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遥远的星河 季霆 尹清歌

少女资源酱2018-08-06 10:16:00

 

相信命运 就像是你我的相遇

时间带走了很多但是带不走这里的精彩

总有些让你感同身受的情节仿佛诉说着你的故事

我不需要故事与酒 我只想要你点击蓝字带着我走



简介:

一个出色的女赛车手,却因为一场意外车祸失去了比赛的资本。
更可怕的是,她掉进了另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
她爱的男人却恨她入骨,他把失去了爱人的全部责任推到了她的身上。
折磨她,践踏她的尊严,终于,她以为自己的离开会带给他幸福。
可是得知她离开人世的消息时,他竟然痛不欲生……

 第1章 他不爱我


我知道,他不爱我。


从我和季霆结婚那天开始,我就很清楚。


即使他现在正覆在我身上,掐着我的腰一下一下的猛烈的挺动着。


我们做着夫妻才能做的事情,他却从来没有把我当做他的妻子。


他的力道很大,几乎是故意在我身上故意留下难堪的印记。


我咬着牙就是不喊疼,他却越下手越发狠厉,我们两个互相较劲,谁都不肯服输,汗水大颗大颗的滴落,恨与欲望交织。


我感受着他在在我体内冲撞,辗转,可也仅仅只是感受罢了。


我,不能动。


准确的来说,是从腰部以下,我都是只有触觉,却不能移动分毫。


我只能被动的承受,像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季霆折腾了许久,剧烈的挺动后在我体内释放,几乎是立刻抽离开来,不留一丝温情。


我的后背上还有他的余温,此时却渐渐冰冷,粘腻而刺骨,连疼都是钝钝的。


我动不了,只能央求他:


“能不能麻烦你,扶我去一下浴室?”


说来也是可笑,我跟自己的丈夫说话,也需要这般小心翼翼。


季霆只随意披着一件浴袍站在窗前,望着夜空点燃了一根烟,冷漠的拒绝:


“我不想看到你的脸。”


他吐烟圈的动作性感又撩人,可说出的话却像一把刀子,在我的心口刺入,


“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让你给可梦偿命。”


我保持着趴在床上的姿势,脸闷进了腥臊的床单里:


“反正我是个残废,你想杀就杀吧,忍了四年也怪难为你的。”


季霆讥讽的笑了一声,弹了弹烟灰:“死多容易?尹清歌,就算是死,我也要你下地狱。”


即使早有准备,我还是觉得胸口一阵刺痛,扯了扯嘴角问他:


“你既然这么恨我,何必要碰我?”


季霆把亮着火星的烟蒂猛地扔向窗外,留下一道橙红色印记,


“你明天就知道了。”


他走的时候,把所有的窗户开到最大,呼呼的冷风里头仿佛夹着刀子。


十二月末的C市,气温已经到了零下。


我是个废人动弹不得,只能这么生生挨着,浑身赤裸的趴在正对着窗户的床上,从刚刚入夜,一直到天明。


佣人早上来收拾的时候才发现了我,惊呼一声:“太太,你怎么......”


我已经从她的表情里猜出我现在的情况有多惨烈,浑身冷得象冰,额头却烧的火热,从脖子到后背全都是他用力留下的暗红色印子,密密麻麻,触目惊心。


我的意识已经有些迷糊:“我没事,扶我去浴室吧。”


佣人跟了我四年,也是唯一肯叫我一声太太的人。


她扶着我躺在了浴缸里,给我放了热水,心疼的说:“昨天是少爷又回来了是吗?每次他回来,您都会受伤......”


