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品牌万里行DAY48|波斯之心与波斯之力 一一谈萨迪

陕西卫视2018-10-10 15:58:32

从起程至11月14日,“丝绸之路品牌万里行”车队在丝路上已经跑了一个半月、六个国家、超过一万一千公里。丝绸之路像一轴丝绢织就的长卷,从容不迫地在我们面前展开着山水,风情,市井和人物,一本精装的的书,缓缓地翻着页码,引着我们渐渐进入一带一路的堂奥。我们跑路,观景,看城,交人,都是一页一页在读这本大书,我们在阅读中日渐丰富与充实。




在路上,我常常会想起中国古谚“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我想再加一句:凝万世思")这句话,也会想起另一个人的另一句话,那是一位久违的伊朗诗人萨迪的诗句:


我曾在世界四方长久周游,

与形形色色的人共度春秋。

从任何角落都未空手而返, 

从每个禾垛选取谷穗一束。


谈到波斯,许多人都会为万王之王大流士自豪,但并不见得都知道萨迪的价值。其实我认为,如果说大流士是波斯之力、波斯之威,萨迪便是波斯之心、波斯之美。



伊朗国家博物馆收藏的大流士浮雕


上面这首诗不止是一个旅行家对自己的要求,它已经进了“三人行,必有我师”的人生境界。善于学习书本,也善于学习社会,从一切人一切事物中、从正面和负面,汲取你所需要的营养,不是人生的大境,人生的至乐吗?

       

说我与萨迪久违是有缘由的。1958年我还是大二的学生,卷进了“大跃进”的群众运动,那是个鼓励说大话、人人说大话不腰疼的时期,从小麦亩产几十万斤到教授一年写儿十本著作,大话空话的气球满天乱飞。我也斗胆包天,吹牛说要在大学几年中按中外文学史的顺序,读完进入史册的全部作家作品。


樱桃好吃树难栽,牛皮好吹事难办。于是一次次囫囵吞枣的阅读开始了,曾经创造过一个星期天读完三部长篇小说的卫星式纪录。事后我将其定位为“间苗”式阅读---象田间“间苗”那样,跳着行、翻着页读,实际上也就是逮个故事梗概好去唬唬人而已。



 伊朗诗人萨迪


我就在这时候借阅了伊朗诗人萨迪的《蔷薇园》,记得是水建馥先生翻译、才出版不久的新书。而作者萨迪却是700年前的古代圣贤。我那时年轻气盛,喜欢带点现代主义色彩的哲理诗,如拉美的聂鲁达和中国的艾青。说真的,《蔷薇园》让我感到有点乏味。可能译本也是“大跃进”的产物,诗句少有哲诗和文釆之美,觉得只是我国民间流传的《增广贤文》一类的格言智语 ,意思不错,但失之浅白。年轻人的轻狂让我合上了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

      

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我的人生开始渐渐遇到了萨迪诗句中提出的一些问题,也渐渐进入了他一些诗句情境。1998年我参加国家人事部专家团访美,在纽约联合国大厦发的材料中,赫然在目地发现,萨迪的名言“亚当子孙皆兄弟”被联合国用作阐述自己宗旨的箴言。 在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上,萨迪这首诗的前四句,又被译成波斯语、汉语、英语三种语言,吓然在目地镌刻在伊朗馆的大门上方:


亚当子孙皆兄弟,

兄弟犹如手足亲。

造物之初本一体,

一肢罹病染全身。

(还有两句是--

为人不恤他人苦,

不配世上枉为人。)

 

这首诗以浅白到几乎家常的语言道破了人类大家庭的本质,世界大同的真蒂。它幅射了、涵盖了全人类世世代代的共同追求。



《蔷薇园》大量引用了民间的谚语、格言、警句,许多名言至今仍在交口传颂。书中的文句尾韵自然,对仗工整,句式简练。那些清新自然、质朴流畅的语言,数百年来始终是波斯文学的典范。可不,涵盖面愈大的思想和表述,愈追求浅白易懂,《圣经》《古兰经》《道德经》《论语》不都是如此吗?它们甚至浅白到通过讲述寓意性故事以求在民间传播。   

     

我为自己曾经的轻狂羞愧不已。

      

萨迪(1208~1291)全名为谢赫 ·穆斯利赫丁·阿卜杜拉·萨迪·设拉子,是中世纪波斯极负盛名的诗人,在伊斯兰世界享有崇高的声誉,也进入世界文坛,成为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一生著述有二十余种,包括颂诗、哀诗、挽歌、箴言、警句、鲁拜诗、格言诗、幽默诗、讽刺诗、叙事诗、抒情诗等,其中以《果园》、《蔷薇园》最为著名,被译成几十种外国文字。代表作《蔷薇园》,更是一部“智慧和力量的教科书”。它以民主、进步的人道主义思想内容,朴实、清新的艺术风格,登上了伊朗古典诗歌的顶点,而成为世界文学宝库中一份珍贵遗产。  



