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烂醉的酒吧老板娘回家半路她说让我去他家做…

牛视频2018-07-27 16:31:24

我叫苏锦。

有许多时候我都想逃离这样的生活,每当醒来旁边的女人不是“老婆”这个正当词汇的女人时,我总有一种莫名的负罪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厌倦,但却无法摆脱这样的生活,我不是鸭子,我只是一个夜店酒吧端托盘的服务员,卑微到懦弱,却又做过许多男人梦寐以求只能意淫风光到无限的事,曾几何时我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曾幻想做上娱乐王国的大亨,虽然现在我一直走在这条路上,但所有的一切已经不是我能控制、更不是我想要的了。

凌晨醒来的我茫然的看着天花板,望着右边的落地玻璃窗户,透过窗户仍然是一片繁华的景象,这个不夜城卢江市虽然熟悉,但却又陌生,因为我对它根本不了解,就像我对躺在身边的这个女人不了解一样,这就是那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在我左侧背对着我的是欧阳晓菲,我唯一就只知道这个女人是一个女博士,至于读的什么专业我也不知道,女博士有些什么专业呢?我曾不止一次这样问自己,但始终没有答案,也许只要一句话的事情,但这样问会使得我觉得自己很俗。

酒店的房间里灯光很暗,望着欧阳晓菲白的如同羊脂般的肌肤我在想这个女人究竟在想些什么,自己到底哪里吸引到她了会让这个女博士跟自己厮混了几年?她在跟我做

爱的时候会不会在脑袋里开根号?又或者出现化学分子式,然后把我们之间的行为归结为一种化学的反应?

欧阳晓菲动了动,这让我抖了一下,欧阳晓菲背对着我坐了起来,她从床头柜上拿过名牌的包包翻了翻从里面翻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此时坐在床沿上的欧阳晓菲犹如一个羊脂玉净瓶,就连胸罩带子的印子也没有一条,白皙的令人窒息。

“你怎么醒的这么早?”欧阳晓菲背对着我含糊的问了句,随后便去捡地上乱丢的衣物。

“嗯,有点睡不着。”我应了声躺了下去,随后便望着天花板发呆,突然我想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道于是问道“我是叫你欧阳好呢还是晓菲好呢?”

“你在抓我左胸和右胸的时候有什么感觉?”欧阳晓菲穿着衣服反问道。

“感觉一样。”我随口应道。

“那就是了,你叫我欧阳或者叫我晓菲都一样。”欧阳晓菲应道。

“那如果我叫你欧阳晓菲你会不会很有快

感?”我苦笑道。

“神经。”欧阳晓菲嘟囔了一句就不再说话了,她只是慢慢穿好衣服然后走进洗手间梳洗了,没一会洗手间里传来了她的说话声“我赶早上的飞机去意大利,一会你走的时候别忘了把酒店的押金拿回来。”

望着洗手间映照出的婀娜人影,我又陷入了迷茫当中,直到欧阳晓菲出来拿着公事包离开的时候我才感觉到房间内的温度突然降了下来,这个世界已经不是那个一夜的高潮换一辈子的低调的年代了,有的只是相互需要,相互取暖。

我吁了口气再次望向了这个陌生的城市,黎明还没有到来,那么我只有在黑夜里继续前行,我渐渐回忆起了很久很久以前,那个令人想回到过去却又回不去的一段时光。

时光荏苒回到过去,我大二的时候由于家里的一些原因辍学了,和大多数人一样都会有毕业分手症候群的病症,然而我的发病却来的早了些,就这样我和谈了两年的女朋友吹了,她在学校深造,我进了社会深造,我们就像两个不同等级的公司生产出来的产品,她最终会包装精美的走向高端,而我只能被胡乱塞进一个我不喜欢的塑料袋然后被廉价的出售给混杂的小商品市场。

从学校出来以后我在家里呆了半年,因为不想看家人的脸色,所以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去了一个酒吧打工,当时这个酒吧还没开张,还在装修的阶段,我在酒吧开始了踏入社会的第一站,酒吧招进来的大多数都是些没有经验的年轻男女,唯一有经验的几个背景很复杂,还有的却是农村出来的孩子很单纯,她们说赚了钱在回去继续读书,其实这是很扯淡的,也许当初确实是这么想的,但在经过了这个城市的洗礼之后最终她们会选择留下来,因为她们回去以后已经不适应那种农村的生活了,城市的红灯区里多的是当初抱着这样想法的失足妇女。

