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游思——蔚州古城景点漫记

大好河山读书会2018-09-24 13:54:17

做为一名土生土长的蔚县城人,从南门到鼓楼,又从玉皇阁到南安寺塔,来往反复中,岁月的年轮在一圈圈泛开。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感觉对古城的了解却越来越少了。近几年来,畅游蔚州古城,成了我最大的心愿,而这一愿望随着蔚州古城景区的盛大开业终于得以实现。

            庄重威严蔚州署

蔚州署始建于明代,坐落在蔚州古城内西南隅,与南安寺塔毗邻,是明清时期蔚州地方的最高行政机构。现今的蔚州署,是按照《蔚州志》记载,于2010年5月在原州衙遗址上复建而成。

  州署坐北朝南,规模宏大,占地面积46亩,分东、西、中三路,呈轴对称分布。同时遵循封建礼制左文右武,前朝后寝的形制,建有18处院落,297间房屋。亭、台、楼、壁,廊俱全。

提起蔚州署,总会让我想起以前的蔚县人民政府,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县大院。记忆中的县大院是深红色的木质大门,门前两只石狮子,院内走廊甬路又深又长,一排排办公室安静有序。大院两侧又有许多小院,小院内花木扶苏,又是一番景象。由于是县政府所在地,自然不是一般人所能随便出入的,所以从小我便对这里心生敬畏。

从2011年7月建成后,我曾不止一次参观游览了蔚州署。州署大门面宽三间,进深两间。大门两边砌有八字墙,八字墙中间各镶嵌一座砖雕撇山照壁。每次来到州署门前,我都要驻足好久。仰望着灰色飞檐下蓝色牌匾上“蔚州署”三个黄色的苍劲有力的大字,一种油然而生的敬畏和景仰之情便从心底深处蔓延开来。而雄踞在大门左右的两只威猛的石狮,更是为州衙平添了一种威严和神圣。

走进大门,东侧廊下是一座石碑。石碑上刻有《复建碑记》,是一座记录当代蔚州人勤劳智慧的丰碑。西侧廊下是一只略显破旧的大鼓,大概就是旧时衙门的“喊冤鼓”吧。相传古时州衙大门东侧廊下置一“喊冤鼓”,专供老百姓喊冤报官之用。击鼓鸣冤的由来,还得从汉代开国皇帝刘邦和民女苏小娥的故事说起。而击鼓鸣冤之制,也成为封建官吏体察民情的重要手段,一直流传了两千多年,直到清末。

由大门往里走,院子的两边是东西里甲房。现在西里甲房是《蔚州署历史文化展》的展厅,东里甲房原为《蔚州历史名人展》,现已改为《蔚县原创剪纸大赛作品展》,共展出蔚县剪纸艺人近年新创作的各类剪纸新品130余副。

大门的正对面,便是仪门。从大门到仪门的两侧,摆放着翠绿整齐的盆景,给州署平添了许多生机。仪门是进入州衙的第一道礼仪之门,平时并不常开。只有在举行重大庆典,或是审理重大案件的时候才大开仪门,让百姓人等从中而入。仪门两侧设立便门,东侧为“人门”,也称“生门”,经常开着;西侧为“鬼门”,也称“死门”,只有处决死囚时方开此门拉出去行刑,平时关闭。

由仪门到大堂的甬道用方砖铺成,高出地面2尺。想象着旧时衙役站立两旁高喊“威武”的场景,倒也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由仪门往北,甬道中间有一座四柱三顶的木牌坊,叫戒谕坊。戒谕坊南北两面正上方各书“公生明”,“廉生威”三个大字。“廉生威”三个大字下面靠左书“下民易虐,上天难欺”,靠右书“尔奉尔禄,民膏民脂”。站在戒谕坊下,我沉思良久:上古的封建官吏尚懂得老百姓才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并时刻警戒自己要谦恭尽职,公正廉明。而今,我们的领导干部若人人都能如此,岂不也是天下百姓之福!

过了戒谕坊,便来到整个州衙的中心——亲民堂,也叫大堂。大堂结构严谨,雄伟壮观,是知州发布政令,举行重大庆典,公开审理案件的重要场所。

大堂正中设知州公堂,上悬“明镜高悬”匾额。匾额下的屏风上是一副彩绘的“海水朝日”图,象征州官办案“清如海水,明似日月”。屏风前设有公案,公案上放置文房四宝及红头刑签,绿头捕签。同行的好友走向公案,右手提笔,左手拍下惊堂木。虽女流之辈,却威武刚正,满目森然。我飞快得按下手机,抢拍下这一瞬间。就连她本人,也为自己精彩的扮相赞叹不已。

大堂内东侧为钱良库,西侧为武备库。大堂东侧三间耳房叫协政厅,西侧三间耳房叫赞政厅,现为《蔚县节庆文化剪纸大赛》展厅。大堂院东西两侧为六房,左文右武。东为吏、户、礼三房;西为工、刑、兵三房,司职六部,为州衙职能办事机构。六房现在作为四个剪纸展厅展陈《蔚县剪纸博物馆剪纸展览》。