我勉强笑了笑:“别哭,我没事的。”


佣人还是吧嗒吧嗒的掉眼泪,“你一个女孩子,这么坚强做什么,疼了就哭,难受就说,我不知道少爷为什么这么对你,我只知道你比我女儿还小两岁呢。”


我笑了笑没说话,我才二十四岁,却仿佛已经过完了这一生。


四年前的那个夏天,将我的一生都改变了。


我原本是一个前途无量的女赛车手,在国内和国际比赛上获奖无数,风光无限。


我的腿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过是因为一个女人。


那就是季霆从前的女人,程可梦。


第2章她出现了


那年盛夏,我和程可梦一起参加了在C市举办的比赛。


那时候我还是众星捧月的天之骄女,也是夺冠的热门人选,程可梦虽然说在女车手中成绩也算是出挑的,可跟我的差距还是有些远,我那时候被观众的欢呼和记者的话筒层层围绕着,真的没怎么留意到她。


我原本以为,那次比赛我还是会延续一贯的水准,可赛程还不到一半,就出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意外。


我的赛车刹车系统出现了故障,在第二个弯道的时候车子开始不受我的控制,跟后面程可梦的车子发生剧烈的碰撞,两辆车子成了一堆废铁,我虽然侥幸捡回了一条命,却失去了我赖以为生的双腿。


没有了它们,我再也不能踩油门和刹车,短暂的职业生涯宣告结束。


更加惨烈的是,程可梦在这场事故中当场死亡。


当我被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时候,季霆正暴怒的看着我,要不是一群人拉着,就要将我当场碎尸万段。


我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程可梦是季霆一直放在心尖上的人。


我喜欢季霆,这是埋在我心里二十多年的秘密,可是那一次,我却一手造成了程可梦的死。


那一刻我便知道,我跟他再无可能。


我父亲和他父亲算是老战友,我们两个人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就定了婚约,他迫于他父亲的强势高压娶了我,我顺利成为季太太的同时,也被他牢牢的钉在了耻辱柱上,一辈子都挣脱不得。


每次想起往事,都能让人透心凉。


我摇了摇头让自己思绪回笼,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几天总是想起往事。


佣人说:“太太,少爷早上来了电话,说小姐升任她们杂志的主编了,要在季家老宅设宴庆祝,让您早点出发。”


我一怔,原来他昨晚特地回来折磨我,不过是为了让我今天出现在她妹妹的宴会上,让所有媒体看到我的残疾和残破,让我屈辱,让我脸面全无。


可我却只能说:“好,我知道了。”


程可梦死了,我却好端端的活着,这就是我的原罪,所以季霆他怎么对我,我都愿意受着。


洗完澡出来,外面传来扑簌扑簌的声音。


佣人小跑去把窗户关上,扶着我从浴室走出来坐在轮椅上,说:“今年的第一场雪竟然下的这样大,地上厚厚的一层,昨晚应当是下了一整晚。”


昨晚竟然下了大雪,怪不得那么冷。


我揉了揉疼的锥心刺骨的膝盖,咬着牙说:“帮我把盖腿的小被子拿出来吧。”


佣人点点头应了:“每次变天都要受这份罪,要是当初能好好治一治,也不会落下病根。”


当初是要好好治的,可季霆却强行把还瘫痪在床的我接回了这栋偏远的别墅里,冷冷的跟我说:“这里没有暖气,也没有医生,更没有药物,如果你能活下来我就娶你,如果你死了,就当你是给可梦赎罪。”


我的父母常驻国外,丝毫不知道我已经被季霆扔在这这个偏远的别墅里自生自灭,连一块抹布都不如。


赛车是我一生的梦想,失去双腿无异于要了我的命。


可是我想活。不是因为我怕死,而是因为我想嫁给季霆。


我喜欢他,从小时候到现在算起来也有二十年了,他既然开出娶我的条件,我怎么能不抓住?


