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号召全民托盘更重要:维护国家金融利益无所谓阴谋阳谋

瞭望智库2018-08-23 14:43:55

瞭望智库导读

放眼全球,金融是国际竞争的焦点,谁掌握了金融权,谁就控制了世界。单一的就金融谈金融的方式已经难以适应国家战略的需要和时代进步的需求。


《金融国策论》作者时吴华独家授权瞭望智库,转载请联系库叔(lwkushu)



这一段时期的各大小舆论,都在被烈焰蒸腾着。


起先是市场一路高歌猛进,大家站在5000海拔之处感受着一种自我实现的狂欢;随后以迅雷之势急转直下,在技术派还在迟疑均线压力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人已经直观地感受到了“飞流直下三千尺”;继而,作为衍生品急先锋的配资力量成为靶心,每况愈下,一片“平仓”“清盘”,哀鸿遍野;再继而,市场的“保护神”现身,两位!政策、舆论双管齐下,伤痕累累的股众开始彼此安慰;接下来,“国家队”、大佬纷纷现身,振臂一呼,“抄底护盘,保家卫国”,另一方面,市场逐渐被外资阴谋弥漫;再接下来,市场多空交织,博弈激烈,但终驱平稳。


但设想,由“股疯”到“股灾”,面对如过山车般的市场,如何安身立命?


又倘若,一场意图明显的金融战已经打响,在虎视眈眈的“十面埋伏”之下,如何全身而退?


再假设,由战略汇集起来的市场一方,正在紫禁之巅等候着另一方的入场;只看战术,无疑,你就输了。


金融是经济的血脉,二者互为依托,兴衰与共。金融的核心功能是通过调剂各部门的资金盈余与短缺,实现金融资源的有效配置,同时实现风险的分散与转移。一国经济的发展,离不开金融支持,并反促金融发展,经济强则金融强。


与此同时,金融又往往是经济体系中的薄弱环节,成为危机爆发的突破口,进而颠覆经济的稳健运行。因此,金融的稳定对整个经济的稳健发展至关重要。据此,当代金融安全已成为当今一国经济安全与国家安全的重要标志。


诚想,与其在峰谷诡变的极端行情中枕戈待旦,不如清醒起来,从市场中探寻金融体系的安全构建。因为,金融体系的建立绝不只是技术活儿,不仅需要考虑多层次多部分的微观设计、用指标来进行衡量和决策,还需要从整体的、长期的、全盘的、深远的、主动的战略角度上来进行考虑、设计和实施,从被动防御的应对,到从国家安全和主权根本的需要出发,去重新对待金融与金融市场。


国际金融体系中浮现和隐藏着的是各国之间的权力与利益争夺,每一次国际金融危机都是国家间权力与财富重新分配的过程。战略实施过程中无疑是不能缺少战术和手段的,这些手段当然也应成为战略紧密监控和严加防范的重点。


无视他国“阴谋”的存在是危险的,但如果仅以阴谋论作为主线和战略思维的基调来看待这些问题,无疑是太狭隘了。要知道,金融无所谓“阴谋”“阳谋”。我们应正视,国家的金融战略应建立在国家利益而非国际阴谋论的基础上。一国金融体系的建立、设计和调整,其目的无不是为国家利益服务的。


同时,应以此为基础,进行整体研究,制定出相应的、直面的、符合中国国家利益的中国金融战略。在各种阴谋或是阳谋的讨论中,我们应当抽丝剥茧,直击要害,正面直视这个问题的核心:一国高度重视其国际金融战略,目的不过是为其国家利益最大化服务。


从历史角度看,我国金融面临巨大挑战和机遇。中国梦的提出是对国家发展目标的再认知,是对国家自我身份和世界所处地位的再定位,是对国家深度潜力的再挖掘与国际社会认同度的再判断。中华民族崛起是合乎历史发展逻辑的必然结果,为此,需动员一切可利用的战略资源。中国金融遇上了千载难逢的机会。


从现实角度看,特别是冷战结束后,和平与发展成为当代国际社会的主流,国家安全中军事因素的分量相对下降,经济因素的重要性因之上升,而金融业作为一国经济的核心被提到更加突出的地位。国家金融战略研究的是国与国之间的博弈,追求的是力量的重组,因此战略的关键是其特殊性和策略性,既需要适应世界经济秩序,同时也能顺应世界格局变化,而且符合本国在大国兴衰更替时的经济利益最大化。