由于新人比较多需要经过系统的培训,除了培训以外每天还要在酒吧的工地扫地,望着酒吧如同打仗过后的地面我就无比的厌倦,作为一个开荒者需要做更多的事情,唯一让我感到安慰的就是每天上酒水培训课和做托盘姿势练习的时候能见到那个身材丰

腴的主管,丰

腴这个词和肥胖有时候就只有一线之差,差别就在这个女人的肉长在什么位置,如果长在该长的位置那就是丰

腴,如果长在不该长的位置那就是肥胖,而这个李姓的主管就是属于丰

腴这一类的美女。

李姓主管叫做李小楠,听和我同时期进来的木子鸿介绍,这个26岁的女人是从改革开放前沿的城市被高薪聘请来的,不仅会担任我们的主管,而且会是这家新开酒吧的股东之一。

传闻这个李小楠和公司的大股东有染,所以才成了股东之一,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

正值夏天,李小楠穿的很清凉,深V汗衫,短裙。这就直接导致了我们这些男人上培训课的时候听到的内容大幅减少,最后分不清威士忌和白兰地的区别,因为大家的目光都在李小楠的身上游走。

“你看那条马里亚纳海沟好深。”木子鸿坐在我旁边用胳膊肘撞了撞我。

“什么?什么沟?”我转过头去下意识的问了句,但木子鸿此时却低着头看着笔记本咳嗽了几声,此时四周一片安静,气氛有些怪异,我隐隐感到有些不对劲,直到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传来我才知道大事不妙,李小楠已经踱步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低着头不敢说话,我闻到李小楠身上的淡雅的香水味,说不上来是什么味,但有一种令人眩晕的感觉。

“抬起头来。”李小楠说道。

我只好按照她的话抬起了,当我抬起头的时候李小楠的胸部刚好对着我,直到此时我才明白木子鸿所说的马里亚纳海沟指的是什么,李小楠靠的太近,女人身体特殊的体味和香水的混合气味令我眩晕,在加上眼前看到的我都快要窒息了。

“说什么呢说的这么起劲?”李小楠镇定自若的说着,她像是弯着腰跟我说话,我已经看到她的肉色硅胶bra,我赶紧歪过了头去。

“你说说龙舌兰和威士忌这两种烈酒有什么区别?”李小楠问道。

“不知道。”此时我的脑子里全是那汗衫里朦胧的画面,我只能这样回答了。

“你叫什么名字?”李小楠问了句。

“苏…苏锦。”我小声应道。

“那个苏锦啊,男人看美女没有错,但培训就得有个培训的样子,要把东西先学了,不然以后上班的时候你是没办法回答客人的问题和给客人做介绍的。”李小楠沉声说完随后走回到了前面。

我机械的扭转过头望向了前面,不敢看着她只能是盯着她的鞋子听她说话,此时一旁的人都笑开了。

这个女人太不简单了,我这个刚出校门的小男人,在她眼中估计只是个不经人事的小男生。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成了同事们的笑柄,在议论之余大家都在谈论这个李小楠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女人。

在经过了半个多月的培训以后终于要正式上岗了,李小楠将我们分成了ABC三个小组,每个小组负责看管一片区域,一个月换一次看管的区域,我被分到了C组,在最后一块靠近储物柜和洗手间的区域内,这里是各色人都会经过的地方,也是在这里我看到了以前从未见到过的各**人,人一旦有了见识就会产生比较,现在想起来李小楠跟这些女人比起来简直是连二流货色都算不上。

半个多月的培训下来,我和同组的人都混的很熟了,长相甜美但性格怪异孤僻的蒲蕾,有着小混混背景一张三寸不烂之舌的木子鸿,长相一般却很会打扮有个香港明星一样的名字周慧敏,总是一声不吭装深沉的余仲凯,在加上我,三男两女我们组成了这片区域,在区域管辖内的业绩直接也会跟我们的工资挂钩,但这片区域却是在酒吧的最角落里。

