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性感!老婆!《6-10》

小说丶妹2018-10-10 17:30:16

第006章 【激怒】

                      当警察一出现,周围的民众都已经聚焦了过来,交头接耳地谈骂辰是不是要倒霉了。

    “嗯……是我。”杨辰疑惑地抬起头,不明白怎么会有警察找自己,难道是国内当局发现自己了?不对啊,如果是那样,派来的应该是机密特种部队,并且该在夜里突击偷袭才对,怎么会是三个小民警。

    警官亮出了自己的证明,几分冷傲地说道:“我是西区警局的冯彪大队长,有人告你涉嫌打架斗殴谋杀青少年,现在立刻要带你回警局协助调查!”

    原来是这么回事……杨辰恍然,看来是那个被打跑的陈峰动的歪脑子,黑社会竟然找警察来办事了!

    在旁的老李急了,连忙上前解释道:“民警同志,你们抓错人啦!那是陈峰和几个混混来乱收保护费,杨辰刚才是自我保护啊!”

    “哼,有没有抓错人我们自然会调查清楚!我只看到陈老板的公子被打地吐血,倒没看到这个家伙受到什么伤害了!”冯彪说完,也不理老李,挥手让两民警察上前扣住杨辰。

    杨辰也不抵抗,被戴上了手铐后只是微微叹了口气,对老李道:“别担心,我没做亏心事,不打紧。我这羊肉摊子你帮我照看下,天晚了我要没回来就帮我推回家里吧。”

    “别废话,快走!”冯彪厉声道。

    老李还想说什么,但也知帮不上什么忙,只得苦叹着看杨辰被警察抓上了车子。

    等到冯彪等人带着杨辰走后,周围的市民小贩才开始破口大骂起来,无非是警察和黑道头子“狼狈为奸”、“官匪一家”这些,只不过,这些话在警察面前却是不敢说的……

    一路被带进了警局,杨辰立马被拉进了审讯室里。在这个极为严肃的房间里,杨辰有些好奇地张望着四周,说实在的,他以前没少进警局,但还是第一次以一名犯人的身份进来。

    冯彪招呼了两名体格健壮的民警进屋后,哼哼冷笑几声,“看你一副悠闲的样子,还有空张望这房间,等会儿我再来看看你,瞧你还有没有这份心情不。”说完,“砰”地关上铁门走了出去。

    杨辰不以为意地坐下,心平气和地看着眼前同样坐下的两个民警,他们正虎视眈眈如同看猎物般看着自己。

    一个大胡子的民警开始盘问,“姓名?”

    “杨辰。”

    “性别。”

    “男……”杨辰很配合地回答,面带微笑。

    “年龄?”

    “24。”

    “籍贯?”

    “中海。”

    ……

    一连串简单而烦躁的问题后,杨辰依旧泰然自若不紧不慢地回答,哪怕再弱智的问题也都答得很欢乐,反倒两名警察有些烦躁。毕竟他们得了冯彪的指令是找个理由修理杨辰,如今杨辰这么配合,都配得上嫌疑犯的模范标兵了,怎么挑起由头给他点苦头吃吃呢?

    终于,另一名皮肤黝黑的警察想了法子,问道:“今天你在菜市场殴打了六名青少年,是不是有这回事?”

    “事情并不是我殴打他们,是他们想要问我收取保护费,他们敲诈在先,我有自我保护的权力。”杨辰回道。

    “他们有没有收你保护费我不清楚,但你先动手,是不是?”大胡子警察狞笑着问。

    “是……”杨辰如实地点头,“不过我认为事情的错不在我,大不了我可以跟他们打官司。”

    “还打官司……一个卖羊肉串的……”黑脸警察不屑地嘀咕几声,拿出一份材料指着签名栏道:“在这里写上你的名字,表示你认罪,并且赔偿受害人应有补偿。”

    杨辰扫了一眼,竟是一份早就准备好的认罪书,各种罪名加起来,足以让自己坐牢半辈子了!杨辰的表情玩味了起来,冷笑道:“警官,这份东西,我想并不是合法的吧……我都没说呢,怎么就突然多出这么多的罪名来。”

    黑脸警察猛地一拍桌子,“你这时质疑我们,认为我们诬陷你了!?你知道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么!?”