这个信念支撑着我熬过了三个月噩梦般的日子,我真的活了,却变成了一个残废。


后来我们遂了双方家长的愿结了婚,却因为我残疾的关系没有摆酒,结婚证单薄的好像一阵风都能吹跑。


我一直在赌,等他出气了,或许会看在我一直隐忍的份上回头。


往事不可追,可我还是得送上门去任他践踏。


第3章一败涂地


佣人扶着我坐上了轮椅,用小被子给我捂好膝盖,送我出门。


季家老宅离别墅很远,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只能自己一下一下的推着轮子缓慢前行。


大雪天交通更不好,我到达的时候,季家老宅已经宾客满堂。


老宅里的暖气很足,跟冰冷的别墅形成了鲜明对比,我身上的落雪立刻化成了水渗入衣服和小被子,膝盖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


我在人群中搜寻着季霆的身影,他高大挺拔很是扎眼,并不难找。


可他身边那个巧笑倩兮的女人.......


我的心仿佛破了个大洞,呼呼的灌着冷风。


那个女人,正是应该“死亡”了四年的程可梦!


“哟,我们的冠军车手来了呀!”


小姑子季婷穿着一身高级的小礼服,涂着红色蔻丹的手端着红酒,指了指我,跟众人说道:“我今天可是请来了一个大人物呢,大家还记得她吗?四年前被全国媒体争相报道的天才女车手,尹清歌!”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竟然是她?!害死了另外一个女车手,又抢了人家男朋友的那个?”


“对对对我也想起来了,说是为了抢人家的男朋友才故意伪装成车子故障的酿成车祸!啧啧,真是歹毒啊......”


“程可梦可是当时可是挺有名的大美女车手啊,听说都快跟季氏总裁订婚了!可是没想到最后还是被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抢了季太太的位置......”


“季氏总裁?那不就是......季婷的哥哥?天,季婷今天是铁了心要给她准嫂子报仇吧?”


我在一旁静静的听着,这些话我已经听了四年,从开始的愤怒不已,到现在的习以为常。


季霆注意到了我,突然意味深长的一笑,从一旁牵出貌美玲珑的女人,当众宣布:“借着妹妹高升的好时机,我也有一个好消息要宣布。我跟我的未婚妻程可梦,正在筹备结婚事宜,到时候还请各位记者同仁赏脸,红包管够。


”所有人都沸腾起来,只有我呆呆的坐在轮椅上,手指几乎要扣进手心。


季霆这番话,无异于在我脸上扇了一个响亮的巴掌。


我忍受了四年绝望的婚姻生活,孤注一掷的等季霆会看在我们一起长大的份上慢慢原谅我,可当程可梦出现的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我终究还是输的一败涂地。


隔得老远,我看到季霆牵着程可梦一起跟别人寒暄着,男的俊朗颀长,女的温柔可人,任谁看去都像是一对璧人。


而我呢?


我重重的捶打了一下我的双腿,疼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曾经可以操控者赛车一次次夺冠的双腿,如今成了我的拖累。


我一个残废,怎么配得上季氏的总裁。


不多一会,他们就走近了些,跟站在我面前的一个人言笑晏晏的说着话。


端着满满一托盘酒水的服务生正巧经过经过,季霆拿了两杯酒,把其中一杯含笑递给挽着自己手臂的程可梦。


恰在这时,程可梦突然伸出了脚绊倒了服务生,他吓得惊叫一声,倒下的同时还记得尽量避开她,免得被杯盘和酒水砸到自家未来的老板娘,往另一侧倒去。


可他的另一侧,是我。



第4章尊严如纸


冰冷的酒水里还掺杂着冰块,全都泼在了我腿上,小被子瞬间被浸湿,冰冷的酒水几乎是立刻沾上了我的膝盖,玻璃杯也全部砸了下来,玻璃杯不算沉,可几十个一起砸下来的分量却着实不小。


我疼的只觉得脑子都木了一下。


“季霆......”


我刚想张嘴叫他来帮帮我,程可梦却已经粗着眉头扁着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我是不是闯祸了?”


季霆摇摇头:“你没事就好,让我看看你的手。”


那玻璃杯是摔在我的膝头,又怎么会伤到她的手?