萨迪的诗


《果园》和《蔷薇园》,是萨迪多年游历、体验人生之后,艺术哲思的结晶。内容十分广泛,大至治国安邦的方略、道德修养的准则,小到待人接物及生活起居的经验,及至天文、哲学、历史、伦理、医学、鬼神、兵法等方面的问题。《果园》全书160个故事,既有历史人物,又有人在漫遊中的见闻和经历。《蔷薇园》以散文诗和短诗写成,题材和《果园》相仿。包括论知足常乐、论寡言、论青春与爱情、论老年昏愚、论教育功效、论交往之道。全书8卷,以娓娓动听的叙述和以事喻理的教谕启发人。在夹叙夹议的评断中,诗人宣叙了自己的理想、愿望和爱憎情感,充满对善良 、纯洁、赤诚、正义、光明与真理的礼赞。



人们往往手扶萨迪石棺,许愿或缅怀


萨迪的人生和创作,让我想起中国古代的哲人孔子和诗人杜甫。孔子半生游历各国,在游历中宣讲他“克己复礼”的主张,也在游历中形成他一些新的思想,所以孔子的言论才那么既切中政治社会时弊,又结合人生品行,易于践行,广为流传。杜甫到首都长安之后,十年冷遇不仕,在市井底层辗转流徒,感受民瘼,聆听民声,这才有了那些百姓广为传颂的“哀民生之多艰"的诗歌。



     

萨迪和孔子、杜甫一样,也是个“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凝万世思”的哲人和诗人。青年时代即遇蒙古人入侵,加之不堪学校的束缚,便辍学卷进了动荡的社会,在颠沛流离中度过了几乎大半生。他以伊斯兰教游方者的身份,沿途布道讲学,还当过苦工杂役。足迹遍及叙利亚、埃及、摩洛哥、埃塞俄比亚、印度、阿富汗,多次去麦加朝觐。期间还到过中国新疆的喀什噶尔等地。待到返回故乡,已经两鬓斑白。


 “你虽在困苦中也不要惴惴不安,

往往总是从暗处流出生命之泉。”

   

在云游四方的30年中,萨迪广泛接触了社会各个阶层,亲身体验了穷苦大众的悲惨生活,这成为他人生的重要财富,也成为他世界观和文学创作的丰硕营养。



入侵者被打退后,萨迪回到故乡安定下来。这时他已五十多岁了,深悔自己虚度了许多时光。执意深居简出,选择沉默,在余年缄口不语,过一种沉思默想的生活。一位患难之交的挚友多次来访,几经婉言谢绝,无法拒绝,只好偕友散步于花园。这位友人离开时,用衣襟兜满了蔷薇、风信子和紫苏,打算带回自己家去,萨迪说:“你知道这些鲜花总要凋谢,花园的许诺并不可靠;哲人有言:‘不长久的东西不值得留恋’。”朋友叹道:“那有什么办法呢?”于是萨迪答应创作一部《花园》:

    

使秋风不能凋谢它的绿叶,

使时光流逝不能让新春的欢乐变成秋天的萧条;

托盘里的花儿能够鲜艳几时?

 我的花园却永远春光明媚。

     

朋友倒掉花朵,抓住萨迪的衣襟:“君子言而有信,你一定要写!”萨迪于是开笔完成了这部旷世名作《花园》。

     

由于《花园》作为书名太平淡,我国从1958年开始,先后以《蔷薇园》《玖瑰园》《真境花园》为名翻译出版。《真境花园》颇具伊斯兰教色彩,真主、真理、真光、真境、清真,对穆斯林而言有很强的亲和力,它已经成了伊斯兰教经堂教育的重要读物。




一个民族需要有两类精神营养、精神传统、精神偶像:一类是英雄的精神,威的传统,力的偶像;一类是哲思的精神,智的传统,心的偶像。只有两种传统交相传递、双水并流,文与武丶智与力互补,一个民族的文化人格才能得到健全的发育,这才是真正的强大。我想,大流士与萨廸之于伊朗,秦皇汉武与先秦诸子之于中国,恐怕便具有这样的的意义吧。


2016.11.14.

印度在望


丝路福利第一弹——戳这里免费看电影

丝路福利第二弹——戳这里免费儿童游泳课

丝路福利第三弹——戳这里享受“美容+健身”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