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上章显儿小说

言情楼2018-11-14 12:48:11

书名:娇妻在上  主角:章显儿

娇妻在上小说娇妻在上免费阅读章显儿

第1章 章家千金

“显儿,去哪儿?”包厢内的声音震耳欲聋,沙发上,男男女女的左拥右抱,灯光旖旎,但能看出,这些人年龄都不大,只是妆容浓了些。

尤其是起身离开的那一位。

七彩的长发披散着,熊猫似的眼妆,假睫毛忽闪忽闪,外眼角处还刻意做了造型,一码黑的紧身裙包裹着她娇媚的身躯,脚上,八点五公分高的单跟鞋加衬托了她的性感。

识货的人都知道,单单她脚上的那双鞋子,就是普通白领一年的薪水。

她扯了扯嘴角没理会同伴的问话转身出了包房。

门一关,关上了一室的喧嚣。

“章小姐!”端着托盘的服务生恭敬有礼的打招呼,显然,这位是常客。

章显儿睨了他一眼,随手从他托盘上拿过酒瓶抬步离开。

“欸……”另一个服务生开口就要说话,结果被同伴踢了一脚。

“酒是507包厢的……”他有些委屈,要知道,这瓶酒的价格顶他半年的薪水。

“你还委屈来了,要不是兄弟我拦着,你闯大祸了,你连章氏国际集团的董事长章君女士的千金都敢得罪,我看你真是活腻歪了!”

“她,她就是那个草包千金?”新来的服务生惊诧的指着已经远去的背影。

啪的一声,服务生抡胳膊打下了他支着的手,“说你活腻歪你,你还上瘾了!走走走……”

草包千金是他们能说的吗?

那活阎王真要听到了,动动手就毁了他们这样的平头百姓一辈子。

章显儿不着痕迹的脚步一顿,草包?

她缓缓转身,性感的红唇勾起了一道漂亮的弧度,目光正对上刚要转身离开的服务生,“刚说什么?”

她声音低低的,有些许的醉意,让人听不出她几个意思?

“章小姐,刚,刚……”服务生腿忍不住发抖,勉强撑着脸上的笑,越发恭敬鞠躬,大脑却如当机了一般想不出理由。

“呵呵……不就是说我草包千金吗?”她砰的踢掉脚上的高跟鞋,白皙的美足踩在暗色的地毯上,一步一步朝两人折身走回来,眉头蹙着,但嘴角却仍旧挂着笑,这表情越发让人胆寒。

“您,您听错……”服务生下意识的后退,端着托盘的手却抖个不停。

章显儿冷笑着,目光直直的看着她,好半晌,扔了两个字。

“打开!”

打开?

好在做事时间久的服务生够机灵,瞬间明白了这大小姐的意思,刚忙拿过起子打开了红酒,正考虑是帮这位大小姐亲自倒上还是直接递给她红酒瓶子时,她一手夺过酒瓶,转身离开。

眸底的笑,却在转身的瞬间消散的一干二净。

草包!

呵……

走廊里灯光昏暗旖旎,隔音效果自然对得起这里的消费,但即便是再高档的地方,它终归逃脱不了烟花巷柳的低俗,那些耳鬓厮磨总能让人那么的忘乎所以。

章显儿左手拎着酒瓶,右手抓着手机朝楼下的大厅走去。

刚要下楼。

手机响了,是父亲的来电。

问她在哪儿,祝她十八岁生日快乐,他亲手给她做了面条,等她回家就下,她刚要应下,父亲的一句话让她原本渐渐平静了下来的心绪再起波澜。

 

第2章草包千金!

“你妈打过电话,说十二点之前能赶回来,她给你准备了一份成人……”苏伯轩,她的父亲,话没有说完就被她挂掉了电话。

她死死的抓着手机,如果可以,她多希望自己不是章君的女儿。

章君!