服务生慌忙道歉:“对不起季总,刚刚好像是有什么绊了我一跤......”


他一转头,正好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我,几乎毫不犹豫的指着我说:“是她!当时我的周围没有别人了,就只有她!季总你看她的轮椅,我刚刚就是绊倒在轮椅的轱辘上!”


我几乎百口莫辩。


季霆深深的瞪了我一眼,猛地抬脚一脚踹翻了我的轮椅,“谁都不许扶她!”而后带着毫发无伤的程可梦匆匆离去。


临走的时候,程可梦在季霆怀里回头,挑衅的对我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我狼狈的倒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凌乱散开,手臂和前胸被地上碎裂的玻璃渣划出一道道血痕,也露出满身触目惊心的伤痕。


所有人都围着我,又是惊讶又是新奇,像是在看动物园里的动物。


那一瞬间,他昨天在我身上肆虐的痛楚仿佛排山倒海般袭来,痛得我浑身骨头都仿佛被打断重新拼接一般。


我苦笑了一下,季霆,你赢了,我不是败给尊严,是败给你。


“快拍快拍,丧尽天良蛇蝎女的如今成了残废!真是大快人心,明天一定是头条!”


“......她流了很多血,我们要不要送她去医院啊?”


“送个屁!程可梦竟然没死,现在又有季总撑腰,怎么可能放过她!”


闪光灯咔嚓咔嚓的闪着,我的眼前一片刺眼的雪白,粘稠的血带着腥甜慢慢在身下聚集成一滩,把我的头发也粘成了丑陋的一团。


我闭了闭眼睛,明天上了媒体的我,一定和干净清丽的程可梦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会是C市女孩子人人艳羡的对象,我收到的只有谩骂和唾弃。


小姑子季婷停在我身前,缓缓蹲下,“尹清歌,只有可梦才能当我嫂子。”


我摸了一把脸上的血,冷笑道:“就算是要离婚,让你哥亲口跟我说。”


季婷的高跟鞋狠狠的踩在我的膝盖上,用力的碾着:“不是你的车有刹车故障嘛,那为什么死的不是你?可梦现在回来了,你还有什么脸面占着本属于她的位子?”


高跟鞋在我的膝盖上肆虐,我能感觉到膝盖的骨头嘎嘣嘎嘣碎裂的震动,可痛觉神经却已经麻木了。


她说的对,的确是我的车子出了故障,我宁愿那时候死的是我,也好过这样行尸走肉般的活着。


我最后还是被一直偷偷跟着我的佣人送去医院的,她不放心我便一直跟着,没想到我真的出了事。


醒来的时候却已经在别墅了,佣人守在我的床边抹着眼泪:“太太,少爷下了死命令,C市所有的医院都不许接收你。


只有一个好心的护士给了一些药,你吃点吧?”


第5章不愿离婚


我看了看药瓶上的标签,没有一个有用的,


“有酒精吗?”


“有、有......”佣人拿来了半瓶酒精,却支吾着:“酒精只有半瓶,可是没有棉签。”


“没事,给我吧,再给我一把剪刀。”


我自己握着剪刀,一点一点的把扎在身体里的玻璃残渣拔出来,在用酒精洗净血水。


冰凉的酒精倒在伤口上的时候,我浑身都反射性的缩紧了一下。


我突然有些庆幸我曾经因为赛车大伤小伤没断过,自己已经能很熟练的处理这些伤口。


佣人不住的叹气:“太太,你就是活的太不像个女孩。什么苦都往自己肚子里咽,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扛,我才不信外面的胡说八道呢,车子出现问题太太也没有办法。”


我笑着安慰她:“没事的,让他们说吧,我都没感觉了。”


话虽是这样说,可我到底还是一个女人。


也是一个会疼,会难过,会心碎的女人。


季霆来的时候,我已经草草处理好了伤口,坐在窗边看雪。他点燃了一根香烟,讥讽道:“尹清歌,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属蟑螂的,怎么都死不了。”


我笑笑:“千年王八万年龟,我也有可能是属乌龟的。”


“可梦回来了。”


他在我身边站着,跟我一起看着窗外的雪,“离婚吧,你在我这,总有一天会变成王八汤。”


我有个疑问一直盘旋在心头:“程可梦当时没死?”