    “我只是说实话。”杨辰心里明白,这两人是铁了心要让自己犯事了,不由的,眼中流露出几丝冰寒的气息。

    两名警察自然知道杨辰不会签这份文件,是个正常人只要认字,都不会无缘无故自己进牢里坐大半辈子,用这份文件的原因只有一个——激怒杨辰!很明显,他们做到了。

    “小子,你这是不配合我们调查,你知道有什么后果么!?”大胡子站起身来,缓缓走到杨辰背后,双手握拳骨头噼啪直响。

    杨辰看了眼房间里的监视器,估计这里面的画面,只有自己顶撞警察的,而接下去的事情外面人根本不会知道,就算知道,警局里的事情谁有会轻易传出去。

    看来全世界,到处都有这种品相的警务人员啊……

    “我不知道我会有什么后果,但是你们两个,必然会有你们所想不到的后果……”杨辰看似漫不经心地撇过头,对那大胡子警察露齿一笑。

    “你找死!”

    看到杨辰终于有了冒犯警察的话语,大胡子警察猛地伸手试图抓住杨辰的衣领,另一只手则握拳准备砸下来!

    可就在这一瞬间,大胡子的手却是抓了一个空,只见杨辰不知不觉已经从座位上站起,伸手反过来抓住了大胡子的衣领!

    “你是想这么做吧……”杨辰邪笑着,一个勾拳砸在了大胡子的肚皮上!

    只见大胡子全身一阵痉挛,蜷缩着倒在了地上抽搐!

    黑脸警察大怒地站起身,“你敢袭警!”说着,顾不得多少地从腰间抽出54式手枪,瞄准了杨辰!

    但杨辰压根没理会那黑洞洞的枪口,闪电般地一个走步,瞬间移到了黑脸警察的背后,手指轻轻点在黑脸警察的手臂上,那条手臂就如同被电击了一般,猛地震颤,手上的54手枪立马掉落到地上!

    黑脸警察压根没反应过来,就感到后颈一阵发麻,接下来整个人就昏了过去……

    杨辰从桌上拿起了那份非法的文件,诡异地笑着道:“这种伎俩看来你们是常用的吧,不知道泄露出去会是怎么个光景呢-”


第007章 【警花局长】

                     听到杨辰说要把*供的证据公布出去,还算清醒的大胡子警察顿时冷汗直冒。

    “你……你敢!你知道你得罪了什么人么!那是陈老大的儿子!陈老大的人能灭了你祖宗十八代!”大胡子咆哮着,但身体的剧痛却让他根本站不起身来!

    杨辰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又是陈老大……你们这些人真是失败,各个都不知道,老子最讨厌受人威胁么……”说完,冲上前去朝着大胡子又是一脚,这一踹,直接让大胡子昏死了过去!

    “砰!”

    突然间,审讯室的铁门被猛地推开,一个身影飞快地冲了进来!

    “住手!”

    一个清脆而严厉的嗓音传进耳中,杨辰疑惑地回过身,见到来人,却是眼前一亮。

    这是个英姿飒爽,齐肩短发的女警,杏眸若秋泓,鼻梁高挺,嘴唇丰润,涂抹着淡淡的粉色唇膏,一张脸乍一看像是某些整容地很完美的日韩明星,但仔细一看,却能感受到骨子里散发的英气,比那些所谓的明星美地好几倍,算是个不折不扣的靓丽警花。

    但杨辰紧接着就看到,女警的肩章上,赫然是缀钉二枚四角星花,这已经是二级警督的标志了。

    转瞬间杨辰明白,这个年轻漂亮地跟电影明星似的女警,竟是西区警局的局长,华夏国实打实的正处级干部!

    此刻的蔡妍却是心情很糟糕,刚刚开完会,为最近发生在西区的银行劫案头疼呢,就听到有人汇报,在自己的警局审讯室里,竟然有嫌疑犯殴打警员,这绝对是对她权威的藐视!

