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西大食堂怎么收费?小编带你看食堂支付方式变迁30年

西大微雨无声2018-10-09 07:07:53


在家里,父母是我们心中的大厨;而在学校,食堂于学子而言更像是另外一个家的厨房。你会不会好奇西大人习以为常的刷卡结算方式若回到三十多年前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广西大学自1928年正式建校,食堂及支付方式的发展经历了一番风雨。从最早的自带粮食到校,再从粮、肉票的计划经济时代,直到如今的电子智能结算,支付方式不断推陈出新。2016年5月末,萃苑二楼开始试行“打菜神器”——“自助”加“称量定价”的结算方式又为西大食堂支付方式三十多年的变迁史开出新的篇章。


让小编带你走进时光隧道,经历西大食堂支付方式三十多年的变迁。


花绿的票儿与饭碗的碰撞



1955年,我国粮票正式发行,分为国家公用粮票和地方粮票,国家用粮食计划收购和计划供应的方式以缓解国内物资供应不足的问题。直到1992年底,粮票才普遍停用。


关于西大食堂的第一个故事,先从上世纪70年代讲起。计划经济时期,饭菜量均是按计划严格供应,粮票和菜票也格外珍贵。虽然食堂饭菜的油水不多,但是吃饭依然是一件让学生们兴奋的事。


肖老师从70年代中期起就在广西大学文学院古籍研究所工作,她说:当时都是同学们自带饭碗到食堂吃饭。每当临近吃饭时间,就能听到学生们敲着饭碗叮叮当当的声音。”


一张张花花绿绿的粮票,门道还不少呢!粮票分为两种,一种是全国粮票,这种粮票不但在国内任何一个地方都能使用,而且拿它到粮店去买粮食,还可以按比例配给食油。再一种就是所谓的地方粮票,通常以省区冠名,只在其辖区范围内使用有效。且地方粮票在设计上还体现了浓浓的地方风情,例如广西粮票的票面上就印着桂林象鼻山等图样。




学生每月通常从家里拿来粮票和菜票,按其面额再到学校食堂兑换相应的饭、菜票,打饭时出示相应的票据。饭、菜票的面额按餐次设定,面额不大,男生多换3两的饭票,女生多换2两的饭票。还有一种方式可以兑换饭、菜票,即学生可以从家里带来与粮票面额相等的粮食,再进行饭、菜票的兑换。


三十多年前的广西大学还未与广西农学院合并,只有两座食堂:一座是原“春华苑”同址的学生食堂,另一座是如今的“萃苑”,当时被叫做教职工食堂。


由于学生食堂仅有一个,学生又相对较多,且有些学生在饭前才兑换饭菜票,每到打饭的时间食堂就会变的格外拥挤,打饭窗口前排成长龙是常见的景象。肖老师回忆道:“女生力气小,挤不过男生,学校想了个办法让女生们都上二楼打饭。”


据肖老师的回忆,文革结束后,粮票和菜票逐渐停用。随着市场经济的普及,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西大食堂逐渐采用现金购买饭、菜票的形式。学生们可以提前买好一个月的饭票,面额最大的有5毛,最小的为5分。


1986年开始在西大读书的郑先生笑道:“当时有同学提前买好一个月的饭菜票,但票都是牛皮纸做的,又小又软,常常有同学洗衣服的时候忘记取出来,一个月的伙食费就泡汤了。”



塑料硬卡迎来刷卡时代



1995年以后,广西大学开始摒弃纸质饭票,使用卡片式的饭卡进行支付,统称金龙卡,据广西大学后勤基建处饮食管理服务中心的孔宇主任介绍,金龙卡至今已经发展到了第四代。


最初的卡片式饭卡被称为“光电卡卡身上有小孔,小孔外露,通过红外线来感应小孔的数量与位置,以此识别卡内余额。但这样带小孔的卡片且容易复制,保密性差。有人甚至可以用普通电话卡仿造他人饭卡上小孔的位置,消费他人的账户余额。


此后又有了改良的第二代光电卡,与上一代相比,小孔的位置被封闭在卡片里的,但“质量一般、易折断”仍是其缺点。学生在打饭时也需要将卡片插入消费机内相应的位置才能读出账户信息。光电卡的使用时间段在1995年至2005年之间,持续时间将近10年。