她的母亲,京都商界高智商,高学历,高手腕的商场女强人。

她的父亲,京都大学教授,为人谦逊有礼,一表人才,这样的结合,恰恰应了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可不是。

至少,章显儿不喜欢。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嫁给’母亲的,心高气傲的她如何能接受父亲倒插门的身份?

她委屈,替父亲委屈。

想到这些,章显儿愈发的烦躁,这种情绪让她有些憋闷。

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已过霜降,即将立冬,这样的天气,在露天的观景台上,她这身打扮真真透心凉。

她随手把高跟鞋扔在欧式的玻璃圆桌上,仰头喝着瓶里的红酒。

忽然,她觉得脸上痒痒的,有什么东西滑过,她伸手摸了摸,“靠,眼睛出水了?”

她话一出口,引来了走廊上低声打电话的男人的侧目。

男人瞬间掐断电话,眸色冷了几分,显然是对章显儿的突然出现极其不满。

身旁的秘书下意识的也循声望去,紧接着心里也咯噔了一下,刚刚他已经清场了,这丫空降的不成?

“谁允许她上来的?”尤其是在他谈生意的时候,男人声音极其阴冷。

“先生,我去……”处理二字未出口,他看向章显的目光忽然愣住了。

男人不耐的转头看向秘书,只片刻,秘书回神,上前低语两声,男人的目光微眯了一下。

“章君的女儿?”他饶有兴趣的咀嚼着秘书的话。

“是!”

男人哼笑了一声,刚刚的不耐瞬间消逝,再次看了章显儿一眼,转身进了包房。

夜深了,包厢里的人陆续撤了,承俞喊住他们这个楼层的服务生,“见章小姐了吗?”

服务生摇头。

“应该先回去了吧?”同行的人有些不耐烦,章显儿向来都是我行我素,有几次是跟他们打过招呼就走的?

“就是,就是!散吧,明儿还考试呢!”个儿略娇小了几分的女生跟着开口,她倒不怕考试,她怕的是她家的门禁,刚保姆打电话来了,说她爸出差回来了。

其他人也跟和声,女孩儿扯了扯承俞,“走了,走了,就你瞎操心!”半拉半拽,一行人有说有笑的进了电梯,出了盛世皇朝。

看着一行人离开的背影,前台小姐摇了摇头,一群纨绔子弟,看着账单上的消费金额,她不禁替章君惋惜,你说这么聪明的一女人,怎么就生了这么个没脑子的货?

回回都是她签单,她妈那钱属清风,属明月,属太阳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无怪乎别人叫她草包千金!

厉禹知道自己被算计了,从厉子衍递给他那杯酒时他就知道有猫腻,却没想到他竟无聊到这个程度。

看着床上惹火的身躯,一股无名的邪火直冲小腹,掏出手机正要拨号,却瞥见信号格空格!

他冷笑一声,转身进了浴室,想借着冷水灭掉腹部的邪火,却不曾想,这火反倒烧得更旺。

 

第3章疼,疼……

他忍不住骂了句脏话,快速穿上衣服,看都没看床上的身影直直的朝门口走去,却怎么都打不开房门!

任他又踢又撞,竟没有一丝的回应。

他动弹的越厉害,身体里的邪火就越发的乱窜,从小腹直窜大脑,脑海里,不停的闪现着床上那道勾魂的身姿……

章显儿是被一股撕裂般的剧痛疼醒的,那疼从下体直窜脑仁儿,几乎一瞬间,眼泪跟着涌了出来。

泪眼朦胧间,她看到了一张属于男人的脸,凌厉有型,脸颊上有汗珠滚落,啪嗒砸在她的眉心。

靠!

她瞬间清醒,刚要破口大骂,那股撕裂般的疼痛再次袭来,她唯一能吐出口的只有一个疼字!