    “你!双手反抱住头,靠墙站着去!”蔡妍手指着杨辰,厉声喊道。

    杨辰上下打量了会儿,心里正感慨制服果然是好东西呢,怪不得有这么多自己过去身边的人,会让他们的女性伴侣穿各种制服再干事……此刻听到女局长的命令,不可置否地一笑,“美丽的局长大人,我觉得您该先看看这份东西比较好。”说着,将手上的文件扔给了女警。

    蔡妍并不是鲁莽的人,不然不会年纪轻轻坐上西区警局局长的宝座,哪怕背景再硬也不行。所以当她看到杨辰泰然自若的表情时,就感到有些不一样了,疑惑地拽起文件,稍微扫了几眼。

    渐渐的,蔡妍那张英气*人的娇艳脸蛋上,蒙上了一层寒霜,狠狠地扫了地上躺着的大胡子与黑脸警官一眼后,声音冰冷地冲杨辰道:“这位先生贵姓。”

    “姓杨,名辰。”

    “我是蔡妍,西区警局的局长,我对属下的过失向您赔礼道歉。但是您殴打了执法人员,必须先拘留你,你有权保持沉默,也有权请律师为你辩护,如果在没人保释你的情况下,你最少要四十八小时后才能放您出去。”蔡妍说完,不等杨辰多说什么,立马指挥着几名警员将屋子内昏迷的两人抬了出去,而后神情复杂地看了杨辰一眼,又将铁门猛地关上!

    杨辰木然地看到一群人来了又出去,自己竟还是被关在里面,不由苦笑起来,请律师,请人保释,自己连个手机电话都没有,请谁去?看来得在小屋子里待满四十八小时了。

    房间外,蔡妍看着跟过来已经满头冷汗的冯彪,紧蹙着柳眉道:“冯队长,你的事情,在月末考评的时候,我会如实上报,你自求多福吧!”说完,留下一双腿软的冯彪,走回了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的蔡妍并没停下休息,虽然才从警没多少年,但敏锐的嗅觉总让她破获多起大案,这次她也嗅到了几丝不一样的气息,从这个名叫杨辰的年轻男子身上,她竟然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可那个家伙明明笑地如此人畜无害,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

    蔡妍是高傲的,她喜欢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所以她立刻开始调动手上的资源,搜索关于杨辰的档案。

    很快的,杨辰的履历被蔡妍调了出来,关于杨辰的信息竟然少得出乎意料,蔡妍只是稍微看了几眼,就意识到,这份履历中有着太多的蹊跷了……

    “五岁,与父母走散,被人贩子带到国外……被好心夫妇收养……二十三岁,美国哈佛大学市场管理学硕士学位毕业,同年回国……-”

    在这份简单到显得粗糙的履历表最后,竟然真有张,杨辰与哈佛大学女校长德鲁福斯特在学院内的合影,哈佛标志性的红色建筑群,惹眼的校徽,照片上的杨辰满脸书卷气,与福斯特一同笑地正灿烂。

    警局资料库的照片当然不会是ps的,可蔡妍依旧感觉自己被耍了,见鬼去的哈佛大学硕士生!真要是哈佛毕业的学生,会在菜市场卖羊肉串么?!还有,被好心夫妇收养,收养完后的事情呢?中间还有十多年,怎么直接跳到大学毕业了?

    不过很快的,蔡妍就冷静了下来,警局的资料库自然不会有人擅自乱更改,每份人物的资料都是当局自己放进去的,杨辰这份明明漏洞百出极为可笑的资料既然存在,那么就有它的道理。可是,为什么警局高层会放这样一份履历进去呢?

    蔡妍很快想到了两种可能:第一,杨辰的身份很特殊,属于国家机密人员,例如安全局特工;第二,杨辰的身份也很特殊,只不过,属于国家不愿意让人知道的特别人物……

    蔡妍很快排除第一种可能,如果是安全局特工,那么资料应该详细地无可挑剔才对,那样才不容易引人怀疑。所以,杨辰只能是属于很特别的人物,以至于高层不愿意说出来,也不会为他特意做掩护,只当是一个空架子摆着装样子。

    不可否认,蔡妍不仅是个警官,是个美女,更要命的是,她是个充满好奇心的女人!对于这种身份的人物,蔡妍自然就上心了,几乎是一瞬间的,在蔡妍心里,杨辰就变成了江洋大盗、国际通缉犯、金三角大毒枭、科学狂人等各种身份,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蔡局长对杨辰感兴趣了!