每天晚上我都会靠在那个大大的低音炮音响旁没事看看各色的美女经过,渐渐的我开始适应自己的工作了。

“喂,大股东洪总来了,他把李小楠从大厅叫去VIP包厢了。”木子鸿朝我挤眉弄眼,随后给我递过来了一根烟然后跟其他三人打了小招呼就去抽烟去了。

“我就说他们肯定有关系了。”来到了走廊的厕所长廊的过道处木子鸿抽着烟一脸的坏笑。

“别在老板的背后乱说话,几个老板谈谈事情有什么奇怪的。”我嘴上说道,但心里也知道肯定不是简单的关系。

“我就说像你这样的人不该来这地方上班,连正眼都不敢看一下那个李小楠,所以这工作不适合你。”木子鸿道“你知道这酒吧有几个股东吗?”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

“4个,洪总和关总是大股东,一个是做餐饮的,另外一个是做运动服装的,酒吧只是他们的副业,你要知道一个酒吧如果没有特色连几个月也撑不了,客人们玩的就是一个新鲜感,而另外两个股东一个就是洪总的老丈人,一个就是李小楠了,但洪总的老丈人基本是投了钱就不管了,只等年底女婿给他分点钱,说白了这股份其实还是洪总的身上,你理解这当中的意思吗?就是说洪总才是最大的股东,李小楠会想尽办法在洪总身上拿到自己应得的那部分。”木子鸿说完吸了口烟。

望着木子鸿我有些茫然,我过的浑浑噩噩而他却把什么都摸清楚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笑道。

“我十六岁出来混,如今我二十三岁,做过酒吧侍应,门童,保安,甚至还卖过摇头丸,这七八年间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了,有些事一打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个李小楠你别看她成天对着我们威严的很,其实就是一个坐台小姐上位的女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木子鸿笑道。

我苦笑了下没有说话,不过我心中确实佩服他。此时木子鸿凑了过来在我耳边小声说道“你信不信现在洪总准在包房里把李小楠压在身下?”

我看了木子鸿一眼没有说话,见我露出不相信的神色木子鸿拍了拍我说道“我跟你赌一包烟。”

听他这么一说我还不相信了,于是我看了看守包房的那几个同事。木子鸿立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于是他摸出了烟上去打了个招呼递了烟,就这样我和木子鸿取代了那两个服务员站在了包房门口。

包房的门没有锁,只要拧动一下就能打开了,我一打开门里面的音乐声就飘了出来,我胆怯的朝木子鸿看了下,木子鸿露着笑让我大胆的看,透过门缝我果然看到了一半的场景,一个略显发福的男人在那里不断的动着自己脱了一半的裤子,然后我又看到了李小楠那双白皙的双腿已经翘到了天上去了,李小楠的呻吟的淫

声浪

语已经被音乐声给盖住了,他们的姿势中规中矩,从头到尾就没换过,过了好一会那发福的洪总总算是趴了,那双高傲扬起的双腿总算是慢慢垂了下来。

“操,一包烟没了。”我在心里暗骂了句。

此时里面的音乐声渐渐关小了一些,洪总提好裤子点了一根烟然后抽出几张纸巾抹着额头的汗液叹道“我老婆这些年正处在欲

火旺盛的时候,每天回去加班,弄的我筋疲力尽了现在都有心无力了,哎。”

“洪总,日夜操劳真是够辛苦了,嫂子也不理解下吗。”李小楠咯咯的笑声从角落里传了出来。

“哎,谁说不是,对了今晚的营业额怎么样?”洪总问道。

“上了七万。”李小楠应道。

“嗯,那还不错,你要加把劲啊,‘公主’那个事情运作的怎么样了?”洪总又问道。

“快了,已经联系好了七八个我的好姐妹,明天下午去接机。”李小楠应道。

“嗯,这事要赶紧的,没有特色做不长这一行。”洪总顿了顿说道“明天我酒店那边还有事走不开可能没办法开车送你去了,我安排司机送你去吧。”

李小楠还没来得及回答,我就感觉自己左肩被人拍了一下,于是一个不留神我就扑倒在地,一时间别提有多尴尬了,洪总皱着眉头瞪着我,李小楠张着嘴诧异的望着我,我朝身后看了看,木子鸿那小子早就不见了,只见一个高大威猛的保安队长站在我身后。

“苏锦你不是在C组吗怎么跑到VIP包房这边来了。”李小楠皱了皱眉问道。

“洪总、李总我发现这小子站在门边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什么,所以…。”保安队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洪总挥手示意“行了,你出去吧,这事交给我来处理。”