由大堂出来,继续往前走,便是二堂。二堂建筑结构和大堂大同小异,州官在这里办公,处理一些普通的民事案件,因此上看起来多了些随和,少了些威严。二堂现在用来做道德讲堂,每周六日上午9:30——10:00在这里都有蔚州大鼓书表演。我曾在这里听过桃花镇鸦涧村大鼓艺人表演的蔚州大鼓《杨宗英认祖归宗》。确实是行腔浑厚,苍劲质朴,惟妙惟肖,独具地方特色,令人观后耳目一新,赞不绝口。二堂的两边是两个稍间。西稍间现为《蔚县影视基地展》,东稍间是《蔚县剪纸艺术节成果展》。

穿过二堂,经过天井院,就到了内宅。天井院内建有门子房,门子房相当于现在的传达室或保卫科。现在作为《蔚县古堡摄影展》,用近百副图片真实得记录了现存蔚州古堡的沧桑历程以及当地的风土人情和民俗文化。身在其中,思绪不禁飞回到了远古时代,激发出无限的情愫与怀想。

内宅是州官及家眷日常生活起居的地方。由天井院通往内宅的门庭及两边的长廊精巧别致,使得内宅小院与这威严的州署隔离开来,变得温馨而富有情调。长廊里张裱着蔚县历史名人生平简介,透过这浓浓的墨香,我尽情地领略着这一个个历史人物精彩而传奇的人生故事。古老的蔚州,不愧是人杰地灵,藏龙卧虎之地呀!现在的内宅是《蔚县红色历史文化展馆》,共分五个展厅。第一展厅位于正房,是《蔚县革命历史展》;第二展厅位于东耳房,是《张苏纪念馆》;第三展厅位于西耳房,是《马宝玉纪念馆》;第四展厅位于东下房,是《谢才纪念馆》;第五展厅位于西下房,是《李氏三姐妹展室》。该展馆现已成为我县红色历史文化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用无声的语言向我们讲述着过去艰苦卓绝的光荣岁月和难忘的奋斗历程。

出了内宅,便到了蔚园,也就是州衙的后花园。后花园位于州署大院的最北端,这里花木扶疏,小径清幽,令人豁然开朗,心旷神怡。后花园的东侧建有魁星楼一座。魁星楼高29.08米,目前是河北省最高的木楼,在全国位居第三。此楼表面看是三层,其实是五层,是“明三暗五”的古代建筑风格,整体建筑是卯楔木架结构,没有用一颗钉子。迎着习习清风,我和好友拾级而上。透过正殿的窗户,我们努力地端详着里面的魁星造像。只见那魁星头上生着两只角,金身青面,赤发环眼,面目狰狞。他右手握一管朱笔,左手持一只墨斗。右脚金鸡独立,脚下踩着一条大鳌鱼的头部。左脚扬起向后踢出,脚上是北斗七星。凝视着魁星神像,我在心中默默祈祷,惟愿家乡学子不负寒窗之苦,奋力拼搏,独占鳌头。

后花园的西侧,与魁星楼遥相呼应的是慈贤亭。慈贤亭小巧玲珑,修筑在废土弃石堆砌的小土坡上。坐在慈贤亭内,整个州署尽收眼底。只见青砖灰瓦,飞檐翘壁,庭院重重,错落有致,清风徐徐,鸟儿欢歌。抬头蓝天碧日,俯首青翠欲滴。如此美景,我和好友沉醉其中,谈古论今,竟有些流连忘返了。

从后花园东侧小门往回返,迎面一棵柳树巍然矗立。这棵柳树叫龙柳,是我国著名的观赏树种,距今约有一百多年历史。它高大粗壮,枝叶繁茂,使得曲径通幽的小巷更加古朴幽深。

    沿着小巷由北向南,我们游览了东路建筑。它们依次是:关帝庙、赞候祠( 又称衙神庙)、寅宾馆、银亿库、东公廨、兵器库和土神庙祠。西路建筑我们由南向北走过,它们依次是:马神庙、狱神庙、西公廨、架阁库、静也轩和膳食院。

参观蔚州署,还有一个地方不容错过,那就是州署大门广场前南端的照壁。这座照壁是青砖浮雕组成的一字型建筑群,正中有一形似麒麟的怪兽,叫“犭贪”。这是一种神话传说的贪婪之兽,传说它能吞下金银财宝。从画面看它的脚下和四周全是宝物,但它并不满足,张着血盆大口,妄想吞吃天上的太阳,结果掉下悬崖,摔的粉身碎骨。照壁绘画相传是明太祖朱元璋首创,用以警示官员们不可见利忘义,贪脏枉法。望着这副照壁,我想,反腐倡廉应该是历朝历代亘古不变的主题吧,而当那些官员们站在这里的时候,内心深处也一定会有所触动吧。

