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规》(节选)课文中的传统优秀经典延伸学习啦!(二年级下册)

仕而优则学老石头的读书笔记2018-10-10 14:10:49



课文中的经典文化延伸学习!

跟家人一起学起来!我的知识更丰富!


 冠必正 纽必结 袜与履 俱紧切 

置冠服 有定位 勿乱顿 致污秽


 唯德学 唯才艺 不如人 当自砺 
 若衣服 若饮食 不如人 勿生戚 

《弟子规》学习目标:

1.理解词句的意思。

2.正确、流利地朗读课文。背诵课文。

3.体会句中表达了怎样的道理,从小养成良好的各种习惯,培养高尚的道德情操。

作者简介:

李毓秀(1647-1729),字子潜,号采三。山西省新绛县龙兴镇周庄村人,生于清代顺治年间,卒于雍正年间,享年83岁。清初著名学者、教育家。李毓秀的人生经历平实,性情温和豁达,因而缺少传奇故事。史料记载,在年轻的时候,李毓秀师从同乡学者党冰壑,游学近二十年。科举不中后,就放弃了仕进之途,终身为秀才,致力于治学。精研《大学》《中庸》,创办敦复斋讲学。来听课的人很多,门外满是脚印。太平县御史王奂曾多次向他请教,十分佩服他的才学,被人尊称为李夫子。平生只考中秀才,主要活动是教书。根据传统对童蒙的要求,也结合他自己的教书实践,写成了《训蒙文》,后来经过贾存仁修订,改名《弟子规》。他的著作还有《四书正伪》、《四书字类释义》、《学庸发明》、《读大学偶记》、《宋孺夫文约》、《水仙百咏》等,分别藏于山西省图书馆和北京大学图书馆。

《弟子规》简介:

《弟子规》原名《训蒙文》,为清朝康熙年间秀才李毓秀所作,其内容采用《论语》"学而篇"第六条"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的文义,列述弟子在家、出外、待人、接物与学习上应该恪守的守则规范。后经清朝贾存仁修订改编,并改名为《弟子规》。《弟子规》共有360句、1080个字,三字一句,两句或四句连意,合辙押韵,朗朗上口;全篇先为"总叙",然后分为"入则孝、出则弟、谨、信、泛爱众、亲仁、余力学文"七个部分。学《弟子规》,一般的人听到"弟子",他会有错误的认知,觉得是谁学的?小孩学的。其实这个"弟子"不是指小孩,弟子是指圣贤人的学生都叫弟子。北京弟子规教育培训中心邓卫东老师指出,"弟子"的意思也应该与时俱进:在家指孩子;在学校指学生;在公司指员工;在单位指下一级;在社会中,指公民。

译文:

第一段:帽子一定要戴端正,穿衣服时要把纽扣扣好。袜子和鞋子要穿整齐,鞋带要系紧。脱下来的帽子和衣服,应当放置在一个固定的地方,不能随便乱扔,以免把衣帽弄脏。

第二段:只有品德、学问、才能、技艺不如别人的时候,才应当自我勉励,发愤赶上别人。如果自己的穿着不如别人漂亮,如果自己的饮食不如别人的美味可口,用不着心里难过悲伤。


《弟子规》的影响: 

《弟子规》以浅近通俗的文字、三字韵的形式阐述了学习的重要、做人的道理以及待人接物的礼貌常识等等。《弟子规》总叙中说:"弟子规,圣人训:首孝弟,次谨信,泛爱众,而亲仁,有余力,则学文。"这里面有七个科目,即孝,弟,谨,信,爱众,亲仁,学文,前六项属于德育修养,后一项,即学文,属于智育修养。《弟子规》明确强调了做人的各项准则,首先教育我们孝顺父母、恭敬兄长,继而教育我们把对父兄的孝敬扩大到社会,"事诸父,如事父;事诸兄,如事兄",进而教育我们泛爱众,"凡是人,皆须爱",通篇讲的是爱心。父母对子女倾注了无私的爱,子女应该以无私的爱回报父母。这是天经地义的。《弟子规》也是学习中国文史知识的重要途径之一。《弟子规》三字一句,易学易记,文中穿插了相关文史知识、成语典故。《弟子规》所讲的道理,从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亲仁及余力学文着手讲述了古代很多的典故。