    就在蔡妍寻思该如何查处这个可疑人物的背景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进来。”

    一个面孔白净的年轻警员面带谄笑地进门,在警员们心里,自己的局长不仅是个超级大美女,更是灭绝师太般的人物,小声报告道:“局长,城东律师事务所的张律师要来保释那名叫杨辰的犯人。”


第008章 【菊花茶】

                  当杨辰带着几分小迷惑地走出警局的时候,怎么也搞不懂为什么会有名素不相识的律师来保释自己,而且从警局的态度来看,这名律师的背景极为深厚。

    警局门口,头发花白的张律师戴着金丝眼镜,很是庄重地与蔡妍握手,“感谢蔡局长的配合,难得蔡局长如此年纪轻轻就能坐上西区警局的一把手,果然大人大量。”

    此刻的蔡妍一脸矜持的肃穆,俏美的脸蛋上淡如冰霜地保持着公式化的微笑,“张律师是整个中海律师界的老前辈了,我们做晚辈的当然要格外重视地以礼相待。”虽然与张律师说着话,-但蔡妍的目光却不由自主地瞟了眼在旁晃悠着伸懒腰的杨辰。

    蔡妍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张律师突然到访要保释杨辰,虽然张律师不会说出背后的雇主是谁,但能请动这名年迈老资格律师的人物,绝对是在中海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那样的人物竟然会为杨辰这个菜场卖羊肉串的小贩出面,看来自己的猜测绝对没错了——杨辰的背景不一般。

    出了警局大院后,杨辰一脸谦和地笑着对张律师道:“这个……谢谢大律师帮忙,不然我可就得在审讯室待两天了,你不知道,我今天晚上还答应着去一朋友家做客,头疼啊……”

    看着杨辰一脸尴尬的笑容,张律师的心里却是有些好奇了,原本还不懂为什么那人会让自己来保释这个年轻人,可如今一见,的确有些不凡处。单单从警局里的淡然自若,以及出来后的气定神闲,还有空开玩笑的性子来看,这样的年轻人绝对有着非凡的气度。

    收起了轻视之心,张律师呵呵笑道:“杨先生不必谢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要谢的人在前面呐。”

    顺着张律师指的方向,杨辰忽然见到一辆红色的轿车停在路边停车场。

    杨辰只扫了一眼,顿时起了兴趣,那车竟然是辆国内少见的宾利雅致,这种英国车代表的是一种雍容的皇家气质,最低的售价在华夏国都达到了400万以上,能在路上随意开这样的车,身价没几个亿是扯淡。

    告别了张律师后,杨辰慢悠悠地荡到了宾利车的一旁,稍微往车内驾驶座一张望,目光就再难被移开,轻笑道:“是你?”

    纯黑皮座椅上,一名穿着洁白折纱连衣裙的都市丽人正面若清水地倚坐着,一头高高挽起的乌黑秀发一丝不苟,精致靓丽的脸蛋上戴着一副大框的水晶墨镜,遮盖了一半俏脸。墨镜与赛雪的肤色形成的鲜明对比,流露处一股子孤傲与冷漠的同时,美得让人心颤。

    车窗户被放下,美人也不多看杨辰一眼,淡淡道:“上车。”

    杨辰也不客气,嘿嘿笑着坐上车后还很自在地屁股挪了挪,调整了下座位高度宽敞度,一脸见了老朋友的热络表情,“早上你就这么走了,我还好奇能不能再遇见你,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警局帮我保释,这算不算缘分?”

    这名丽人却是才刚与杨辰*的陌生女子,杨辰见她此刻一脸寒霜,脑海里又回想起两人那一夜的颠鸾倒凤,完全是判若两人,不由生出几分玩笑的心思。

    “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不跟杨辰多废话,女人脚踩油门,车子很快地离开了警局,大约十多分钟后,在西城区广场边的咖啡厅停下。

    走过巨大的喷水池,杨辰跟着一言不发的女人进入咖啡厅,似乎早订了小雅间,顺着服务生的指引,两人来到僻静的二楼角落,几株翠绿色的大植株阻挡在周围,显得清幽宁静。

    “林小姐,这位先生,两位需要喝什么?”彬彬有礼的男侍者笑着问道。

    看来是常客了,摘下墨镜,露出那张令绝大多数男人都会血脉贲张的绝色容颜,姓林的女子淡淡道:“蓝山,加奶,不加糖。”

