斯到华煤炭量增长较为明显。由于前期固定资产投资有限,我们预计2018年国内煤炭产量增速约为2%-3%,而下游需求预计可以保持2%-3%的增长,煤炭供需关系依然偏紧,对海外进口煤的需求仍然较为旺盛,预计2018年煤炭进口量2.5-3.0亿吨。

全球煤炭供需总结:未来2-3年供需格局依然紧平衡。根据我们的供需平衡表测算,2018-2020年全球煤炭产出预计增长1.9%、2.2%、2.2%,消费量预计增长1.6%、1.7%、1.7%,同期库存将分别变动-6100、-2100、+2200万吨,供需格局依然紧平衡,国际煤价有望高位震荡。

风险提示:(1)全球经济增速不及预期风险;(2)各国对发展核能的政策不确定性;(3)新能源持续替代风险;(4)中国行政性去产能的不确定。

国际煤炭供需格局概况

亚太地区主导全球煤炭产出与消费

  • 煤炭资源主要分布在北美洲、欧洲及欧亚大陆、亚太地区。煤炭是一种储量丰富且经济低廉的能源,在全球工业化过程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根据BP能源统计,2016年底全球煤炭探明储量为1.14万亿吨,储产比达153年,资源主要分布在北美洲、欧洲及欧亚大陆、亚太地区等三个地区,占比分别为22.8%、28.3%和46.5%,合计占比高达97.6%。

  • 美国、中国、俄罗斯等煤炭资源储量居前。按国家来划分,美国、中国、俄罗斯、澳大利亚、印度等国煤炭资源最为丰富,储量占比分别为22.1%、21.4%、14.1%、12.7%和8.3%,前五名合计占比高达78.6%。

  • 2016年亚太地区煤炭消费占全球73.8%。煤炭消费主要集中在资源比较丰富的地区,2016年亚太地区、欧洲及欧亚大陆、北美地区消费占比分别为73.8%、12.1%、10.4%,上述三个地区消费占比高达96.3%。分国别来看,中国消费量约占全球一半,其次为印度、美国、日本、南非、俄罗斯、韩国等,后者占比分别为11.0%、9.6%、3.2%、2.3%、2.3%、2.2%。

  • 亚太地区一次能源依然高度依赖煤炭。从煤炭占各地区一次能源消费比重的变化情况来看,发达经济体占主导的北美洲、欧洲由于大力倡导发展天然气、可再生能源等煤炭的替代能源导致上述地区煤炭消费占比呈现不断下滑的态势,从1965年的21.6%、50.0%分别下滑至2016年的13.9%、15.7%。以中国、印度等为首的亚太地区依然高度依赖煤炭资源,2016年该地区煤炭消费占比达49.4%,与1965年54.1%的水平相差不大,煤炭仍然是最为重要的一次能源。

  • 2016年亚太地区煤炭产量占全球69.7%。从总产量来看,2016年全球煤炭总产量74.6亿吨,同比下降6.29%,自2014年以来连续三年下滑,2013年全球产量82.75亿吨,为历史峰值。其中,2016年亚太地区、欧洲及欧亚大陆、北美地区煤炭产量所占比重分别为69.7%、15.6%和9.8%,可以说亚太地区主导了全球煤炭产出与消费。

  • 中、印、美位居全球煤炭生产前三位。中国稳居全球煤炭产出第一大国,2016年受276工作日制度影响,产量仅为34.1亿吨(-9.0%),占全球比重45.7%,较上年度下降1.3pct;随着煤炭自供能力的增强,印度近些年煤炭产量稳步增加,2016年产量达到6.92亿吨(+2.7%),全球占比9.3%,较上年度提升0.8pct,首次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二大产煤国;受页岩气革命等影响,美国近些年煤炭产量下滑明显,2016年仅为6.61亿吨(-18.8%),全球占比8.9%,较上年度下滑1.4pct。2016年产量超过亿吨的产煤国,还包括澳大利亚(4.93亿吨,占比6.6%),印度尼西亚(4.34亿吨,占比5.8%),俄罗斯(3.85亿吨,占比5.2%),南非(2.51亿吨,占比3.4%),德国(1.76亿吨,占比2.4%),波兰(1.31亿吨,占比1.8%),哈萨克斯坦(1.02亿吨,占比1.4%)。



全球煤炭进口看亚洲和欧洲,出口看澳洲印尼俄罗斯

  • 2016年全球煤炭贸易量13.8亿吨,占总产量约18.5%。全球煤炭资源分布与消费的区域差异性驱动了国际间的贸易流通,以中国、印度、日本和韩国等为代表的亚太地区,以及以德国为首的欧盟地区是全球主要的进口区域,澳大利亚、印尼、俄罗斯、南非、美国等是全球主要的煤炭出口国。根据澳大利亚工业、创新和科学部统计,2016年全球炼焦煤贸易总量约3.1亿吨,动力煤10.7亿吨,合计约13.8亿吨,占全球总产量比重为18.5%。

  • 亚洲和欧洲影响着全球煤炭进口需求。如前文所述,煤炭进口主要集中在亚洲和欧洲,中国、欧盟、印度、日本、韩国和中国台北2016年进口量分别为2.56亿吨、2.03亿吨、2.13亿吨、1.89亿吨、1.35亿吨和0.59亿吨,合计进口10.6亿吨,约占主要进口国总量的87%。中国、印度两大新兴经济体对煤炭需求较大,各自占比都约20%,欧盟作为传统净进口地区,煤炭进口约占20%,日本、韩国、台湾等地区需求相对稳定,占比合计在30%。