“疼,疼……”任她如何挣扎,男人跟钉子似得钉在自己身上,再往后,她甚至看不清压着她的男人的那张脸,耳畔只有男人粗哑的喘息,疼痛袭击了她每一根神经,抓着男人胳膊的手已经渐渐没了力气,纤瘦的身子仿如小舟,随着男人的动作在海上摇曳。

一次,两次……

不知道经历了几次跌宕起伏,黎明破晓时,他几乎是摊在了章显儿的身上。

看了眼身下那五颜六色的头发,蹙着眉,他缓缓闭上了眼睛,第一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破了一室的宁静,厉禹倏地睁开眼睛,下意识的环顾四周,片刻,回神。

这咋咋呼呼的铃声自然不是他的手机,他循声找去,床边的地上静静的躺着一部白色的手机。

他蹙眉,转头看向床上的女人,手机响了这么久,人竟然还没任何反应,他躬身捡起手机扔在床上,见人还没有反应,他忍不住抬脚踢了踢她的脚,“电话!”

在他以为床上的人不会有什么反应时,她随手拿起手机直接扔了出去,拉起被子直接把自己裹进了被窝。

直到厉禹从浴室出来,床上的人依旧裹在被窝里。

原本打算留下一笔前转身离开的厉禹,下意识的折身走了回来,看着床上鼓起的一坨,他弯腰拉开被子,手不由自主的摸向她的额头,那滚烫的温度让他蹙起了眉头。

陆向三来到的时候,厉禹已经给床上的章显儿穿上了酒店的浴袍。

刚退役回京的厉禹不认识床上的人,但商场混迹多年的陆向三岂能不识?

见陆向三眉头紧蹙,厉禹自然觉察到了不对,“你认识她?”

“章君的女儿!”陆向三神色严肃,“厉子衍的手笔?”

厉禹没有回应,看了眼床上的人,他抬眸看向好友,“很麻烦吗?”

“厉子衍够狠!”陆向三答非所问,“睡了章君的女儿,你就彻底从家族候选人的名单上除名了!”

“怎么说?”

“几十年来,章家从来只有娶女婿还未嫁过姑娘,这是其一,再者,厉家也不可能接受这位名闻京都的草包千金当主母,所以……厉子衍绝对够狠!”更何况,厉家如何能接受自家的子孙倒插门?

所以,这件事儿只有一个结果,要么双方当这件事儿从没发生过,你走阳关道,她过独木桥,章家吃点亏,厉家做出相应的补偿!

补偿?

如何补偿?

章家也不是缺钱缺生意的主!更何况,章君岂能白白咽下这口气?

 

第4章穿好衣服

不管是厉父还是章君,两人可都不是轻易认输的人,所以,路嘛,只有一条,那就是,不可避免的商场厮杀。

但不管哪种,厉禹在第一场博弈中就输给了厉子衍,以厉父的性格,厉子衍是不会受到惩处的。

厉家的规矩,夺权的路上从来都是不折手段,只一条,留条命!

看着床上的昏睡的女孩儿,厉禹的眉头越蹙越紧。

两瓶点滴下去,章显儿的体温降了下去,约莫半小时,床上的人醒了过来。

她皱着眉头睁开眼睛,嚯嚯的疼从下身传来,原本眸底的惺忪瞬间散去,想喊些什么,嗓子嘶哑的说不出一个字儿。

一杯水就这么递到了自己面前,她寻着手看了过去,男人!

一个男人!

一个看起来有些眼熟的男人!

只一瞬,她就想了起来,昨晚床上的男人!

她啪的一巴掌打掉了男人手里的水,极尽全力的喊了三个字。

“王八蛋!”

“昨晚是个意外!”厉禹皱着眉头,片刻,他眸光落在这张惨不忍睹的小脸上,什么样的妆容也经不起昨夜那种折腾,“满十八了?”