季霆狠狠的锤上窗户,玻璃哗啦啦碎了一地,他的话夹杂在凛冽的风中灌入我的耳朵:“你是真的盼着她死是不是?幸好那天可梦不舒服,临时让助手上阵代为比赛,不然她可就真的中了你的圈套!”


我几乎不敢置信:“程可梦让别人替赛?!。”


他不屑的说:“那又如何,她想要冠军,无论怎么样我都会帮她拿到。”


我看着他,目光坚定,


“我不同意离婚。”


季霆冷笑一声:“那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他离开的时候,把我从一楼的卧室抱到了二楼,并且告诉我:“你什么时候愿意签离婚协议书,我什么时候放你走。”


他明知道我是残疾,却还是把我放在了楼上。


他就是要把我困死在这栋别墅里,让我日日都看着这些台阶却无能为力。


第二天,大雪终于停了,地上的积雪也被清理的一干二净,我看着黑乎乎的路面,听着电视喧闹。


托季婷的福,我竟然力压大牌明星的绯闻登上了头条。


季婷走马上任杂志主编,身后又有亲哥哥撑腰,她想让我胜败名列简直易如反掌。


佣人早上买菜回来,看到倒在地上的我惊慌失措的过来扶:“太太你怎么摔倒了......”


我艰难的支撑起剧痛的身体,咬着牙说:“我不能就这样一辈子坐轮椅。”


“太太......”用人看着我扶着床颤颤巍巍的站起,想要来扶我,却被我止住了:“不用扶我,我自己来。”


我的膝盖刚受了伤,一用力就疼得钻心,偏偏两条软的像是面条,虽然我现在瘦的估计还不到八十斤,但却无论如何也支撑不起我的身体,


佣人急的直跺脚:“太太你这是做什么,坐轮椅就坐轮椅,你要去哪儿我都推着你。”


我扶着床慢慢拖着身体移动到门边,看着一级一级的台阶,咬了咬牙:“我总不能一辈子被他困死在这里!”


第6章真相背后


下午的时候他又过来了一趟,恰好那时候,我从楼梯上滚落,重重的摔在他脚下。


季霆俯视着地上的我,嘲笑道:“你还真是......不自量力。”


我也笑,在他面前,我从来不服输:“不自量力又如何,轮椅困不住我,台阶也休想困住我。”


他蹲下来,歪着头看我:“尹清歌,你这么拖着有意思吗?就算不离婚,我一样要跟可梦在一起。”


我点点头,我一直都知道。


季霆像看小丑一般看着我:“可梦的车子一直是我的人在看管着,你碰不到她的车就干脆改装了自己的车想要撞死她,事后全推到刹车系统故障上......呵,算盘打得倒是挺好,可你们车队的工作人员已经一五一十都交代了。故意杀人,呵呵,足够你牢底坐穿。签了离婚协议书吧,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我难得离他这样近,我看着他的眼睛,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解释道:“我没有动过车子,更没有要害死程可梦!你放我出去,我一定会查清楚真相证明我自己的清白!”


季霆讥讽道:“我会信你的鬼话?”


我一窒,轻飘飘的一句话,把我接下来的辩解都堵回了肚子里。


他说的是事实,可我那时候明明已经反复确认万无一失,可上场的时候却还是出了事。


我依旧无力的躺在地上,眼前慢慢出现了一双金色流苏碎钻的高跟鞋,由远及近。


程可梦在我眼前站定,她今天的确漂亮,亚麻色的大波浪长发搭配黑色的蓬蓬裙,可爱又无辜:“尹清歌......我当时那么仰慕你,你就是我的目标和榜样。可是万万没想到你竟然为了夺走阿霆要置我于死地!你怎么可以这么歹毒?”