  • 动力煤和炼焦煤进口皆主要看中国、欧盟、印度和日韩。中国、欧盟、印度、日本和韩国等是主要的动力煤进口国,2016进口量分别为1.96、1.63、1.66、1.38、1.0亿吨,占主要动力煤进口国总量的20%、17%、17%、14%和10%。动力煤进口大国依然是炼焦煤进口大国,上述五个国家(地区)2016年炼焦煤进口量分别为0.59、0.40、0.48、0.51、0.35亿吨,占全球炼焦煤贸易总量19%、13%、15%、16%和11%。

  • 动力煤出口主要看印尼、澳大利亚、俄罗斯、南非和哥伦比亚等,焦煤出口主要看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和俄罗斯等。印尼、澳大利亚、俄罗斯、哥伦比亚和南非等是主要的动力煤出口国,2016年出口量分别为3.69、2.02、1.44、0.82、0.75亿吨,占全球比重分别为41%、23%、16%、9%、8%。炼焦煤方面,澳大利亚一家独大,其2016年出口量为1.89亿吨,占全球炼焦煤贸易总量比重约60%,其他主要焦煤出口国包括美国0.34亿吨(11%)、加拿大0.28亿吨(9%)、俄罗斯0.22亿吨(7%)等。


国际供给:前期资本开支下滑制约未来产量增量

澳大利亚:2016、2017连续两年产量增速为负

  • 全球最大的炼焦煤出口国和第二大动力煤出口国。澳大利亚煤炭资源储量丰富(全球第4位),所产煤具有高发热量、低硫、低灰等优势,同时埋藏较浅,开采条件较好,露天矿的开采极限在120米,井工矿的平均深度在150-500米。得益于上述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以及铁路、港口较为发达,澳大利亚煤炭深受国际买家欢迎,是全球最大的炼焦煤出口国和第二大动力煤出口国,2016年出口炼焦煤1.89亿吨,动力煤2.02亿吨,合计约3.91亿吨,占全球总贸易量的28.3%。

  • 2016、2017连续两年产量增速为负。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受产能投放有限以及飓风“黛比”影响,煤炭产量约4.8亿吨,同比下滑约2%,继2016年下滑2.5%之后,连续第二年出现下滑,其中炼焦煤出口下滑1700万吨至1.72亿吨,动力煤出口同比基本持平为2亿吨。

  • 澳大利亚的煤炭生产高度依赖出口。其中,炼焦煤约98%选择出口,主要出口到印度、日本、中国、韩国、台湾和荷兰等;动力煤约80%选择出口,主要出口到日本、中国、韩国、台湾、马来西亚和印度等。

  • 国际煤价持续走低,大型煤炭企业纷纷降低资本开支。从2011年至2016上半年,国际煤价几乎一路走低,纽卡斯尔NEWC动力煤现货价从2011年136.3美元/吨的高位下跌到2015年末的50.5美元/吨,跌幅高达63%,低迷的煤价使得澳洲大型煤企纷纷降低资本开支,以求渡过大宗商品的寒冬。必和必拓、嘉能可、英美资源集团、力拓等大型跨国综合性能源公司,煤炭开采业务都以澳洲作为大本营,它们的煤炭资本开支高峰基本在2012年前后,而后下滑严重,2016、2017年降至低点,2017年上述4家企业煤炭资本开支分别为2.46、6.44、5.68、0.84亿美元,分别是2012年的7%、17%、44%和5%。

  • 资本开支的投入不足,导致煤炭巨头产量呈现整体下滑。2017年必和必拓、嘉能可、英美资源集团、力拓煤炭产量分别为6949、12060、8182、2366万吨,同比下滑10%、3%、14%和18%,这是继2016年之后连续第二年下滑。由于产能释放滞后期的存在,我们认为以这些煤炭巨头为代表的澳洲煤炭企业在未来2-3年较难实现产量增长。

印度尼西亚:本国能源需求增长强劲,对外出口增量有限

  • 全球最大动力煤出口国。印度尼西亚成煤时期比较晚,所产煤几乎都是年轻煤,其中以褐煤和次烟煤为主,合计占比85%左右。另外,印尼的煤炭资源埋藏浅,离地表一般只有几米至几十米不等,开采成本较低,出口煤矿距离海岸线较近,具有铁路运距近以及水运便捷的优势,印尼煤炭出口到亚洲各国具有很大的优势,是全球最大动力煤出口国。

  • 印尼煤炭高度依赖出口。2016年印尼动力煤出口量3.69亿吨,占动力煤主要出口国总量的41%,占国内总产量4.34亿吨的85%。得益于国际煤炭行情回暖,印尼2017年煤炭产量4.77亿吨,同比增长4.6%,相较2016年下滑6%,产量有所回升,其中动力煤出口量3.9亿吨,同比增长5.4%。

  • 近两年印尼主要煤炭企业产量有增有减。印尼国内煤炭巨头包括Bumi(布米资源公司)、Adaro(阿达罗能源)、Banpu(班普)、Kideco(基泰扩加瓦阿贡)和Bukit Asam(普吉亚森煤炭公司)等,2016年产量分别为8680(同比+8%)、5250(+1.9%)、2560(-10.2%)、3210(-17.7%)、1962(+1.8%)万吨,合计2.2亿吨,约占印尼总产量的50%。2017年Adaro、Banpu、Bukit Asam产量分别为5180、2210、2423万吨,同比为-1.3%、-13.7%和23.5%。