章显儿此刻恨不得吃了眼前的男人,她打出生就没吃过亏,想让她心平气和的跟他‘聊天儿’,他太高看眼前女孩儿的脾气了。

厉禹一个没注意,脸上挨了一巴掌,耳根处火辣辣的疼,估计是被她的指甲刮了一下,他眉头蹙着,双手一个翻转,人就这么坐在了他腿上,任她怎么挣扎,都动弹不得。

“章显儿?”厉禹似乎是确认她的身份。

章显儿死死的瞪着控制着她不能动弹的男人,丫知道是她,竟然还不要命的,不要命的强了她,不嘁哩喀嚓了他,她就不是章显儿。

“既然满十八了,那我们就用成人的方式解决!或者,你觉得这件事情需要知会你的母亲,让她代你出面解决?”厉禹低头看着腿上的女孩儿,脑子竟有一瞬间的走神,他有些不满女孩儿的体重,坐他腿上几乎没什么重量。

章显儿向来跟母亲不怎么对付,平时就不喜欢章君过多的插手她的生活,章君喜欢她做的,学的,她一样不学,章君讨厌什么,她就学什么,尤其是她这头彩带似得头发,就专门为气章君而染的。

从来母亲都把她当小孩子,各种指挥她的生活,忽然有人把她当成成人,她瞬间不再动弹。

“床上不是谈事情的地方,去外间?”厉禹松开了她,见她不在折腾,他折身再次倒了杯水。

章显儿瞪了他一眼,伸手接过水杯,不知道是喝酒的缘故还是昨晚折腾的缘故,她嗓子冒烟儿似得干,大半杯水喝了下去,嗓子才勉强缓解了一下。

“穿好衣服,我去外间等你!”厉禹指了指床头柜上放着的运动装,见她没反抗,转身带上门走了出去。

章显儿嫌弃的瞪了眼床头柜上的衣服,她从来不穿这种衣服,哪怕冬天,她的衣服也都是露胳膊,露腿的,就这种包的跟粽子似的衣服,她撕扯了好一会儿,勉强穿了进去。

厉禹等的有些着急,十几二十分钟过去了,里面的人一点儿动静没有。

他敲了敲门。

 

第5章你她妈说哪儿疼?

砰的一声,什么东西砸在了门上,厉禹略停顿,伸手转动门把推开了门。

果然,里面的人坐在床沿看着他,具体的说是瞪着他。

“怎么了?”他不解的看着穿戴不怎么整齐的人。

好好的运动服,到她身上就变了味道,他微皱眉,对没拉好的拉链有些不满。

章显儿怒瞪着眼前的人。

“说话!”厉禹习惯性的严肃了起来。

下意识的,章显儿被他的气势震慑了一下,一个疼字脱口而出。

“哪儿疼?”厉禹眉头皱的更紧,目光打量着她,终究没看出她哪儿疼。

“你她妈说哪儿疼?”她蹭地抓起身旁的枕头砸了过来,纵然再刁蛮任性,哪怕百无禁忌的啥片儿都看,但在一大男人,尤其是这个男人面前,她终究说不出口,只能愤愤的发火儿,砸人。

厉禹接住她砸过来的枕头,随手扔在了一旁的沙发上,抬步上前,下意识的检查刚才被他反手抓着的胳膊,“到底哪儿疼?”

章显儿很想上脚踹他,但她只要一动腿,那个地方就火辣辣的疼,一想到那疼,她那小脾气哪还儿压得住,“你捣啊捣啊捣啊捣的,你他妈的说哪儿疼?”

厉禹再是个木头疙瘩,她那么生动的描述,他还不知道哪儿疼?

羞愤的章显儿一把推倒了蹲在他面前的厉禹,尴尬的气氛瞬间充斥在空气中。

直到刺耳的铃声响起,厉禹才回过神。

章显儿下意识的搜寻自己的手机,见手机横尸在地上,她皱眉,不耐的吼道,“木头疙瘩啊你,手机!”

厉禹眸色沉了沉,但还是拿起一旁的手机递了过去。

她没好气的接过电话,估计号码都没看清楚就接了起来,“谁!”