解读:

冠必正 纽必结 袜与履 俱紧切 

置冠服 有定位 勿乱顿 致污秽


 穿衣戴帽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最平常的小事,人人都会。可是,《弟子规》为什么要用大段的篇幅教孩子如何穿衣服呢?在中国古代穿戴整齐的标准又是什么呢?

    《弟子规》讲,“冠必正,纽必结;袜与履,俱紧切。”帽子要戴正,纽扣得扣上,袜子和鞋子都要合脚,该系带的要系上,古人的袜子也是要系的,古人的鞋有很多也要系。

    这四点要求从今天的年轻人身上很难看到。因为今天的时尚跟《弟子规》不太一样,今天的年轻人很多都是戴帽子的,帽子有各种各样戴法,但是很少看见戴正的,基本上是歪戴的;衣服上钉满了无数闪闪发亮的扣子,但不是拿来扣衣服的,基本上是看的,前面反而是咧开的;袜子耷拉着,鞋子趿拉着,反正都比较大。有人穿袜子时一只脚一个颜色,我还看到过两只鞋的颜色也不一样,所以这个也是很奇怪的。这样一种时髦的风尚,古人不能理解,你如果把我们的老祖宗从地下请出来,你请十个出来,能够给吓晕十一个。怎么这样呢?因为十个里边难保有一个胆儿比较大的,吓回去再回来看一次,还得吓晕了。

    《弟子规》中“冠必正,纽必结”的要求,被中国古人视为衣冠整齐的基本标准,恪守不移,甚至有些人不惜为此牺牲生命。那么,究竟什么人,在怎样的情况下,会为穿衣戴帽这样的小事而丧命呢?

    《论语》中提到子路的地方有四十七处,他是孔门弟子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人。中国传统中流传着很多和子路有关的故事,比如百里负米,子路想孝敬自己的妈妈,但又没什么钱,他听说一百里以外的一个地方米比较便宜,于是跑了一百里路给妈妈背了一袋米回来了,这个故事被视为孝敬父母的典型。还有一个故事叫闻过则喜,通常情况下,我们听到别人批评一般都不高兴,但子路只要听到有人批评自己,马上就会改正。只要真的是错,闻过则喜。

    他还是一个非常勇武的人。子路从小就“性鄙,好勇戾,冠雄鸡”,他的打扮也跟孔门弟子不太一样,他头上戴着鸡冠帽,佩着剑,很英武,很忠诚。在孔门弟子当中他是一个有特殊地位的人,因为他不仅是孔子的学生,而且还是孔夫子的车夫兼保镖。孔夫子经常会被人骂,但自从有了子路这个学生以后,骂他的人就少了很多。孔夫子对子路也很信任,说如果有一天我走投无路了,大概只有一个人会跟着我,那个人就是子路。

    子路是一个性格非常特殊的人,虽然他对老师非常忠诚,但是有时候他也批评老师。“子见南子”就是一个非常有名的例子。有一次,孔夫子想拜见卫灵公的夫人南子,想利用这位夫人的关系接近国君,把治国的道理教给国君。但是卫灵公的夫人在当时名声不好。孔夫子犹豫了半天之后还是决定去见南子。子路知道后,非常生气,说:老师,你怎么能去见这么一个女人啊?逼得孔夫子朝天赌咒。孔夫子百般无奈只好对学生说:我是为了给国君讲治国的道理,才去接近南子的,如果不是的话,老天罚我。

