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太后洗澡时有多少奢华的特别程序?

日照电视房车频道2018-10-02 15:24:28

慈禧太后,又称“西太后”、“那拉太后”,是咸丰皇帝的嫔妃。在清末同治、光绪两朝,她是实际统治者。公元1862年,咸丰皇帝驾崩,6岁的太子载淳即位,叶赫那拉氏被尊为慈禧太后。她与恭亲王奕忻定计除去载垣、端华、肃顺等顾命八大臣,实行临朝垂帘听政。

慈禧太后向来喜欢打扮,尤其对洗澡特别讲究。每当慈禧太后要洗澡时,先由太监把澡盆、水、毛巾、香皂、香水等物品准备好,送到太后的寝宫门口,再由宫女把这些东西送进寝宫。倒好水后,才请太后宽衣入浴。侍候太后洗澡的是四个经过严格选拔和专门训练的宫女。

在慈禧太后洗澡的房间里,有专门设计制作的一个一尺来高的矮椅子。这个椅子很特别,四条腿很粗壮,共有八条小龙附在腿子上,每条腿两条龙,一条龙向下爬,一条龙向上爬。椅子背设计的最奇特,是活动型的可以换位置,既能拿下来,又能向左或向右转。因为椅背上两面都有插榫,像门上的插关一样,把椅子背放入插榫里,用开关一扣紧,就很牢靠了。椅子很宽,但不长,为了慈禧太后坐着安全,两边站人又方便,椅子下面还有个横托板,方便她放脚用。

慈禧太后洗澡用两个木胎镶银的澡盆,直径大约不到裁尺的3尺,呈斗形的,是用银片剪裁,用银铆钉包镶的,外形像个大腰子,为了使慈禧太后靠近澡盆,中间凹进一块。空盆抬着觉得很轻。由外表看两个澡盆一模一样,但盆底有记号,熟练的宫女用手一摸就能知道,一个是洗上身用的,一个是洗下身用的,绝不可混淆。

最使人惊奇的是托盘里整齐陈列的毛巾,规规矩矩叠起来,25条一叠,4叠整整100条,像小山似的摆在那里。每条都是用黄丝线绣的金龙,一叠是一种姿势:有矫首的,有回头望月的,有戏珠的,有喷水的。毛巾边上是黄金线锁的万字不到头的花边,非常美丽精致。再加上熨烫整齐,由紫红色木托盘来衬托,特别华丽显眼。

慈禧太后洗澡没有固定的时间,大概是夏天要天天洗,冬天隔两三天洗一回,宫里白天没有洗澡的都是在晚上,一般大约在传晚膳后一个多小时,在宫门上锁以前。因为抬澡盆,担水,连洗澡用的毛巾、香皂、爽身香水都由太监捧两个托盘送来,太监把东西放下就走开,不许在寝宫逗留。太监把澡盆等送到廊子底下,托盘由宫女接过来,屋内铺好油布,抬进澡盆注入温水,然后由掌事儿领着向上请跪安,名曰“告进”,然后请太后宽衣。

司沐的四个宫女全都穿一样的衣着,一样的打扮,连辫根、辫穗全一样。在慈禧太后屋里当差,不管干多脏的活,头上脚下要打扮得干净利落,所以这四个宫女,也是新鞋新袜。

慈禧太后换上浅灰色的睡裤,自己解开上身的纽扣,坐在椅子上,等候四个侍女给洗上身,与其说是洗澡不如说是擦澡。伺候老佛爷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要迅速,要准确,要从容,这必须有熟练的工夫。

四个宫女站在慈禧太后的左右两旁分四面站开后,由一个宫女带头,另三个完全看带头宫女的眉眼行事。由带头的宫女取来半叠毛巾,浸在水里,浸透了以后,先捞出四条来,双手用力拧干,分发给其他三个宫女,然后一齐打开毛巾,平铺在手掌上轻轻地缓慢地给慈禧太后擦胸、擦背、擦两腋、擦双臂。四个宫女各有各的部位,擦完再换毛巾,如此要换六七次。据说这样擦最重要,把毛孔眼都擦张开,好让身体轻松。