蔚州署布局完整,古朴庄重,威严有序。不仅直观地再现了明清建筑风格和丰富深厚的官府文化,更是宣传弘扬蔚州文化,展示蔚州儿女精神风貌的一个重要场所。每一次游览归来都受益颇多,同时也想再一次去更多的了解它接近它。


      鼓楼,用它巍峨的身躯迎来古城的解放

鼓楼,对我来说似乎是再熟悉不过了。幼小时候起,就常常跟随母亲从南城门,也就是景仙门,穿过南北大街,到鼓楼后的舅舅家。然后再由鼓楼洞到南城门,回到南关西自己的家里。成年后渐渐才明白,幼小时候记忆中的鼓楼,并不是完整的鼓楼,只是鼓楼的基座。然而,就是这幸存的,历经沧桑的,斑驳古老的城墙,在我的心里就已经足够巍峨壮观的了。那时候,若是一个人从鼓楼洞经过,总觉得这洞又宽又深,寂静幽长的有些害怕。但往往又喜欢从这洞里走过,因为它冬暖夏凉,可以遮风避雨。长大后,每次从鼓楼那儿经过,都要对着砖券门洞北侧上方镶嵌的“鼓楼”二字凝视良久。而镶嵌在门洞南侧上方的“初哉首基”四个字寓意”京西第一州“的意思,我是不久前才知道的。

鼓楼,位于蔚州古城的中心,始建与明洪武十四年,是蔚州卫指挥使周房所建,历代多有修缮。鼓楼原为“谯楼”,清代改为“文昌阁”。在周房的督建下,经过众幕僚和工匠们的精心构筑,建成的鼓楼宏伟壮观。正如《明创建鼓楼记》中说:“画栋卧虹、层檐跂翼、危梯杰槛、四户八窗、铁马敲风、铜铎响月、赭垩鲜焕、玄荫遂深、势若凌云、巍然拔起,东瞰沧海、南观紫极、西俯太行、北枕朔漠,气象鼎新,规模宏远,非特为一时观美,实为边隅之保障也。”真可谓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足见古人的公德心和责任感。

不幸的是,原先的鼓楼于1948年蔚县城第二次解放的时候被毁。现在的鼓楼是1997年仿原样重新修建的。而承揽这一工程的正是我所在的蔚县城市建筑工程公司。这在当时是一项有深远政治和历史意义的形象工程,也是一项前所未有的高难度工程。为了在确保工程质量的前提下按时完工,公司上下都做了大量认真仔细的工作。每一根梁柱,每一块瓦当都对照图纸反复推敲,做到合卯对缝,一丝不苟。重建后的鼓楼通高17米,面宽九间,进深五间,为一座三重檐多角歇山布瓦琉璃剪边建筑。它造型别致,工艺高超,结构精美,巍峨壮观,为蔚州仿古建筑中具有代表性的上乘之作。

五月中旬的一个下午,我和朋友们一起第一次游览了重建后的鼓楼。进入景区,经过售票厅,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我们迫不及待地拾级而上。登上城楼,凭栏远眺,整个蔚州古城尽收眼底。古老的南北大街,密集的店铺,叫卖的商贩,无不浸透着古色古韵,向人们无声地述说着古城曾经有过的辉煌和繁华。“直上城楼第一层,三秋气爽豁心胸。莼羹魲脍乡心远,霜菊露螯酒意浓。双风依云瞻帝关,乱石飞翠接居庸。人生到处堪吟眺,何必登高太华峰!”清同治年间蔚州吏目徐钧的《秋登城楼》便是我们此时心情的最好写照。

 一番欣赏赞叹之后,我们进入了文昌阁的第一层。这一层是《蔚州老照片展》,展厅内宽敞明亮,分“古城记忆”、“苦难岁月”、“奋起抗争”、“走向光明”、“建设家园”、“国粹生辉”六个主题展。以时间为主线,从不同的侧面展示了勤劳勇敢的蔚州人民追求解放,建设家乡,开拓创新的坚强决心和奋斗历程。

第二层为《蔚县近现代票证展》,大家简单得参观浏览了一番,便到了第三层。

 第三层为《蔚州书画展》。翰墨歌蔚州,丹青颂家乡。展厅所展出的几乎全部是向蔚县各界书画名家和书画爱好者征集来的作品。其中好多人是我们熟悉和认识的。这些作品都融入了蔚州元素,或秀美飘逸,或雄厚遒劲,每一处笔墨都饱含着作者对家乡的热爱和赞美之情。它们题材新颖、风格迥异、品味高雅,向人们展示了当代蔚州书画的较高水平和艺术风范。作为家乡人,在欣赏赞叹之余,也为这些艺术家们感到非常的骄傲和自豪。

