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亿个托盘,撑起中国B2B共享的「新风口」

物流指闻2018-09-10 16:36:46


租赁的核心在于场景是否足够方便以改变消费习惯,以及提供服务的一方是否能算清账。如果满足以上两点且市场空间大,B2B租赁更容易出现兼具成长潜力和壁垒的公司。




文 | 杜暮雨



共享名义下,风口来的一次比一次迅猛,下一个会是什么呢?


实际上,打车-单车-充电宝,代表着C2C共享到B2C租赁的演变:真正高频、刚需、标准化、供需双边易起量的2C服务已经第一波O2O浪潮中沉淀;到了单车、充电宝,由于供给端不易支配、需要更重的运维与服务,只能以自营驱动。


在C2B与B2C之外,还有B2B租赁。我们认为,租赁的核心在于场景是否足够方便以改变消费习惯,以及提供服务的一方是否能算清账。如果满足以上两点且市场空间大,由于B2B的运维难度、门槛更高,更容易出现兼具成长潜力和壁垒的公司。


据此,我们发现了一个在中国有10亿上下数量的物品——托盘,它与集装箱类似,是物流业的基本单元、被称为现代物流系统中标准的移动地面,而“带托/板运输”则是全球三大联运方式之一。据了解,美国、欧洲、日本商品贸易由托盘运载比例均在80%上下,其中欧洲的租赁渗透率达到25%,而中国只有不到2%、且大部分为单一客户使用的“静态租赁”。


在动态租赁趋势下,托盘共用系统(Pallet Pooling System)——指在托盘标准化基础上,以租赁的方式,并按照规范化的操作流程,实现托盘在产业链上下游或不同行业之间循环共用,是典型的B2B共享租赁场景。租赁模式下,企业无需按照订单波峰而储备大量托盘,通过带托运输可以减少装卸时间、提高作业效率。


但动态租赁即为公认趋势,为何仍未普及?发展动态租赁需要解决哪些难点?目前市场上的公司是如何做的?带着这些问题,我们做了简单的研究,试图展现该行业的现状及趋势。


中国托盘租赁市场趋势、国外对比



托盘的极致运用是带板运输(带板运输省去货物流通过程中的多次倒板,节约货物装卸成本和运输时间,降低破损风险,加快车辆周转率,提高仓储利用率),中国带板运输近一两年刚起步——目前中国大约有8-11亿个托盘(统计口径不同,经交叉验证耐用托盘应有4-5亿),超过一半以上都在企业内部使用(没有循环起来),造成大量的闲置,中国的带板运输存在不少一次性托盘(规避物权转移难问题)。


同时,美国的20亿左右托盘中租赁占比16%、欧洲6亿托盘租赁率25%,中国还只有1.36%(商务部数据为1467.7万片),对物流企业来讲,波峰波谷较多(尤其是电商、零售),由于购买托盘导致闲置率高(通常会有30%),租赁的效率、成本更优,开放型动态租赁(以带板运输为基础)是趋势。


同时,托盘租赁集中度较高,比如集保在美国租赁市场占8成、在欧洲占1/6。因为动态租赁涉及多个地域取送归还、产业链多层客户,体验上具有网络效应。


中国推行托盘动态租赁面临的主要问题



我们认为,中国托盘动态租赁主要面临以下几个难题:


1.中国托盘非标准化状况比较严重


中国托盘非标准化状况比较严重(澳大利亚托盘标准化率达90%,日本、韩国等托盘标准化率在40%以上,中国目前仅25.5%),而这是影响托盘租赁的关键要素。标准化不止是托盘规格标准,还有下单方式是整版还是半版、打板高度、收货流程是否有优先通道、谁来负责叉车卸货等。


目前中国的托盘规格标准已经建立(2016年产量2.8亿片,35%符合统一标准),大约百亿(算上维护收益)的市场规模仍能有10-20%的年增长(2010年时中国只有1亿多托盘,近年来成倍增长,按照发达国家的饱和度来看中国应有13亿,根据固定损耗更新每年出货量至少在总量的10%),但落地还需要第三方运营企业来带动,比如欧洲的托盘标准是EPAL协会制定的、市场流转的动态租赁托盘也需要经其认证贴标,回收商和固定的伙伴签协议回收多余托盘、卖出去,EPAL靠认证、二手白板交易收取费用,是较为传统的平台模式,最核心的能力就是输出标准、做公证。