    杨辰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页的菜单,皱着眉头想来想去,露齿笑道:“那个……来杯菊花茶吧,降降火,不要很好的,最便宜那种。”

    男侍者的笑脸一僵,尴尬地答道:“这位先生,我们是咖啡厅,没有茶,更没菊花茶……”

    “那要杯水,水要钱么?”杨辰苦恼地问道。

    “呃……水是有,不过先生,您真只需要水吗?”男侍看杨辰的眼神有些怪异,他似乎无法理解,与这名如同女神般人物一同来的朋友,会是点杯水的客人。

    一直冷漠地望着窗外的女子突然瞥了杨辰一眼,对男侍道:“给他杯那不勒斯,美式口味。”

    “好的林小姐。”男侍如蒙大赦般地仓皇退了出去。

    杨辰却是面容一片悲戚,“我说……小姐,你姓林是吧,林小姐,我没钱你给我点什么那不勒斯,几百块钱一杯,我羊肉串得卖几千串呐!”

    “我请你。”蹙着黛眉,女子有些不耐烦地道。

    “这不是你请不请我的问题,是我的收入不允许我喝这样档次的咖啡。再说了,我一个四肢健全,非文盲的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贪图你一个女孩子请我喝咖啡呢?你要知道,我虽然家里穷,可好歹也是个正经人,不是坑蒙拐骗的小混混。我如果要喝咖啡,当然要自己赚钱来喝,可其实呢,我也不怎么喜欢喝咖啡……”

    “是我请你,不是你贪图的。”女子有些崩溃地说了句,自己又退了一步,请人喝杯咖啡都这么多废话。

    可是杨辰却满脸的严肃,郑重其事地道:“林小姐,古人说了,君子不吃嗟来之食,你这是对我的施舍,你看不起我的收入没关系,看不起我的社会地位,没错,我就一卖羊肉串的小贩。可你不能侮辱我的人格,践踏我的自尊心……”

    “够了!!!”

    林大美女猛地拍桌站起,饱满的胸脯起伏不定,“你有完没完,我没空跟你扯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废话!”

    话音刚落,一直还喋喋不休的杨辰立马停了下来,仿佛换了个人似的,脸上露出几分得意的微笑,“林小姐,这样才对么,年纪轻轻的,感情丰富点,别总板着个脸,我看你生气的表情比冷着个脸的样子漂亮多了。”

    “你……”毫无淑女风范的,林大美女一屁股坐回位置上,一双美地冒泡的闪亮杏眸瞪着杨辰,“我没空听你瞎扯这些,现在,有事找你谈。”


第009章 【你无耻】

                   “说吧,什么事。”杨辰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一条腿架在了真皮座椅上,甩了橡胶拖鞋,用一只手扣挖起了脚丫子。天气一热就容易有些瘙痒,杨辰考虑着是不是该去买支药膏抹抹。

    见到这一幕,林若溪刚想开口的话语又顿了一下,下意识地掩住可爱的小瑶鼻,皱眉道:“你能不能不要做这种恶心的动作。”

    杨辰无所谓地笑笑,“嘿嘿,脚痒了就自己抓抓,天经地义的,有什么恶心。强忍着活受罪干什么。”

    林若溪发誓,她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不要脸的人,虽然通过初步的了解,知道这个人只不过是个卖羊肉串的小贩,可那又能怎么样,自己**于他的事实已经不能改变,接下来的事情,只好将错就错了……

    “杨辰……”

    “等等!”杨辰再度阻止了林若溪的话。

    “又怎么了?”林若溪有些恼了,冷冷的脸蛋上有几分气血上涌的红晕。

    杨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林小姐,你看啊,你知道我的名字,还知道我被警察抓了,很明显呢,你调查过我了。可我连你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你就说要跟我谈事,这是不是有些……”说着,还贪婪地打量了林若溪几眼,舔了舔嘴唇。

    “林若溪,如若的若,溪水的溪……可以谈事了吧。”林若溪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了,眼前的男人满脸*邪,跟自己所想的老实男人根本是天差地别,可自己下定决心的事情从来没有转圜的余地,所以,硬着头皮的,林若溪还是打算进行到底。

    “林,若,溪……”杨辰似乎回味地低声喊了几遍,“不错,这名字挺配你。”

    “我爷爷给我取得,但那不是重点,我现在需要你做一件事。”林若溪觉得自己的名字从这个无赖嘴里喊出来都显得恶心。

    杨辰提防地看着林若溪,“那个……林小姐,你该不会让我偿还你保释我的人情债吧,我要钱没有,烂命一条。”

    看到杨辰竟然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林若溪只觉得一阵肉麻,懒得多看一眼,转过头道:“娶我。”

    “什么?!”