    子路就是这样一个非常可爱又有才华的人,可惜最后死在了帽子上。卫国发生内乱,子路看不过去要骂这些乱臣贼子,结果有一个人一下把子路的帽子给打歪了。一般人帽子被打歪了,已经很危险了,肯定跟你拼命啊。谁知道,子路说:“君子死而冠不免。”说我可以死,但是我帽子不能打掉啊,所以他就把帽子给系好,这么一弄,就被乱臣贼子砍成肉酱了。子路死就是因为帽子,所以“冠必正”对古人来讲是很要紧的。

    晋文公是中国古代一个很有名的国君,有一次打仗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鞋带松了,不跟脚了,他居然把手上的武器放下来,先把鞋带给系好。幸好他是一代国君,旁边有很多护卫,如果像子路一样,恐怕也会被砍成肉酱了。所以古人对这些着装的要求非常明确。你尊崇这样的要求,养成这样的习惯,在中国传统当中都是给予赞美的。

    如果不讲究这些会怎么样?

    中国古人,对于衣冠整齐的重视,在现代人看来似乎无法理解。那么,古人为什么会把衣着是否整齐看得如此重要?一个人如果没有良好的着装习惯,又会怎样呢?

    如果你从小不养成一个比较好的着装习惯,那么步入社会、参加工作以后,无论是你的上级,你的师长,或者你的同事,都不会对你有好印象。现在课堂里经常可以看到,有些孩子穿得很暴露,浓妆艳抹,帽子戴得不像帽子的样子,鞋子穿得不像鞋子的样子,衣服该扣的不扣上,这种情况都不会给别人留下好印象。

    比如,一个年轻小伙子的衬衣,当然不必像《弟子规》要求说的有纽必结,但是,如果你看到一个人的衬衣两三个扣子不扣,你会作何感想?轻的说这个人不修边幅,重的说这个人流里流气。相反,如果你按照《弟子规》的要求去做,衣服穿得很得体,扣子该扣的都扣好,鞋子该系鞋带的都系好,那么,在课堂里,你就会给老师留下一个比较好的印象;去找工作的时候,也会给面试官留下一个很好的印象;跟大家交往,大家都觉得你是一个比较负责任的人。这个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当一个人成长起来以后,这个习惯就会给你带来很多好处。

    《弟子规》不仅对孩子怎么穿衣服做出要求,而且对放衣服也做出了要求。你在家里归置衣服要讲规矩,要放在合适的地方,要有固定的位置,这也是不容忽视的生活习惯。所以《弟子规》接着讲,“置冠服,有定位;勿乱顿,致污秽。”你放你的帽子和服装,应该有一个固定的地方,不要到处乱塞,以免把衣服搞脏了,把环境搞得很乱。

    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很多古装电视剧里有这样的场景:有一个人要出门了,妈妈心疼自己的孩子,或者一个女孩子爱上一个男孩,临行之际,都要端出一个托盘,托盘上面是一套衣服,衣服上面放着一双鞋。但是古人是不会这么干的。怎么会这么放啊?鞋子怎么能放在衣服上面?又不是手套。它一定是另外一个托盘托一双鞋,再一个托盘托一身衣服,或者把衣服搭在鞋上。我们现在已经不能理解古人的这种规矩,古人认为帽子是戴在头上的,鞋是踩在脚下的,是绝对不能把鞋和帽子放在一起的,他们非常讲究这些,什么样的东西有什么样的位置。

    今天好多孩子是不注意这一点的,因为他们的衣服都是由父母帮着整理,环境好一点的家里还有保姆帮着整理,所以他们从小养成了乱扔衣服的习惯,今天找不着帽子,明天找不到鞋子,这个事情很常见。我因为和学生接触比较多,就发现有个学生平时衣着搭配都很好,规规矩矩的,突然有一天让你觉得很刺眼,比如说夏天穿了一件比较厚的衣服,或者冬天穿了一件比较薄的衣服,我说怎么回事?老师,衣服找不着了。那么在今天,我们房子大了,生活条件好了,衣服也多了,特别是孩子衣服多得不得了,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好像觉得都是理所当然的。其实古人认为这不是借口,这是一个生活习惯,从小要养成。