我的心中很忐忑,洪总的脸阴沉的厉害,我这才开始上了几天的班就出这么大的事,估计铁定是要被开除了,我无奈的将目光投向了李小楠,李小楠面无表情的坐到了洪总的身边一声不吭。

“你叫什么名字?刚才在门口干什么?”洪总皱了皱眉问道。

这种桥段我知道该怎么对付,于是摇了摇头说道“我什么也没看见,我刚才在长廊的过道里吸烟,刚吸完烟准备回去,看守这间包房的同事就说他要吸烟让我给顶一下,于是我就到这里来了,我听到里面的音乐声小了,于是就想进来收拾一下台子,谁知道我刚想推门那保安大哥就拍了我一下,把我吓到了。”

我暗暗佩服自己的撒谎能力简直说的滴水不漏。

洪总若有所失的点了点头,正想开口说话却被李小楠打断了“好啦,你这么忙,这点小事就由我来处理吧,他就是一个刚出校门的学生什么都不懂,别吓到他了。”

“那行吧,我先走了,对了你明天直接给我的司机老王打电话就行了。”洪总拿起了包准备要走了。

“不找老王了,就他吧,给他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李小楠指了指我。

我有些诧异李小楠究竟想要我干什么。

“他?”洪总愣了愣随后问道“你会开车吗?”

“会。”我应了声。

洪总又是皱了皱眉随后从包里取出了一把车钥匙丢给了我“我的车就停在门口,晚上开回去,明天记得跟李总联系。”

“哦。”我捡起车钥匙愣愣的应了声。

洪总随后风尘仆仆的走了,李小楠此时坐在那里才对我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看得我胆战心惊。

“快起来吧,地上不凉吗?”李小楠说道。

我赶紧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李总…我。”我有些忐忑的说道。

“还说个屁啊,你什么都看到了对不对?”李小楠说完就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看得我心里又是一阵发毛,一时间我竟然尴尬的脸颊有些发烫。

“我不是怪你,只是你要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先去工作吧,一会下班的时候等我一起走,有事情要交代你。”李小楠朝我挥了挥手。

我退了出去然后将门给轻轻带上了,直到此时我才如释重负的吁了口气,我想起那可恶的木子鸿立即冲回了大厅里,此时他们就站在自己的区域内聚在一起有说有笑,我气打一出来的走了过去。

木子鸿看到我一脸的坏笑,我知道这事准是他干的。

“怎么样春色好看吧,哈哈。”木子鸿笑道,其他的几个人也在笑。

我正想发脾气木子鸿伸出了手来“烟。”

“还想要烟门都没有。”我气鼓鼓的靠到了低音炮音箱上,不过我想了一想既然愿赌就要复输,说实话我确实挺佩服木子鸿的判断能力的,于是只好乖乖的掏出了20块递给了他“自己买去。”

这他妈一晚上端茶送水也才几十块,这一下就大出血了,我心里憋的慌,但也只能生着闷气,总算熬到了下班,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换好衣服出了酒吧,外面的凉风让我感觉到了阵阵寒意,我正打算骑上自行车回家却突然想了李小楠的吩咐,于是只好蹲在门口抽烟。

李小楠的事情很多,酒吧来里里外外都要他打理,还要陪一些客人喝酒,我只好在外面抽了一根又一根烟,总算在一个小时后客人们才逐渐的散去,此时李小楠醉醺醺的从大门口走出来,黯淡的月光打在她的身上,白皙的皮肤,性感的身材,鲜艳的红唇,盘起的发髻,她确实是一个**。

李小楠四下看着门口,终于看到了我就在大门的对面等着她,于是笑着招呼我过去,我只好硬着头皮过去扶着有些东倒西歪的她。

李小楠的手很凉很滑,扶着她闻着她身上的香水味不禁让我有些思绪混乱。

“车在哪?”我问道。

“在那边。”李小楠指了指停放在后门的一辆破旧金杯面包车,面包车的车上上还打着洪总酒店的广告。

“不是吧一个大老板就开这破车。”我不禁说了句。

“你知道个屁,老洪的车有好几辆,明天要去机场接几个公主,那些轿车能坐的下吗?”李小楠的酒气都吹到我脸上来了。

“李总刚才听你说接什么公主?公主…是什么?”我好奇的问道。

李小楠突然指着我笑道“你好坏,还说自己什么都没看到,连话都听到了。”