  • 大部分煤炭巨头资本开支下滑显著。由于2011-2016上半年国际煤价持续下行,我们可以看到Adaro、Banpu、Kideco等煤企资本开支持续下滑,2016年三者资本开支分别为1.46、0.2、0.026亿美元,分别占2011年的22%、42%和5%。但我们也看到少数以Bukit  Asam为代表的煤企资本开支持续上升,这也推动了该公司近年来产量持续上升。

  • 印尼煤炭产量上升与其国内需求增长有一定关系。近十年来印尼煤炭产量增加明显,也是与其国内经济快速发展导致对能源消费的增加有关,煤炭作为最为经济实惠的一次能源,可以看到其消费占比在印尼一次能源中呈现上升的势头。最近三年印尼GDP平均增速在5%左右,发电量平均增速也接近5%,根据IMF预测,印尼未来3-5年GDP增速仍可以达到5.5%的水平,对电力的需求依然旺盛。

  • 印尼对燃煤电厂的建设需求较强。2015年底,印尼电力总装机容量为51.3GW,其中燃煤电站占到已装机容量的51%,作为世界第四大人口大国(2016年超过2.6亿人),人均装机容量仅约0.2千瓦,比印度人均0.24千瓦还低,大概只有中国人均的16%水平。目前,印尼已经投产了28.6GW的燃煤发电机组,处于开工前期和在建的燃煤发电机组装机容量分别约为25.9GW、12GW,二者合计是目前在产装机容量的1.3倍,燃煤电厂发展空间较大。

  • 另一方面,作为2017-2026年能源计划的一部分,负责电力项目的审批、建设、持有和运营维护的PLN(印尼国有电力公司)呼吁通过保证25年的电力购买协议由独立发电商供应24GW的燃煤电力,虽然据机构测算该需求预测可能被高估,但也体现了印尼对燃煤发电的迫切需求。

  • 未来煤炭对外出口增量有限。印尼政府曾表示,希望从2019年开始将煤炭出口量控制在4亿吨以内,以保障印尼未来的能源安全。我们预计未来2-3年印尼煤炭产量仍有小幅增长,但考虑国内本身较强的电力增长需求,我们认为其煤炭出口增速也有限。

美国:与煤炭产业渐行渐远

  • 2017年产量和出口量有所回升。美国是传统的煤炭生产大国,产量一直位居全球第二位(2016年位居第三),2017年煤炭产量7.15亿吨(EIA数据),同比增长8.2%,得益于亚洲和欧洲煤炭行情复苏,美国煤炭出口增幅较快,其中炼焦煤出口量接近4600万吨,同比增加约1200万吨(或增长35%),动力煤出口约3400万吨,同比增加约1600万吨(或增长89%),新增出口量占新增产量一半以上,2017年合计出口约8000万吨,占总产量11.2%。

  • 煤炭巨头资本开支大幅下滑。全美第一、二大煤炭公司博地能源公司(Peabody Energy)和阿奇煤炭公司(Arch Coal)2017年煤炭产量分别为1.88和0.97亿吨,同比分别增长7.2%和3.7%,合计产量约2.9亿吨,占美国总产量的40%。从二者近些年资本开支情况来看,资本开支高峰在2011-2012年,而后持续下滑,2017年二者资本开支分别为1.99、0.59亿美元,分别仅占二者2011年水平的24%和10%。

  • 美国煤炭产业大势已去。2017年美国煤炭产量实现恢复性增长,但我们认为在2018-2019年较难再实现增长。2015-2016年,大批美国大型煤炭企业已经到了负债累累的窘境,纷纷申请破产保护,包括博地能源公司、阿奇煤炭公司、阿尔法自然资源公司(Alpha Natural Resources,美国第三大煤企)、国际煤炭生产商沃尔特能源(Walter Energy)、爱国者煤炭公司(Patriot Coal)等,虽然2016至2017年国际价格大幅上升,煤企的资金压力有所缓解,但想获得融资以谋得扩大生产的能力依然受到质疑,毕竟煤炭产业在美国已经渐行渐远。

  • 煤电产能持续下滑。自2010年以来美国陆续退役共计74GW的燃煤电厂,2017年剩余煤电在产产能279GW。虽然特朗普政府支持煤炭产业发展,但美国煤电产能仍持续下滑,截至2017年底,已有266家煤电厂的机组退役或承诺退役,剩余仅264座燃煤电厂。

  • 预计未来2年美国煤炭产量年均下滑2%。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预测,未来几年美国天然气产量仍将继续放量创新高,2018、2019年天然气产量将分别增加7%、3.2%,同时原油产量将分别增加10%与4.9%,而同属化石能源的煤炭产量预计将分别下降2%、2%。

俄罗斯:东部煤炭资源开发将使得产量小幅增长

  • 2017年煤炭产量和出口量有所增长。俄罗斯是全球第6大产煤国,也是全球第三大煤炭出口国,2017年煤炭产量4.08亿吨,同比增加约2300万吨(或6%),出口总量达1.85亿吨,同比增加约2050万吨(或12.3%),出口量占国内产量45%左右。

  • 出口以动力煤为主。俄罗斯煤矿资源储量丰富(仅次于美国和中国),煤炭品种也比较齐全,约73%煤炭开采都是露天开采,低成本优势明显。2016年俄罗斯动力煤出口1.44亿吨,焦煤出口2200万吨,动力煤占出口总量87%,2017年预计两种类型的煤炭出口量都有增加。