    “娶我……”林若溪脸色红润地能流出汁水来,重复了遍,声音小地跟蚊吟似的。

    杨辰还是怀疑自己听错了,小心翼翼地将耳朵贴上前,干涩地又问道:“林小姐,你说清楚些,我怎么觉得我有些幻听……”

    “你没幻听”,林若溪似乎下定了决心,恢复了一脸冷淡表情,“我说,要你娶我!立刻结婚!”

    一个字一个字地蹦进杨辰耳朵后,杨辰不得不承认,自己没幻听,不由苦笑着道:“林小姐,你这也太……太草率了吧,不能因为跟我上了次床,你就说要跟我结婚吧。婚姻大事那事关人的一辈子,我觉得你需要慎重地考虑,不要一时冲动。”

    杨辰这次没跟她开玩笑,而是语重心长地正视着林若溪,希望她能明白。

    林若溪却是直接摇头,“我不是小孩子,我清楚我在做什么。我年纪不小了,该结婚了,只不过一直没合适的人选……当然了,你不要以为你就是合适的人选。因为某些原因,发生了昨天晚上的事……”说到这里,林若溪的俏脸不由自主地红了下,但立刻接下去道:“我可以很明白地告诉你,我是个很保守的女人。与其被迫与别的不熟悉又讨厌的男人结婚,还不如选择你,起码我把我的第一次给了你。”

    杨辰沉吟片刻,嘴角冷笑道:“林小姐,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要的婚姻只是一种摆设,而作为配合你的男主角,我与其他那些候选人相比,显然是你觉得最容易控制的对吧。”

    林若溪被说中心事,难免有些不自在,但也没否认地点点头,“杨辰,我可以保证,如果你配合我,三年以后,最多三年,等我的事业完全稳固了,我们就各分东西,不用负担任何责任,而且,我会给你一大笔的酬劳,比你卖羊肉串卖十辈子还多。”

    “林小姐……”杨辰的脸色已经寒了下来,玩味地笑道:“似乎你没弄清楚一件事。我虽然穷,只是个卖羊肉串的,但不代表我会为了钱跟一个毫无感情基础的女人做夫妻,哪怕是假的。你可以说我虚伪、愚蠢、自以为是,可我这个人,没别的脾气,就是比较倔。我有我的原则,我的字典里,没有‘假结婚’这个词。”

    “你……”林若溪的确没想到,在自己眼里一个低贱地不能再低贱的卖羊肉串的臭男人,会拒绝自己的要求,哪怕是假夫妻,他难道不知道,全中海市多少天之骄子希望接近自己,都被排除在外么!?

    杨辰却是没停下,继续道:“如果你真的是个保守的女人,不能接受自己的贞*被一个不爱的人夺去,我体谅你,我也为此感到抱歉和愧疚。如果你愿意,我会认真地去追求你,直到你能真心喜欢我,那样,我们再结婚,我完全可以接受。至于我会不会真心爱你,你不用怀疑,我想是个正常男人,都不会怀疑你的魅力。可是……你要我仅仅为了你的事业做挡箭牌冒充三年的丈夫,我杨辰是不会接受的。”

    “哼,追求我……你凭什么追求我?你的羊肉串吗?”林若溪真的怒了,这个男人的自大让她莫名其妙。从小到大,没有男人会拒绝她的任何无理要求,可没想到,如今会有个蝼蚁般的男人拒绝与她结婚!

    杨辰似乎又回到了那副无赖模样,嘿嘿笑道:“你看啊,我长了这么帅,这么有男人味,烤的羊肉串又好吃,生活呢,艰苦朴素,有传统好男人的优点,更重要的是,我对女人很不错的,要是对自己老婆,那更好啦……”

    “够了!”林若溪怕再听下去自己会暴走,“一个亿!买你三年!”