信不信,这通电话如果是哪个倒霉催的推销员,她大小姐就是掘地三尺也得把人给找出来,暴打一顿不说,就今天这口气,刨了人家的祖坟也未必算完。

“你他妈说谁不行了?爱行不行,关他妈我屁事儿!”她愤愤的掐断电话,看了眼面前站着的厉禹,想也没想的手机就照着他砸了过去,厉禹一个侧身,砰的一声,手机完美的撞墙解体,任天王老子也甭想再打过来。

骄纵的大小姐脾气展现的淋漓尽致。

下一瞬间,厉禹单调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陆向三。

他看了眼床上骄纵的大小姐,没有避讳的在她面前接起电话。

“厉禹,章君车祸,京都一院正在抢救,据主刀医生透漏,生还的可能性……极低!”陆向三说不出是怎样的心情,替好友庆幸,还是惋惜这样的一位商业奇才就此陨落?

女人从商本就不易,而能成就章君那番事业的,京都近百年的历史上,她属唯一。

他刚刚看过车祸现场的照片,惨不忍睹,司机跟生活助理当场死亡……

于商界而言,是一损失。

可对于此时此刻的厉禹来说,这却是则从天而降的好消息。

章君一旦香消玉殒,倒插门儿的规矩怕是要从此废除。

苏伯轩他见过几面,男人看男人,跟女人的立场不同,他掩饰的再好,陆向三依旧能感受到他那份压抑。

厉禹的眸光下意识的落在床上愤愤然的章显儿身上,想必,刚刚她接到的电话便是……

 

第6章女孩子说话要干净

只是这位骄纵的千金根本就容不得别人把话说清,又或者,她只把这则真实无比的消息当成了诈骗信息而已。

未等电话那头的陆向三把话说完,他已经收了电话,眉头轻蹙,缓步上前,伸手拉上章显儿拉了一半的拉链,章显儿刚要发作,他一把钳制住她,“你妈在医院,生死未卜,现在我送你去医院!”

“你他妈放屁!”她想抽出手赏他一巴掌,无奈他跟铜墙铁壁似得困的她动弹不得。

“你放心……”他蹙眉看着顶着七色彩带似得头发的女……孩儿,“我会对你负责!”

若是章君没出事儿,他真没打算走这条路,但,厉禹从来不是趁人之危的人。

结婚的事儿,他会跟苏伯轩商量。

“谁他妈让你负责,你他妈狗嘴里再多说一个字……”

“女孩子说话要干净,嗯?”他看似询问,但眸色却凛冽了起来。

下意识的,章显儿闭上了嘴巴。

大小不服输的性子,停了片刻,又开始折腾,“别他妈用你的脏手碰……”

我字没出口,嘴巴就动弹不得。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塞进她嘴巴里的白色的布团,她挣扎,他压根儿不理会,不知道从哪儿弄了条围巾,三下五除二的给她一通围上,只留了双愤怒的大眼怒瞪着他。

“我抱你下去,当然,你可以折腾,不过,丢人的可不是我,你章大小姐在盛世皇朝的气焰可就……”

厉禹话不多,却总能压制住这位小姐嚣张跋扈的气焰。

小屁孩儿有时候比成人还要好面子,她向来是刁钻跋扈的主儿,只有她能欺负别人,谁敢欺负她?可今天这事儿要让人知道了,她这名声可就……

怒瞪着眼前的男人,她恨不得食其肉,喝她的血,即便这样也不解她心头恶气。

似乎怕被人认出来,一路上,她尽量躲在厉禹的怀里,直到上了车子,这只炸毛的狮子一经解放,也顾不得疼不疼的,上手就掐住厉禹的脖子。

只可惜,她这点儿小劲儿,在厉禹的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他蹙眉,看了眼偷瞄的司机,“开车!”