  • SUEK和Mechel资本开支下滑明显。俄罗斯煤炭巨头SUEK(西伯利亚煤炭能源公司)和Mechel(米切尔公司)2016年煤炭产量分别是1.05、0.23亿吨,合计产量占俄罗斯总产量33%。可以看到,两家公司资本开支高峰在2011-2012区间,其后逐渐下滑,2016年两者资本开支(米切尔以整个公司口径)分别为4.92、1.94亿美元,分别占2011年的54%和11%。

  • 预计未来2-3年俄罗斯煤炭产量和出口量仍能保持小幅度的增长。俄罗斯是欧盟地区煤炭主要进口来源地,但随着以英国等为代表的该地区煤炭消费的萎缩,俄罗斯生产企业希望开发更多本国东部地区的煤炭资源,向印度和东南亚等地供应煤炭,一些煤炭项目已经在开发中,比如第二大煤炭公司米切尔的Elga(埃尔加)等焦煤项目。埃尔加项目初期规划产能1170万吨,随着生产能力增加,该项目预计2018年产量同比增加110万吨至530万吨,整体上新增产量较为有限。我们预计2018-2019年俄罗斯煤炭企业产量和出口仍能保持小幅度的增长。

其他主产国:南非、哥伦比亚、蒙古预计产出较为稳定,加拿大产出略有增加 

  • 南非煤炭具有一定品质优势。南非是传统的煤炭产销大国,是世界第7大煤炭生产国,第5大动力煤出口国,该国的煤种主要是中变质烟煤,一般灰分大于25%,硫分0.8%-1.5%,具有高灰、低硫、低挥发分的特点。

  • 南非煤炭产量稳定为2.5亿吨左右。近十来年南非煤炭产出比较稳定,大概都在2.5亿吨的水平。南非对外出口的煤炭品种主要是动力煤,2011-2016年动力煤出口量稳定约7500万吨,占其国内产量比例约30%。得益于印度和韩国等需求表现强劲,以及煤炭品质具有一定优势,根据南非海关发布的数据,2017年南非出口煤炭8068.7万吨,同比增加约500多万吨。

  • 南非煤矿业投资较为欠缺。根据澳大利亚工业、创新和科学部观点,国际煤炭企业不乐意投资南非煤矿开采业,一方面因为该国劳务罢工现象较多,另一方面交通运输仍然是一个比较头疼的问题。南非煤炭产量预计将保持较为稳定。

  • 哥伦比亚煤炭高度依赖出口。哥伦比亚煤炭产量位居全球第11位,生产量较为稳定,2011-2016年产量在8500-9000万吨,哥国煤炭出口业务比较强劲,是世界第4大动力煤出口国,近些年均出口量约8000万吨,占其国内产量约90%。2017年1-11月,哥伦比亚煤炭出口9050万吨,同比增加1536万吨,或20.4%。

  • 未来出口业务较难持续性增长。由于地理位置因素,哥国煤炭出口主要供应欧美,与亚洲的距离仍然是该国煤炭出口所面临的一个非常重要问题。随着欧美地区需求的减少,出口业务预计很难见到持续性的增长。

  • 2016、17两年蒙古产量和出口量增长迅猛。蒙古拥有丰富的优质冶金煤储量,与我国接壤,路上交通便捷。由于近两年供给侧改革下我国煤炭产量收缩明显,导致蒙古煤炭产量和到中国的出口量增长迅猛,根据蒙古国家统计办的统计,2016、2017的产量分别为3542.2、4710万吨,同比分别增加46.7%和32.7%,出口量分别为2581、3340万吨,同比分别增加78.3%、29.4%。蒙古出口的煤炭品种主要是冶金焦煤,基本运往中国,中国从蒙古进口的焦煤占冶金煤进口总量的35%以上。

  • 资本开支下滑明显,现有产能基础上煤炭产量较难增长。蒙古在2011年前后煤炭资本开支达到顶峰,随后下滑较为明显,以蒙古矿业公司(MMC)为例,该公司2017年煤炭产量约占蒙古国18%,2016年资本开支仅为27.6万美元,仅为2011年水平的0.09%。虽然2017年资本开支大幅回升至1921万美元,但远不及高峰时期的水平。

  • 从另一方面来验证,蒙古矿产资源和石油局2016年度报告显示,蒙古2014-2016年煤炭业投资下滑明显,虽然2017-2020年计划逐渐增加投资,但考虑到投产周期的因素,我们预计未来2-3年内,蒙古煤矿的现有产能的基础上较难实现产量增长。

  • 加拿大煤炭产量持续下滑。加拿大煤炭产量近些年呈现下滑的趋势,2016年煤炭产量6030万吨,同比下滑1.5%,是继2014、15年之后连续第三年下滑。加国主要出口炼焦煤,2016年出口量2800万吨,占国内总量的46.4%。根据加拿大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7年1-10月加拿大煤炭产量4990万吨,同比下降0.9%,其中煤炭出口2357.3万吨,同比下降4.3%。

  • 2018-2019年加拿大煤炭出口预计略有增加。主要考虑Conuma煤炭公司的Wolverine 和Willow Creek煤矿已经恢复生产,Cline矿业280万吨/年的唐金项目继续增加产量,以及Jameson Resources200万吨/年的皇冠山项目(Crown Mountain)开始生产。


国际需求:去化核能利好煤炭,亚洲新兴经济体煤电需求旺盛

印度:自产煤炭体量壮大,焦煤与动力煤进口需求将有所背离

  • 印度煤炭储量高,但存在热值低与灰分高缺点。印度煤炭资源储量非常丰富,根据BP能源统计(2017年版本),其煤炭资源储量948亿吨,高居世界第5位,占全球的8.3%。受制于煤质普遍不高(发热值低于4200大卡且灰分高于34%以上的产量占比高达70%以上),以及基础设施落后及土地征批困难等因素,印度煤炭的供给一直满足不了较快增长的需求,进口依赖度一直较高。