快到下班时分,我们意犹未尽地走了出来。走下一段台阶,这才注意到台阶下休息平台上赫然矗立着一块巨石。巨石上刻着八个鲜红的大字:“继承发扬,优良传统”。我有些疑惑地望着这块巨石,环视四周,只见紧挨着巨石的墙上有一块黑红色木匾,匾上八个白色大字“缅怀先烈,铭记历史”格外醒目。紧挨着巨石,有一块大理石石碑,碑上密密麻麻得刻满了字迹,我赶紧上前,“激战鼓楼,蔚县解放”这一黄色的标题便映入眼帘。这时,同行的朋友们也赶了过来,大家一起一字一句地读起了碑文。

 这是一个震撼心灵的故事,是蔚县城第二次解放的故事。

1948年三月下旬,我华北野战军第四纵队一部在司令员曾思玉的率领下向蔚县挺进。龟缩在县城的国民党补训六师八个营2084人,成为瓮中之鳖,企图凭借坚固的城墙固守待援,用多挺机枪封锁了唯一能通向鼓楼的83个台阶。我军从鼓楼北面发起进攻,因守敌居高临下,工事坚固,火力强大,数次强攻均未成功,伤亡很大。我军遂调炮火对鼓楼守敌进行轰击。经过浴血奋战,战斗持续到上午九时,国民党军最后一个据点——鼓楼终于被攻克。此次战斗俘获了国民党军队2000余人,歼灭了300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和军需物资。蔚县城遂告解放,成为察哈尔省解放最早的一座县城。

碑文读完了,我们都静静地站立在那里,一句话也没说。每个人都在心里为这英雄的鼓楼和为解放鼓楼而浴血奋战的英雄们致敬。我们轻轻走下台阶,生怕惊扰了它。是啊,我们脚下的每一级台阶,都留下了英雄们浴血奋战的足迹,浸透着革命先烈的鲜血。我默默抬头,仰视着鼓楼,是你用巍峨的身躯迎来了古城的解放,古城人民将永远铭记。他们用勤劳和智慧将你重新修建,愿你以崭新的身姿守望古城,见证古城在新时代的辉煌和发展.


          灵岩寺与王振

虽说从小就生长在蔚县城,但是对于灵岩寺这个地方,还是不久前蔚州古城景区盛大开业后才知道。灵岩寺俗称前寺,位于蔚州古城鼓楼西街。据有关史料记载,灵岩寺初建于金代,毁于元代,明正统六年蔚州籍司礼监王振奏请英宗皇帝赦赐重建。原寺院座北朝南,占地面积6682平方米,从南到北依次是山门、过殿、天王殿、大雄宝殿、藏经阁,东西为钟楼、鼓楼、配殿、禅房等。现存建筑有天王殿、大雄宝殿、东西配殿及禅房僧舍数十间,规模宏大,气势不凡。

星期天上午,我和几个好友一起参观游览了这一蔚州名刹。沿着鼓楼西街一直往西,快走到头的时候向北,在一条不算深的小巷中间便看到一座新修的牌楼。牌楼简朴大方,蓝色的匾额上题写着“灵岩禅寺”四个大字。过了牌楼,我们由检票口进入寺内。

寺内草木葱茏,苍松翠柏,清幽宁静,梵音缭绕。走过一段甬路,眼前便是一座高大的殿宇,殿宇檐下正上方一块黑色的牌匾上题写着“中国蔚县五谷文化博物馆”几个金色大字。走进殿宇,炎帝神农氏的金色塑像迎门而立。神农氏高大无比,人身牛首,龙颜大唇,双手托着一捆谷穗。它的两侧和身后是五个用木板和玻璃做成的展橱,展橱像五根巨大的方形的水晶柱子矗立在那里,又像是神农氏的卫士守卫在他的身边。展橱里分别放着谷、黍、麻、麦、豆五种不同的作物。而每一种作物又有不同的品种,他们分别装在里边,颜色各异,别是一番风味。殿内四周的墙壁上镶嵌着五谷文化的宣传图片和文字,集中展示了蔚县五谷文化,它是中华农耕文化——五谷文化发展的一个缩影,是一部华夏农耕文化的民俗画卷。蔚县,是目前中国乃至世界上保留五谷最全的地方。同行的朋友介绍说,这座用来作为“中国五谷文化博物馆”的殿宇就是天王殿。该殿为单檐歇山布瓦顶,面三进三,平面呈方形,殿内无金柱,七檩六架,栏额与普柏枋呈“丁”字形,斗栱为重昂五踩斗栱,转角为鸳鸯交首栱,斗栱之上未用蚂蚱头,皆用齐心斗。梁架上用“雅伍墨”彩绘,栱眼壁内皆绘水墨蟠龙,它们形态各异,栩栩如生。

从天王殿出来,我们依次参观了东西配殿和禅房。配殿位于天王殿和大雄宝殿之间。东配殿现在用作“老电影放映厅”,据说当年殿内塑有十八罗汉。紧挨着东配殿的禅房现在分别是“五谷民俗展厅”和“五谷艺术展厅”。西配殿现为“五谷农具展厅”,据说当年殿内置有大铜像一尊 。紧挨着西配殿的禅房现在分别是“五谷营养展厅”和“五谷成果展厅”。

