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设计师脑洞大开,这家创业公司要用乌鸦来清理城市的烟头!没错,就是乌鸦!

UDGPlus2019-01-16 04:34:12

 


看起来荒谬的想法,多数情况下想想就算过去了,但如果深究,也许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一年一度的荷兰埃森哲创新奖最近公布,其中有一家叫做Crowded Cities的初创公司入选,他们设计了一种叫做Crowbar的装置,用来训练乌鸦捡街上的烟头。


也许你想到了这样的画面:



和这样的画面:



Crowbar究竟是什么样的?The Next Web(TNW)的记者Alejanro Tauber(亚历杭德罗·陶伯)对Crowded Cities的设计师进行了采访。

 

Crowded Cities最初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开始的。在注意到阿姆斯特丹的一个住所附近的公园随处都是烟头的情况下,两名工业设计师——Ruben van derVleuten(吕本·范德弗勒滕)和Bob Spikman(鲍勃·斯皮克曼),提出这个想法并开始思考解决方案。


最明显的答案是使用机器人清理烟头,但是他们认为难度很高,因为让机器人清空自行车轮之间的,以及其他城市角落和缝隙里的烟头需要复杂的编程。因此他们转而将注意力放在鸟类上。


“一开始我们想到了鸽子,” 在设计工作室里,Ruben告诉TNW,“鸽子本来是很好的选择,因为城市里的鸽子随处可见。”但是很遗憾,快速搜索后得到的结论是,人们了解到鸽子的智力水平有限,训练鸽子将会有难度。


幸运的是,还有一种鸟类喜欢居住在人类附近,并且拥有足够的智慧,可以通过自主学习解决这个难题——它就是乌鸦。


网络上有很多视频介绍了鸦科鸟类的聪明智慧,我们以前可能略微过一些,它们都是确有其事。乌鸦算的上是目前世界上最聪明的物种之一,乌鸦的EQ(好听点叫智慧)可以与黑猩猩媲美。


乌鸦对因果关系的理解,使得它们能够形成概念,创造并使用工具。它们追逐嬉闹,互相学习,还能够操纵人类来帮助他们,有些种类的乌鸦甚至能够计数。这绝不是开玩笑。


“后来,我们偶然发现了一个叫Joshua Klein(约书亚·克莱因)的人做的这个项目,一下子就思路清晰了。” Ruben说。


▲Joshua Klein发明的crow box(乌鸦盒子)

 

Joshua Klein发明了乌鸦盒子,这是一个专门为乌鸦设计的售货机,用来自主地训练乌鸦从地上捡起硬币换成花生。

 

“如果它们可以捡起硬币,我们想它们也能捡起烟头” Bob说。为什么是烟头呢?如果你站在外面,环顾四周,你会发现随地都是烟头。有数据估计,每年人们要抽掉六万亿支香烟,大约三分之二的烟头最后被扔在环境中。

 

也就是大约有四万亿包含所有致癌物质、尼古丁和各种毒素的烟头自然熄灭。按常见的说法,这些烟头足以填满250万个奥运游泳池。重量加起来,则略轻于两个这样的重型海上施工船:


▲Allseas公司的重型施工船

 

总的来说,香烟头是一个很严重的环境问题。但却是一个可以通过Crow Bar解决的问题。


 

“我们需要乌鸦将食物和烟头关联起来。” Ruben解释道。为实现这一目的,Crow Bar依然延续了Klein训练乌鸦的“简单可靠四步训练法”:


第一步,在机器的托盘上给乌鸦放些食物和一个烟头。食物放在烟头旁边,保证食物一直有,以便让乌鸦学会飞回来吃更多食物。


第二步,拿走食物,每当乌鸦飞回来时,让食物从机器里掉落,这样乌鸦就会知道机器做了什么。


第三步是关键,彻底拿走食物,托盘上仅保留烟头。习惯了只在机器的托盘上找食物的乌鸦就会四处啄食,最终将烟头推到收集烟头的容器里,这时食物又会掉落。



不断重复这一步,直到乌鸦形成将烟头扔进容器才能得到食物的条件反射。

 

第四步是唯一需要人类参与的步骤。当乌鸦习惯了第三步后,需要人在机器周围撒上几打烟头。乌鸦需要认识到,它能捡起这些烟头并将他们放进机器。

 

一旦机器周围的烟头捡完了,乌鸦将在外围搜寻烟头。

 

但是乌鸦会怎么样呢?你可能会问,他们会不会因为用嘴叼取有毒的烟头垃圾而受到损害呢?