    古人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找不到帽子,找不到需要穿戴的衣服,很有可能会发生一件大事。齐桓公有一次喝醉酒了,酒醒以后突然发现帽子没了。可能齐桓公也只有一顶帽子,古代的国君不像我们想的这样,或者他丢掉的是国君那顶冠,他只有一顶。一般我们会怎么办?帽子掉了嘛,我随便戴另外一顶帽子出来见人好了,或者我不戴帽子,包块头巾。齐桓公不是这样,他感到巨大的羞耻,三天不上朝,躲起来了,谁找他都找不着。这个时候,各地的饥荒消息都报上来了,丞相管仲不敢做主,就去找齐桓公。齐桓公因为帽子丢了,谁都不见,觉得很难为情。管仲只好下令,开仓放粮,把粮食自作主张发下去了,老百姓很感谢管仲,认为遇到了一个贤相。后来知道这情况以后,齐国就开始流行一首歌谣:国君啊国君啊,你的帽子何时再丢啊?你丢一次就放一次粮。在正常的情况下,保持衣装的整洁,除非是特殊情况,不要去弄污你的衣服。在古人眼里,这也可以体现出一个人的修养。

    在古人眼中,衣帽是否干净,穿戴是否整齐,可以反映出一个人的品德和修养。因此古人往往会通过穿衣戴帽来观察一个人。那么,穿衣服和修养之间,究竟有怎样的关系?通常人们会从衣着的哪些细节,来观察一个人呢?

    古人极其重视修身。历史上有这么一个故事,就是从一双鞋子的角度去看修身对人的重要性。在《德育古鉴》里,有一个人叫张瀚,他在都察院任职,都察院好比我们今天的检察院,很重要的机关,他非常能干,是个人才。当时的台长,非常重视他。但是,怕他像有些人那样,虽很有才华,后来却走上了歪路,所以就想敲打敲打他。这个台长,就找了一次张瀚,两人闲谈。他说:哎呀,小张,你真的有才华,非常好。昨天下朝的时候,我碰到一件事情,我走到街上,看见前面有个人抬轿子,我注意到轿夫脚上穿了一双新鞋子,非常干净。从东头走到西头,小心翼翼,都挑干净的地方走。因为他穿的是新鞋子,所以这个轿子抬着非常稳,鞋也没弄脏。当他走到西城,拐弯向南走的时候,一不小心,这个鞋子被旁边飞驰而过的马车带起来的泥水给搞脏了,新鞋子一下子变成脏鞋子了。于是这个轿夫,肆无忌惮,到处乱走,专门找泥坑踩,这个轿子越抬越颠簸,我看坐在里边的人颠得够呛。听到这,张瀚马上就说:台长,我明白了,您是用鞋子来告诉我一个道理,这是修身的要道,一个人千万不能失足,一旦失足,恐怕就会无所不做。这个故事说明古人绝对不会仅仅把鞋是不是跟脚,是不是干净,看做一件不重要的生活小节,他要从中观察你有没有一种意识,有没有一种修养,有没有一种戒慎戒惧的态度。

   今天如果有一个人,拜见一位领导或者拜见一位尊长,最注意的是头和脚。而过去注意的是戴没戴帽子,后来大家不戴帽子了,就注意头发是不是整齐。所以有一个词叫“噱头”,这件事有没有噱头啊,这是南方话,但是现在普通话里也很流行,就是要讲头要弄好。还有一件事情,注意脚,你的鞋是不是干净,你的鞋有没有破个洞。这叫什么?蹩脚。现在有的时候我们形容一个人做事做得真蹩脚,这个人为人真蹩脚,其实跟脚并没有关系,也许这个人脚很好。但是,有的时候你到一个场合,鞋很脏,到别人家里,或者到别人办公室,鞋子有一个洞也不去补补,别人就认为你这个人修养有问题。你不注意小节,你怎么会做得好大事。当然也有人讲,不拘小节,可以成大事,这是对极特殊的人而言,一般的人从小应该养成注重小节,注重细节的习惯。

唯德学 唯才艺 不如人 当自砺 
若衣服 若饮食 不如人 勿生戚 

孔子曾经说过:“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省也。”《弟子规》作为一本儒家启蒙教育读本,继承了孔子的这一思想。希望孩子们从小形成虚心的学习态度,认识到任何人身上都有我们值得学习的地方。那么,我们如何才能发现别人身上的优点?又应该怎样向他学习呢?