因此,应当从军事战略的角度思考金融战略体系,以制定筹划和指导战争全局的方略为目的,根据战略形势和国家利益的需要确定。建立国家金融体系战略,特别应基于自身立场和实力的现实,应当是立体的、全面的、有弹性的、动态的。


当今社会处于国际力量博弈和更替的漫长历史转折时期,影响各国的最终决定力量必然是经济因素,但不同国家经济发展阶段、体制建立形式、民主政治推进程度不同,使政策偏离经济规则的不确定性也在加大。各国政府特别是大国政府间的政策博弈,将更为深刻地通过改变偶然或特定事件的走向影响历史的进程。


金融安全已经不只是国家安全的一部分,而是与政治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社会安全形成互相影响、相互牵涉、互为因果、共同作用的有机复杂体系。国家金融安全战略不是政府的平面单维选择,而是上升为国家意志的、国家战略的有机组成部分。因此,我们亟须达成一种共识,即金融安全思维是建立在国家战略高度的,需要主动出击、全方位筹谋和系统性协作。


可见,比号召全民托盘更紧迫的,是召唤出金融的战略地位;比刷屏“反弹大仙”更重要的,是刷新将金融上升为国策的总体安全观。


以下,为大家分享一篇《金融国策论》中的观点,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维护国家利益无所谓阴谋阳谋


国际金融体系中浮现和隐藏着的是各国之间的权力与利益争夺,每一次国际金融危机都是国家间权力与财富重新分配的过程。战略实施过程中无疑是不能缺少战术和手段的,这些手段当然也应成为战略紧密监控和严加防范的重点。


无视他国“阴谋”的存在是危险的,但如果仅以阴谋论作为主线和战略思维的基调来看待这些问题,无疑是太狭隘了。我们应正视,国家的金融战略应建立在国家利益而非国际阴谋论的基础上。


一国金融体系的建立、设计和调整,其目的无不是为国家利益服务的。同时,应以此为基础,进行整体研究,制定出相应的、直面的、符合中国国家利益的中国金融战略。


为什么这么说?首先,金融是什么?金融是市场的一部分。无论国际金融斗争、金融殖民主义、金融侵略主义甚至金融恐怖主义,如果存在,也必然是存在于或者衍生于市场这个运作载体之中的。这是它的基础。脱离市场,就是空谈。


市场中的金融,其首要特征是逐利。它为社会和实体经济服务,而这种服务的本质,也是逐利。在这一点上,美国金融系统表现得尤为明显。美国是金融资本主义,意思是,其整个政治体制、经济体制和整个社会都是逐利的。以下不妨通过几个典型的“阴谋论”例证剖析美国金融战略思维的核心。


第一个例子是中国的外汇储备。


这也是最常被聚焦的“阴谋论”。中国用辛苦挣来的外汇去买美国债券,同时吸引外资,大量美元通过投资返回来投入中国实体经济,中国这样的新兴国家变成世界生产工厂,支撑发达国家消费,但长期债券只有2%~3%的回报,股本回报率长期则一般是13%~15%,差不多等于把钱存成了定期存折,存折管理员拿去放高利贷。储户则基本没什么赚头,而且能不能拿回钱,还要看管理员的脸色。


这种情况早已有之。20世纪70、80年代日本、“亚洲四小龙”都经过这个阶段。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把这个叫作“斯蒂格利茨怪圈”。华尔街则把这归功于智力资本,解释是“我更聪明”,所以挣取更高回报,叫作智力资本的回报差价。这种解释显然不公,造成这种怪象的根本是全球经济结构失衡,失衡的根本则是美元霸权。


从亚洲金融危机中,发展中国家学到需要持有外汇,也就是大量的美元及美元资产。但解决了一个问题,又有了新的问题。美国人需要刺激经济,货币宽松,债券持有国家受害,结果美元资产贬值。更可怕的是,反向操作,持有者仍然受害。美国人宣布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印度股票跌30%,印尼跌百分之十几,因为资本撤出,流向美国,而这些国家则几乎要垮塌。


第二个例子是2008年金融危机。


此次金融危机危及全球,几乎击垮欧元,最后美元回归,摧枯拉朽。这是不是阴谋?