2.利益分配问题


最适合托盘租赁的客户是快消供应链(包括供应商、中转DC、零售终端),因为有闭环、好回收,另外快消品周转快、货值低,对托盘运转效率要求高,周转越高越适合带板运输。在非动态租赁模式下,托盘费用一般由供应商支付,动态运转之后需要零售商开车提货、分拣、存储,而最核心的是要承担归还运费、损耗赔偿,如何让归还网点更密集(同时投入不能太大)、损耗率降低是关键课题。


3.租赁实际成本问题


需要注意的是,动态租赁=短期租赁(所以租金更低),其实动态租赁的trip取决于商品生命周期,实际上企业整体的租赁数量更多,周期是无所谓的。静态、动态都是按天计价,不会有明显的价格差异,所以获客有难度。


一般而言,快消行业将是容易切入的直接市场,在中国有2亿左右的托盘使用量(长期来看应有3-4亿),参照澳大利亚的65%快消租赁渗透率,将有1亿左右租赁托盘的市场空间。对他们而言,二手托盘便宜的只需要20元,因价格转向租赁的动力不足;托盘使用计量复杂,电子设备嵌入也会增加更大成本。


不过,人力成本,油价、路桥费、超载罚款上涨都对带板运输有利,现在大客户已经主动要求带板运输了。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似然总部愿意带,但下游由于需要付费,意愿还有待验证。此外动态模式需要额外收费,比如供应商帮零售商支付45天延迟转移租金(和欧洲一样)。对于快消企业而言,托盘还会占用空间,间接降低装载率。


4.损耗和运费问题


维修损耗率欧洲是25%(以退板数量为基数),中国静态模式维修率25-30%,日本维修率略低一些(因为操作水平高),如何降低损耗、降低维修成本很关键。另外,运费甚至会超过租赁价格,比如快消品1个月周转周期,一年运费需要40块,但租金只有30-50元;如何用更轻的模式让网点足够密集,以便用更低的成本进行异地回收,是降低运费的核心。


此外,由于中国部分大城市的商贸流量不均衡现象,会出现只有托盘流入、缺乏流出的情况,这就造成托盘无法就地继续出租,需要托盘“空返”至异地,这部分属于低效支出。


典型玩家分析——集保、路凯、链通天下、普拉托



1.集保(CHEP)


集保是全球最大的托盘和物流周转箱共用租赁服务提供方,所属于布兰堡集团,集团市值151.77亿美元,其73.9%的收入都来自托盘&集装箱租赁。



该公司在全球一共有4.6亿片(业务主要在澳大利亚)托盘,年收入约40亿美元(营业利润率14%,),在亚洲只有2200万片,其中中国有300-400万片每年的增长,只占市场1%左右(进入中国十年)。


除了本地化运营不足之外,有人认为集保中国的不成功主要在于使用塑料托盘时没有掌控供应链,托盘品控出现了问题,加上塑料托盘不好维修(不像木头拆成条重新组装即可),消耗了较大的成本。


有专家认为,由于集保所收的赔偿费较高,当客户租约到期、发现丢损超过免赔率后,会选择继续加大租赁量,但不退回原有的损耗托盘,以避免赔偿费用。可见高损耗和高赔偿费对客户而言体验较差。


2.路凯


路凯2010年被招商集团40亿港币(企业价值)收购时,中国区只有30万片托盘租赁,目前有750万块木托盘在流转(每年200万片),23个营运中心(主要职能是收发、分拣、喷漆、维修等),在中国托盘租赁市占率60%,刚刚盈亏平衡。现在有1500家客户,前20大客户占比不到60%,五年前是前十名80%;而路凯澳洲前20客户只占30% 。


集保和陆凯的租金较低(每天1毛钱左右),而且主要是木托盘产品、容易损耗(在美国集保35-40%托盘都需要维修),所以业务主要是静态租赁。不过路凯陆凯已经大力推行动态租赁,他们认为动态模式下更利于路凯向中小企业进行市场渗透和推广,一旦动态起来就和沃尔玛成千的供应商流转起来,而且主要靠供应商赚钱。