我们要见贤思齐,贤者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来了,我们应该学习他什么?

《弟子规》的回答还是很清楚:“惟德学,唯才艺;不如人,当自砺。”别的呢别管,重点看看两个“惟”字,也就是说最重要的是德学和才艺,如果不如别人的话,你要自己奋发,下决心去学习。

清代有一个名士叫叶天士。有一次,一位上京赶考的举人,经过苏州时觉得不舒服,就请叶天士去看。叶天士一看,就问他:你怎么了?那个举人说:我身上都挺好,没有哪里不舒服,但是我每天都在口渴,我不停地想喝水,很长时间了。叶天士给他一检查就说:我劝你别去赴考,你内热太重,得了消渴症,不出百天必不可救。再过一百天就完了,我也治不好你,你就别去考试了。这位举人一听,那么有名的大夫跟我说,我的命只有一百天了,他突然想通了。怎么想通了?我既然没有几天活头了,那我更应该去考试,博一个功名,也算是给自己和家里有个交代,所以他坚持去赴考。走到镇江,他碰到一个老和尚,老和尚也懂医术,一看就知道他得了消渴症。于是劝他:你有这病,没什么办法,但是你愿不愿意相信我?这个举人一听:这也没什么信不信,叶天士都说我命不过百天,那我就听你的。老和尚跟他说:你这样,每天就吃梨,口渴了你吃梨,饿了你也吃梨,坚持吃一百天。这个举人就真的坚持吃了一百天的梨,果然平安无事,而且一下考中了进士。等他回来的时候,衣锦还乡,碰到了叶天士。叶天士晕掉了,因为他是一个名医,说话都很灵验的,怎么看你得意洋洋、容光焕发地回来了?觉得很惊讶。这个举人就把自己的奇遇告诉了他。叶天士一听,哦,在镇江有这么一个和尚,他一定有过人之处。他就把自己打扮成一个乞丐,改名为张小三,跑到庙里要拜这个老和尚为师。每天起早摸黑,为这个老和尚跳水砍柴。老和尚一看这个小伙子很勤奋,很喜欢他,每当有人来找他看病的时候他都带着这个张小三,让他在旁边看着。在那儿呆了三年,叶天士把这个老和尚的医学都学到手了。这个老和尚就说:张小三,你跟了我三年,你现在可以回去了。凭你现在的医术,你已经超过了江南的叶天士了。叶天士一听,立即下跪拜师:大师,我是叶天士。

现在,我们在教育孩子的过程当中,最难得一件事情是什么?是教孩子学会虚心。现在的孩子,成长环境缺乏参照性,他生活在一个相对比较封闭的环境里,从小备受长辈的宠爱、夸奖、称赞、奖励,所以往往会比较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长处。但是很多孩子却不容易看到自己不足的地方,更难虚心地承认别人比他强的地方。所以我们在教育孩子的时候,首先要让孩子意识到自己的不足。

你只有意识自己有所欠缺,才会虚心地去学习。而学习什么?这是今天的教育当中特别麻烦的一个问题。我们现在社会上有一些不好的导向,就是对成功的片面理解。在很多家长的心目中,让孩子学一样的东西,将来可以找到一个很好的工作,工资很高,可以买很好的车子,可以买很大的房子,把成功等同于这种德、学、才、艺以外的东西,这一点是非常要命的。按照《弟子规》的要求,树立一个榜样,而在这个榜样的身上,主要就要学习德、学、才、艺这几个方面的长处。而别的,相比德、学、才、艺而言都是次要的,应该先放在一边的。