    “这不是钱的问题……”

    “两年一个亿!”林若溪降低了要求,气呼呼地道。

    杨辰依旧摇头,“哪怕一百个亿都不行,这是原则问题。”

    “你信不信我能让你从警局出来,还能让你进牢里待一辈子!”林若溪眼眶红红的,心里一阵委屈,恨恨道。

    杨辰哈哈大笑起来,“凭什么?难道林小姐要告诉警方,昨天晚上我强女干了你么!?我可是清楚地记得林小姐主动要了很多次呢……”

    “你……我……我……你……”林若溪洁白的贝齿咬着粉嫩的薄唇,委屈痛苦的泪水突然决堤一般从眼中溢出,“杨辰,你无耻!”


第010章 【人生污点】

                     如果是半年多以前,有个女人在杨辰面前落泪,杨辰只会当她是被敌人烟雾弹刺激的,亦或是故意演戏让自己放松警惕,更或许是装出楚楚可怜模样诱惑自己……可如今,眼前与自己有*缘的漂亮女人,显然是真的被自己话刺激哭了的。

    不由自主的,杨辰感到内心一阵愧疚,虽然觉得很多话没说错,但对于一个保留二十多年贞*的现代女性而言,这的确有些残酷了。

    “好了,别哭了……给你道歉还不行么。”杨辰略有烦躁地摸了把上衣口袋,可一摸空荡荡的,才想起自己最近想着戒烟也就没买烟带身上。

    林若溪雨打梨花的俏脸惹人无限怜惜,可这小妞也是倔强的主,哭出两行清泪后,掏出张纸巾擦拭了下,便强行忍住,只是红着眼眶瞪住杨辰道:“我再问你一次,你娶不娶我?”

    “我说林小姐,这年头怎么还有美女硬要拉个男人当老公的事情?我说的很明白,我不会陪你玩三年这种无聊的游戏。”杨辰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打算离开。

    林若溪这次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眼中流露出几丝惨然,神情一片麻木地同时站起身来,率先朝着咖啡厅二楼的阳台走去。

    咖啡厅的阳台比较宽敞,放着几张戴遮阳伞的精美小桌子,阳台上摆放着各种盆景植物,显得清新怡人。

    杨辰见到这一幕,瞳孔一阵收缩,倒抽一口凉气地道:“林小姐,你该不会因为我不愿意跟你结婚,你就要去阳台跳楼吧……”

    林若溪仿若未闻,一言不发地继续朝着阳台走去。林若溪就这么缓缓地靠近阳台的边缘,随手拉过了一只椅子后,踩着椅子靠近了围墙的护栏。

    这下杨辰犹豫了,这妞不会真的性子这么烈吧,要知道从这阳台跳下去,摔在下面**的石板地上,不死也残废啊……

    不过,林若溪的举动立刻告诉杨辰,她的决心是多么的恐怖……

    漠然的,林若溪回头看了杨辰一眼,她的眼里充满了决绝,厌恶、痛苦与心酸,仿佛整个灵魂在这具绝美的躯壳里备受煎熬一般,试图解脱……

    四目相接,杨辰感到自己的心脏一阵抽搐,他太熟悉这种眼神,这样的眼神也太像自己脑海深处无法磨灭的一个影像,就是那个影像,让他半年多前挣脱了国外那十几年的血腥枷锁,回到了自己出生的国度……

    可如今,从林若溪的眼中,杨辰再度回忆起了太多试图忘记却无法忘怀的东西,杨辰在这一瞬间迷失了。

    林若溪见到杨辰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似乎并不想有多少表示,心里一阵凄苦……哪怕自己跳楼,那个男人也无动于衷。再想到自己**于他的痛苦,生活上工作中家里面各种的压力纠葛,林若溪感到自己真的要崩溃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死了一了百了吧……

    就在这时候,准备完了咖啡拿着托盘上楼的年轻男侍者走到了楼梯口,一入眼帘的,就是林若溪准备跳下楼的倩影。

    “林……林小姐!您这是做什么?危险啊!”

    男侍者的话音刚落,一个身影猛地窜过他的眼前,带起一道残影,快地仿佛是电影特效!