面对她的指控,我几乎百口莫辩。


甚至我连给自己查清真相证明清白都不能。


程可梦的脸上滑下两行清泪:“我当时就站在一边,看着那台本应该载着我的车子烧成了一个火球,只要一想到我差一点就死在你的心机之下,就会日日做噩梦......”


季霆紧紧的抱着她,心疼的安慰,亲吻她的发顶:“不怕,以后有我了。”


我摇着头苦笑,信任本身就是分人的,当他早已经站在了程可梦那边,我的坚持就是一个笑话。


闹剧落下帷幕的时候,季霆去车库取车,客厅里就只剩下我和程可梦两个人。


她如名媛一般坐在沙发上,我像一滩烂泥一样躺在她脚底。


方才在季霆怀里瑟瑟发抖的她忽而笑开了,翘着二郎腿,用尖利的鞋跟在我身上一点一点,


“尹清歌,真是没想到,每一场比赛都压制着我的冠军车手终于沦落到像一条狗匍匐在我脚下。”


我一愣,心中划过一丝犹疑:“你什么意思?”


程可梦优雅的从包包里拿出一只烟,熟练的点燃噙在口中,熟练的拿起一旁的吸尘器打开,将原本分离开的电线缠在一起:“看见了吗?就是这样,控制刹车的电线接在别处,任凭你把刹车踩烂都没有用......”


我震惊的看着她,她竟然......


“现在明白了吗?”


程可梦将:“没错,是我买通了你的工作人员改装了你的刹车系统,也是他按照我交代的说法完完整整告诉了季霆。我就是要你背上一条人命,要你身败名裂,再也不能出现在赛车场上!不管是季氏集团少奶奶的位置,还有赛车场上的冠军,都必须是我的!”


第7章我是疯了


知道真相的一瞬间,我几乎愣在当场。


我一直因为害死她而内疚,却没想到她的局做的这样大,怪不得季霆一直以为是我故意改装了车子酿成事故,原来车子是真的被改装过,而真正的始作俑者却是他一直心疼护着的程可梦!


这是一个死局,我几乎无处可逃。


我如同疯子一般笑着,笑我的愚蠢。


季霆来接程可梦的时候,扔下一句:“你真是疯了。”


我狂笑不止,我是疯了,才会让你们这样践踏!


那天之后,我很久都没有见过季霆。


日子过得浑浑噩噩,日出日落,仿佛跟我无关。


我唯一坚持的事情,就是慢慢练习走路,从刚开始摔得浑身是伤,到后来可以勉强走几步,我用了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让自己可以从卧室的一头慢慢走到另一头,尽管,走这一趟我需要至少两个小时。


我不能输,我想要走出这个牢笼,查出证据把真相摆在季霆面前!


这天下午,佣人把做好的饭菜送到楼上。


她端着托盘走的好好的,却突然摔碎了所有的东西,在发出一声惨叫。


我吓得大惊失色,连忙坐上轮椅移动到她身边,佣人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双臂已经焦黑,紧紧的附着在旁边的吸尘器上。


我用力把她扶起来:“你别怕,我这就去打120,我送你去医院!”


救护车来的不算快,因为这里太过偏僻。


我被医生们搀扶着上了救护车,几乎是跪在他们面前:“求求你们救救她,我现在没有钱,你们能不能先救人,钱我会想办法筹,我一定会筹到的!”


有个女医生认出了我:“你是......尹清歌?”


我心里一凉,完了。


我前阵子上了头条,被说成是设计害人遭到全民唾弃,她既然认出了我,还会不会救佣人......


我现在身边就只有她一个了,我必须得救她!