我一时间有些无语。

“你少装纯洁了,公主是什么不知道?陪吃、陪喝、陪玩,你说是什么?”李小楠说道。

“李总…我哪里装纯洁了…。”我应了句。

“少来,从第一天培训课开始你就一直盯着老娘的胸部,你敢说没有吗?不过这也证明我还有姿色,这是女人的本钱,小苏啊你以后在下班以后叫我楠姐就行了,别一口一个李总怪别扭的。”李小楠喝了点酒什么话都开始说了。

我知道我现在只有少说点话,赶紧把她送回去才行,不然老妈做的宵夜面就要变冷面了。我扶着李小楠躺在后车坐上,随后我坐到驾驶坐上发动了车子。

只是车子一发动我就有些懵了,于是回过头去焦急的问道“李总…你家在哪啊?”

李小楠睡眼惺忪的睁着眼睛,伸出一只手在天上画了个圈圈随后又挠了挠头“咦,我家在哪来着?”

“李总你别玩了…我还要赶着回家呢。”我急得直冒火。

“哦,对了往右边开。”李小楠指了指就闭上了眼睛,随后仍凭我怎么叫也叫不醒了,于是我只好先把车开出去再说了。

一路向右,也不知道开了多久我终于有些不耐烦了,这漫无目的的开下去不是个事,于是我把车拐到了一个公园的停车处停了下来打算叫醒李小楠问问。

只是我才刚一停下来,李小楠可能被我的刹车撞了一下清醒了过来。我刚想回过头去问一声,却看到一只手紧紧拽到了我的后颈衣服上,冰冷的手一下就碰到了我后颈的敏感部位,我全身都震了一下。

“过来。”李小楠轻声喊了句。

我渐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说实话从上车一直到现在我根本就没有邪念,但就是她那冰凉的手刚才那一下碰到我的后颈,我就开始产生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感觉,我愣愣的坐在位置上一句话也不说,看着裤裆里渐渐撑起了小帐篷,全身一股莫名的燥热。

“叫你过来听到没有。”李小楠又喊了句。

我一咬牙钻到了后车座,但是望着李小楠我有犹豫了,她是酒吧的股东,又是大股东洪总的情妇,我只是个小服务员,稍有差池工作就没了,虽然这工作很好找,但找来找去的太累也麻烦。

“你在想什么?”李小楠问道。

“我…。”我有些说不出来。李小楠此时突然一把就抓到了我的裆下,吓得我冷汗当时就下来了“楠…楠姐你快放手,疼。”

“你小子不老实,哈哈。”李小楠又是一阵诡笑,笑的她胸前的大肉球直晃荡,晃荡的我更加的迷乱。

李小楠的手渐渐松了开来,我这才如释重负的吁了口气闭上了眼睛,想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只是我刚闭上眼睛就闻到了一股酒气吹到了我脸上来,没一会李小楠的双唇就凑了上来封住了我的嘴,她的胸脯直直顶着我,眼下我全身的血都快沸腾起来了,热,全身的燥热。

“去他妈的我豁出去了,老子年轻我怕谁。”我在心中大喊了一声就张开嘴巴迎了上去。

此时李小楠又推了我一下“咦,有烟味。”

这女人的手段不是一般的高,什么叫欲拒还迎?这就是,我已经变的主动了,教授他妈的到了晚上也是禽兽呢,何况是我?我半弯着要站在车里扯着自己的衣服“你还不是有酒味,烟酒天生就是不分家的。”

三下五除二该脱的我全脱了,剩下的就是眼前的李小楠了,是扯开上衣先呢还是掀起裙子先呢?我正在犹豫,李小楠就先沉不住气了,只见她自己就被丁字裤给扯了下来,接着又脱掉了那件穿不穿都差不多的T恤,然后她一把就把我拽了过去。

“等等…有套子没?”我问了句。

李小楠有些不高兴,此时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兽

的双眼就跟妇产科大夫似的只往该看的位置看,那一抹黝黑的油亮再次令我眩晕,男人有时候就是被欲望控制的动物,这一夜这一抹黝黑的油亮给我点亮了生命的另一盏灯,在我的生命最需要转折的时候我想起了电视剧里的一句话,于是我勇敢的亮出了剑,狭路相逢勇者胜,逢敌必亮剑!

本文未完,请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章节,后续情节更加精彩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