大雄宝殿是灵岩寺的正殿,为蔚县古寺庙等级最高的经典建筑。远远望去,殿宇恢宏,气势雄伟。宝殿建筑面积340平米,为单檐庑殿布瓦顶,面五进四,五架梁前后均出前步廊,檐下四周置五踩斗栱。殿内置精美天花和斗八、斗四藻井 。天花上彩绘“佛教八宝”、“飞鹤”、“花卉”图案。藻井三座,顶内绘彩龙。栱眼壁内皆绘水墨蟠龙 。前檐下置五抹落地隔扇,为三交六碗菱花心。

 走进大殿,八根金柱分作两排擎天而立。金柱的直径0.6米,要我们两个人才合抱得过来。站在空旷的大殿内,我们一边赞叹,一边自然而然地谈论起奏请英宗皇帝赦建灵岩寺的蔚州籍司礼监——王振。

王振,明朝蔚州人,略通经书,后来又做了教官,十年寒窗也没取得功名,心灰意冷,永乐末年,入宫当了太监。史称王振“狡黠”,是明朝第一代专权太监。王振善于伺察人意,入宫后,宣宗皇帝也很喜欢他,便任他为东宫局郎,服侍皇太子也就是后来的英宗皇帝。英宗即位后,掌司礼监,以防备大臣罔上为由,劝皇帝以重典治理。正统七年(1442),太皇太后死 ,王振勾结内外官僚,擅作威福。在京城东造豪华府第,大兴土木;逐杀正直官员。英宗称他为先生,公卿大臣呼他翁父,争相攀附。十四年,瓦剌大举入侵。王振鼓动英宗亲征,又邀英宗幸其蔚州宅第,以致耽误行程,行至土木堡(今河北怀来东),被瓦剌兵追至,全军覆没,英宗被俘,王振被杀(见土木之变)。

由此看来,在相关史料的记载中,王振扮演的并不是一个多么光彩的角色。然而,谈起“土木之战”,某些情节,还是足以让我们这些家乡人感动的:英宗亲征,被瓦剌军队引诱进入大同,中了埋伏,大败。王振急忙传令,撤出大同。最初,王振想从紫荆关退兵,以便途径他的家乡蔚州,让英宗驾幸他的府邸。走了40里路以后,王振忽然想起大队人马经过蔚州,一定会损坏他家乡的田园庄稼。于是,又改变主意,火速传令改道东行,向宣府方向行进。由于改变了路线,明军迂回奔走,耽误了行程,退至土木堡,又遭瓦剌军队伏击,明军溃败,英宗被俘,王振被英宗的护卫樊忠用铁锤砸死。后来英宗认为王振毕竟是为国殉死,其精神不死。就在重新登基的这年(1457年)10月,在北京城禄米仓胡同的智化寺为王振立了一个彩色泥像,还树了一块碑为他立了传。智化寺的香火非常旺盛。

千秋功过,自有评说。作为蔚县人,对于王振,我们哪怕仅仅是为了灵岩寺,为了“土木之战”中他对家乡故土和父老乡亲的那一点儿私心,也是应该心存感激的。 

            真武庙与壁画

最早听说真武庙这个地方,还是在读高中的时候。一次同学邀我到她家玩,说是住在守备街真武庙旁边。到了巷口,她抬头指着北面高台上一座古老的殿宇告诉我,说那就是真武庙。当时的我也只是朝着她指点的方向不经意地看了看,并没留下多么深刻的映像。

不久前,和几个朋友相约,一起游览了这座古老的庙宇。

我们徒步而行,远远地就看到一座高大的牌楼矗立在守备街的西头。等到了近前,果然巍峨壮丽,彩绘精美,气势不凡。牌楼正中蓝色牌匾上“紫霄真境”四个字格外醒目。景点服务员告诉我们,原真武庙牌楼已毁,这座牌楼是2012年由开滦集团重新修建的。

过了牌楼我们拾级而上,便到了一个方整宽阔的高台上。高台的东西两面和南面检票口的两侧都插着红色的旌旗,旌旗上印着“蔚州古城”四个字。在高台北面正对着检票口,一座古老的殿宇坐落在高约三米夯土包砖的台基上。殿宇正上方黑色牌匾上题写着“蔚州真武庙”五个金色大字,这便是真武庙的前殿了。