京都一院。

刚进手术室走廊,褚五洲就快步赢了上去,“小姐,你怎么才来?”他打量着章显儿,虽然她平时就不修边幅,但……

“这位是!”他目光落在厉禹的身上。

褚五洲,章君的第一秘书,四十六七岁的年纪,犀利的眸子上下打量着眼前男人,章显儿身边的朋友他这边都有记录,这样一位,着实不属于章显儿结交的范畴。

“厉禹!”他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褚五洲,他虽没见过人,但事迹听说过不少,跟章君亦师亦友,听说是章家收养的孩子,大学毕业后就一直跟在章君身边,两人算是兄妹,又算是最好的搭档。

或许现在的场合不是彼此认识的最好时机,褚五洲并没有问他出现在章显儿身边的原因,回了个点头礼,他目光落在章显儿身上,“小姐,董事长她……”

“出车祸了,一早上听了八百遍了,有意思没意思……”

“显儿……”一声冷喝打断了章显儿后面的话,男人状态不是太好,厉禹自然认出了对方,苏伯轩!

 

第7章躺着的章君

听说,苏伯轩的身子本就羸弱,前些年大病了一场后,很少再去学校,就连平时的一些商业慈善宴会也是能推就推。

“爸!”看到父亲,章显儿到底顾忌了一下,她皱着眉不满的看着褚五洲,“我爸身体不好,你们折腾他做什么?”

很显然,这位骄纵的大小姐跟父亲的关系不错。

苏伯轩歉然的看了眼褚五洲,转头轻喝女儿,“怎么跟褚叔叔讲话?”

章显儿瞬间不耐烦的皱起了眉。

“这一晚上你去哪儿了,知道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吗?”他向来鲜少发怒,这口吻算是很严肃的了,想到手术室里的妻子,训斥的话便停了下来,“跟褚叔叔穿上隔离衣去手术室,你妈还等着你……”剩下的话,他怎么都说不出口。

“小姐,走吧!”未等她开口,褚五洲替她做了决定,这一趟由不得她不去。

或许,这是她见母亲的最后一面,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

章显儿从来没看见过躺着的章君。

她记忆中的母亲一直都是一身干练的黑色西装,蹙着眉打电话的样子,即便是在家里吃饭,也都是速战速决,似乎总有很多事情等着她去处理。

看着手术台上的她,她眼眶莫名的湿润了,但她是傲娇的显千金,怎么能轻易的流眼泪?挑了挑眉,她斜睨了眼身旁的褚五洲,“好了,看过了!还有什么要求吗?”

“显儿!”褚五洲脸色瞬间沉了下来,都是商场上的霸主,真冷下脸来,章显儿莫名的心头一紧。

强撑着自己的视线不软弱下来,“你,你算什么东西,跟我发火,你不过就是我们章家养的一条哈巴狗!章君是你什么人,我他妈的都不紧张,碍着你什么事儿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

啪的一巴掌,来的很急,也很重,本就有些虚弱的章显儿没撑住这力道,踉跄了两下还是倒在了地上。

头碰到地上,嗡嗡的。

“王八蛋……”半晌喘过气的章显儿,直直扑向褚五洲,“丫敢打我……”

谁他妈都能欺负她,就他不能!

他算什么东西?一个臭不要脸的三儿……

褚五洲不是苏伯轩,他身体强壮,又有一身好功夫,制服章显儿不需要费力。

章显儿从来没这么狼狈的被人钳制着,即便是早上的厉什么的男人……

“人怎么样了?”褚五洲单手控制着章显儿,目光看着手术床上的人,刚还混混沌沌的,现在却一点儿清醒的迹象都没有了。

主刀医生看了眼章君,“昏过去了!”具体的,他也不敢多说。

所以,章显儿留在手术室也没有意义了。

楼下。

媒体早已闻讯而来。

谁都想得到这第一手的资料。

章显儿出来的时候是被护士推出来的。

苏伯轩起身有些急,人猛地又跌坐了回去。

“小姐昏了过去,人没事儿,让护士推她去休息室休息一会儿!”褚五洲如是说道。

苏伯轩松了口气,看了眼手术室的方向,“章君呢?”

褚五洲看了眼一旁的厉禹,吩咐护士先行离开,都是聪明人,苏伯轩自然也不再多问。

“谢谢厉先生送我家小姐回来,今天着实有些不方便,您……”褚五洲做了个请的手势。(书名:娇妻在上,进入下方公众号回复小说名即可继续阅读)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