2005年以后,非接触式射频卡出现了,即第三代金龙卡。这种饭卡在卡片厚度、硬度上得到提升,且卡片不再需要与读写器进行直接接触,增加了卡片的可使用性。读写器在10cm范围内就可以对卡片操作,不再需要插拨卡,支付速度有了很大的提升,食堂排起长龙的问题有了一定改善。


2011年9月,功能更强大的IC卡开始普及,即现在西大校园内现在普遍使用的“金龙卡”。这种卡片内置电子芯片,有多个扇区来存储数据。除了将其中一个扇区用于支付饭钱,还可以将剩余扇区与其他服务系统相联结。例如图书馆借书系统的接入,以及今后还会将热水供应服务的系统接入。


千禧年过后,最“夯”的一个词是“智能”。如果说之前的饭卡改革只是配件上的改良,那接下来支付系统的智能化与便捷化才是西大食堂真正意义上的改革。2015年10月,萃苑一楼的“智盘”正式投入使用,同学们打饭价格更加透明,只用将打完的菜放在托盘上就能自动算出价格。


紧随“智能结算”的步伐,2016年5月,萃苑食堂二楼的自助打菜与结算系统正式上线,同学们用自助的形式,把选好的菜品放在称重托盘上,智能托盘将自动称重并计算价格,在支付时也使用“智盘”进行结算。整个过程都依靠自助系统,减少了食堂人员的操作。这样大大提高了打饭效率,也提升了食堂的服务水平。


如今,每日每餐通过萃苑二楼自助打菜和结算系统来就餐的同学平均在300至400人左右,孔主任坦言智能结算系统目前并不适合在全校推广,学校学生人数众多,必须满足不同的需求,但是智能支付的方式依然值得推广。




“现在便捷支付是一个趋势,我自己也经常使用便捷支付的软件,因此我认为学校食堂也需要引进这种系统。”孔宇主任告诉我们,除了引进支付宝等便捷支付方式充值饭卡,未来学校还会推出“广西大学微后勤”的微信公众平台,通过“微后勤”的平台,同学们可以直接通过手机来进行挂失饭卡、查询饭卡、水电费缴纳等操作。


除此之外,同学们还可以通过在“微后勤”在西大食堂点餐,餐食可以直接配送到宿舍楼下,孔主任期待道:“有了‘微后勤’,同学们以后完全不用出门就能完成(吃饭上)所有的事情。”目前“广西大学微后勤”平台的建设工作已经完成,进入内部测试阶段,预计下学期能够投入使用。



把一腔热血献给吃饭事业


1993年进入广西大学读书,1996年留校从事饮食管理工作至今,后勤基建处饮食管理服务中心主任孔宇已经在这个岗位上服务了23年。


“中国人的饮食文化很浓厚,民以食为天,其实吃饭在生活中占了很重要的部分。”饮食管理工作也是一门科学,整个学校500人的组织调度,厨房透明化和卫生化的建设,这些都需要科学的管理知识。


我们要改变,一定要改变对待食堂的传统观念”,孔宇想要改变师生们对学校食堂的刻板印象,身体力行地推动“无水化食堂”和“明厨亮灶”工程——食堂地面实现了“无水化员工可以穿布鞋上下班。食堂里还装上了摄像头和显示屏,同学们在吃饭时也能清楚的了解食堂后厨的操作流程。


从光电卡的使用再到“微后勤”的测试准备,西大食堂的每一步变革孔宇都参与在内。“我也曾是西大的学生,所以我能够理解学生对于食堂的期待和意见。”孔宇主任对于学生的意见表示重视,也欢迎同学们通过各种渠道来反映问题。


饮食中心的改革是将先进的管理理念变成现实的过程,这个改变的过程体现的是西大饮食管理者的真情与自信。“尽管我们现在还有许多做不到的地方,但是我们依然在努力去减少同学们的不方便,我也很热爱这份工作。”



古人有云:广厦千间,夜眠仅需六尺,家财万贯,一日不过三餐。西大团学小微的食堂纪录片《朝花西食》里,有一句台词格外动人:无论拼搏的角度如何匆忙,食物,以其独特的方式,每天三次温暖着西大人。


30多年支付方式变革的背后,是历史与时代的发展,是科技与经济的进步,也包含西大饮食管理者的一份真情,牵系着每一个踏入食堂的学子。 


图文:陶敏 童济舟

编辑:叶祝君

审核:全凌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