真武庙的前殿为穿心过殿,单檐悬山卷棚勾连搭式,面宽三间,进深三间。悬山为正五架分心中柱式,五架梁仿心绘“金龙牡丹”,前卷棚为四架梁,顶置椤锅椽,梁架油漆大部分都已经剥落。我们踏着青砖砌成的台阶爬上台基走进过殿。过殿的正前方迎门便是一块巨大的屏风,屏风正中镶嵌着“蔚州寺庙壁画艺术馆”的黑色牌匾。绕过屏风 ,过殿东面的墙上镶嵌着“蔚州寺庙壁画概述”的文字介绍,西面的墙上镶嵌着蔚县古村堡、古寺庙和古戏楼的摄影作品。屏风背面则是一副装裱精美的壁画。画面上亭台楼阁,古树参天。画面右下方,一位身穿红袍的帝王正在焚香,他身体微弓,神态虔诚。他的身后是一对童男童女,男童手拿托盘,托盘中是一只精美的酒壶。再往后是一名宦官,双手举着华罗伞盖。宦官的旁边,两名手拿长枪的武士好像在窃窃私语。画面的右上方,云雾缭绕中,一位尊者骑着一匹白马,他的左边跟着一个后生,右边那位身形怪异,细瞅又颇有些泼猴的模样。对面两位大臣面带微笑,像是在恭迎他们。整张壁画色彩艳丽,神态逼真,惟妙惟肖。我和朋友们猜测着,它讲述的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走出过殿,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个极为方正的院落。院落的东西两面分别建有东西配殿和僧房,四面房屋垣墉环绕,并置角梁、角柱,成封闭式转角结构。过殿的两侧各有一个门洞,门洞中的红色木门紧锁着。门洞的两边是厢房。正殿在院内正北方,为北极殿,也叫真武大殿。大殿为单檐歇山绿琉璃瓦顶,琉璃花脊。面宽三间,进深五间。抱厦为歇山卷棚绿琉璃瓦顶,面宽三间,进深两间。

我们从西配殿开始,几乎转遍了每一间展室。每一幅壁画前我们都驻足良久,仔细欣赏。有上苏庄观音殿壁画,北方城真武庙壁画,郑家庄村峰山寺壁画,还有蔚州古城玉皇阁壁画,南安寺塔地宫壁画,等等。每一幅壁画都形态各异,色彩斑斓,向我们无声地讲述着一个个古老而又传奇的故事。

北极大殿我们是留作最后参观的。大殿内屋顶下纵横交错地挂着许多黄色的帷幔。其中两处帷幔下从南向北挂着两排红色的灯笼。灯笼的形状像是一大一小两个圆筒套了起来,圆筒的下边装饰着两圈黄色的流苏。大殿正中是四根粗大的正方形的柱子,柱子的上下两头刷成了红色,中间四周绘满了壁画。壁画大都是蓝色基调,那些人物好像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这样的氛围使我顿感悚然,好在还有朋友们在身边。我稍稍定神,环顾四周,整个大殿墙壁上都绘满了壁画,简直就是一个壁画的王国。

大殿刚进门处东西墙面上保存着原道教题材的壁画,虽然有些褪色,但大部分仍然清晰可见。壁画上人物约1.5左右,他们是七位星君,年长的睿智飘逸,年少的英俊潇洒,都透着一股仙风道骨,面朝正北主神真武大帝徐徐走来。七位星君前面还各有三位人物,但人物状貌形态却是看不清楚了。大殿正北墙上的壁画就是真武大帝了。真武大帝是北方之神,传说他身长百尺,非常威武。壁画中的真武大帝目光如炬,披发跣足,金锁甲胄,手执宝剑,脚下踏着一龟一蛇。他的两旁站立着众多文臣武将,他们神态各异,惟妙惟肖。

走出真武大殿已经是中午时分了,回望这座古老的殿宇,又似乎看见那一个个画中人物从墙壁中向我款款走来。一路上,朋友们仍然赞叹不已,既为了保存下来的这些古老而珍贵的文化遗产,也为了古代勤劳智慧的蔚州人民。

           玉皇阁,期待你崭新的容颜

盛夏的午后酷暑难耐。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心情也像这天气一般烦躁不安。要不去玉皇阁逛逛吧,心里想着便下楼约了同事悄悄的溜了出去。

玉皇阁坐落在蔚州古城的北城墙上,从单位骑电动车也就五六分钟的时间便到了。小的时候经常来这边玩,只是从来没有认真仔细地参观游览过。

几年没来变化还真是不小,城墙下新修的通往玉皇阁的路面宽敞整洁。玉皇阁的东侧修建的古韵剧场像是一座露天的绿色庄园,碧树浓荫,小径蜿蜒,静静地躺在古城墙的怀抱中。

到了近前,我们才发现,玉皇阁在施工修缮中。尽管如此,景点的工作人员还是非常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她说虽然玉皇阁大殿正在修缮,但景点仍然开放,我们可以在前院逛逛,还可以上城墙看看。