“若衣服,若饮食;不如人,勿生戚。”换句话说,如果是衣服和饮食方面,你不如别人,穿得不如别人光鲜,吃的不如别人讲究,那不要去比,没什么好比的,更不要因此生气、不愉快。

大家千万不要以为《弟子规》讲的这些内容是微不足道的,现在这种问题非常严重。特别是在今天的一些小学和幼儿园,尤其是那些所谓的贵族小学和幼儿园,大家去看看,两个小孩子,在比自己家里的车子,比谁妈妈的包包更高级。而拎稍微差一点的包的那个妈妈,好像还觉得有点对不起自己的孩子,让自己的孩子丢脸了。这种教育是要命的。如果从小不知道防微杜渐,如果从小没有培养孩子养成一种好的习惯,该比的比,道德学问、才艺技能,你不如人家,你要赶上人家,要跟别人比;不该比的坚决不要比,比如衣、食、住、行,没有什么好比的,那就不去比。

为什么《弟子规》首先要强调若衣服、若饮食,你不要跟别人比呢?

衣服和饮食是人生活所需要的最根本的东西。假如在人生活最根本需要的这两件事情上,你能够安贫若素,能够从小学会不去计较,不要去和别人攀比,在别的方面,比如我们现代社会里的住房、汽车等等,慢慢你就不大会跟别人比。所以教育孩子要从最根本处着手。

中国古代是一个身份制社会,是一个等级社会,人的饮食和衣服是代表着你的身份和地位的。现在,哪个女孩子一高兴,我穿条红裙子,我穿上红的绣花鞋,又没有违法,也没妨碍交通,谁都管不着。但是古代不行,在古代必须是你的丈夫有功名,也就是秀才娘子,才可以穿红裙子,才可以穿红色的绣花鞋,如果不是读书人的太太,哪怕你是亿万富翁的夫人,也不敢穿的,这是规矩。

中国传统社会是一个官本位的社会,只有通过读书,或者通过军功,当官了,才可以穿绫罗绸缎。今天大家到王府井,随便买个丝绸穿上了,谁管你?没人管你。过去不行,如果不是当官人家,你只能穿棉布的东西,绝对不能穿丝绸的。所以《弟子规》里这样教育孩子时有深意的,像饮食、衣服、身份、社会地位这些东西,不要太在意,你只要努力向上就行。

有一个故事,我小时候还听说过,就是阮咸晒衣的故事。阮咸是西晋时期著名的文学家,小时候家里非常贫寒,吃的、穿的都很平常。我们知道,在魏晋的时候是很讲究的,那时候的男人出门是要扑粉的,非常讲究。但是,他安贫弱素,在有钱人面前泰然自若,一点都不自卑。这样我们现在看起来似乎很简单,我很自尊。但是大家别忘了,在古代有一个习俗你很难躲过去的,什么习俗?就是每年农历的七月初七,都要晒衣服的,也叫晒箱子底。因为七月七日的太阳力量最大,杀菌的功能最好,所以要把家里的衣服拿出来晒一晒。但很多人家是不晒的,或者挑一些稍微像样的衣服拿出来晒一晒,怕丢脸。阮咸不是,非常坦然,家里有什么衣服,他就晒什么衣服,哪怕是一地的破衣服。别人都跑过来看,他也不在乎,很淡然。我不和你们比衣服,我和你们比才华。于是“阮咸晒衣”就成了千百年来中国人教育孩子的典故:不要因为你富贵就看不起人,不要因为你贫穷而感到自卑。重要的是,你是不是通过努力拥有了才华!

文中解读内容来自《钱文忠解读弟子规》。



公众号名称:仕而优则学老石头的读书笔记

欢迎关注!欢迎赐稿!(传统经典文化学习笔记、感悟、体会,散文、诗歌、小论文、杂文、小品文,中小学生语文学习指导、教育等各类文章。)邮箱:1185363502@qq.com