  • 印度煤炭公司(CIL)产量占比高达80%以上。为了改变煤炭工业的落后状态,在上世纪70年代,印度基本实现了煤炭工业的国有化,主要的国有企业包括:印度煤炭公司(CIL)、辛格南尼公司(SCCL)、内韦利褐煤公司(NLC)。印度煤炭公司Coal India(CIL)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煤炭公司,2017年产量5.6亿吨,超出第二名中国神华集团约1.2亿吨,其在印度也是享有巨无霸地位,产量占比高达80%以上(第二名辛格南尼产量占比约8%)。

  • 资本开支增加,印度煤炭产能逐渐释放。为了提升煤炭自给率,近年来印度煤炭公司(CIL)不断加大煤炭资源的开发力度,资本开支投入逐年升高,2013-2014、2014-2015、2015-2016、2016-2017财年(4月至来年3月)CIL资本开支分别为433、517、612、770亿卢比,同比增长48%、19%、18%、26%,整个印度的煤炭产量2015-2017年分别为6.39、6.92、7.12亿吨,同比分别增长4.4%、8.2%和2.9%。

  • 近三年印度进口煤量呈现下滑。近些年,印度自产煤产量的增速超过了需求增长的速度,导致部分进口煤被替代,自2015年开始,印度进口煤量连续三年下滑,2015年、2016年、2017年1至11月,印度共进口煤炭2.2/2.1/1.8亿吨,分别下滑5.4%、3.8%、6.2%(尤其体现在动力煤)。

  • 能源依赖煤炭,预计未来年均消费依然正增长。根据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8-2020年印度GDP增速分别为7.4%、7.8%和7.9%。印度作为经济发展增速较快的发展中大国,对能源消费的诉求比较强,其中煤炭是最主要的一次能源(2016年占比为57%)。虽然印度政府决心要增加可再生能源的产出,但是电力需求的增长速度明显要快于可再生能源的建设速度。印度准备开工和在建的燃煤电厂项目容量131GW,相对于在产的火电机组容量新增61%。考虑到印度对煤炭消费的依赖,我们预计未来三年印度煤炭消费量年均增速依然为正。

  • 印度钢铁产业发展迅猛。2010年以来,印度粗钢产量每年呈现正增长,年均增速达到5%,其中2017年粗钢产量1.01亿吨,同比增长6.2%。2016年印度人均粗钢消费量0.07吨,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31%和中国的14%,发展潜力仍然较大。伴随着经济的增长,印度政府将大力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根据印度钢铁协会预测,预计到2031年,该国的钢铁产量将增加至2.4亿吨,年均复合增速6.4%。

  • 自供煤炭产量上升,预计焦煤与动力煤进口需求将有所背离。考虑到印度煤炭公司(CIL)前期资本开支的投入,我们预计未来三年印度自供煤炭的产量年均增速可达3.5%以上,其中由于粗钢产量持续增长但优质焦煤品种缺乏,我们预计炼焦煤进口量每年将有一定的增长,但动力煤进口量预计持续下滑,总体未来2-3年印度煤炭进口量持续下滑。

欧盟:燃煤电厂淘汰和新建并行,“去核”背景下煤炭或有所复兴

  • 2012至2016年,欧盟煤炭产量逐年下滑。2012年,欧盟28国褐煤产量4.33亿吨,硬煤产量1.28亿吨,进口量2.11亿吨;2016年,欧盟28国褐煤产量3.71亿吨,硬煤产量0.87亿吨,进口量合计1.67亿吨。四年间,煤炭产量年均下滑5%,进口量年均下滑5.7%。

  • 2017年欧盟煤炭市场有所复苏。进入2017年,恶劣的天气和可再生能源偏低发电量,导致动力煤的产销量有所增加,粗钢产量的增加也带动了冶金煤消耗的增加。根据欧洲煤炭协会(EURACOAL.EU)统计,2017上半年,欧盟28国煤炭产量达到2.3亿吨,同比增长了6.2%,其中褐煤产量1.9亿吨,同比增长9.2%,硬煤产量0.41亿吨,同比下降6.0%,硬煤进口量0.85亿吨,同比增长9.4%。

  • 德国、波兰、捷克等是欧盟地区煤炭主产国。从数据来看,欧盟主要的褐煤生产国德国、波兰、捷克、希腊、保加利亚等,2017上半年产量分别为8650万吨(+3.2%)、3070万吨(+8.5%)、1930万吨(+3.8%)、1830万吨(+30.7%)和1670万吨(+40.3%),占比分别为45%、16%、10%、10%和9%;主要的硬煤(包括烟煤和无烟煤)生产国主要有波兰、捷克、德国等,2017上半年产量分别为3280万吨(-4.4%)、270万吨(-25%)、220万吨(-15.4%),占比分别为80%、7%和5%。

  • 德国、波兰、捷克等是欧盟地区煤炭主要消费国。根据BP能源统计,欧盟28国主要的煤炭消费国分别是德国、波兰、捷克、英国和意大利等,其2016年占欧盟总消费量比重分别为32%、21%、7%、5%和5%。