前院不是很大,但收拾得却很干净整洁。南面正中一座殿宇,面宽三间,进深两间,硬山布瓦顶,这便是龙虎殿,也叫天王殿。走进天王殿,粗大的圆木正脊下题写的“大明万历二十八年岁次庚子孟冬朔月旦元吉创立”字样清晰可见。大殿东西两侧矗立着四大天王塑像。果然是名不虚传,这四大天王身形高大无比,偌大的殿宇因它们的入住而显得格外狭小起来。东面靠北的那位身体白色,穿甲胄,手持琵琶,他便是“二十诸天”中的第四天王——东方持国天王多罗吒。紧挨着持国天王的是南方增长天王毗琉璃,此天王身体青色,穿甲胄,手拿宝剑,是“二十诸天”中的第五天王。西方广目天王留博叉在西侧靠南边,他身体红色,穿甲胄,手里捏着一条蛇,为“二十诸天”中第六天王。最后那位身体绿色,穿甲胄,左手上卧着一只银鼠,右手拿着一把伞,他便是北方多闻天王毗沙门,为“二十诸天”中的第三天王。在我国,一些信奉佛教的人认为南方增长天王持剑,司风;东方持国天王拿琵琶,司调;北方多闻天王执伞,司雨;西方广目天王持蛇,司顺,组合起来便成了风调雨顺。我虽不信佛,依然十分虔诚的双手合十,心中默默祈祷,唯愿普天之下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走出天王殿,天气似乎凉快了些。我们仔细地环顾四周,院落的东西两侧各有钵堂斋舍三间,天王殿的两侧各有角门一座,都是小式硬山布瓦顶。院落的正北两侧各有三间房舍,皆为单坡屋顶。两边房舍中间是石砌的十八级台阶,台阶的尽头是古老的山门。山门不大,却古朴端庄,让人敬畏。可惜的是山门是锁着的,不然的话通过山门我们便可以到达玉皇阁的后院了。虽然事先就知道,但我们还是有些失望。正巧从管理员办公室里走出一位年近六旬的面目和善的男士,我们便央求他打开山门让我们进去。他和蔼地笑笑,说知道我们是买了票的,不过后院正在施工,确实是不能进去的,再说门子是施工单位锁住的,他也没有钥匙。

最后的一点希望也变成了失望,我们也只好“望门却步”了 。仰望着后院里面露出的平面呈方形的钟鼓楼的重檐歇山布瓦顶和被架杆安全网遮挡起来的宏整高峻的玉皇阁大殿,我和同事也只好带着深深的遗憾去古城墙上参观游览了。

刚一迈出前院通往城墙的小门,一股微风便迎面扑来,浑身上下顿时清爽了许多。古老而宽阔的城墙经过整修变得更加宏伟壮观,城墙上青砖铺地,清风徐徐,旌旗飘扬 。向南望,整个蔚州古城尽收眼底;向北看,壶流河水蜿蜒如带,玉湖公园绿树成荫。再远处,滨河湾小区高楼林立,静静地享受着这一湾河水和无边的绿色。城墙的东北处,一座石桥架在河水的两岸,桥上车辆穿行,桥下流水滔滔。望着眼前的一切,我和好友不禁赞叹不已,这是怎样的一幅油墨山水画,是多么完美的现代与自然的融合。我们半玩笑半认真的约定,将来各自从滨河湾买一处小户型的楼房,住对门的,等到退休后,在晨起和傍晚,一起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绿树舞蹈,听河水唱歌。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先前看到的那位男士上来提醒我们已经快六点半了,景点要关门了。 我俩意犹未尽的下了城墙,再一次仰望修缮中的玉皇阁大殿,用恋恋不舍的眼神告诉它:玉皇阁,我们期待你崭新的容颜。

         在释迦寺结识民间艺人

释迦寺俗称南关大寺,也叫卧佛寺,位于县城南关西南隅,与蔚县城第三中学毗邻。寺庙元代始建为庵,明洪武年间,蔚州指挥使周房扩建为寺。具有关史料记载,原释迦寺座北朝南,由南至北依次是牌楼、山门、钟鼓楼、金水桥、天王殿、大雄宝殿和卧佛寺,另有东西四间配殿和东、西、正禅房数间。当时的释迦寺殿宇建筑宏伟,香客雅士云集,香火极旺。

一个人的旅行也是别有一番情趣的。星期天一大早我便置身在这座千年古刹的怀抱中了。现存的释迦寺只有三大殿和东西配殿、厢禅房基本保存完好,寺院里梵音阵阵,古树参天。新载的花草树木郁郁葱葱,给这座古老的寺院增添了无限生机。

由于来的比较早,偌大的寺院里除了几个工作人员外几乎只有我一个人在游逛。我喜欢这样的氛围,空灵、宁静。

天王殿位于寺院的最南端,面宽三间,进深两间,硬山布瓦顶五架梁,后出歇山式翼角,在花草树木的掩映下,越发显得古老、沧桑。走进天王殿,几个工作人员正在彩绘四大天王的塑像,他们聚精会神地工作者,丝毫没有理会我的到来。

天王殿往北便是大雄宝殿。大雄宝殿庄重肃穆,雄踞在0.9米高的砖砌月台上,建筑面积为141.05平方米,面宽三间。建筑形式颇具元代建筑特征,屋顶相当平缓,檐头和四个翼角都翘起,从侧面看更为明显。此殿的出檐为1.5米,外檐四周置四铺作斗拱,造型巧妙精美。大殿内置天花藻井,为精致华丽的斗四藻井,天花上绘有红底折枝牡丹花、龙凤等图案。大雄宝殿装饰华丽,各部件制作精美,是释迦寺的主要建筑。