 

可能会吧,但是两位设计师的回答很务实。“这个项目对大自然的影响巨大,但是由于接触烟头的时间很短,因此对乌鸦的影响有限。” Bob保证,“我们能够调整机器来限制接受训练的乌鸦数量。但实际上,我们仍然需要做大量的研究,因为一旦发现对乌鸦有不好的影响,我们还是要寻找另外的解决方案。”

 

他们还计划在这个项目中训练另外一种物种——我们人类。最终,是人类的不当行为导致了这个问题。Ruben说,“这个项目也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当我们告诉人们这个项目时,他们意识到这个问题有多大,它改变了人们的行为。”

 

“我们希望这样的概念能够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大多数人并不像扔塑料糖纸一样把扔烟头当回事。”这很奇怪。



在这些变为现实之前,Bob和Ruben在这个机器问题上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各个部分的工作都是分开进行的,还没有进行整合。”他们一边将电子一点点地从一个大塑料盒子中取出一边说。随后,Ruben展示了训练第一步需要的烟头售货机原型,Bob介绍了这个训练机器的学习软件区分香烟和糖果棒还有困难。



为了完成这个项目,两位设计师目前正在筹集资金支撑实验,但没考虑过众筹。“目前这只是一个试验,如果最终证明失败,我们需要对人们负责。” Bob解释道,“目前还不清楚训练野生乌鸦需要多长时间,我们必须不断试验。”


带着对他们的祈祷,TNW联系了John Marzluff (约翰·马兹卢夫)教授,看看他是否看好这个项目。Marzluff 教授是一位世界闻名的鸦科专家,曾经出版了许多有关乌鸦的著作。


“我确信乌鸦能够学会这件事,当有行为奖励时他们学的很快。我在其他地方曾经也听过乌鸦捡烟头的故事,还考虑过它的目的是什么。宠物乌鸦经常偷主人的香烟,印鸦还被人们拍到过嘴里叼着香烟。但是为什么呢?也许只是因为看见人类将香烟放在嘴里,所以想尝试新的食物种类?或者可能他们向用这些用过的过滤器作为他们巢穴的杀虫剂,就像已经发现的其他鸟类那样?因此,是的,他们可以尝试做这项研究。”Marzluff 教授在回信中写道。


Marzluff 教授同时很快指出这个项目背后的伦理影响,“同样重要的问题是,我们是否应该役使乌鸦为人类做脏活?对我来说,我的答案是否定的。乌鸦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们应该仅限于感叹于他们的生活,而不是试图强迫他们为我们工作。更加符合道德规范的方式,是设计自动捡烟头的机器,发明可降解的烟头,或者更好的方式,是训练那些抽烟的人们抽完烟自己捡起烟头。”


在Tauber看来,Marzluff 教授的回复中大写强调的“不应该”让他们的这个想法显得更加智慧。


这个项目的意义不仅在于用我们微不足道的尝试来对抗数百万年的进化,纯粹向大自然寻求解决人类问题的方案,同时还在于它将我们最先进的技术魅力和地球上某些最聪明的动物的长处结合起来。除此以外,这个想法不仅从生理上解决了问题,同时也解决了心理上的问题。


被惹怒的众人会产生各种不同观点,尽管表面上看来利用乌鸦可能上有问题的,但是这却上一个让人们讨论深层问题的好办法,也就是我们人类自己的问题。


这是好事情。一个想要利用机器来训练乌鸦来解决废物问题的想法,最终却能训练我们对问题的根源认识更加明晰,从而有希望从源头上改变废物的产生,而不再需要产生这个想法


换句话说,这个机器不仅训练乌鸦,它也训练人类

 

 

(本文编译自the next web)

-END- 


本文系原创作品,如欲转载请取得作者书面授权并在文章开头注明出处。






WeChat:UDGPlus

 

点击关注二维码

了解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