金融危机的原因可简单总结为“六超”:超级衍生产品,超级借贷,超级杠杆,超弱监管,超级贪婪和超前消费。


应该说,这是一个机制问题。现有机制鼓励大家不断创新攫取利润,监管却比市场慢。高额的利润注定了底线思维和风险意识的缺失。不仅如此,华尔街控制了华盛顿,在政治上、舆论上,为自己获得最大利益造势。此外,西方社会的政治体制和文化也是金融危机的关键。


社会原因是,美国过去几十年一直是以房地产为核心拉动经济。政治体制原因是,短期的执政者要做出长期的决策,这就产生了无可解决的内在冲突。为了选票,政客什么都答应,当选兑现,没钱就借钱,换着花样借,国家借空了,老百姓也完了。这是美国政治经济的内生性决定的。


第三个例子是通过组织趁火打劫。


最广为人知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各种经济危机中雪中送炭,但往往在附加条款里落井下石。差不多是刚看见柴火,还没来得及烤,回头一看,房子都已经被人家扒光了。


世界银行和IMF,特别是世界银行,基本上是美国在过去五六十年间颠覆第三世界缺钱国家的主要工具。世界银行现任行长金墉没有金融经历,基本是傀儡。其前任行长佐利克做过高盛的副董事长,当过副国务卿,再前任几届都是美国政府官员。


此外,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出现了一系列的全球性反洗钱组织,其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是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在30多个成员国有司法权。当年,时任日本首相小泽一郎来中国,宣布日本和中国以及美国要建立平等的关系,回去买了100亿美元的人民币,首次把人民币纳入日本的储备货币,这个信号太强烈了,美国人将其视为对美元霸权的严重挑衅,于是通过这个组织促使小泽下台。


第四个例子是斯诺登的“棱镜门”事件。


该事件透露,美国国家安全局监控不仅涉及电话邮件等信息,还包括国际金融交易,尤其是信用卡交易。美国国家安全局通过一项叫作追踪金钱的监控项目,专门关注国际金融市场的银行间交易往来,为此美国国家安全局专门成立了一个叫作“Tracfin”的金融数据库,用来存储从各个金融机构得到的信息。


举个例子,伊拉克禁运石油期间,我们也承诺不买,但几个月后美国人说你承诺不买了怎么还在买?我们思忖,你怎么知道我在买?因为我们买石油需要用钱,全球清算系统的总部和备份中心在纽约,任何在此系统清算的数据每天晚上都汇总纽约,因此你如果和伊拉克、伊朗、缅甸、朝鲜交易,只要不是现金交易,它都能知道。


即使钱的路线不被监控,但是运输石油需要游轮,就要缴纳保险,全球运输石油的几家保险公司都是美国的,通过保费缴纳也可以知道你船从哪里走,到哪里去。


这四个例子耳熟能详,而且很典型地展现了美国国家金融战略的主要手腕。有人说,这还不算是阴谋?也有人说,这根本不算是阴谋!其实这些都算是阴谋,也都不算是阴谋。说都算是阴谋,因为美国处处处心积虑、小心算计、攫取利益。说不是阴谋,因为美国处心积虑、小心算计,说到底都是为了利益。


100多年前,列宁在“帝国主义论”中曾经有一段论述,他说美国整个社会本质核心是金融资本主义。将金融资本主义作为国家根本,那就意味着它的整个体制,包括社会体制、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等都是建立在金融资本主义的框架下,是在这种模式下产生的政权和国家。有此认识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华尔街控制着华盛顿这一说法了。


美国货币和金融策略的首要任务是美国利益。无论是美国的个人利益还是国家利益,都被列入美国国家战略,成为其政治、经济、军事的保护对象和坚实基础。这就好比,美国在中东有个以色列,在太平洋地区有个日本,美国对中国大陆实行武器禁运,向中国台湾出售TMD。这些是阴谋吗?只是阴谋吗?


在各种阴谋还是阳谋的讨论中,我们应当抽丝剥茧,直击要害,正面直视这个问题的核心:一国高度重视其国际金融战略,目的不过是为其国家利益最大化服务。(完)


难兄难弟们,能分享的,只有这些了。剩下的,从书里自己体会吧!


(作者观点不代表新华社瞭望智库观点)


想和库叔喝两口,聊几句,加深感情,一起学习。


请添加库叔私人专属账号(lwkushu)。

库叔会不定期组织线上论坛,在微信群共听名家解时事,判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