这两家巨头近一两年开始在中国推广动态租赁, 路凯由于被招商收购更具本土化优势,官方称已有二百万片左右托盘处于动态使用(但都是物理上动态、只是交换而非转移,商务上没有动态),用户带托盘运输至下游企业或渠道商处.将托盘带货物转交给下游企业时,支付一定的托盘转移费,下游企业可享有一定的免费使用托盘的天数,但如未能在规定期限内返还托盘给上游用户,下游企业需要按照超出的天数支付租赁费。不过交接方造成损坏后要承担赔偿费。另外,其网点目前全部直营、复制成本高,暂时还不容易异地回收。总的来讲,损耗、维修和运输成本是推行动态租赁较大的难题。


3.链通天下


链通天下脱胎于创业公司“天下大白”,目前是托盘共享平台+物联网模式。创始人 2000年开始在昆山生产木托盘(每年产能20-40万块),08-09年加入中物联托盘委,10年考入南京农业大学MBA念物流管理研究托盘公用系统,11年到全亚供应链任总裁、负责租赁业务,14年任中国智能物流包装副总裁。


其理念可类比为EPAL的升级版,在定标准、发认证执照之外,引入了托盘银行的概念(本质是融资租赁、交易撮合),平台除了信息撮合,也做登记、认定新旧程度做担保、卖出回购。在其开放式托盘循环模式下,企业能够如存取款般存取托盘。


平台将参与其中的提供周转托盘的厂商、第三方物流企业、物流园区等用物联网技术连接起来,最终保障整个系统的顺利运转。拿到了普洛斯、深国际的仓储合作资源做托盘存放(相当于网点),由第三方物流负责回收配送、托盘生产企业做维修。


该公司主要盈利模式是来自卖出回购,动态买卖,平台客户A买到托盘后运到异地就地售卖给平台客户B,平台进行抽成。根据托盘的损耗情况,平台需要分级定价,此后其试图加入RFID、区块链技术来让托盘认证更有公正性,提高交易效率。


4.普拉托科技


普拉托的模式可概括为“随借随还,异地归还,上门服务,担当责任”,解决托盘租赁不灵活的问题。前期用雅琪(战略投资人)的产能(还能用它做维修),做B2C租赁,运转起来以后走融资租赁+收益权转让(相当于ABS)轻资产模式,更容易复制。


 该公司董事长是雅琪集团副总裁(经营40余年的香港公司、托盘年销售额1.2亿,属于吹塑托盘里最大的之一);CEO漆文星曾在中国银行信贷和平安ABS工作5年。


 其模式的几个关键点是——


1.和城市之星合作,用其网点做配送、回收,实现多网点覆盖(是异地归还的核心),付给他们一定的费用,同时这种模式对物流公司自身内需、客户也都有利。


2.普拉托提供清算系统,损坏由普拉托承担,规避交接难、利益分配的问题。


3.运用雅琪的模块化+塑料托盘生产技术, 塑料托盘可折旧3-6年(木托盘折旧1年)、模块化则更易维修,同时有毛收益率40%-50%的回收价值,不过其生产成本较木托盘高出一倍,效率需要验证。


该公司于2017年年3月正式成立公司,最近获得来自快消及流通企业的50万片托盘解决方案订单。 初期其以大客户为核心,意义在于通过其对上下游企业的控制力,打通整个流程,实现连锁营销。其收费模式是按月付租,1000片以上的客户,10%以上的保证金,1000片以下的,100%保证金。


普拉托未来希望用融资租赁+收益权转让来解决重资产生产问题,同时需要验证调拨和闲置率对财务模型是否成立的影响。


小结


共享经济一旦应用到物流行业,就面临重服务、获客难、理念落后等问题,由于B2B的属性、回本周期较长,托盘动态租赁很难有爆发式增长,且需要重资产投入。但其一旦普及,将会影响大量物流人作业的习惯、提高运输效率,是自动化、机械化的基础,同时还具有重新定义货物单位的意义(比如集装箱单位TEU),这一变化迟早都要发生。


*注:文中提及的招商路凯、链通天下、普拉托皆作为访谈对象,为本文提供了素材。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四大发行方鏖战“五一档”,10亿票房妥妥的?


长按识别图片二维码▲订阅「开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