我抱着女医生的腿,不住的哀求:“她只是个长辈,跟我没有丝毫关系,求求你们。”


女医生扶起我坐好,安慰道:“你放心,我们的职责就是治病救人,一定会尽力的。而且,我曾经在意大利的医院里见过你,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十分清楚,真相迟早会大白。”


我几乎泣不成声。


这是我这四年来,听过的最温暖的一句话。


我坐在医院的休息室里等了许久,经过检查和救治,佣人总算清醒了过来。


可是女医生告诉我:“命是保住了,可双手......废了。”


我瞬间清醒了。


那个吸尘器,在程可梦给我演示如何破坏刹车系统的时候,错接过电线!


“那......她现在怎么样?”女医生叹了口气,摇头:“人还没醒,已经通知家属了,后半生恐怕都不能自理。”


好心的女医生送我回了别墅,我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客厅,听着我哭泣的声音,传出回声。


从今以后,这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


或许我哪天死在这里,都不会有人发现。


我唯一愧对的就是陪伴了我四年的佣人,若不是因为我,她也不会遭此劫难。


第8章死太容易


季霆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


三天里我滴水未进,几乎瘦成了一副骨头架子。


季霆说:“你竟然还没死。”


我扭头看他,“是啊,我为什么还不死呢,死了一了百了,你能帮我一把吗?”


季霆冷笑,“佣人是因为吸尘器电线错接导致的短路触电,跟刹车系统故障一模一样!尹清歌,这次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我摇摇头,我无话可说。


我说了他也不会信,白费力气,还不如不说。


他照旧把离婚同意书放在我面前,“签了吧,签好了我就送你去你爸那儿,你下不了楼不能吃饭喝水,没几天就真的要死在这里。”


我接过他手上的文件,颤抖的几乎拿不住。


季霆在我手中塞了一根签字笔,敲了敲一处空白,叹了口气:“我们也算认识了二十多年,如果可梦没有发生那件事,或许我们不会反目成仇。”


我握着笔,迟迟没有写下字迹。


我问他:“如果没有程可梦,你会喜欢我吗?”


季霆顿了顿,点燃了香烟坐在床边,目光悠远:“我对可梦有亏欠,我得对她负责。”


我点点头,爽快的在文件上签了字,


“跟我说说你跟她的故事吧,我让你放心,你也让我死心。”


季霆说的没错,我们两家算是世交,他比我大四岁,从很小的时候我就想要嫁给他了。


可后来我去了警校封闭训练,他跟程可梦的事情我却是一无所知。


季霆接过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弹了弹烟灰,道:“不说了,我们的故事我们自己知道就好。


另外,”他顿了顿,“我和可梦下周举行婚礼,我希望从今天以后,你再也不要出现在C市。”


我闭了闭眼睛,“我们结婚的时候,你恨不得杀了我。这次你要跟心爱的人结婚了,也让我看看你幸福的样子吧。”


季霆走的时候对我说:“随你,如果你还能活到那个时候。”


人都说绝处逢生,七天之后我真的已经快要饿死,一个人却出现在了别墅里。


他一身赛车服,身形挺拔,抱起我的时候却浑身颤抖。


我朦朦胧胧听见他咬着牙说:“清歌,如果早知道你会变成这样,我拼死也会拦着你,不让你嫁给季霆。”


我认出了他的声音,扯了扯嘴角:“孙然,是你啊。”


孙然是我的副手,也是我的车队技术仅次于我的车手。


我结婚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他小心翼翼的把我放在床上,一个铁骨铮铮的大男人红了眼眶:“季霆他就是个混蛋!我去帮你讨回公道!”


我抓住他的手,“孙然,再等两天,等我亲眼看着他幸福,你就带我走。”





欢迎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资料整理不易,2.99/本的辛苦费是我们一直以来坚持的动力,微信客服wanging997(伸手党和秒删党 勿扰 勿扰 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