卧佛殿在大雄宝殿的后面,檐下正上放镶嵌着一块蓝色牌匾,上书“拈花微笑”。大殿面宽三间,进深三间,硬山布瓦顶,前出歇山式翼角,与大雄宝殿相呼应。大殿内佛祖释迦摩尼的卧佛塑像静静地躺在黄色的帷幔中,身体用红布包裹着,双目紧闭,面色安详。佛像上方黑色的牌匾上书写着四个金色大字“得大自在”,让人感觉到佛法的博大与精深。走出卧佛殿,旁边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原先的卧佛像是木质的,供奉在玻璃佛龛内,已经毁坏。现在的卧佛像为1993年重塑的泥质塑像。听到这里,我不禁想起了杨佐老师的《浪淘沙 蔚州释迦寺》:

古寺肇于元,坐落南关。释迦尊佛卧其间。大殿禅房形制美,藻井精妍。

往事忆如烟,劫至萝川,毁文魔焰势冲天。佛寺遭殃松亦萎,修复艰难!

是啊,往事如烟,世间之上有多少美好的事物稍纵即逝,无法弥补,让人空留遗憾。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固执的坚守着,为了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了心中的那份热爱和信念。杨全来团长就是这样一个人,在释迦寺的西配殿我有幸结识了他和他的灯影戏剧团。

我独自一人走进西配殿的时候,里面的皮影戏正演的热闹。纸窗上木偶人演绎的故事惟妙惟肖,纸窗后皮影艺人一个个聚精会神。房间的正中摆放着几排木凳,三两个观众,不时地发出欢快的笑声。一场皮影戏结束,杨团长和我们攀谈起来,他说他有一个心愿,要以冬奥会为题材,创作一个新的皮影戏,要高品位、高质量的,他说,他相信他们的皮影戏一定能走向全国乃至世界。

“三张高桌布幔围,皮影借光映上屏。拨弄影人变姿舞,艺人演唱戏中情。”衷心地祝福杨全来团长和他的皮影戏团越走越远。

从西配殿出来,一阵阵欢畅悠扬的高跷调顺风而来。循声而去,在大雄宝殿的月台上,几个艺人正在进行民间走秀表演。尽管台下没有观众,他们表演的依然那么认真专注。尤其是那位“老妈子”,只见他头插鲜花,描眉画鬓,着装华丽,手摇彩扇,脖子上一挂白色的珍珠项链,耳朵上各戴两只辣椒形状的耳坠,那辣椒又尖又细,红的地方鲜红,绿的地方翠绿,身段唱腔,举手投足都一丝不苟。尤其那双眼睛,盼顾回眸间把他对艺术的热爱和专注表现的淋漓尽致,一览无余。

我正看的入神,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一位老同学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身边。“今天运气真好,咱们两人看了一个专场。”她风趣地说。“是啊,你看这位演员,虽然台下只有咱俩,他从化妆到演出一直都那么认真专注,一丝不苟,而且表演的水平又那么高!”我由衷地赞叹道。“你不认识他?他可是名角,咱县著名的民间艺人王书!”

真的是幸运之至,我又结识了一位民间艺术大师。他告诉我们,他热爱这门艺术,即不为名利,也不为金钱。因为热爱,所以他总是力求完美,精益求精。他说,艺术也需要责任感,哪怕只有一个观众,也一定要力求完美。他说,他喜欢民间走秀,他的走秀是随性的、精致的、也是快乐的。由衷地敬佩王书老师,为他和他的艺术点赞!

释迦寺之游收获颇多,佛家都讲究一个缘字,我想,这也许就是我的缘分吧。

                 *            *          *  

除了这些,我想游览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诸如南安寺塔、财神庙、常平仓等等等等。蔚州古城文化底蕴深厚,文物古迹众多,做为蔚州儿女,我们不仅要花更多的时间去走近她、了解她,更要尽最大努力去保护她,建设她。

《张家口记忆》诚聘编委、副主编

       日前由《张家口原创阅读》与《张家口生活》公众号共同发起,图书出版人刘西蒙主编的 《张家口记忆》编辑工作正式启动。

    《张家口记忆》是一部反映张家口历史文化的大型公益原创图书,本书将首次以文学形式解读张家口历史文化,凡以张家口历史文化领域为内容核心,该书拟由中国出版集团现代出版社出版,凡入选者赠样书一册,无稿酬亦不收取任何费用,同时征集上述二书原创封面设计、摄影配图、书名题字。出版后将向国家图书馆、省市及高校图书馆、文联、文艺协会免费赠送并邀请部分作者参加由文艺评论家、高校教师参加的学术研讨会。

      因工作需要,本书拟从各区县聘请副主编、编委若干,欢迎各县宣传、文化、文联、作协负责人为我们推荐、组织稿件 。

    另有《一盏清茗酬知音》一书征集茶道、茶艺、茶文化方面的的原创稿件,

    投稿邮件:597790187@qq.com 

    联系电话:1705122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