  • 元区经济发展势头向好。曾经被债务危机笼罩的欧元区,在经历了较强的经济刺激计划之后,正迎来向好的经济前景,2017年欧元区实际GDP增速达到2.5%,创下了十多年来最好的增速。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未来3-5年欧盟地区GDP增速仍能维持在1.7%-2%区间的水平。2016下半年以来,欧盟主要的煤炭消费国制造业PMI指数呈现持续抬升的势头。截至2018年2月,仍处于高位扩张区间,其中德国、波兰、捷克、英国、意大利分别为60.6%、53.7%、58.8%、55.2%和56.8%。

  • 2017年欧盟粗钢产量增速开始转正。2017年欧盟累计粗钢产量1.69亿吨,同比增长4.1%,2018年延续增长势头,其中1月份粗钢产量1439万吨,同比增长1.4%。良好的经济势头将刺激对钢材的需求。

  • 在欧洲大陆上,燃煤电厂的淘汰和新建并行。欧盟以英国、意大利、法国和荷兰等为代表的约10个国家,逐渐停止或承诺淘汰燃煤发电,英国计划在2025年之前淘汰剩余的15.5GW燃煤发电量,荷兰计划到2030淘汰5.86GW的燃煤电厂。但以德国、波兰、捷克等为代表的欧盟地区煤炭消费主力国继续开发建设新燃煤电厂。

  • 德国去化核能,煤炭消费或迎来转机。欧盟第一大煤炭消费国德国,迫于社会舆论压力以及向可再生能源战略转型,在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泄露事件发生后,同年5月宣布将于2022年关闭国内所有的核电站,可以看到近年来德国的核能发电呈现明显的下滑,从2010年1329.7亿度降至2017年的721.6亿度,年均降速8.4%。虽然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的崛起,一定程度上填补了核电的下滑,但由于这些可再生能源发电的不稳定性,需要配置灵活方便的发电机组进行调节,火电的优势就突显出来,德国目前拥有50GW在产和3.1GW开工在建燃煤机组。

  • 波兰的煤电产量较为稳定。欧盟第二大煤炭消费国波兰,国内煤炭资源丰富,超过80%的电力都由煤炭提供,火电产量一直比较稳定,2017年燃料能源(主要是煤炭)发电产量1379.3亿千瓦时,同比增加0.5%,占供发电量的88%。

  • 能源安全背景下,煤炭消费或有所复兴。展望未来,如果欧洲政府普遍更加重视能源安全问题,缩减核电生产规模,高性价比的煤炭可能在未来能源消费结构中占据重要的一席之地,煤炭消费复兴值得期待。

  • 预计欧盟地区未来2-3年进口需求略有增长。结合IMF对欧盟地区GDP的预测,我们预计未来3年欧盟地区,煤炭表观消费量保持1.5%的速度增长。根据欧洲煤炭协会预测,波兰将在2018年开工建设两座新矿,一个是位于西南地区的Nowa Rude煤矿(年产焦煤150万吨),另一个是位于卢布林地区的Sawin煤矿(年产动力煤300万吨),整体新建规模偏小,我们预计未来2-3年产量每年按照1%的速度上升,则需要的进口量每年上升约500万吨,尤其优质焦煤的需求更为突出。

日本:能源安全背景下,煤炭进口或稳中略升

  • 福岛事件对日本的能源结构带来较大影响。2011年福岛核危机对日本的能源结构带来了深远影响,一次能源中核能占比大幅下滑,从2010年的13.2%将至2016年的0.9%,其份额被煤炭等化石能源以及可再生能源所替代,煤炭在一次能源中的消费比重从2010年的24.7%提升到近年来稳定的27%左右。

  • 2017年煤炭进口量增长约2%。日本自2002年关闭国内最后一处太平洋煤矿以来,煤炭一直依赖从海外进口。从2011年以来,日本煤炭进口量呈现稳中略升的状态,2017年日本煤炭进口总量1.93亿吨,同比增长约2%,其中动力煤进口1.14亿吨,同比增长4%,占进口总量的59%,焦煤进口7198.1万吨,同比下滑3%,占进口总量的37%。

  • 日本燃煤发电占比有所提升,在建燃煤电厂新增比例约43.3%。从国际能源署公布的数据来看,日本国内供电量最近5年基本维持在略超1万亿度,其中煤炭的发电量占比从2010年的27%提升至2016年的34%。福岛事件之后,日本把能源安全问题摆在了首要位置,重启核反应堆的新核电标准评估进展很慢,这导致一些地区的电厂迫切需要寻找替代能源,作为最经济和稳定的发电方式,燃煤发电被一些电厂纳入了规划建设之中。据日本经济产业省的2015年报告,日本在建燃煤电厂合计17.75GW,新增比例约43.3%,其中低排放高效率的超超临界机组装机量为15GW,占绝大多数,作为超超临界洁净煤技术的全球领先者,日本一直通过大力研发改进该技术,使得各项排放指标降至非常低水平。

  • 日本的粗钢产量较为稳定。近三年粗钢产量都约1.05亿吨,其中对焦煤进口量影响较大的转炉粗钢产量约8000万吨,呈现较为平稳的态势。

  • 煤炭进口或稳中略升。自2016年以来,日本国内经济出现缓慢复苏态势,2016、2017实现GDP增速分别为0.99%和1.6%。根据世界银行预测,2018-2020年日本GDP增速有望分别达到1.3%、0.8%和0.5%,实现温和正增长。能源消费伴随经济增速的变化而变化,叠加重启核能进展很慢,我们预计未来2-3年日本的煤炭进口较为平稳或略有上升。