    林若溪噙着泪水,起身往楼下跳的刹那间,一双强而有力的手忽然围绕住自己纤美的腰肢,止住了自己跳跃的动作。

    这一切发生得电光火石,楼梯口的男侍者根本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就见到阳台上,那个衣着粗糙的男人,正怀抱着美人的腰肢,两人安静的,一动不动地静静在阳台伫立着……

    阳光播撒在阳台的翠色植株上,淡淡的绿光映射着这对年轻男女,气氛显得祥和而令人遐想暧昧。

    男侍者松了口气的同时,暗暗羡慕这个男人竟然能与林小姐这样的大美人发生这种关系,悄悄地将咖啡放好后,退下楼去。

    林若溪感到自己瞬间从地狱回到了天堂,她不知道杨辰是怎么做到在这瞬间移动到自己背后的,她也已经没心思去思考这些事情,她只感受到一双火热的臂弯正紧紧搂住自己的腰肢,紧得有些生疼。而男人粗重的鼻息,正缓缓地喷在自己敏感的玉背上。

    “放开我,你现在拦住我,我等下还是会去死。”林若溪的脸蛋红扑扑的,依旧倔强地道。

    杨辰深吸一口气,仿佛是享受地呼吸林若溪身体散发出来的诱人体香,她的体香有着淡淡的茉莉味,闻过太多极品香水的杨辰,感到这股体香胜过一切。

    “林若溪,我输了,我娶你。”杨辰轻声叹道。

    林若溪娇躯浑然一震,接着沉默了下来。自己赢了么?可为什么,一点喜悦的心情都没有?是了,这只不过是一个用来当挡箭牌的男人,他还在自己**不清的时候夺去了自己的贞*,自己恨他,怎么-会爱他,不爱他,怎么会高兴与他结婚呢?

    与此同时,不少在广场上的路人都看到了阳台上的这对男女,不少人津津有味地指指点点起来。

    “老公,你说他们是在做什么呀?”某女孩挽着一男人手臂问。

    “这都看不出来,模仿泰坦尼克呢,还真有情调……”

    阳台上的林若溪受不了楼下那一片火辣辣的目光,终于意识到两人的动作极其暧昧,仓皇地跳下椅子,挣脱杨辰的怀抱,走回了咖啡厅内。

    待到两人再度坐下,事情已经有了结果,只不过两人都沉默了起来,自顾自地喝着咖啡。

    良久,林若溪放下咖啡杯,从自己小巧的lv包里取出两张纸,一支钢笔,递给了杨辰一张。

    “这是什么?”杨辰从遥远的思绪中回过神来,迷惑地问道。

    “协议,结婚协议。”林若溪再度撇过头,不多看杨辰,回到了初时冷漠面孔。

    杨辰莞尔一笑,拿过钢笔看也不看地往签字栏潇洒地写下自己的名字。

    “你不看写的是什么就签字?”林若溪皱眉道。

    杨辰摇头笑道:“不用看也知道,无非是不能进你的房间,不能推倒你,互不干涉对方的私生活,外面面前要尽职演好戏,三年后给我报酬。是吧?”

    林若溪抿着嘴,嘟囔道:“差不多,反正你签字了,以后要遵守。”

    “嘿嘿,不过小若溪啊,要是你主动要跟我那个啥……我怎么办……”杨辰嬉皮笑脸地问道。

    “你……”林若溪气地满面羞红,“哼!不会的,那种人生污点有一次就够了……”

    人生污点?全世界一半的人每天都会做的事情在这妞看来是人生污点,杨辰不可置否地笑笑,一大口喝完咖啡,拍拍屁股起身,“好了,等下我还要去朋友家吃饭。登记的事情放明天吧……”

    “等等,我怎么联系你,你手机号呢?”林若溪不满地道。

    杨辰挠挠头,尴尬地道:“你不是调查过我了么,我没手机,买了还要交电话费,没钱。你明天就来我家找我,楼下喊声就成。”说着就要离开。

    “喂!”

    “还有什么事?”杨辰回头。

    “你……不准你那么叫我。”林若溪自己都不好意思说那称呼,太肉麻了!

    杨辰恍然,紧接着满脸严肃地道:“遵命,老婆大人。”

    林若溪瞬间感到天旋地转……自己以后怎么跟这么无赖相处!?

周围的民众都已经聚焦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