第二步是擦香皂,多用宫里御制的玫瑰香皂。把香皂涂满了毛巾后,四个人一齐动起手来。总是捞起一条毛巾拧干后涂香皂,擦完身体后扔下一条,再取再擦,手法又迅速又有次序。难得的是鸦雀无声,四个人相互配合,全凭眼睛说话。最困难的是给慈禧太后擦胸的宫女,要憋着气工作,不能把气吹向老佛爷的脸,这非有严格的训练不可。

第三步是擦净身子。擦完香皂以后,四名宫女放下手里的毛巾,又由托盘里拿来新的一叠毛巾,浸在水里,浸过三四分钟以后捞出,拧得比较湿一些,轻轻地给慈禧太后擦净身上的香皂沫。这要仔细擦,如果擦不干净,留有香皂的余沫在身上,待睡下觉以后,皮肤会发燥、发痒,就会惹得老佛爷大发脾气。

然后,用香水拍身,夏天多用耐冬花露,秋冬则用玫瑰花露,需大量地用。用洁白的纯丝绵约巴掌大小的块,轻轻在身上拍,拍得要均匀,要注意乳房下、骨头缝、脊梁沟,这些地方容易积存香皂沫,将来容易发痒。

最后,四个宫女每人用一条干毛巾,再把上身各部位轻拂一遍,然后取一件偏衫给太后穿在身上。这是纯白绸子做的,只胸口绣一朵大红花,没领,短袖,上面松松的几个纽绊,仿佛是起现在背心的作用。外面再罩上绣花的睡衣,上身的沐浴才算完事。

澡盆里的水要永远保持干净,把毛巾浸透以后,捞出来就再也不许回盆里蘸水了,毛巾是用完一条扔下一条,所以洗完上身需用五六十条毛巾,而水依然是干干净净的。澡盆里的水是随时舀出一些又随时添入一些热的,来保持温度。

等候在室外面干粗活的宫女,悄悄地静候着屋里的暗号。听到里面轻轻地一拍,就进来四个人,低头请过安后一句话也不说,先把使过的湿毛巾收拾干净,抬走,再重新抬进另外一只浴盆来。

这只盆和刚才抬出去的一模一样,可慈禧太后一眼就看得出来是洗下身的。洗下身的工具绝对不能用来洗上身,这在慈禧太后看来是天经地义的:上身是天,下身是地,地永远不能盖过天去;上身是清,下身是浊,清浊永远也不能相混淆。

等到洗下身浴盆抬进来的时候,慈禧太后的下身已经赤裸了,坐在浴椅上等候着别人来伺候,大致和洗上身同样的费事。等把脚擦完了以后,慈禧太后换上软胎、敞口、矮帮的逍遥屐,这是用大红缎子做的专为慈禧太后燕居时穿的鞋。做法和以前做布袜子相似,双层软底对缉在一起,上边蒙上一层薄膈臂,白绸子里,外罩大红缎子面,绣花,很像姑娘出阁时,踩轿用的红绣花鞋。因为此时慈禧太后年事已高,为了使慈禧太后宴居时又暖和又舒适又吉祥,效法穿红鞋的老神仙,所以做这种鞋。

慈禧太后穿好鞋离开洗澡椅子以后,洗澡就算结束了。宫女们工作小心谨慎和高超的技术了,油布上很少淋上水点。这时室里只留下司浴的两个宫女了,廊下也只留干粗活的两个人,其余的道过“吉祥”后都退下去了。司浴的两个宫女重新给慈禧太后舀水洗脸、浸手。与其说是洗不如说是熨,慈禧太后用很长的时间在额头、两颊热敷。据说这样可以把抬头纹熨开来,并能减少两颊的皱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