韩国:动力煤进口量或稳中有升

  • 韩国煤炭进口量位居世界第四位。煤炭是韩国仅次于石油第二重要的一次能源,近7、8年以来,煤炭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都在30%左右,但韩国资源比较缺乏,煤炭主要依赖进口,2014-2016三年,动力煤年均进口约1亿吨,炼焦煤约3500万吨,进口总量仅次于中国、印度、欧盟和日本,位居世界第四位。

  • 2017年煤炭进口量大增。根据韩国海关数据,2017年韩国进口煤炭总量1.48亿吨,同比增加10.2%,主要是动力煤进口量大增所致。一方面,韩国汽车和船舶等制造业较为发达,钢铁需求较为稳定,进而对炼焦煤的需求较为稳定;另一方面,动力煤进口量大幅增长约20%,主要因为该国核反应堆的停运严重影响了能源供应,核能占韩国一次能源比重约13%,是化石能源以外最重要的能源,煤炭作为稳定的电力燃料,受益于核反应堆的关闭。

  • 韩国经济发展势头向好。2017年韩国GDP增速达3.1%,为近三年最高,其中建筑投资和设备投资增速处于较高水平,分别达7.5%和14.6%。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未来3-5年,韩国GDP增速能保持3%左右的水平发展,能源需求继续保持增长。

  • 燃煤电厂建设计划预计继续推进。虽然韩国政府曾在2016年7月表示,将在2025年关闭退出53座燃煤电厂中的10座,但能源部也计划到2020年建设20座新的燃煤电厂,2016、2017年韩国燃煤发电机组分别投产5GW和超过5GW,投产量仅次于中国和印度,同时能源部2017年12月计划将1.2GW唐津环保发电站改为燃气发电,剩余7.4GW燃煤电厂继续推进建设。

  • 动力煤需求预计仍将保持增长势头。新的燃煤机组发电能力或将持续超过退役或暂时关闭的产能,同时考虑韩国越发重视能源安全,“去核”行动逐渐落实,以及可再生能源体量仍然渺小(2016年水电以及可再生能源占韩国一次能源消费比重仅为1.7%)的因素,我们预计2018-2019年,韩国的动力煤需求仍将保持较为增长的势头。

东南亚等新兴经济体:燃煤电厂建设如火如荼

  • 东南亚等国家经济增长速度较快。以越南、马拉西亚、菲律宾、泰国、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等为代表的亚洲国家,经济增速呈现快速上升势头。根据IMF预测,未来3-5年内,越南GDP增速有望维持在6%以上,马来西亚5%左右,菲律宾接近7%,泰国3%以上。处于经济发展早期阶段的低收入国家通常需要较为廉价的能源以满足其快速增长的能源需要,煤炭无疑是首选品种。

  • 越南、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和菲律宾等国煤电建设如火如荼。根据越南政府对燃煤电厂的发展计划,已宣布的项目为12.1GW,前期开发项目15GW,核准项目8.8GW,在建项目10.6GW,越南将是燃煤发电新兴之地;孟加拉国也是煤电发展的热点国家,其前期开发装机容量接近18吉瓦,在建燃煤电厂装机容量4吉瓦以上;巴基斯坦2017年燃煤发电量激增,新建燃煤电厂投产2.3GW,而此前10年间仅建造了40MW,巴基斯坦还有9.2吉瓦规划中和3.2吉瓦的在建燃煤电厂;菲律宾也有许多正在开发的燃煤电厂项目,其中包括7.6GW的前期开发和4.6GW在建的燃煤电厂机组。


  • 越南等国煤炭消费增速较快。通过BP能源统计,我们可以看到2007-2016十年间,越南的煤炭消费量年均增速达到13.8%,菲律宾为9.6%,马来西亚为8.4%,泰国为2.4%,除了越南煤炭产量增速基本匹配消费量之外,其他国家基本依赖进口以解决日益增长的煤炭需求。

  • 东南亚未来煤炭缺口将加剧。同样来自BP能源的统计,2016年马来西亚缺口3980万吨原煤(备注:1吨油当量换算成2吨原煤),泰国缺口2680万吨原煤,菲律宾缺口2700万吨原煤、巴基斯坦缺口720万吨原煤,煤炭缺口相比2007年分别增加2210、890、1620、-40万吨。根据IEA(国际能源署)的预测,到2040年东南亚的煤炭需求将增长近2.5倍,考虑到这些国家煤炭产出没有什么增长,届时以上为代表的亚洲国家煤炭缺口将新增2.5亿吨左右的水平。


中国煤炭进出口:2018年预计进口2.5-3.0亿吨

  • 国内进口煤的补充作用更加明显。2016年起开始执行的供给侧改革,要用3-5年时间淘汰落后产能8亿吨,同时伴随对违法违规矿的大力打击以及严禁新增产能,煤炭供给出现大幅度下滑,2016年全国原煤产量33.6亿吨,同比大幅下滑9.4%,2017年在取消276工作日减量化生产的条件下产量仅增加3.2%。供应有限而下游需求仍有增长,煤炭行业供需格局持续紧张,进口煤的补充作用更加明显。2016年起国内煤炭进口呈现快速上涨的势头,2016年全国煤炭进口2.56亿吨,同比大涨25.2%,占国内产量7.6%,2017年延续增长势头,进口总量达到2.71亿吨,同比增加6.1%,占国内产量7.9%。与此同时,出口业务越发萎缩,2017年体量仅约800万吨,出口量降到可以忽略的水平。

  • 除无烟煤外,其他煤种进口量均上升。分煤种来看,2016-2017年,除无烟煤进口量有所下降外,其他煤种进口量都呈现明显上涨。2017年,褐煤进口量8260万吨,同比增加14.4%,动力煤7617万吨,同比增加5.6%,炼焦煤6935万吨,同比增加17.1%,无烟煤1341万吨,同比下降49.3%。

  • 炼焦煤进口。我国炼焦煤主要从澳大利亚、加拿大、蒙古、俄罗斯和美国等五国进口,2017年进口量分别为3038、425、2627、464、284万吨,同比+13%/-18%/+11%/+79%/+∞、占比分别为44%、6%、38%、7%和4%。其中,澳大利亚是稳定的第一大进口来源国,蒙古这两年对华出口增长迅猛,加拿大的市场份额在持续萎缩,2017年俄罗斯和美国的出口增长较为明显,但体量较小。

  • 无烟煤进口。我国无烟煤主要从澳大利亚、朝鲜、俄罗斯和越南等四国进口,2017年进口量分别为168、481、636、25万吨,同比+105%/-79%/+148%/-48%,占比分别为13%、37%、49%、2%。其中,由于执行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我国2017年从朝鲜进口的无烟煤量大幅下滑,2017年俄罗斯和澳大利亚的无烟煤到华量增长明显,但体量较小,越南由于自身需求的崛起无烟煤到华量近些年下滑明显。

  • 褐煤进口。我国褐煤主要从印尼、菲律宾、蒙古等国进口,2017年进口量分别为7362、555、41万吨,同比+14%/-22%/+406%,占比分别为92%、7%、1%。其中,印尼在我国褐煤进口市场中一家独大,常年占比在90%以上,2016年以来随着沿海地区煤炭缺口加大,从印尼进口的褐煤量增加比较明显。

  • 动力煤进口。我国动力煤主要从澳大利亚、印尼、俄罗斯和蒙古等国进口,2017年进口量分别为4729、1071、1359、338万吨,同比+10%/-36%/+10%/+1417%,占比分别为63%、14%、18%、4%。其中,澳大利亚在我国动力煤进口市场中所占份额较为稳定,大概60%,近三四年印尼市场份额下降较为明显,而俄罗斯增长较为明显。

  • 预计2018年煤炭进口量2.5-3.0亿吨。由于前期资本开支有限,我们预计2018年国内煤炭产量增速约为2%-3%,而下游需求我们也预计全年可以保持2%-3%的增长(详见2018年度策略报告),煤炭供需关系依然偏紧,对海外进口煤的需求仍然较为旺盛,我们预计2018年煤炭进口量2.5-3.0亿吨。

小结:未来2-3年全球煤炭供需格局依然紧平衡

根据以上的分析,我们预测全球主要产煤国2018-2020年煤炭产量增速分别如下:

  • 中国,2.5%、3%、3%

  • 印度,3.5%、4%、4%

  • 美国,-2%、-2%、-2%

  • 澳大利亚,1.5%、1.5%、1.5%

  • 印度尼西亚,2%、2%、2%

  • 俄罗斯,3%、3%、3%

  • 南非,1%、1%、1%

  • 哥伦比亚,0.5%、0.5%、0.5%

  • 加拿大,1.5%、1.5%、1.5%

  • 蒙古,1%、2%、3%

  • 欧盟地区,1%、1%、1%

  • 其他(包括哈萨克斯坦、土耳其、乌克兰、越南等产煤国),2%、2%、2%

  • 全球综合,1.9%、2.2%、2.2%

根据前述的分析,我们预测全球主要煤炭消费国2018-2020年煤炭消费量增速分别如下:

  • 中国,2%、2%、2%

  • 印度,2.5%、2.5%、2.5%

  • 美国,-2%、-2%、-2%

  • 日本,1%、1%、1%

  • 韩国,3%、3%、3%

  • 台湾0%、0%、0%

  • 东南亚等国(主要包括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和越南等),6%、6%、6%

  • 欧盟地区,1.5%、1.5%、1.5%

  • 其他,1%、1%、1%

  • 全球综合,1.6%、1.7%、1.7%

根据以上的分析,我们预测2018-2020年全球煤炭库存将分别变动-6100、-2100、+2200万吨,供需格局依然紧平衡,国际煤价有望高位震荡。


风险提示

1全球经济增速不及预期风险;全球经济增长呈现向好势头,但也仍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包括债务风险未彻底解决、各国宽松货币政策逐渐退出、中美贸易摩擦等。

2各国对发展核能的政策不确定性风险;当前日本、韩国、德国等发达经济体对发展核能的态度较为保守谨慎,对传统化石能源构成利好,若上述政府对核能政策发生改变,可能会挤压煤炭市场份额。

3新能源持续替代风险;放眼全球,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新能源产业欣欣向荣,如果它们发展过快,可能会进一步压缩传统化石能源的消费占比

4中国行政性去产能的不确定性风险。全球煤炭产销的一半份额在中国,中国仍具有全球定价主导权,当前政策导向注重保供应调结构,行政性手段的调节时点和力度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热点推荐

SPECIAL
  • 【陆家嘴专访】中粮期货工业品事业部 丨跌势不止,黑色行情后市如何演绎?

  • 【一线调研】直击托盘对象,解析托盘资金风险

  • 肖志刚:关于研究方法论的探索丨天风大讲堂第2期培训纪要


把最优秀的期货分析师报告

和最顶尖的期货投资者观点

分享给每一个从事期货交易的人,

也欢迎大家投稿,

分享自己的看法和认识。

投稿请发至 |微信号:ljzdzsp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